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四十三章 欲赴黄泉 强留人间

凌云宫 沐森淼 2042 2016-03-18 19:20:08

  怀中的人,浑身冷颤不住,身子正一点一点慢慢变冷;呼吸正一丝一丝逐渐减弱。

  赵小柔现在几乎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殷红的血不断地从口鼻和耳朵里流出来,她偶尔无力地轻嗽也会咳出鲜血来,上官清淼使出了辗转腾挪的轻功,火速地朝“钟灵毓秀”小柔住的别院赶去。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不管她是自己未利用完的棋子,还是出于救人的本性,他一定要让她活下来,完好无损地活下来。

  她欲永堕黄泉,他却偏要她驻留人间。

  是孽缘?还是天意?只道一对冤家!

  ……

  凌云宫西苑

  和上官前后脚回来的洛东霆,以为二人已经回到了凌云宫,来到书房未见上官人,又来西苑问过飘雪,才知二人并未返舍。

  “那姑娘又被你们带回来了?公子不是今日送她回家的么?”

  洛东霆也没时间和飘雪解释这些,方才在狼州城,他已觉察出小柔有些不对劲了。

  “别问了,先找人要紧,这天都快黑了,又下着大雨,也不知道他们能去哪?”

  “你不是在码头看见公子的船了么?”飘雪回问东霆。

  “船上无人,我以为他们已经回来了。先别管这么多了,咱们分头去找,既然船回来了,人肯定在岛上。”洛东霆说着就要出门寻人。

  飘雪一把拽住他,“雨势太急,或许他们二人在某处避雨也未可知,你不如先问问公子的船夫,说不定他们知道公子的去向,我带琥珀她们先在凌云宫各处找找。”

  “也好”洛东霆说完提灯撑伞便出去寻人。

  刚出宫门,正巧撞见抱着小柔,夺门而入的上官清淼,上官无暇理他,只顾赶路。

  这二人被大雨淋得似落汤鸡一般狼狈,两人的脸上还挂着血水珠子,小柔那浅黄色的罗裙上也是血迹斑斑。她的口鼻和耳朵里都淌着血,雨水滑过未干的血渍形成了血水珠子,像一颗颗血珀滴落在白玉石板之上,溅起红梅朵朵。

  “这,这是怎么了?”洛东霆见状赶忙追上前,给二人撑着伞。

  “她引气自爆经脉!”上官撂下话继续朝小柔住的别院奔去。

  上官行色匆匆抱着奄奄一息的小柔,一进别院门,便把来此寻人的飘雪、琥珀和珍珠三个丫头吓得够呛!

  来不及清理,上官将人放置床上,扶住小柔的背,又封住几处大穴,便开始给小柔运功疗伤,不一会儿又是一大口血喷出来。

  飘雪见状赶忙吩咐:“琥珀,你快去把东霆找来。珍珠!快去烧水,再给他们找些干衣服,待会要换的。”姐妹俩应声而去。

  一出别院门,琥珀便和洛东霆撞个正着,“洛大哥,你快去看看吧,那姑娘……”

  “我知道”洛东霆急着进去救治小柔,便让琥珀去拿自己的药箱。

  来至屋内,上官仍然给小柔灌输着真气,“她自爆经脉时被我封住了心、肾二脉,你快来看看。”

  小柔此时已不省人事,洛东霆搭上小柔的腕脉,左腕搭过再换右腕。

  “幸好你出手快,心、肾略有损伤尚可调理,”他又顿了顿,皱眉说道:“只是肝、脾、肺三经受损严重,已经伤及相应脏器,经气逆流,脉络淤阻,得让她先把淤血吐净才行。”

  上官闻言又加紧掌下力道,为小柔贯通着周身经脉。

  小柔随之又泛上两、三口血,殷红的鲜血喷在床尾的纬帐上,触目惊心。

  此时,飘雪已将屋内所有的灯烛悉数燃明,好方便救治小柔。

  强劲的东南风挟着瓢泼大雨,无情地吹打在窗牗之上,发出“噼里哗啦”的声音让人心忙,好似勾魂的小鬼在急促地拍门,想尽快提走这个向阎王报道的女孩儿。

  琥珀抱着药匣子飞跑入门,她浑身湿透。只因一时情急,也没来得及撑伞,但那匣子被自己护在怀里,一滴水珠都没沾上。

  洛东霆让上官先出去回避,顺便换下湿衣。遂又叫来飘雪帮忙施针,飘雪是三个侍婢中来凌云宫最久的,洛东霆虽然医术了得但毕竟男女有别,所以他往日也教飘雪学了些医术,以便琥珀她们有个小灾小病的,也可以由飘雪帮着照理。

  窗外的雨势猛烈,外屋的脚步慌乱,但是这卧房里却静的出奇。眼下一条性命正攥在飘雪和东霆的手里,他们必须静心沉气不能被纷扰丝毫,因为某人临出门曾留下一句:不得有失!

  屯下亵衣,打开药匣,洛东霆先从中取出一颗护命丹让飘雪给小柔服下。然后拉开最上一层的抽屉,内里有几个羊皮包,翻开其中一个,里面清一色的金针整齐地别在羊皮包内,最大的有五六寸长,最小的还不及大拇指长短,那根根金针都细若发丝。

  洛东霆捏起一根针递给飘雪,纤细的短针映着烛火发出游丝金光。飘雪按照东霆口述的穴位和下针的分寸,不慌不忙地将一根根金针刺进小柔的皮肉。金针***经气顺逆徘徊,小柔一连又吐出几口血,直到全身被扎的像只刺猬,小柔的耳鼻口五窍才不再出血,她人被放倒静静昏睡过去。

  洛东霆扫了一眼,叮嘱飘雪守候,一柱香后再依次起针。此时自己和飘雪皆是满头大汗,二人都生怕一个疏忽便要了小柔的性命。

  掌灯时分,狂风大雨也收了气焰,只能听到水滴顺着飞檐重夣“嘀嗒”落地的声音。

  打开房门,洛东霆擦着额头的汗走了出来,他长舒一口气,“人,暂时是救过来了,可并不代表性命无虞。”

  静候多时的上官清淼连忙追问:“你有多大把握?”

  “六成。虽然肺腔的积血业已排净,但她肝脾受损最重,脉象时断时续,显然这两处的经脉有折损的现象。”

  上官只手叩住洛东霆手腕,指骨苍劲,语气低沉:“不管用什么办法,务必治好她。”说完一甩手,拖着一身湿漉黑袍走出了别院。

  望着那人远去的背影,洛东霆赫然发觉:尽管那背影挺拔依旧,却少了几分往日的冷傲与淡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