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四十章 无心毕干

凌云宫 沐森淼 2013 2016-03-17 18:17:12

  ——行道迟迟,小柔愣怔着走进人流熙攘的码头前街……

  日头偏西,最毒热的时候已经过去,午休后的人们又纷纷走上大街,开始了各自的忙碌。

  一阵清风吹过,吹去了大地上令人喘不过气的闷湿潮热;吹来了天空中的雨云朵朵,遮蔽了似火的毒日头。

  街上穿行不息的人们,感受着这清风徐来的惬意凉爽,但小柔却打了个寒战,她现在如同坠入那幽暗凄冷的蟠龙湖底,感受不到胸腔里的心跳,血液的奔流,四肢百骸像被冻住一般,周身泛着锥心刺骨的寒意。

  “哎呦!这姑娘,走路也不看着点儿!没长眼睛啊!”一个提篮买菜的大婶被小柔踩了脚,咒骂了两句。

  ——‘没长眼睛?哼哼,我可不就是没长眼睛,错看了这德音不良之人!’

  面对身后人的咒骂,小柔只是木讷前行,心里接过那人话茬,暗叹自己遇人不淑。

  “诶……诶!我的东西,”一个撂地摆摊的小贩一把扯住小柔,“你怎么回事!不知看路啊,怎么往东西上踩!你赔我!”

  小柔脚下虚浮,被那人扯得趔趄转身。她目光呆滞,整个人好似木偶一般愣怔在原地,也不发话任由他教训。

  周围看热闹的人们三个、五个拢上前来,有的起哄架秧;也有的出言相劝,那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呵斥了两句,那小贩见眼前这个痴人依旧不发一语,嘴里咕哝道:“原来是个傻子。”

  “嘿!说什么呢,不就是踩坏你的东西么,我赔给你!你先把她放开!”

  洛东霆挤进人群赶来解围,原来小柔跑出揽月楼的时候,洛东霆和上官两人正在雅间议事,是肖严告诉了他们小柔离开的事,上官因为有事和云飞扬交代,便命他先追了过来。

  那人转手揪住洛东霆,“你果真替她赔?那好,咱们清算清算……”

  天气炎热,一下午也没几个人买东西,这小贩在和东霆撕扯之时索性“一踢六二五”,把脚下的瓷碗、砂锅都趟了个稀碎,眼下有人买单,自然不能放过。

  谁知这小贩一撒手,小柔便又朝码头方向继续走去。

  “诶!小柔姑娘”洛东霆想去追,奈何小贩这厢纠缠着要跟他算损失。

  “傻子?呵呵……”小柔嗤笑一声。

  ‘没错,我的倾心错付;我的一厢情愿;我的委曲求全。都是因为他,可他回馈我的又是什么?——比予于毒!因为一个人跌倒两次,赵小柔,这天下应该没有比你再傻的了。”

  眼中的泪早已流干,心头的血……心!

  小柔拂上心口,她丢了什么?是她的心!

  它丢在了揽月楼,那三层尽头的雅间,被那狠心之人碾成了齑粉。

  她现在只记得一件事、一句话“滚出狼州城,永远消失!”

  望着近在咫尺的狼州码头,小柔痴痴地迈着步子。

  何去何从?黄泉?!

  随意……

  码头上两艘运粮的官船正在卸货,“哥几个麻利点啊,要变天了,赶紧把粮食搬进粮仓,别让雨淋了!”

  “好嘞!”卸货的苦力应声而答。

  只见一个苦力肩上扛着两大麻袋的粮食,正奔向刚刚起步的运粮车。

  “诶!车还没装满呢!把这两包捎上,你王小个子竟顾开溜。”

  “你快着点!我可不想变落汤鸡。”赶车人回头催促。

  那苦力身强力大,肩头的两大麻包粮食少说也有百斤,但他依旧健步如飞。

  麻包挡眼,他只能瞅见脚下的路,偏有那痴人朝他愣怔走来,眼看就要撞个正着……

  一袭黑衣闪过!将这痴人一个旋身带到怀里,躲过了麻包。动作之快,带起一阵轻风,拂去了小柔脸上的面纱。

  腰上多出一只大手,手掌用力一揽,让失魂的小柔撞上一个坚实的胸膛,她额头磕进那人怀里。

  小柔抬眸呆望,‘怎么是他?为何是他?’

  赵小柔不明白为何自己每每狼狈之时、落难之际,出手相救的总是大魔头,而不是云飞扬。

  四目相对,上官清淼盯着怀里的小柔,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在意她,她只是自己的一颗棋子罢了,他大可以任由她去。

  俯视着怀里的人,她像具丢了魂的活尸,那双眼睛不再是清眸如水,而是一片死寂。他在那双眸子里看到了自己,上官清淼忽然觉得,小柔眼中的那个倒影很丑陋、很卑鄙。

  这样不折手段的复仇,又和当年的云毅有何分别?

  上官不想去看那双眼睛,他也不忍再看。而那双眼睛也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它们极为配合的徐徐落幕,那是因为它们的主人失去了意识。

  一把将人捞起,上官清淼横抱着晕厥过去的赵小柔登上自家画舫。他甚至都没有等迟来一步的洛东霆,便先行起了锚。

  ……

  “云哥哥,咱们云家的这套剑法跟本不适合女子练习,我若凭这个参加试剑大会,一定会输的很惨的。”

  “柔儿就这么想赢么?”

  “今次是我头回参加试剑大会,我不想丢义父的脸,再说你这么出色,我也得配的上云哥哥呀!呵呵,快帮我想想办法嘛,云哥哥。”

  “嗯……你等着”

  ……

  “素女剑诀!”

  “是我从爹的书房里偷的,他收藏了很多遗世的剑谱,咱们可以偷来练。”

  “可试剑大会规定要用本门剑法,这要是被发现……”

  “没关系,这本就遗世的剑谱,想必知道的人不多,待我研究一二,设法将这素女剑诀和云家剑法融会贯通,到时候再教你练习,这样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嘛!”

  “呵呵呵呵……好办法”

  ……

  “云飞扬,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让柔儿偷学别派剑法,你们以为我看不出来么?大会上不愿拆穿你们罢了!按门规责打四十以儆效尤,柔儿闭门思过一月。”

  ……

  “呜呜呜呜,云哥哥你扶着我慢慢走啊,都怪我求胜心切害你受罚,云哥哥,你疼不疼啊?”

  “哎呀!柔儿你按到我伤口了……”

  ——每忆少时欢乐多,两小无猜情意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