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三十六章 为何执着

凌云宫 沐森淼 1812 2016-03-06 11:13:21

  ——云飞扬扫了她一眼,冷冷说道:“自你出走那日起,雷霆山庄就不再是你的家了!”

  惊雷滚滚,响炸在耳边。

  惊愕、无措、不解、疑惑如暴风雪一般袭来,一下子冰封了自己,小柔手扶桌面蹭到椅子前,身子一沉墩在椅子上……

  她不知道这几日发生了什么。她又怎知云飞扬见她之前,经历了怎样一番痛苦挣扎。

  “你……”咽下委屈,小柔哽咽说道:“我那日出走固然有我的不对,但我今日回来,就是想和义父义母解释清楚的。”

  “还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不错,是我悔婚在先,那你也不能耍小孩子脾气,说走就走啊!”云飞扬冷言埋怨,一味指责:

  “你可知为了寻你,雷霆山庄差点把整个狼州城都翻个个。你一声不响的就这么走了,害得爹娘他们食侵难安,我爹无奈还要向江湖各界设法隐瞒,连大婚都取消了,我们云家的脸全让你丢尽了!这,全都是因为你的一时冲动!”

  云飞扬发完牢骚,气喘吁吁,胸口起伏得很快,像是十分生气的样子。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能说出这番话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下了多恨的心!

  他伸出毫无血色的手端起茶盏,大口饮着给自己压惊,因为紧张那双手还略微有些发抖。

  “婚事取消……”没想到自己一时负气离家,竟连婚事也泡汤了,但这能全怪自己么?

  畜我不卒,报我不述。

  咽下委屈与埋怨,小柔苦涩启齿:“没想到一别几日,我在你心中居然变得如此微不足道,竟还不如你的颜面重要!”

  “咣啷啷”——发出瓷器碰撞之声,三才碗的茶盖磕在盖碗上,那是因为云飞扬的紧张与心痛。

  但在小柔眼里却将其视作他生气的表现,他那晚在自己心中留下的伤,仿佛又再次被撕开。

  “我承认,是我一时冲动连累了义父义母,这……是我不对。但是不管别人怎么讲,云哥哥……你不能这么说,这对我不公平!”小柔唇下发抖,那颤抖带动了面纱。

  云飞扬心中辩解:在我心里自然是你最重要!可如今为了你的安危,我必须狠下心,对不起,柔儿。

  心中感慨万千,但吐出来的话却一句比一句伤人:

  “公平?对你来讲什么是公平?”知道自己的表情会出卖自己,云飞扬索性扳过脸去,面向窗外不敢再看小柔,“难道说嫁进云家才算是公平么?”

  “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竟是这样看我的?’

  窗子是敞开的,夏末的午后,依旧是骄阳似火、烈日炎炎,那炙热的阳光就斜照在他的脸上,可那张脸看上去依然如此冷漠。

  那张熟悉的脸,今天带给自己一种陌生的感觉,好像这十一年的相处,一下子都变得不真实了,赵小柔困顿无语。

  “呵…你一个孤女从小无依无靠,能嫁进我雷霆山庄,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不也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我云飞扬的发妻,这雷霆山庄的女主人么!”

  他回眸一记眼刀,钉在小柔的脸上、心里。

  “你敢说你从没这样想过?”

  或许是因为婚约的关系,小柔好像从小就把自己视作她今生的唯一,她的愿望就是能和自己长相厮守,一旦赵小柔认定的事就很难再有回旋余地,这一点云飞扬比谁都清楚。

  可即便再难,他也要做。这是救她的唯一办法——摧毁她心目中的“云哥哥”,打碎她和自己执手偕老的梦!

  倏然,一颗泪珠从脸颊滑过润湿了面纱,小柔觉得那泪珠是凉的,冰凉的不带一丝温度,好似面前人对自己的态度。

  她扯下面纱,顺带将泪水悄悄抹去,凝望着面无表情的云飞扬,沉默稍许,她回问道:“你还记得我刚进山庄那会儿么?”

  一句话牵出一段回忆,云飞扬那冷冰冰的表情,好像一下被阳光溶化了,本来冷毅的眼角眉梢,此时隐隐泛出一抹温情。

  他,又怎么会忘……

  小柔六岁那年突造家变父母双双惨死。只因赵志刚生前助云毅剿灭魔教有功,两家又曾订了娃娃亲,所以继任武林盟主的云毅,对于照顾小柔是责无旁贷的,他把小柔带回了雷霆山庄收养。可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又怎能承受如此重的打击?孤身一人的小丫头,来到陌生的地方,又没了父母的关爱疼惜,她每日只是害怕哭闹,声声要寻自己的爹娘。

  任云毅夫妇再怎么耐心哄劝、百般照拂,也无济于事,毕竟他们代替不了她的血缘至亲。

  没几天小柔就病倒了,一连几日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小丫头的憔悴病容任谁看了都心疼。当时比小柔大两岁的云飞扬,见这个小妹妹整日哭闹又病的起不来床,也跟着心焦起来每日都随母亲过来探望。

  安慰她,哄她吃药,在病床前讲笑话逗她开心,又怕她闷在屋里无聊,每日变着样的拿些新鲜玩意儿陪她玩,有时还故意捉弄下人、扮蠢相逗她笑。孩子的感情是最单纯的,这个小哥哥只想让,那个可怜的小妹妹快点好起来。

  “……我醒后,以前的事几乎全忘了,是你耐心教我认知周遭,又教我识字念书,你是我醒后第一个填充我记忆的人,因为你,我的病才得以痊愈;也是因为你,我才把雷霆山庄当成了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