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三十七章 成全?交易!

凌云宫 沐森淼 1827 2016-03-06 11:14:28

  ——“……我醒后,以前的事几乎全忘了,是你耐心教我认知周遭,又教我识字念书,你是我醒后第一个填充我记忆的人,因为你,我的病才得以痊愈;也是因为你,我才把雷霆山庄当成了家。”

  她缓了缓思绪,接着说道:“如今你竟如此看我?云飞扬,你还是那个陪我哭、陪我笑,承诺要照顾我、守护我一辈子的云哥哥么?”

  小柔神色凄然望着云飞扬,对面的人看上去依旧一副忠厚老实相,只是,他的心现在比谁都冷,比谁都狠。小柔突然觉得就算是“大魔头”,恐怕也比他有人情味吧。

  云飞扬无言以对,更无以言对,他才明白小柔对自己的感情,远不只那一纸婚约这么简单,只可惜自己今时今日才知晓。

  ‘你的云哥哥,从他走进这扇门的那刻起,就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云飞扬闭埋眼,踌躇不语。一种伤害式的守护,正蚕蚀着两个人的心,是心死还是哀默,他已无力去分辨。

  及尔偕老,信誓旦旦,终抵不过天意消遣,造化弄人。

  永远不要承诺永远,因为下一刻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云飞扬也想做那个永远守护她的云哥哥,但一边是生他、养他,把他教育成才的父亲;一边是自己深爱着的而又无辜的小柔。他不希望见到心爱的人受迫害,但他又不能背叛自己的父亲,不管孰对孰错,夹在二人中间,云飞扬即便有万般苦楚,也只能往肚里咽。

  “还记得我曾说过‘兄妹之情难为眷侣之慕’吗?其实……半年前,我就认识了一位姑娘,她和我情投意合……”

  既然方才和上官的谈话中,自己已经含糊交代了这个逼走小柔的理由,不如就沿用到底。

  云飞扬整了整情绪,在讲到“那姑娘”的时候,他故意摆出一副恋慕的神态,言辞亲切而诚恳:

  “是她让我发现何为眷侣之慕,我们已经私定了终身。之所以隐瞒至今,是因为对你的顾忌让我有所犹豫,可是后来我觉得不能欺骗自己,更不能委屈她……”

  念彼恋恋,视吾迈迈。

  不知是伤心还是气急,赵小柔朱唇颤抖,她攥紧手中的薄绢按在桌上。打断了云飞扬的话,“半年前……可是你上京赶考之时所遇?”

  “确切说来是我得中后,在赶赴恩荣宴途中遇到的。”

  “她是谁?”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再说,我也不会让你见他的。”他这厢指的是那神秘人。

  “你就是因为她才要悔婚的?这一个月来极少见你人,是不是因为那姑娘不同意你我成亲?你很爱她?是么”小柔没想到云飞扬竟如此重视、保护那姑娘。

  “是!”隐藏着自己的情绪,云飞扬斩钉截铁地答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小柔死心!

  一字出,千斤重!似骇浪拍岸、猛虎扑食。

  如同被一只猛兽死死踩在脚下,它强劲的兽爪,轻而易举地碾碎了自己的胸骨,抵在了心尖之上……

  小柔僵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仿佛自己一动,就会被那尖利的爪尖刺破心房!

  那猛兽亦如这天气,虽时值初秋本应凉爽,却依旧被裹挟着难耐暑热的酷夏,逼迫扼制,任其肆意狰狞!

  窗牖大开,可没有一丝风吹进屋里,小柔觉得这天气、这房间,都让自己闷热得透不过气,有种溺在水中的窒息!

  还有那姑娘又何尝不似这天气?正因为她的出现,才把自己逼入了绝地!

  豆粒大的汗珠顺着发髻云鬓,缓慢的,一滴又一滴地,淌了下来,小柔抬手扶额将其抹去。她抹的不是汗珠,而是这辛酸苦涩的情殇。

  这炎热的午后人烟稀少,本来十分安静,反倒是窗外的知了,“吱—呀”、“吱—呀”地吵个不停。

  天气越热那知了吵的越欢,好似在警告,马上就会有一场暴风雨来临;又像在叫嚣,这炎热的夏霸占了本该属于凉爽清秋的时令。

  浑浑噩噩,手抚胸口,小柔觉得心里闷的发慌,她粗喘了口气,一丝微弱残音从口中流泄而出:

  “呵……我明白了……”生硬地咧了下嘴角,她没再流泪,只默默抛下一句:“我去退婚,现在就去……”

  赵小柔的性格里藏着一份决绝,造就了她对感情的执着,要么义无反顾去爱;要么决然放手离开。她没有告诉云飞扬,自己为他寻死的事,因为没这个必要了。

  ——不念昔者,伊余来塈。既已不爱,又怎会在乎?

  手扶桌案,她抬了抬脚,却发觉如陷泥沼,心慌张地跳,双腿绵软无力,怎么都不听使唤。

  “你以为你现在去退婚还有用么?”云飞扬操着寡淡的口吻言道。

  “你什么意思?”气若游丝,小柔泄了劲儿,无力挣扎,复又垮坐在圈椅里。

  “赵小柔,不如你我做个交易……”

  “什么?”掩面的薄绢在小柔手中搅缠,亦如她此刻纠结翻涌的情感。

  ‘他想做什么交易?难道我们之间,只有交易可谈了么?’她心悸难耐,手脚冰冷。

  云飞扬倾身贴近桌面,摆出一副谈判的架势,语气坚定,“我许你正妻之位,但你要成全我和她。”

  没有了阳光的掩照,小柔看清了他的脸,那麦色的肌肤被晒的微微泛红,但却冰冷的不带一丝生气,连表情都有些僵硬。

  “你是要……纳妾?”

  “呵……就是你同意,她也不会同意,否则我还和你谈退婚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