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三十三章 飞扬顾虑(下)

凌云宫 沐森淼 1662 2016-02-29 12:29:12

  ——“云少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呐……”

  探秘,本就是他擅长的。多年来,上官清淼早已练就了一身察言观色、探听虚实的本领。

  “小柔一连失踪了好几日,我们的人找遍了整个狼州城也一无所获,不知凌云公子是在何处发现她的?”没有回答上官的问题,云飞扬反倒问起他了。

  一扭身斜靠在椅背上,右臂担上圈椅扶手,上官操着浅淡的口吻说道:“你们就没去巫山上找找?”他施施然望向窗外的巫山,好像是在看风景。

  “巫山?”云飞扬不明白他说什么。

  “若是我告诉你,她曾为你跳崖呢?”他扭过脸,鹰隼一般的冷眸对上云飞扬的眼睛。

  “跳崖?”云飞扬目光一凛,心一下子揪到了嗓子眼。洛东霆并未告诉自己小柔跳崖的事。

  “小柔她去跳崖了?她现在怎么样?”一改方才的沉着冷静,云飞扬顿时烧红了眼角,目光里尽是愕惋与担心,想急切知道小柔安危的他,身子朝桌前一探,只掌拍上桌面。

  云飞扬紧张担忧的神色,和这一连串的动作,让上官清淼尽收眼底。

  “路上巧遇,无心之施,你可知道她被救后,醒来第一件事做的是什么?”上官清淼睇向云飞扬。

  “是什么?”

  “寻死”——

  眸泛冷光犹如阴曹的勾魂使者,上官说话时紧盯着想迫切获得答案的云飞扬,缓缓咬出的这两个字,带着无尽的寒意,似一把冰锥直插云飞扬肺腑。

  在听到这话的那一瞬,云飞扬心如刀绞,目露疼惜。

  倔强如她,固执如她,自己担心的就是这个。

  那日刚一提退婚,她就去巫山崖顶转了一圈,现在看来若真和小柔退了亲,依她的性格,一定会离开自己,离开云家,有可能去一处自己这辈子都找不到的地方,或者直接再死一回。这,她不是做不出来!

  她爱自己如此执着,又怎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自己只顾着一心护她周全,没成想反倒变成了一种伤害。他到底该如何是好?

  方才那一番试探,已让上官看出,云飞扬对赵小柔还是有感情的。有情也好,怜悯也罢,只要他还在乎她,就给自己说服这个人增加了难度,他此时也在思量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还好我那烟波岛上没有悬崖给她跳,你可知这几日为守护她,我们岛上的人是怎么熬过来的?现在好了,在下完璧归赵。今后她若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也只能怪天意弄人……”

  语气寡淡亦如其人,上官故意摆出这般姿态,因为他要欲擒故纵,眼下万万不能放走这枚“棋子”!

  沉默良久,云飞扬晃过神,问向上官:“我曾听人说,凌云宫里有很多女孩子,是么?”他目光空洞,神思恍惚,“她们都是你的什么人?”

  剔弄着指甲的上官,恍然抬眸望向对面人,心思流转:‘这小子还未回答我的问题,反倒对我刨根问底儿起来了。’心中讥笑不由得蹿上嘴边——

  弹了弹指尖莫须有的灰尘,上官清淼双眸流转,舒眉展颜,一改方才阴鸷神色,云淡风轻睇向那人,淡淡然抛出一句:

  “我凌云宫的女孩子,都是我的家人。云少,这个答案你可满意?”从容间吐露的尽是肺腑,但又不着一丝痕迹。

  “家人?”

  云飞扬只是听江湖谣传说,凌云宫里有许多女孩子,她们都是甘愿留在那,侍奉凌云公子的。他原以为这凌云公子只当她们是禁脔,没想到他却拿她们当家人,不由得让云飞扬更想了解这个人了。

  “她们不都是你的……你的……”他说不出那两个字。

  “禁脔?”言语略带戏谑,上官毫不避讳,“云少是这个意思吧。”

  云飞扬面露尴尬,但见上官却是心平气和,“呃……她们不是你的情人?”

  “呵呵呵呵……”上官清淼仰头哂笑,他笑自己的伪装天衣无缝;他笑世人愚惑却偏爱以讹传讹;他笑眼前这可笑之人,那心思的肮脏与龌龊。

  一方笑罢,他鄙夷地瞥了一眼云飞扬,指腹婆娑着手中的盖碗边缘,上官清淼有片刻功夫垂眸未语,转醒过神,他停下手里的动作,讥诮的笑纹仍僵在嘴边,他张口作答——

  “她们都是命苦之人。”上官的回答很含糊,但却句句属实。

  “就因为她们是苦命人,你才收留她们的?”

  他并没有对云飞扬的问题,给出肯定或否定的答复。心思流转,他坦然说道:“因为她们和我,是同类人。”

  同类人?难道是说他的身世?云飞扬多少知道一点上官清淼的过去,听他这么一说,让自己不由得联想到了小柔——他和她不也是同类人么?

  云飞扬越发觉得这个凌云公子,和外界传言的不太一样,也并非像云毅说的那样浪|荡风流。他试着说出自己酝酿于心的想法:

  “如果小柔到了凌云宫,你也会把她视作家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