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三十一章 复仇心切

凌云宫 沐森淼 1581 2016-02-19 10:26:35

  “有很多事,侄儿都不如世伯清楚,譬如:你儿媳的病;又如:我父亲的死因!”

  ——嘶!这话如一把利刃划破了他的假面具。云毅惊愕万分,虎目圆睁,眸中升腾出一丝杀气,心中翻腾好似滚油,牙关紧咬无言以对。

  ——难道当年之事他已查出了原委?但不知泄密的是谁?不可能!了解内情的人都已不在人世,难道这世上真有冤魂托梦?不会,不该!

  “呵呵哈哈哈……”一声冷笑寒盛三分,上官清淼已带着洛东霆,昂首阔步朝门外走去。

  留下云毅僵在堂前,兀自纳罕脱口而出:“你笑什么?”

  “笑你自作聪明!”人已行至院中,话音落在身后,徘徊在云毅耳边。

  顾不上回味这话的含义,云毅现在的心情很乱。上官清淼的出现给他带来了诸多疑团:

  当年的事他知道了多少?又是谁泄的密?

  现在看来他这几年的绸缪,应该早有计划,他今日闹这么一出是向我报复吗?

  那我该怎么办?是先发制人?还是静观其变?

  还有这柔儿出走的事外人一概不知,一定是内奸告的密,难道他在我雷霆山庄也安插了眼线?

  若果真如此,必须尽快揪出那人,否则我云毅岂不成了刀俎肉鱼?!

  ……

  上官清淼和洛东霆出了雷霆山庄,二人纵身上马。

  洛东霆心有不甘的问道:“你为何不直接拆穿他?!”

  上官清淼将那狭长凤目一眯,面泛冷愠,望向门上高悬的“雷霆山庄”,金匾黑字苍劲有力,但在他眼中却是腥红如血般的刺目。

  他目光阴鸷,语泛狠意,狞哼一声道:“我要让他,喜—事—变—丧—事!”

  拨转马头,大喝一声那乌锥马长啸嘶鸣,绝尘而去。

  ‘云毅老儿——设计陷害在先,鸠占鹊巢在后,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夺家之恨没齿难忘!这些我都会让你一一偿还!’

  此时上官清淼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报仇!

  十一年前就恨不得拆穿云毅的真面目,奈何没有人证。肖严也只是暗中窥探,如何能作明证?况且他一人之词又怎能服众?

  隐忍了十一年;筹备了十一年,到今天时机成熟,他毋需再忍。开弓没有回头箭,胯下疾驰的马儿,亦如他此刻急于复仇的心情一般。

  今日云毅既然给他自己下了套,那索性借此机会,让他再狠跌一跤,杀他个措手不及。他云毅不是只狡猾的狐狸吗?那我上官清淼就做个好猎手!

  他等不及要赶去见那人,因为那人现在是,自己复仇计划中的——关键一环。

  ……

  揽月楼

  此时三层楼的某个雅间中候着一个人。此人即便是坐在位子上,也难掩他的修长身形,这人眉头紧锁,似是心事重重。

  正当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不等男子应门,洛东霆推门而入。

  他朝那男子一抱拳:“云少,咱们又见面了。”

  舒缓了面色,男子上前回礼:“洛兄,有礼。”

  云飞扬朝他身后望去,却不见小柔人影。

  “洛兄说有小柔的下落,我应约前来,怎么不见她人?”

  “不急,我还有一人要引荐给云少。”洛东霆向门外示意。

  随后,走进一人。

  身穿黑袍、霜容肃面,那男子霍霍眸光之中泛着一丝冷厉,周身冷傲之气咄咄逼人,让云飞扬见了,不由得心中一震,望而生畏。

  洛东霆继续介绍:“这位是我家主人,凌云公子。”他伸手指向穿黑袍的男子,“公子,这是……”

  “云飞扬,云大少,在下有礼。”上官清淼点头示意。

  在他印象里,云飞扬只是一个躲在他爹身后的奶娃子,和那些名门望族里,一出生便擎着承袭家业的公子哥,没什么分别。

  听那人称自己“云大少”感觉有些刺耳,但他也没说什么。遂拱手施礼道:“凌云公子好。”

  上官之所以约见云飞扬,是想要搞清楚一件事,这可能和自己从事探秘这行有关,他不想放过任何疑点,他不明白赵小柔为何要在大婚前寻死,直觉也好,探秘也罢,他总觉得这里有蹊跷,他不允许任何纰漏,破坏自己的复仇计划。

  “你先下去吧,告诉下面,三楼不许再放人上来。”上官回视洛东霆,如是叮嘱。

  “是”洛东霆带上门,退了出去。

  “云少,请坐。”清风拂弦的话音里,总透着一丝冷淡。

  “凌云公子,请。”二人均已落座。

  上官清淼还是头回见云飞扬,因为云飞扬平时极少在江湖上露面。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云飞扬虽出身武林世家,但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书卷气,个子高过常人,可一点也不像舞刀弄剑的莽夫,倒像是个儒雅书生。可能这和他的经历有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