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二十八章 好戏开唱

凌云宫 沐森淼 1736 2016-02-11 12:38:10

  ——接过拂尘,不禁倒吸一口冷气。那拂尘上黑了一片,鬃毛也掉了不少,而且还能闻到一股焦味儿,方才还是一把伤人的武器,现在也只能哄哄苍蝇了。

  道士遂知自己一时鲁莽,赶忙服软:“凌云公子,恕贫道冒失,求胜心切,还望公子见谅。”

  正想抬起两只“猪蹄儿”给上官赔不是。

  上官搪手一拦,“真人哪里话,大家今日都是客,不能让云世伯看了笑话才是,真人若想比武,改日大可去揽月楼找我,在下奉陪。”

  那老道哪还敢比过,一脸尴尬说道:“呵…公子武功比八年前,有过之而无不及,是在下自不量力,让云兄和诸位都见笑了。”又向众人施礼道歉。

  云毅摆摆手说:“无妨,真人快下去疗伤吧。”

  堂前进来两名小厮把这道士扶了下去。

  众人归坐,云毅又命小厮打扫战场,重新给大伙上了茶。

“短短几年,贤侄不仅武艺愈发精湛,连这凌云宫在江湖上也是风头无二啊。”脸上挂着一丝假笑,言语略带酸意。

  自那次武林大会后,上官没再和自己有过任何接触,只听说他四处游历,而且渐渐的喜好起女色来了,云毅只当他是个逍遥公子哥,也忽略了凌云宫的发展。

  谁知,上官清淼借着四处游历的机会,打通了不少生意渠道,还招揽了一批细作,专门效命于凌云宫,致使凌云宫在江湖上越做越大,现在足以与自己的雷霆山庄抗衡。

  云毅心忖:这小子居然深藏不露,是本身低调?还是故意而为?

  此时,堂下有人接话:

  “呵呵,是啊,凌云公子年纪轻轻就有这般成绩,实在难得。唉…只可惜至今还孤身一人,公子莫要误了这大好时光啊。这云少爷都快成亲了,云兄这做世伯的,也不帮凌云公子物色物色?”

  即便不能高攀云家,这还有个凌云公子呐,他可是貌比潘安,富若邓通啊!那保媒的都踩破门槛了,可他偏偏一个没瞧上,今日有幸在此遇上,有些人就想趁机打探下这凌云公子的择偶标准。

  “诶,今日是来探望云世伯的,在下当前并无成家打算,就不劳各位操心了。”上官归坐掸了掸衣袖,语气寡淡表明了态度。

  得!皇上不急,急死你们这帮太监也是枉然。明白儿的告诉你们——死了这条心!爷,没那心思。

  “呃……呵呵,上官贤侄风流跌宕,这些年身边的红颜知己,是一个赛一个,我这做世伯的也不好过问啊。”云毅故意当众,拿上官的风流韵事取笑于他。

  上官不要,云毅不管,反而讥讽于他,“凌云公子世无双,坑尽天下美娇娘”这话在座的没有几个不知道。

  上官的墨兰情书也没少出现在,各个名门正派的千金闺阁之中,那些掌门、堂主对此看法也不一:有些人希望能借此钓上这金龟婿;另外一些人则是因为,要仰仗这位财大气粗的金主,所以敢怒不敢言,况且他和这些女子从未有过越矩行为,自然也说不得什么。

  堂下众人尴尬一笑,你瞅瞅我,我瞪瞪你,也就没人再提此事。

  偏有那不识趣的络腮胡,眯着一双母狗眼,一脸淫相评论道:

  “要说这凌云公子的相好啊,还真是一个赛一个,就说那红袖招的崔玉婷,华山派的韩彩玲,还有那玉面娘子沈玉乔,个个都和画里走出来的一样,还有李月娥……诶,你扥我干嘛?”

  旁边有人扥了下他的衣袖,示意不可当堂造次。那络腮胡方意识到自己言语有失,偷瞧了一眼上官和云毅,觉得有些尴尬,又找补道:

  “哦……俺就是说她们哪个都不丑,配得上公子,呵呵,配得上,呃……大伙喝茶,喝茶。”

  上官吹着茶沫子,撩了那人一眼,只见他膀大腰圆,活像个磨盘。漆黑的国字脸上,长了一圈豪猪毛般的络腮胡,却依旧难掩嘴边上一颗黄豆大的黑痣,他嘴一动那黑痣也跟着动,活像只黒乌蝇在嘴边爬,甚是恶心,又有些好笑。

  “呵呵,这上官公子文武双全、德才兼备,难免青睐的人多些,正所谓‘人不风流枉少年’嘛。不过,要说起上官公子做生意的本事,那在座诸位可真是望尘莫及了。”

  说话的是个皮包骨的瘦子,此人是白虎堂堂主,他曾和凌云宫打过几次交道。为拍马屁套近乎,他还称其“上官公子”,好像和上官清淼很熟络似的。

  众人皆点头称道,看他们一个个喜笑颜开的样子,就知道和凌云宫做生意还是蛮惠利的。好不容易今日撞上了上官清淼,若能跟他谈点买卖,或是打探点消息也是好的,省的还得去揽月楼送帖子排队。

  这云毅虽贵为武林盟主,号令江湖,但论起做生意还真不如上官。大伙私下里更愿意和凌云宫做买卖,毕竟还得穿衣吃饭、养家糊口不是?只是碍于情面,谁都不曾捅破这窗户纸罢了。

  ‘什么叫在座诸位?这不是拿老夫给他上官清淼当陪衬么?’

  云毅在一旁听着,心中很是不悦,他后悔当年小看了这孤儿寡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