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二十五章 好戏开始——上场

凌云宫 沐森淼 1409 2016-02-10 20:35:15

    前面一骑乌骓,毛色炳辉;后面一骑黄骠,神采奕奕。

  人高马大——前面黑衫的姿容绝世、冷傲内敛;后面白袍的相貌堂堂、风度翩翩。

  这一前一后,沿着熙熙攘攘的狼州城大街,按辔徐行。一路上,引得男女老少皆侧目张望,啧啧称叹好英武的儿郎。

  此时雷霆山庄门口也十分热闹,一众贺喜的把门前围了个严严实实,门房的小厮和管事,只顾一味阻拦欲进门贺喜的人群。

  “多谢诸位前来道贺,只不过我家少主人的大婚已延期了,因为新娘子害了病,误了婚期实属无奈,不过我家老爷也曾传书各位,怎么你们没收到?”

  正在众人面面相觑,云里雾里之际,忽听身后有人问道:

  “敢问新娘子害的什么病?说不定在下能医。”

  众人回头观瞧,说话的正是圣手神医洛东霆,他身后跟着的居然是——凌云公子!

  江湖传闻,自打这上官母子隐居烟波岛后,凌云宫和雷霆山庄就极少来往。八年前,武林大会之上,凌云公子曾和云毅打过一次照面,之后就再没接触过。要说这两家人过去也是交情匪浅,难道今日他也是来贺喜的?难道两家想借此机会重修旧好?

  二人甩镫离鞍,上前与众人见礼。

  门房管事知道,云毅与凌云宫素无往来。那云毅因为看不惯上官清淼的风流做派,说他污了他爹上官鸿的一世英名,故而不喜家人提及凌云宫的事。

  ‘雷霆山庄也没派喜帖给凌云宫,怎么这俩人也来凑热闹了?’

  门房管事皱着眉头暗忖。又见这二人,黑衫白袍的也不像是贺喜,倒和那阴司勾魂的无常差不多,自然警觉三分。

  枉起八字眉,拧起三角眼,管事脸一板说道:“凌云公子?抱歉,我家老爷因小姐病重无心待客,婚事虽延期了,但仍要谢过各位好意,各位,请回吧!”

  果真他主人的一条忠犬,这傻帽儿一句话便掀翻了一船人。

  懒得和他废话,上官挥手一拨甩开看门狗,径自走进雷霆山庄。

  剩下洛东霆负责殿后,管事见有人闯府欲上前阻拦,反被洛东霆一马当先,挡住了去路。

  “你说这话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咯!各位掌门、堂主皆是云庄主的朋友,大伙远道前来贺喜,没想到竟热脸贴了冷屁股!我看各位还是听他的,尽早回去罢。”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洛东霆这厢煽风点火,自然有人碍于颜面按捺不住——

  “此言差矣!新娘子既身染重病,想必云庄主一家也是急坏了的,我等更要进去探望才是,说不定还能帮上忙呐!”

  帮不了正忙,还帮不了倒忙吗?先进去再说。

  这一干何许人?皆是江湖上有头脸的。岂是你一个看门的就能打发的?真是叔能忍你婶也忍不了啦!

  于是众人和洛东霆,一唱一和便纷纷进了院门,门房拦不住只好去禀报云毅……

  这一众真心探望的不多,好事看热闹的倒不少。嘴上说帮忙,心里却各有盘算。

  ……

  穿前厅过花园,不用旁人引路,上官清淼似是对这雷霆山庄的一草一木,都了若指掌。

  没错!这里就是他十三岁前住过的地方,还是那青砖石板,还是那敞厦轩廊。走到院中一棵海棠树下,上官不禁驻足凝望……

  ——那是当年父亲和自己亲手栽下,送给母亲的礼物。母亲素喜海棠,他们父子便在她寿辰前夕,偷偷将这海棠树栽下送她一份惊喜。如今这海棠树依然立于此地,但自己的父母却魂归他方。

  想到此,凌云公子绝尘而去,不带一丝眷恋,只留狭长背影满是徒伤。

  ……

  进了上房,见一花白头发的老者垂首而立,那是云毅的管家。作揖行礼,恭敬言道:

  “不知凌云公子驾到,有失远迎,公子请上座。”老管家跟随云毅多年,岂能像门房那般开口逐客?自然免不了寒暄几句,再打发他走人。

  管家向右边的主宾位摆了个请势,那凌云公子也不客气,斜睨了一眼,径自走上堂前的主人位,随即撩袍落座,那淡定的神情如同在自家一般。

  啊?!一屁股就喧宾夺主!真是好大胆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