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十九章 难言之隐(上)

凌云宫 沐森淼 1021 2016-02-10 20:35:15

  ——“啪”!云毅一掌拍在红木条案上,震得茶盅侧翻水花四溅。

  “逆子!把我的脸都丢尽了,派出去这么多人城里城外四下搜寻,竟还是音信全无?!柔儿走失全怪你!若再找不回人,这个家,你…你也不用呆了,都给我滚!”

  “老爷息怒啊,老爷……”云夫人抹着云毅的背,柔声劝道,目光却心疼的望着云飞扬。

  一边是儿子一边是丈夫,云夫人夹在中间也十分为难,除了一旁苦劝也没有其他办法,毕竟是儿子有错在先。

  云飞扬跪在父母面前,低着头,看不到他的面目表情。他没有为自己解释求饶,只冷静说道:

  “父亲息怒,这次确实是儿子的错,儿已想好,不管找不找的到小柔,儿子都没脸留在庄里,此事完结,儿子就出去闯荡历练,待业有所成之日,再回来孝敬二老。”

  ——“啪”!一记耳光响彻在耳边,云毅使了五成力道甩出巴掌,云飞扬左耳顿时失聪,太阳穴突突直跳,左脸已经麻木,只留下五个红凛凛的指印,嘴角也淌着血。

  “哎呀!老爷,你这是干什么呀!有话好好说嘛。”一旁的云夫人赶忙上前,心疼的拂上儿子的脸,替云飞扬抹去嘴角的血沫子,转身把儿子护在身后。

  “即便是儿子有错,你也不能下这么狠的手啊!看看,儿子的脸都被你打肿了!”

  闻听此话,云毅气不打一处来,“慈母多败儿!他违背婚约在先,又气走了柔儿,现在连这个家都不想呆了,还护着他干什么!”

  云毅气得脸色通红,横眉立目,伸手就要拨开云夫人,继续朝云飞扬砸拳头。

  云夫人知道老爷是真动怒了,一把将云飞扬挽起,“还不快跑,在这傻跪着等着讨打呐?!”

  说着一面替儿子挡去云毅的拳头,一面撵着云飞扬往门外走。

  “你敢放他走!别拦着我!”云毅嘴上不饶人,但毕竟隔着自己夫人,他也只是举着拳头并没真下手。

  “你就这么一个儿子,还想打死他不成?!”

  云飞扬愣是被母亲推出了厅堂,云夫人随即将门一关,夫妻二人在厅堂中拌起嘴来。

  不忍看父母为自己争吵,索性退了出去。他知道父亲一向和母亲相敬如宾,这次要不是因为自己,他们也不会起争执,只要父亲看不见他这个导火索,自然也就熄火了。

  云飞扬没精打采地走上穿堂小径,刚才被扇过的左脸已经微肿,风一吹感觉热辣辣的疼,摸了摸脸上的伤,一丝感慨晕上心头:终是自己伤了柔儿的心,这一巴掌又算的了什么。

  那日只想先和小柔解除婚约,然后再将小柔送出雷霆山庄,找一处安全的地方将其安置,没承想却阴差阳错地逼走了小柔。

  目光晦暗,凝视着脚下这段穿堂小径,不知不觉竟又走到了小柔住的跨院。此时还像那晚一样月朗星稀,心情也像那晚一样忐忑踌躇。

  推开房门,屋里漆黑一片,当日的场景浮上心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