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二十四章 明显的调戏

凌云宫 沐森淼 1528 2016-02-10 20:35:15

  ——上官回身走向小柔步步逼近,小柔心中一慌,不由得身向后撤,谁知那人已靠上近前,二人只一拳间距。上官从袖中抽出一方薄绢,朝半空一抖,小柔暗叹不好正欲抬手阻拦,那人淡淡吐出二字:“别动”

  随即便将薄绢系于她耳后,说道:“要不想让人认出你,就把这个带上。”

  是啊,雷霆山庄的少奶奶在大婚之日,和一行陌生男子出现在狼州城外,若被寻她的人瞧见了还真说不清楚。

  小柔还不知道这凌云公子的名声,要是由他亲自送小柔回雷霆山庄,那云毅瞧了肯定又不知作何感想了。

  鼻下浅嗅,那面巾之上松香淡雅,舒心缓神。

  由小厮引路,行至岸上一顶事先备好的绿坭小轿,小柔上轿坐稳,上官、洛东霆与肖严三人各自上了马,离开码头。至多一盏茶功夫,轿身下落轿帘轻撩,肖严一脸和气,缓声说道:“姑娘,请下轿移至店内歇息吧。”

  抬头见,一座三层高的气派酒楼映入眼帘,飞檐微翘、丹楹刻桷,门前车马络绎不绝,当中一块金匾,上书——“揽月楼”。

  ——揽月楼?小柔顿住脚步,回头睇向上官:“不是送我回雷霆山庄么?”

  鼻下浅笑,上官嘴角勾起一个狎谑的弧度,踱步至她身前倾身凑近,以一种极危险的距离俯首对着小柔,那磁性的嗓音声似蚊吟:

  “今日是你大婚,若乘我的轿子去雷霆山庄,倒有趣的很……”呵气如兰轻拂着小柔的面纱,目光紧锁,眼神暧昧。

  此言一出,不由得面纱下的小脸一阵泛红,薄绢掩面羞恼不辨。

  大婚之日新娘坐的轿只能是花轿,这话是——明显的调戏!

  小柔后退一步,斜睨一眼,鼻下轻哼嗔怒道:“果真吐不出象牙!”言闭,拂袖走进揽月楼。

  还没等上官作声,一旁的洛东霆“噗哧一笑”——这小姑娘居然敢骂他是狗!真真古今第一人啊!

  撩眼睨了他一下,上官伸出食指抹了抹鼻梁,掩盖了一瞬的尴尬。幸好肖严和小厮们离的稍远些,没听清这二人的对话,于是上官又叮嘱了肖严几句,便走到仍在憋笑的洛东霆身边。

  洛东霆憋红了脸、紧抿着唇、耸动着肩,看看他又低下头继续忍笑。上官清淼贴近前说道:“我只给你五个数”,言毕飞身上马,直奔雷霆山庄。

  身后是某人在捧腹大笑。

  ……

  揽月楼,离狼州城北门也不过四、五里远,这个坐落在狼州城外的气派酒楼,是上官家的祖产。又因为守着狼州城码头,地处航运峡口,所以大小官商船只皆汇集于此。

  临水而建的揽月楼,能欣赏到最美的湖光山景,所以不管是过路官商,还是狼州城的富户,以及游历的文人骚客,都喜欢在这揽月楼上坐一会儿,自上官祖父那辈,这揽月楼在方圆百里已小有名气。

  上官清淼接掌凌云宫后,又常在此处会客议事,所以揽月楼也不乏江湖人士光顾,这一来二去的,揽月楼的名气就更大了。来这里的三教九流,言谈中就能传递着各色消息,也让上官获得了不少情报。

  入内观瞧,楼下听书品茶的、吃饭宴客的不在少数,十来个店小二迎来送往,忙得不亦乐乎;二楼皆是单间,时不时有商贾雅士进出,单间里既有清音雅调、觥筹交错;也有昌女卖笑、掷筛摔牌。

  小柔被带去三楼尽头一处雅间,比起楼下两层的喧嚣热闹,这层却安静的出奇。

  推开房门墙上皆是名人笔墨,屋内陈设典雅,还燃了熏香。小厮端来茶盏和几盘吃食就退了出去,独留小柔一人在房中小憩,偶尔也能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寒暄声,听内容皆是品评书画古玩,或是商议政局财经。

  关上门阻隔了外面的喧嚣,拿下面巾,柔荑拂上了烧红的双颊。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轻言放荡之人,现在对大魔头的了解,又多了一点——无耻,无耻下流!对他的感情也多了一分——讨厌,讨厌至极!

  其实她自小也只接触过云飞扬,那一位翩翩佳公子,云毅管教甚严,云飞扬自小又循规蹈矩,上官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极端,自然让还未出阁的小柔难以接受。

  从方才被上官调戏的羞赧中冷静下来,小柔来到窗边坐下,推开窗子鸟瞰山色湖光,心下暗自思量:不知是谁来接自己,会不会是云哥哥?不知他改变主意没有?见到他又该如何解释,自己这几日的去向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