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二十章 难言之隐(下)

凌云宫 沐森淼 1837 2016-02-10 20:35:15

    “咚—咚咚”敲门声透着一丝犹豫,“小柔妹妹,你在么?”

  “云哥哥,进来吧。”屋中人影一闪打开了房门,小柔笑脸相迎,“云哥哥,今天一天都没见你人,你去哪了?”这一个月来云飞扬很少得空在家,大婚在即,他和小柔见面的机会却更少了,小柔难免挂心。

  “哦……我去会了几个朋友。柔儿,我,我有话想对你说。”云飞扬目光闪烁。

  “是么,见你这几日忙得很,也没机会和你好好说话,既然来了那就坐下说吧。呵呵”小柔并没察觉云飞扬的异样。

  说着倒了杯茶,递给他,茶杯传递间碰到云飞扬的手,小柔不禁秀眉微蹙,“云哥哥,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

  “我…我没事。”云飞扬紧张的要命,可越紧张,心跳的越快,嘴里也干巴巴的,喝了一口茶,结巴着开口言道:“小柔,我们…我们……我们还是不要成亲了吧。”

  “什么?”她一愣,“云哥哥,你说什么?”小柔神情恍惚,似是没听清自己说什么。

  “小柔,我想…我想你跟我爹去退婚。”云飞扬说这话时,都不敢正眼瞧小柔,只顾婆娑着手中茶杯。

  恐怕打死小柔也想不到,这话能从自己口中说出来吧。

  “云哥哥是在开玩笑么?呵…呵呵,你别逗我了,好端端的这是从何说起?是不是这些日子,因为操办婚事累坏了?”

  听小柔问话虽透着几分不解,但她仍以为自己是在开玩笑。

  云飞扬低着头不敢正视小柔,面露难色,眉头紧锁,只顾闷头说话:“小柔,我不能娶你,你去和我爹退婚吧,说什么理由都行,只有你去,我爹他才会同意。”

  “云哥哥你在说什么呢?怎么,怎么好端端的要我去退婚?!你这是怎么了?”听小柔的语气已然是茫然不知所措,声音似乎也有些发颤。

  “我…我……”云飞扬脑筋急转想着措辞,手臂被小柔一把握住。

  不禁抬头看见小柔,正用难以置信的目光对着自己,眼圈泛红。

  “你说!究竟为什么?这一个月来都极少见你,你是在刻意回避我吗?难道你一直在考虑让我退婚,是么?你说清楚……”小柔的情绪有些激动。

  云飞扬埋低头,不敢对视小柔,他的心此时已化作擂擂战鼓。他说不清,也不能说清,因为这个秘密一旦公开,对小柔将会是致命的打击。

  身旁的小柔摇着他手臂,不断追问。

  无奈之际,他被迫呢喃出一个,他绞尽脑汁才想到的理由:“我!柔儿……其实,其实我并不爱你。”

  似是觉得自己这话有些荒唐,小柔哂笑一声,“你胡说!你若真不爱我,为什么去年我生日时,还送我定情信物呢?!”

  是啊,云飞扬恍然记起此事,果真自己不会撒谎,但是为了小柔的安全,他也只能恨下心。

  目光一凛,语气硬上三分:“那是我娘的意思,并非我本意。柔儿,我不想耽误你,更不想欺骗自己,为了咱们彼此的幸福,你还是去…退婚吧。”

  “什么?”这话真是当头一棒,小柔眼里噙着泪,“那是义母的意思……那这么多年,你对我的百般照顾呢?这其中的真情流露,难道都是假的么?”

  方才的春风笑意已然不在,此刻的小柔正用质问的眼神,看着自己。

  云飞扬很想将她一把搂到怀里,说上千万句的“对不起”。可他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缄默。

  别过头不再看她,放在腿上的手却紧紧攥拳。

  小柔越发激动,眼角的泪珠一颗颗滑落,“我不去!我是不会退婚的!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搭在桌上的手臂被她死死握住,“云哥哥,你若觉得小柔哪里做的不好,我可以改,我可以……”

  来不及等小柔说完,云飞扬就抢先开口:“强扭的瓜不甜!即便我依从婚约娶了你,你也得不到幸福。小柔,我也是为了大家好,你还是……”

  “够了!云哥哥,你以前不是很爱护柔儿的么?如果你不想娶我、不爱我,又为何要忍到今时今日?”

  “我!”这话像是把云飞扬逼到了墙角,他目光如炙盯着小柔,他对她的爱毋庸置疑!但为了保护她,自己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

  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让小柔察觉,他缓缓开口:

  “我以前一直拿你当妹妹,可后来我才发现这不是爱。对!我对你只是兄妹之情。柔儿,你可明白兄妹之情难为眷侣之慕?!”

  云飞扬像是在对小柔辩解,又像是在说服自己,藏在桌下的拳头攥得更紧了,指甲都已扣进肉里。

  “兄妹之情难为眷侣之慕?!”——小柔彻底崩溃了,潸然泪下望向云飞扬。

  云飞扬从未见过小柔哭得如此伤心,又缓和了语气说到:“柔儿,即便咱们做不成夫妻,我也依然是你的义兄,我还会像以前那样照顾你的。”

  一时还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小柔身心俱疲,一手扶着桌子踉跄起身,一手拂上额头。

  云飞扬见状心疼不已,想过来搀扶,却被她一把推开。

  屏气凝望,小柔嘴里冷冷吐出一句:“你不觉得自己这话太可笑了么?!”

  云飞扬翕动着嘴,望着小柔被泪水迷蒙的双眼,她的目光里有一丝不解,但更多的是哀怨。

  搜肠刮肚想说句安慰她的话,但下句话一出,便成了一把利刃直插小柔肺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