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二十三章 一株幽兰(下)

凌云宫 沐森淼 1457 2016-02-10 20:35:15

    偷眼观瞧,依然能看到,那绣着幽兰花的袍摆,停在不远处——

  只见那幽兰花的刺绣手艺极佳,上乘的真丝绣线配以精巧的苏绣手法,低垂的罗兰紫花头,架在几缕飘逸的草绿色枝叶上,形态袅娜,选色也恰当的中和了这袍色,一看绣工就知道是出自名家之手。

  腰间看,一块碧色云纹翡翠,镶嵌在上官腰带中间,整好与袍摆幽兰枝叶的颜色相得益彰。这两种绿色淡化了黑的凝重、深沉与冷寂;而那黑袍又抑制了它们的张扬、艳丽与活泼。

  女孩子似乎天生都喜欢研究打扮,小柔也不例外。她不得不佩服,这凌云公子搭配服饰色彩的独到眼光。此时的小柔暂抛愁云与遐想,只顾欣赏眼前这人的袍饰做工,殊不知她由欣赏服饰,渐渐转变为欣赏那穿着服饰的人。

  上官穿上这黑袍,更显得他身姿欣长,一件单衣透出他的优雅身形:

  肩膀不宽不窄,四肢强劲刚毅,脊背挺拔,腰线收窄,浑身上下多一分则粗犷,少一分又如柴,似是那种恰到好处的精瘦,只是个子比云飞扬矮了点。

  ‘嗯?我拿他和云哥哥比什么?云哥哥本来就蛮高的。呃,不对!他们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嘶……也不对,比什么比,赵小柔你想什么呐?!’收了心猿意马,还是远观湖景吧。

  船行加速,凌云宫渐行渐远……

  湖两岸渐渐露出绰绰山影,那是绵延百里的巫山山脉。

  湖道逐渐收窄,再向前行,湖面上不再平坦,些许丘陵大小的小岛,散布在湖面之上。这画舫一会儿偏左一会儿靠右,让极少坐船的小柔好一阵晕眩,遂想起洛东霆给她的晕船药,倒了一颗出来就水服下,不一会感觉清爽多了。

  她这才明白为何方才看不到船只,原来这段水域尽是小岛暗礁,若不熟悉地形定会触礁沉船。

  原来这凌云宫选址一点都不马虎,这湖原是大江支流被巫山主峰分割,以其地貌得名蟠龙湖。

  ——前端环绕巫山主峰,形似龙口吐珠;后端围绕烟波岛盘踞,形似龙尾盘栖;中间又藏着小岛暗礁,从山上望去湖面犹如逶迤龙身;因其地势险峻崎岖,水流不稳、暗礁丛生,就连常年行船的都不走此路,外人若想登岛无疑是难于上青天。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凌云宫的主人如此保护自己的家?只是因为他的冷傲孤僻么?小柔心中纳罕。

  其实不仅于此,上官在烟波岛外还安排了揽月楼把守,凡进出凌云宫者,都要通过揽月楼才行,即便是送东西的小厮、撑船的船夫,也都是经过悉心筛选的可靠之人。

  上官此次送小柔回雷霆山庄,只带了洛东霆一人随行,往日出门上官也多是独来独往,他不喜热闹、不讲排场,这与他骨子里的那份冷傲有些关系。

  而且凌云宫本就是江湖上第一大探秘组织,在上官看来,很多事还是低调进行更为顺利。但需要他高调的时候,他自然也不会手软,譬如:报仇!再如:泡妞。当然,这是后话。

  今天这出闹剧,显然就是想给云毅一记下马威,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

  不消两个时辰,画舫行至岸边泊上码头,码头上已有两名小厮在此恭候。

  一个上前躬腰颔首道:“公子,请上岸。”

  另一小厮见上官身后,跟着一位十六七岁的姑娘,尤记起是那日上官所救之人,遂不敢怠慢,笑脸相迎:“姑娘,小心脚下。”低头垂眸,并不敢多瞧一眼,伸出手臂恭候。

  小柔隔着袍袖轻搭其臂,借力扶稳,弃船登岸。

  此时岸上又过来一人,中等身材,形容偏瘦,一身酒厮饭庄老板的打扮。

  这人名叫肖严,曾是上官家的二管家,现在是揽月楼的大掌柜。

  脸上看虽已是花白须髯,但眼角眉梢透着的那股精明劲儿,却比年轻儿郎更胜三分。

  肖严上前躬身施礼,“少爷,一切皆已准备妥当。”

  上官颔首。回身走向小柔步步逼近,小柔目光一紧,不由得心中敲起小鼓,‘他又想干什么?’

  慌忙向后撤身,谁知那人已靠上近前,二人只一拳间距。上官从袖中抽出一方薄绢,朝半空一抖,小柔暗叹不好,正欲抬手阻拦,那人淡淡吐出二字:“别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