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十三章 是巧合还是预谋

凌云宫 沐森淼 2466 2016-02-10 20:35:15

    走上长廊三绕两绕来到上官的书房前院,搬起小厮放在廊下的小皮箱往里走去。

  院落四周皆由青灰走廊围砌,院中迎面耸立一块高约丈余的太湖石,正好成为院门和书房门之间的屏障。

  那通灵剔透、曲折圆润的太湖石下栽植了一圈云贵寒兰,枝叶修长花瓣清瘦,阵阵淡雅花香与满园齐茬儿的青草散发出的幽幽草香融合,无论是嗅觉还是心境上都是心旷神怡,如临仙境。

  太湖石两侧是两道宽约二尺的汉白玉石板垫道,直通书房门口的石阶下。那石阶两旁各摆了一株五针松盆景,叶短枝密、低矮多姿,和青草一样似是经常有人修剪,它们是几年前上官外出游历从东瀛带回来的。

  此时,上官正慵懒地卧在他的逍遥椅中,双眸微阖,左手虚握着一把折扇,右手婆娑着扇子下的那块羊脂玉扇坠。

  看他样子似是闭目养神,又像是在琢磨事情。洛东霆也不敢惊动,轻轻走进书房,将牛皮箱放在书桌旁,等着上官先开口。

  “事情可办的顺利?”上官仍是阖着眼懒懒开口道。

  其实方才小厮过来送东西时,上官就知道是洛东霆回来了。

  “嗯,还好。只是那人开始还不太想见你,但后来听说赵姑娘在咱们这,他就一口应下了。而且他还让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爹,你说奇怪不奇怪?”洛东霆坐到了茶桌旁,自斟自饮着。

  鼻下嗤笑,“是么……我以为他当面会打死不认,然后再私下找咱们要人,没想到……哼哼,当真要另眼相待这位大少爷咯。”

  上官的语气沉稳,双眸缓缓睁开,嘴下勾起一抹淡薄笑纹,不辨喜怒惊疑。

  洛东霆此时也不知上官心里在想什么,他更关心明日的计划到底能不能顺利实施。

  “咱们在狼州城的探子打听到了最新消息,雷霆山庄已取消了原定于明日的婚礼,对外只说是新娘子忽染恶疾,我已按你的吩咐,派人去截获他们送至各派的书信,但我不保证各大门派都收不到云家的信。”

  “没关系,只要那些收不到书信的按时参加明日的婚礼,到时他们就能看到一出好戏,回去自然要传遍整个武林。”上官如是说着,眸子里闪着光,似是这场好戏他已酝酿筹谋了许久。

  “诶,这说来也巧,偏叫你遇上她,看来真是天意啊。”

  “当日救她时我并未在意,只是听她喊什么云哥哥,这才起疑于是就派探子去查,没想到她竟是云飞扬的未婚妻,只不过我不明白她为何会在大婚之前跳崖?”说着从逍遥椅上站起身,徐步走向洛东霆。

  上官这几日心中一直有这个疑虑,虽然凌云宫是江湖第一大探秘组织,整个武林不论白道黑道、盐漕两帮,还是镖局会馆,甚至各州府衙里皆有为凌云宫效力之人。

  但是上官的探子只能探取别人口中的消息,却探不出人心向背。他也只能凭着小柔一心求死的态度,和昨日的反应,估摸出是云飞扬和她之间起了矛盾变故,但究竟为何,上官始终没能得到答案。

  这几日雷霆山庄的细作,也只是传递着云毅的一个个决定,可那些都是表面消息。至于小柔那晚和云飞扬二人究竟因何起了冲突却是一无所获,云飞扬这几日除了四处找人之外再无其他动作,好像小柔的失踪正合了他的心愿一般。

  他现在只希望这不会影响他去云家上演那出好戏,毕竟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十一年,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整垮云毅的机会,哪怕是让云毅在人前出丑也是上官乐此不疲的。走上长廊三绕两绕来到上官的书房前院,搬起小厮放在廊下的小皮箱往里走去。

  院落四周皆由青灰走廊围砌,院中迎面耸立一块高约丈余的太湖石,正好成为院门和书房门之间的屏障。

  那通灵剔透、曲折圆润的太湖石下栽植了一圈云贵寒兰,枝叶修长花瓣清瘦,阵阵淡雅花香与满园齐茬儿的青草散发出的幽幽草香融合,无论是嗅觉还是心境上都是心旷神怡,如临仙境。

  太湖石两侧是两道宽约二尺的汉白玉石板垫道,直通书房门口的石阶下。那石阶两旁各摆了一株五针松盆景,叶短枝密、低矮多姿,和青草一样似是经常有人修剪,它们是几年前上官外出游历从东瀛带回来的。

  此时,上官正慵懒地卧在他的逍遥椅中,双眸微阖,左手虚握着一把折扇,右手婆娑着扇子下的那块羊脂玉扇坠。

  看他样子似是闭目养神,又像是在琢磨事情。洛东霆也不敢惊动,轻轻走进书房,将牛皮箱放在书桌旁,等着上官先开口。

  “事情可办的顺利?”上官仍是阖着眼懒懒开口道。

  其实方才小厮过来送东西时,上官就知道是洛东霆回来了。

  “嗯,还好。只是那人开始还不太想见你,但后来听说赵姑娘在咱们这,他就一口应下了。而且他还让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爹,你说奇怪不奇怪?”洛东霆坐到了茶桌旁,自斟自饮着。

  鼻下嗤笑,“是么……我以为他当面会打死不认,然后再私下找咱们要人,没想到……哼哼,当真要另眼相待这位大少爷咯。”

  上官的语速很慢,双眸缓缓睁开,嘴下勾起一抹淡薄笑纹,不辨喜怒惊疑。

  洛东霆此时也不知上官心里在想什么,他更关心明日的计划到底能不能顺利实施。

  “咱们在狼州城的探子打听到了最新消息,雷霆山庄已取消了原定于明日的婚礼,对外只说是新娘子忽染恶疾,我已按你的吩咐,派人去截获他们送至各派的书信,但我不保证各大门派都收不到云家的信。”

  “没关系,只要那些收不到书信的按时参加明日的婚礼,到时他们就能看到一出好戏,回去自然要传遍整个武林。”上官如是说着,眸子里闪着光,似是这场好戏他已酝酿筹谋了许久。

  “诶,这说来也巧,偏叫你遇上她,看来真是天意啊。”

  “当日救她时我并未在意,只是听她喊什么云哥哥,这才起疑于是就派探子去查,没想到她竟是云飞扬的未婚妻,只不过我不明白她为何会在大婚之前跳崖?”说着从逍遥椅上站起身,徐步走向洛东霆。

  上官这几日心中一直有这个疑虑,虽然凌云宫是江湖第一大探秘组织,整个武林不论白道黑道、盐漕两帮,还是镖局会馆,甚至各州府衙里皆有为凌云宫效力之人。

  但是上官的探子只能探取别人口中的消息,却探不出人心向背。他也只能凭着小柔一心求死的态度,和昨日的反应,估摸出是云飞扬和她之间起了矛盾变故,但究竟为何,上官始终没能得到答案。

  这几日雷霆山庄的细作,也只是传递着云毅的一个个决定,可那些都是表面消息。至于小柔那晚和云飞扬二人究竟因何起了冲突却是一无所获,云飞扬这几日除了四处找人之外再无其他动作,好像小柔的失踪正合了他的心愿一般。

  他现在只希望这不会影响他去云家上演那出好戏,毕竟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十一年,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整垮云毅的机会,哪怕是让云毅在人前出丑也是上官乐此不疲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