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十七章 墨兰情书

凌云宫 沐森淼 1419 2016-02-10 20:35:15

  上官书房

  书案上的牛皮箱已被打开,里面除了一摞用白绢包裹整齐的空白信笺和信封外,还放着一打书信:其中有来自各大门派的密报、求事的帖子,另有几封女子寄来的情书。

  最上面是一张摊开的书信,那是一张极为精雅的信笺:

  信纸用的是上好的高丽蚕茧纸,当年王羲之写兰亭序时用的也是这种纸张。信笺的右下方印有栩栩如生的墨兰彩绘,枝叶用墨色勾画,柔韧飘逸;花茎亭亭玉立:花头用蓝紫色渲染的悠然清丽。

  这信笺是上官和那些女子联络专用的,信笺的手稿是由上官设计,再送去自家的兰雅轩刻版印制。

  因为上官清淼素喜兰花,在他看来兰花可比君子亦可喻情爱,他写信用的墨也是兰雅轩特供的麝墨,用这种墨写好的信笺散发出的香气清冽凝芳,恰如墨兰那沁人心脾的味道。

  像他这么讲究的人自然情书也一定要高雅,用一般的笔墨纸砚犹如蝇污白璧,在上官看来失了情爱的洁雅之美,尽管对那些女子三分真心七分假意,他也尽可能在她们心里留下美好的回忆。

  上官的显赫家世和绝世容貌,让每年到揽月楼来说媒的人都络绎不绝,但已年过二十的上官却迟迟没有意中人,后来就开始有女子给上官寄情书,其中不乏各派掌门、堂主的千金。她们有愿意给上官通风报信的;有甘心为上官办事的;甚至有自愿投怀送抱的。只为能保持和上官的交往,可上官却始终找不到一个能倾心相待的对象。

  她们好像在意的只有凌云公子的权势地位和绝世姿容,却从不在意自己内心所想,可能也根本不想去了解。时间一长就麻木了,他不再期冀能从她们中得到心灵的慰藉。上官把和这些女子传递情书视作一种消遣,他也正好利用自己风流成性的名声,来抵消仇人的提防。

  那封信来自沈玉乔,信上内容大概两点:

  一、沈玉乔已打听到他救的女子原是云家未过门的儿媳,她劝上官不要错失报仇良机。

  二、那日他们本来是相约游玩的,结果因为救人半途折返,所以上官还欠她一次完整的约会。只是现下有人寻仇上门所以不便露面,待解决完事情,她自会相约上官。

  沈玉乔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找她买命的不少;找她寻仇的更多!

  所以,她也是居无定所,往往在一个地方呆不久就得离开。也正因为这样当日救下小柔后沈玉乔也不便收留她,只能交由上官带回凌云宫。

  沈玉乔是一个例外,她起初接近上官并不为男欢女爱,而她之所以能成为凌云公子的朋友,那是因为起初他们都认为彼此有利用的价值。但是经过几年的接触后,二人发现双方在对某些事物的看法上,居然有着惊人的相似,久而久之,沈玉乔也成了和上官联络最久的女子,在外人眼里她可称得上是凌云公子唯一的红颜知己。

  上官放下信,又回书一封,寥寥几句,然后拿过一个同样印有墨兰图案的信封,将回信连同一张空白的墨兰信笺一齐放进信封中,又折好扣了腊印。

  这是凌云公子一贯作风,只要他还想和那个女子联络,就会随信寄去一两张空白的墨兰信笺。

  他这种做法、这样的书函在当今武林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如果你收不到回信,或者没有空白信笺,那就是凌云公子在婉转地告诉你——“姑娘,你可以滚远点了……”

  收拾好书信,上官脱了外袍换上一件斜纹绫的水色长衫,来到庭院角落翻出了修剪花枝的一应工具,然后走向太湖石,撩长袍单膝跪地,拯救着那株奄奄一息的云贵寒兰。

  一串轻快的脚步声逼近,上官知道是洛东霆回来了。

  “呵呵,心疼了吧。”身后的洛东霆见上官拾掇兰花的样子十分仔细,眉目中流露出少有的温情。不禁心下暗叹:唉……他若能把对待花木的心思拿出一半对那些女子,也不至于落下个“坑尽天下美娇娘”的骂名。

  他又怎知在上官心里能倾诉衷肠的,只有这些不会泄露他秘密的花木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