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第八章 想死?食人鱼会成全你(上)

凌云宫 沐森淼 1313 2016-02-10 20:35:14

    眼见小柔被气成这样上官似有些后悔,又缓和了语气说道:“既然你说在下是胡说,那为何不肯讲明自己的来历?记得救你那日你还口口声声喊什么云哥哥,姑娘到底是云家什么人,难道你和云飞扬……”

  “够了!!你为什么总想逼我讲我不想说的事?!”

  小柔终于爆发了,挣扎着从床上跳起赤脚闯到桌前,额头上渗出颗颗细微的汗珠,双手按在桌上死命撑着自己不倒下去,指甲似要扣进桌面。

  “你为什么非要逼我透露身份,到底想怎样?!”上官垂眸不语似乎被她的爆发镇住了。

  小柔气得小脸儿煞白浑身战栗,泪水夺眶而出,声音也越发颤抖沙哑,“你那日就不该救我!既救了我又为何要苦苦相逼?!还不如让我一死了之!”

  说着小柔转身朝门口奔去……

  上官欲起身去拦,但见飘雪已经追了出去便又按下,只是方才把玩茶具的手此时已收拳攥紧按在桌上。

  虽然脚下牟足了劲儿,可小柔的步伐却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软而无力。飘雪紧跟在她身后只两三步便已将她追上,扶着小柔在房门口站下。

  “姑娘…姑娘万不可再动那轻生的念头。”扶着小柔的手仍能感到来自她身上的颤抖,飘雪瞥向桌前静坐不语的上官。

  小柔的爆发是上官意料之中的,但心下还是有些错愕。他没想到小柔竟如此排斥有关云飞扬的一切,居然还想再度寻死。他不明白眼前这个青涩柔弱的女孩,为什么一听到云家和云飞扬几个字,就不知从哪冒出了一心求死的勇气?

  飘雪拼命拦着挣扎的小柔着急劝道:“姑娘,姑娘莫恼,想必是我们公子言语有失冲撞了姑娘,我代他赔不是了!”

  小柔泪流不止只顾死命朝门外闯,想到自己虽被这个清冷孤傲的家伙救了却不知他目的何在,看来自己留在这里也是凶多吉少,既如此倒不如死了干净。

  飘雪现下已是手忙脚乱,本想点了小柔的睡穴,但上官没发令她也不敢贸然行动,扭头朝他求救:“公子你倒说句话呀!”心说:刚才气人的本事都哪去了?!

  上官虽然想逼小柔讲出实情但也不想再见她寻死,正琢磨着如何断了她这念头。遂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冷冷说道:

  “又想去寻死?为同一个男人寻死两次……你还真是个贞洁烈女!”虽然上官言语略带戏谑,但他也想尽可能转移小柔的注意力。

  小柔闻听此言不禁一怔,挣扎的力气也小了些。

  上官此时望向窗外的一轮明月,眼珠一转似又盘算出什么鬼主意。继而放下手中茶杯,剑眉微扬斜挑了小柔一眼,说道:“我这烟波岛可没有万丈悬崖给你跳。倒是这里四面环水,可以让你去…沉湖!”

  “公子!你……”见上官讲话时似笑非笑的样子,飘雪不禁怒眉微蹙。平日里的上官虽有些冷傲骄气却从来没说过这样无情的话,又是那样一副表情。

  小柔听他如此说便又挣扎着向前迈步,她现在敢肯定这个男人是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姑娘,姑娘莫动气……”飘雪依旧扯着小柔,发现她虽然看上去娇小柔弱,实则身怀内力应该也是习武之人。此时又拼尽全力要往外闯,若不是在病榻上躺了这几日,恐怕自己也未必能拦得住她,遂不敢马虎紧紧挡住小柔的去路。

  “诶…你别拦她,就让她去沉湖吧,正好我那些鱼儿也该喂了,这月上时分正是它们出来觅食的好时候!”上官说着瞟了眼窗外皎洁的月光,嘴角挟着一丝鬼魅看向小柔。

  飘雪和小柔闻言都停下来朝上官的方向望过去,只是神情不同:飘雪只是纳闷;而小柔则是惊愕加愤恨。心想老天真是瞎了眼,赐了他如此惊艳的相貌,却让他长了颗冷漠恶毒的黑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