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

第四章 放着,我来

凌云宫 沐森淼 1316 2016-02-10 20:35:14

    “公子,该用晚膳了。”门外一位五十上下的老妪端着一盘饭食进来。

  “喔,洛妈妈来了,给我吧。”飘雪速速接过食盘放在屋子中间的茶桌上,“公子,您先回去用膳吧,这里交给我和洛妈妈好了。”

  “是啊少爷,您的晚膳我已命人在花厅备下了。”和飘雪、琥珀她们不同洛妈妈称呼男子为少爷。

  男子回头瞥了一眼飘雪手中的食盘见只有米粥咸菜,似有些不解地问:“怎么只有这些?”

  “哦…这姑娘一直昏迷不醒,我们这几日也只能给她灌些米汤果腹。”洛妈妈和她的少爷说话时嘴边总是挂着笑,语气也很温和。

  说着,洛妈妈就走到床前想扶起小柔,却被那人拦手一挡,“您先去用膳吧,这里有我和飘雪就行。”

  想不到这盛气凌人的主儿,居然对眼前的老妪用了“您”这个字眼儿,足见他对洛妈妈这个人还是有些敬意的。

  说话间他已转身坐到小柔身后,将沉睡中的小柔慢慢抽坐起来让她倚在怀里,洛妈妈见状识趣的退了出去。飘雪也觉查出什么,绯红了脸转过身去,把咸菜倒入米粥中尴尬地用汤匙和弄着。

  沉睡中的小柔身体柔软得就像个婴儿,男子双臂环绕着她,又将她的头轻轻放在自己肩窝里。

  “飘雪。”口中唤道,摊开手朝飘雪所站的方向伸过去,眼皮都不撩一下。视线依旧锁在小柔这里略带一丝温存。

  飘雪把搅得不能再匀的米粥端过来,开口道:“公子还是我来吧。”

  “我来。”,弹了弹摊着手的手指催促飘雪把粥递过来。

  飘雪犹豫了下还是将碗递了过去,嘴里嘟囔着:“您何曾伺候过人啊,这本该就是我们做的……”

  那人接了碗不屑地瞧了瞧她,似乎在告诫她别小瞧人。紧接着便舀了一勺粥就要喂小柔喝。

  “诶公子,粥热,小心烫着她。”飘雪赶忙提醒。

  那人闻言连忙缩回手皱着眉头,把那勺粥放到自己嘴边轻轻吹了吹,又用他的薄唇试了试温度这才送到小柔嘴里。

  昏睡中的小柔已经有了些知觉,从刚才在睡梦中似有双手将自己抽起的那刻,小柔就已有了知觉。只是浑身没啥力气一时间睁不开眼,但依然能断断续续地听到有人在讲话。

  此时又被人灌了一口热粥,这是她几天来第一次尝到食物的味道(只是昏迷中懵然不知被喂过水饭而已),米粥的香甜和腌菜的津津咸味儿顿时充斥了整个口腔,勾起了她的食欲。小柔本能地吞咽着,接着又是一勺送到嘴里来不及咽下呛得她咳起来……

  男子赶紧把碗塞给飘雪,轻拍着小柔的背,飘雪也拿起早预备好的手绢给小柔擦着嘴。被呛醒的小柔忽见面前一块白绢擩过来,还没回过神的她下意识地用手推开,那男子只是护着她不致跌落床榻却并未制止,小柔咳了几声平复下来,双手紧握床边努力撑起身子坐直,见她已坐稳男子便抽身站起向桌前走去。

  小柔揉揉太阳穴和迷蒙的双眼,因为连日的高烧和昏厥让她头痛眼花,四肢酸软无力,此时刚刚苏醒顿感饥饿,能撑着坐稳已费了好大力气。

  “姑娘你没事吧?”飘雪见她艰难地撑着自己便欲上前搀扶,小柔仍略带提防,但看见飘雪正关切地瞧着自己应知她没有恶意,便不再挣扎。

  飘雪在她身边坐下扶着她,小柔缓缓抬头向屋内扫视一番,目光落到坐在茶桌旁背对着自己的男子。

  此时屋内灯火通明,烛光映在男子的锦袍上,那银线交织的螺纹图案折射了灯光,散发出一道道光晕;男子迎面是一扇纱窗,月光透过窗子上的薄纱,打在男子身上形成一圈光的剪影,烛光和月光交错包围着男子,在他周身化作一晕朦胧的光环,如雾如烟似大罗金仙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