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坎坷的人生旅途

第十五章 战后

坎坷的人生旅途 碧海丹阳 8669 2017-02-15 16:14:39

  战争结束了,战士还存在,这也许就是亘古不灭的悲剧吧。可是这只是一部分军人的想法,并不是全部军人的想法。战争可以让人成长,这是被实验证明了的论调。

李梅跟着总医院撤到了昆明,但她心里一直还记得那种送别得场景哥那段小提琴曲。虽然她一直努力工作,但是闲暇之余她总是想起她那相恋九年的未婚夫君。有天她在宿舍里闲来无事,又把那些锁在箱子里的信件翻出来看,对门的女护士柳絮看见她的宿舍门开着就轻声地走进去。李梅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信,没注意到有人进来。柳絮见她没有注意到自己,就把桌上的信都拿走了。

”谁啊?谁在跟我开玩笑呢?“李梅低声地说。

”你猜啊,门开的这么大,谁都进的来呢。“柳絮笑了下说。

”柳絮,别闹了,别闹了!你快把那些信放下来。“李梅见她手里拿着那沓信,十分紧张地说。

”梅姐姐,你先跟我说他是谁,我就把信放下来。“柳絮调皮地向李梅眨巴眨巴眼睛说。

”哎呀,我的大小姐,你别闹了行不行啊?“李梅有点哀求地说。

”快说,他是不是你的那位白马王子啊?呦,最近的一封信居然是从哈军工寄来的呢,你还别告诉我他现在是哈军工的军校生哦。“柳絮像发现新大陆似地说到。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见我整年呆在部队里,也就回去两三次,怎么可能会认识别的人呢?怎么可能会有别的恋人呢?他只不过是我的高中同学而已,我们都已经有九年没有见面了,怎么可能会有感情呢?“李梅掩饰道。

”我才不信呢,他若只是你高中同学怎么会给你寄来那么多封信啊?就算你对他没有什么感觉,那他对你也是有想法的。“柳絮忽闪着美丽的大眼睛说。

”天啊!你你居然拿的有六九年的,六九年的信只有三封啊。“李梅低声地说。可是这回让李梅心跳加速的事发生了,柳絮居然开始看那封信。李梅知道那是那封那年石云清为了不耽误她的青春想要和她分手的信,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死丫头,快把门关上,我再跟你说。“李梅脸都变死了。李梅看到她把宿舍门关上,她只好说::”你看到了吧,信封上薯名的这个人是和我青梅竹马的老同学,老朋友。他的父亲是北京军区下面一个军的军长,而我父亲是他父亲的部下、战友。后来我们在一个学校一个班里学习,他特别爱好文学,也能拉一手好的小提琴曲。他在班里成熟很好,人品也很好,班上有很多姑娘都追求他,但他只喜欢我,总找我玩,那时我们都已经上高中了。我们都知道他的理想是从军,是做一名优秀的将军。可是他为了自己的兄弟,为了当初他们的诺言,他们兄弟几个一起插队去了无定河边的村庄,他不知道要在那里呆多少年才有岀头之日,所以就给我来了这封信。直到七三年,他们五个才都从军。六年后他考上了哈军工,至今来信。“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应该有他的照片啊,拿出来看看呗。“柳絮哀求道。

”我哪有他的照片啊?九年都没寄过一次照片呢。“李梅看着她说。

”那位已归队的伤员,为什么私下里那样称呼你啊?“柳絮紧追不舍。

”她们家有弟兄四个,那位归队的是他们家老二,所以才那样说的。“李梅看着她的眼睛说。

”哎,我们未来的女将军,能不能也给我介绍一个?你看我这也老大不小的,我爸妈可催着让我转业,尽快给他们找个女婿呢。“柳絮笑着说。

”死丫头,是不是看着别人有那么好的男友,眼红了“李梅故意开玩笑说。

”什么啊?才不是呢!你知道的在部队里这么多年那么多优秀的青年军官我都看不上,你知道我看上谁了?“柳絮委婉地说。

”你别告诉我是他家老二。“李梅不假思索地说。

”他们家老二怎么不好了?人品好,长相还可以,而且又有学问,这样的人难道不好吗?“柳絮不解地看着李梅说。李梅笑笑说:”我不是说他不好,就你那大小姐脾气,你们俩整天就等着生气吧。我可告诉你,他的脾气很倔,他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还有他也是个一根筋。就你那也能决定一切的脾气,还是算了吧。“

”我才不信呢,他有那么可怕吗?“柳絮不服气地说。

”不是可怕,是你侍候不了他的脾气。他那样的脾气,只有贤妻良母型的姑娘才行。“李梅无奈地说。柳絮哀求道:”好姐姐,你就帮我给说说吧。成不成是我们的事,再说也不一定呢。“李梅见柳絮这样,就说:”好吧,这段时间他们那里也在休整呢,我去趟他所在的连队,以后的事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柳絮笑笑说:”姐,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放心吧。“

”哎,姐姐,你什么意思学会的吉他啊?“柳絮看到墙上挂着的吉他就问。李梅淡淡地笑说:”军医大毕业后两年学的。“

”那你是跟谁学的啊?“柳絮看着李梅问。

”这是我放假回家的时候,跟老部队的宣传队员学的他可是亲自教的呢。“李梅感叹地说。

”你真是好福气,生在那样一个环境里。“柳絮羡慕地说。

”死丫头,你给我听好了,人人生来平等自由,天赋人权,难道你以前学的都忘了吗?家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的人生。你是可以有大作为、能够找一个有能力能堪大重的爱人,你明白吗?“李梅有点生气地说。

”我没有忘!可是你说平民百姓的女儿能嫁到将军家吗?这是极不可能的事啊。“柳絮看着她说。李梅笑笑说:”你不知道,他的父亲是高中毕业的学生,母亲是国立医科大学的学生呢,他们都是开明人士,只要他们的儿子看中了你,一切就都好办了。他们绝对不会阻挠的,放心吧。“

柳絮笑笑说 :”好姐姐,能不能弹一曲啊?“

”当然可以啊,不过还要来请你唱一曲呢。“李梅眨眨美丽的大眼睛笑着说。

”好,一言为定。“柳絮也笑笑说。随后,李梅就拉起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柳絮唱完了以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哎呀!还有盆衣服忘了洗呢。“李梅边弹着最后的曲子边说:”死丫头,整天忘这忘那的,看你以后怎么办?走吧,我去你那里帮你洗。“柳絮笑了下说:”梅姐姐,这怎么行呢?“李梅笑笑说:”行了,死丫头,别再跟我客气了。反正在你宿舍里,又没有别人知道。“柳絮无奈地说:”可是,梅姐姐,我不敢劳你大驾啊!“

”得了吧,还不知道你心里有多高兴呢。“李梅叹了口气说,随即她们就共同走向柳絮得宿舍。

柳絮边洗衣服边说:”梅姐姐,你们相恋九年,他没有送给你什么礼物吗?“李梅笑笑说:”那时候我们都是穷学生,所以就没有送什么啊。“柳絮有点打抱不平地说:”那现在总该能送一件礼物给你了吧?连张照片都没有,你想他得时候就只能看他的信了。“李梅依旧笑笑说:”还有那已经逝去的回忆。“柳絮定定地看着她说:”梅姐姐,你不会还有什么秘密藏在心里吧?“

”当然有呢,人都会有秘密的,不过也没什么。那年我走的时候,我的弟弟和他的兄弟们都去给我送行,他当时只说了两句话,一句是‘秘要保重,等着我去从军’,还有就是‘殊途同归长相守,长相守!’。他当时还拉了那首《梁祝》的曲子,在他的弟兄们的起哄下,我们接吻了。我只要一想起当时的情景,我就觉得很幸福。“李梅依旧笑着说。

”哎,真的很浪漫啊!哎!对了梅姐姐,他的性格怎么样呢?“柳絮洗着盆里的最后一件衣服说。

”他很好啊,他的性格可是他们四兄弟中最好的一个。他温文尔雅,有着文人的儒雅之气,也有着将军的威严。不过他是好战派,认为战场是展现军人风采的最好地方。不过他遇事冷静,有良好的心理素质。不过啊,他们弟兄四个可都是一根筋只要是他们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李梅也洗着衣服说。

”他们家的弟兄怎么都那样啊?解决问题的方法可有很多种呢。“柳絮把衣服晾在阳台上说。

”没办法!思维方式决定一个人看待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们只是遗传了他们父亲那股特有的军人的气质,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种状态。哎!也许你可以改变自己,改变他家老二身上的那些不足之处。“李梅只是看着她平淡地说。

”梅姐姐,你的知识可真渊博。只要梅姐姐一出马,那肯定是马到成功。“柳絮对着李梅笑笑说。

”死丫头,你这口才要是再好一点儿,就可以去当政委了。“李梅有点挖苦地说。随后,她们两个就打在了一起。

第二天天刚放亮,李梅就向石云彪所在的连队走去。一小时后,连部,今天他们都在休息,指导员正在和石云彪比棋艺。石云彪虽然没有大哥的棋技好,但是战胜业余派的选手也绰绰有余。当他们打完两盘的时候,李梅进了连部,看到那种热闹的情形,就说:”呦,你们这儿可真热闹啊!“指导员敢紧放下手中的棋子说:”呦,是我们军区总医院最年轻的医生啊。李医生大驾光临,我们这儿可是蓬壁生辉啊。“李梅只是笑着说:”指导员,你比以前的口才好多了。“李梅不经意地转头瞟了一眼说:”呀,耿营长,你居然也来了啊,你不会也是要和云彪的棋技一比高下的吧?“耿营长没有说话,只是冲李梅眨眨眼笑了下。石云彪站起来说:”两位先战吧,我去去就来。“当石云彪出来后,笑笑说:”梅姐姐,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李梅笑笑说:”也没什么事,都是私事。这是你哥寄来的信,你收好。“石云彪将信塞到口袋里说:”好,我回去再看。那看来,梅姐姐还有其他的事要和我死说啊?“李梅笑了下说:”这件事,得慢慢地谈。“

”云彪你这也从军四五年了吧,有没有考虑过你自已的事情啊?“李梅低声地说。

”梅姐姐,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有什么事啊?“石云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说。

”你这个愣头青,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你怎么比你哥还笨啊,你哥可是十六岁就懂得谈恋爱了,你看你都多大了?“李梅气不打一处来说。

”梅姐姐,你别生气啊!我还年轻,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去做呢,我怎么能为情所困呢?你不知道我们官兵有了妻子,有了女朋友,心里都很脆弱。再说了,还不知道哪天会有战争呢。“石云彪叹了口气,变相地拒绝到。

”我根你说军人在战场上不分男女,只有百姓和军人之分。她是军人,而且战争来临时她也有可能上战场得。如果照你的那种说法,那你们都去少林寺好了,还在这里干什么?她还在宿舍里等着我的回信呢,你好好考虑考虑吧。考虑好了的话,就给我打电话哦。我可告诉你,她可是我们科室的第一美女护士呢。“李梅有点生气地说。

”怎么?是军区总医院的护士啊?“石云彪吃惊地问。

”是啊,还是我最好的朋友。其实你当初在医院养伤的时候她就看上你了,但见我总进你的病房,不知什么关系所以就没有说。昨天,我在宿舍里看信的时候她突然闯进来,知道我心里的事后,她托我来跟你说而已。“李梅无奈地叹口气说。

”梅姐姐,你了解我们兄弟的性格,我们并不是不想涉足爱情,只是从你们身上已经体会到了爱情很苦。我们做为军人,不知什么时侯还要再度开战。如若战死沙场或者是伤残,你让那些柔弱的姑娘该怎么办啊?我不希望,我心爱的姑娘要付出这样的代价。“石云彪依旧淡淡地说。

”我知道!你知道那些天打仗的时候,我给你哥寄去了一封很短的遗书。我爱他已经爱了九年,他的兄弟们都是知道的,维独你们不知道。他只寄来了很短的回信,只有两句话,其中一句就是”殊途同归长相守,长相守!“,在战场上只要有了这种想法,就一定可以坚持下去的。还有,女性都是很有韧性的,也不像你所说的那样脆弱。这事就这样说了,你考虑几天就要给答复哦,不然耽误了别人也不好是吧。“李梅平静地说。

”梅姐姐,我知道了。我会考虑清楚,给你回复的。不过,我可先说好哦,强扭的瓜不甜呢。“石云彪极其认真地说。

”哎!我知道了,可是你也别撑着了嘛!我知道你心里是很希望有红颜知己的,但是你总想着万一战争来临,万一牺牲会对不起她是吧?你说你们兄弟几个,大男子主义的脾气怎么都那么重啊?以后可得让你们连里的指导员多教育教育你,要不然以后麻烦可大了。“李梅边走边说。

”梅姐姐,你的脾气也变了好多啊!“石云彪开玩笑说。

”没办法,受人之托,当然要把事情给办好才行啊。“李梅笑笑说。

李梅看了下手表,说:”云彪,我要走了,那件事就那样说了,估计在吃午饭的时候能赶回去。“

”怎么?梅姐姐还有事要回去啊?要是没事的话,不如留在这里吃午饭了,也让梅姐姐尝尝我们连队食堂炊事员的手艺啊。“石云彪笑笑说。

”我到是想留在这里啊,可是时间不等人啊。再说,回家还有事呢。“李梅平静地说。

”那好吧,一路顺风。“石云彪只好这样说。

其实这会,石云彪并不知道连部里的三个人并没有下棋,都在议论着刚刚的那件事。那些看到他们出去聊天的人们都在那里议论纷纷。一位战士说:”咱们连长真有福气,能让如此美丽的女医生来看他呢。“孙玉峰听到这种议论,说:”你们都在说什么呢啊?那是他姐,也是他未来嫂子,可能他哥又来信了吧。“

连部内,指导员韩虎对营长说:”营长,这位该不会是他的女友吧?如果不是的话,那她怎么会从大老远跑来看他,还和他谈那么久啊?“营长叹了口气说:”哎!韩虎,你能不能别瞎猜啊?我可听云彪称呼她为梅姐姐,哪有女同志愿者找比自己年龄小的男同志做丈夫的?我可跟你说,有些事可不要瞎参谋啊。再说,就算我们是部队的主官,是他的好友,也不能太多过问啊,这可是人家的隐私哦。“韩虎笑了下说:”对,营长说的对!该管的我们可一定要管,不该管的还是不要多事的好。来,咱们俩先杀一盘,小李子来观战。“

石云彪回到连部又拿出了小提琴,到外面操场上坐下,拉的也是《梁祝》。可他心里却并未平静,他一直都在想:我该怎么办?这事到帝该怎么办才能算是正确,才能算是妥当呢?当石云彪在连部拉琴的时候,孙玉峰进来了,问:”兄弟,又有什么棘手的事了?“

”因为我知道这首曲子是《梁祝》,也因为我是你的兄弟。哎!你可别对我说是恋爱方面的问题啊?梅姐姐今天来找你,是不是和你谈了什么事啊?“孙玉峰看着他的眼睛,有点语气不爽地逼问他。

”梅姐姐只是给我送来一封我哥的信来而已。“石云彪掩饰着说。

”这绝对不可能,梅姐姐是在给你介绍对象吧。“孙玉峰十分诡秘地笑笑说。

”神!咱们这多了个看相的,以后咱们都不用侦察敌情了。“石云彪不咸不淡,有点讽刺地说。

”你小子!我这可是有依据的,又不是瞎猜。像敌情那东西怎么能猜呢?那还得靠侦察啊。“孙玉峰自嘲地说。

”好吧好吧,我说实话!梅姐姐说她有位战友叫柳絮要追求我,问我能不能答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心里愁的难受。“石云彪还没停住手中的琴,他在拉最后一段,边拉边痛苦地说。

”这事是好事啊,难得的好事啊,你怎么还愁啊?“孙玉峰奇怪地看着他说。

”可是我是军人,我们的使命是保家卫国,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都会有牺牲的。如果我们牺牲了,那她们承受的痛苦和压力会很大。我不想也不希望我心爱的姑娘承受这种痛苦和磨难,我只希望我心爱的姑娘永远幸福快乐。这就是我对爱情的理解,难道这也有错吗?“石云彪将琴房到地上,无奈地说。

”云彪,这是你自己的想法,我只能说你好有奉献精神。你认为爱一个人就要给她幸福的生活,无论什么样的痛苦都要自己来承受。可是你不知道爱情不仅是要奉献,还要索取的吗?两个人之间真正的爱是同甘共苦的。只要你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想着我们的任务是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我们便都会奋不顾身,拼死向前的。可是如果在有任务的时候想着为了她的一生幸福,想着一定会活着回来,就不会有什么事的。我知道你最喜欢抒情诗和朦胧诗,尤其喜欢苏联作家西蒙诺夫的诗,你读过那首《等着我吧,就会明白其中的意义。“孙玉峰开导他道。

”玉峰,你这看待事物的水平可真高啊!你给我从实招来,你是不是已经有对象了?“石云彪开玩笑道。

”你说,就我这样的哪个姑娘能看得上我?还有啊,我不到营级不谈恋爱,恐怕我这辈子都到不了了。“孙玉峰无奈地看着他,哭丧着脸说到。

”你都这样做了,我就更应该这样做了,这个理由可是最充分的。“石云彪看着他的脸笑笑说。

”你开什么玩笑呢?万一她也是倔脾气呢?你们俩都倔一起了哪才好看呢。“孙玉峰目不斜视地看着他说。

”那也不会耽误她前程和她一生的幸福“石云彪平淡地说。

”可万一她的性格和你一样倔,她就会选择等你。一个姑娘情窦初开之时,若她喜欢一位小伙子,就会不顾一切地去追求,这是最明显得表现。你看梅姐姐和你哥的感情就知道了,梅姐姐可是已经等了你哥九年了呢。你也不想人生有多少个九年啊?一个姑娘最美好的青春也不过十几年的光警呢。你这样做,也许也是对心爱的姑娘一种折磨吧,而且这种痛苦却不光是她在承受,你也在承受。虽然大部分理智的人都会认为自己是否能够得到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自己爱的那个姑娘幸福就好,可是有几个人能够做到那样呢?如果你看到她不幸福的时候,你心里会更加难受会心如刀绞,难道你不明白吗?“孙玉峰平静地看着他说。

”咳,咱们连里又多了个指导员,看来咱们连的思想工作可是做的无法挑剔呢。“石云彪故意开玩笑说。

”你这小子,你这话什么意思啊?嘿嘿,我哪有人家那水平,人家那可是政工学院的高材生呢,我也就只能给你指导指导。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不好好考虑做决定啊,以后你可不要后悔哦。“孙玉峰有点生气地说,站起来就准备走。

”哎,大教授,你准备去干什么啊?“石云彪看着他问道。

”你啊!你小子什么时侯会损人了啊?“孙玉峰无奈地笑说。

”哎!我说你该不会是心里还没想通故意气我呢是吧?“孙玉峰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玉峰,我知道你不会生我的气,所以我才这样说的。哎!也不知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呢。万一真跟你说的那样,我可真是心里更难受,更过意不去呢。我们相处这么些年来,你知道我是一个责任心很强、事业心很重的人,我是不想、也不希望出现那种事情的。“石云彪十分坚定地说。

”所以,你先拒绝一下,看看那姑娘的反应。现在的问题就是你出去走走,不然你心里肯定会更难受了。“孙玉峰平静且镇定地说。

”是啊,也不知道梅姐姐那边是什么情况啊。“石云彪十分感慨地说。

此时,李梅回到宿舍,正考虑怎么跟柳絮说这件事呢,可柳絮却来敲了下她的门。李梅心里知道却不敢阬声,可又觉得一定要把实情告诉她,就轻声轻脚地开了门。柳絮进来之后关好门,见到她满脸愁苦之色,就明白了几分,但还是有几分不甘心。柳絮看着别处说:”梅姐姐,他是不是不同意啊?“李梅苦笑着说:”他得想法是这样的:他并不是不想,只是他认为战争还有可能来临。如果他牺牲了,那他心爱的姑娘就会承受巨大的痛苦,所以他跟我说不同意。“

”梅姐姐,剩下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一定要争取他,一定要追求他,像他这样责任心、事业心都很强的军人很少见呢。“柳絮看着她的眼睛坚定地说。

”哎,你说万一你门俩的倔劲都上来了,你会不会胜利啊?明天,你先写封信给他寄过去吧。下周末我替你,你去他那里看看吧。你觉得怎么样呢?我觉得挺好的。“李梅平静地看着她说。

”这样挺好的,我现在就去办。“柳絮急忙说。

”急什么啊?你就算今天写了也不一定能寄出去了。“李梅平静地笑说。

”好吧,那我就在这里听听梅姐姐的教诲。“柳絮笑笑说。李梅看到这种状况,笑笑说:”你这个鬼丫头,又想从我这里偷什么经验呢“柳絮笑的鬼灵精怪,说:”梅姐姐,你们这都谈了九年,九年来只见了两三次面,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呢?“李梅平静地笑说:”因为心中有了爱情,就有了工作的动力。整天这么忙,哪有这功夫去想这些事啊?也就是像这样的假期,才会想起他啊。可他好像算准了日子一样,几乎每次假期他都会来一封信呢。所以啊,我也就不怎么想了。“柳絮平静地说:”你们这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也那样啊。“

”哎!人家家教可好了,又是知识分子出身,怎么可能会出其他的问题呢?而且他也会拉小提琴,也是个痴情的人,只不过脾气有点急了啊。我估计啊,可能是他的小提琴曲把你迷住的吧?“李梅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

”梅姐姐,你真坏,怎么什么都知道啊?“柳絮笑着和她打做一起。

”行了,行了,我们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到时候别忘了通知我哦。“李梅依旧平静地说。

”梅姐姐,看你说的,大哥都还没有结婚呢,怎么能先让老二结婚呢?“柳絮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

”得了吧!我告诉你说他们家虽然是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但从不拘泥于传统的形式所以是不遵循传统的规律的。因而在他们家里,谁先拥有了爱人就可以先结婚的,你放心好了。你们俩要是谈上了,恐怕是要在我们俩之前结婚了。哎!对了,你这么古典端庄的姑娘是不是很喜欢那种唯美和那种能抒发感情的文学作品啊?“李梅看着她士分平静地说。

”梅姐姐,梅花香自苦寒来。你所经历的苦楚很多,所以也就不在乎这些离别之苦了是吧?“柳絮对她眨巴眨巴眼睛说。

”鬼丫头,你又在说什么呢?“李梅显得很生气地说。

”我知道梅姐姐喜欢中国朦胧派诗人徐志摩的诗,还有苏联作家西蒙诺夫的诗是吧?所以才问我那样的问题是吧?“柳絮不依不饶地说。

”死丫头,真的很聪明呢!那你说你喜欢哪首诗啊?是你最喜欢的那首诗哦。“李梅却反过来问。

柳絮并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清了清嗓子,高声朗诵道:”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只是要你苦苦地等待,

等到那愁煞人的阴雨,勾起你的忧伤满怀;

等到那大雪纷飞,

等到那酷暑难捱,

等到别人不再把亲人盼望,

昔日的一切,一股脑地抛开。

等到那遥远的他乡,不再有家书传来,

等到一起等待的人,心恢意懒,

已经懈怠。

当柳絮正要接下去朗诵之时,李梅却迅速地接上:”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不要祝福那些人平安,

他们口口声声地说算了吧,

等下去也是枉然!

纵然爱子和慈母认为,我已不在人间,

在炉火旁围坐,

啜饮苦酒,把亡魂追荐——

你可要等着我呀!

千万不要同他们一样,忙着举起酒盏。

后来她们把宿舍当成了舞台,她们清脆悦耳的声音合二为一: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死神一次次被我挫败!

就让那不曾等待我的人,

说我侥幸感到意外。

那没有等下去的人不会理解——

亏了你的苦苦等待。

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

是你把我从死神手中拯救出来。

我是怎样死里逃生的,

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明白。

只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

你善于苦苦地等待。

当她们俩朗诵完这首诗,心里都有不一样的感觉。一个是有切身体会足足等了九年的女医生,每当她她快等不下去的时候她就会想起九年前他在火车站送别的场景,就会在想如果丢下他,那么对他的伤害将会有多么大。可是另一位姑娘,她却很羡慕那种等待下去的奉献的时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