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坎坷的人生旅途

第十四章 第一次越战(下

坎坷的人生旅途 碧海丹阳 6673 2017-01-12 16:01:53

  战争是残酷的,它可以催化军人的成熟,也可以催化军人的悲剧。她们的爱人在战场上牺牲了,而她们没有牺牲,这就是女军人的悲剧。这次参战的官兵不仅有昆明军区的,还有其它军区的战士。他们既希望自己可以立功,也不希望自己给爱自己的人们带来伤痛。

前线的战士们有两种想法:一种是对国家的热爱,反对别国的侵略;一种就是对家庭的眷恋。他们都会想念自己的妻子儿女,他们也会想念那些没有和他们一起来的战友。

自陕西农村一别,又经历了七七年复考罗娜和张丽都考上了北京大学医学院,而华蓉则考上了北师大。此时的罗娜因为知道张华是在哈军工读书就不是那么担心了,而华蓉则因得知林志恒所在的C军也上了战场,就心神不宁地跑来找张丽,两位心神不宁的姑娘凑到一起,使得罗娜的心情也不好了。

在邮政总局旁扎起了南部边疆的大比例地图,上面标注着中国军队攻占越南的最新进展。那日,华蓉和张丽一起去寄信看到了那张地图,她们便在那里一边看一边议论。

人们看两位女学生也挤在那看地图,大家都在议论:”这里怎么还有女学生来看地图啊?“

”说不定她们的父母在前线参加那场战斗呢?你们看她们还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呢。“一位年轻的小伙子说。

”你看她们眉宇间的愁苦劲儿,我敢说保准不是她们的父母,可能是她们的恋人。哎!你看她们多漂亮啊。“旁边的一位中年人反驳说。

她们假听到那些议论的内容脸微微地红了。

那些议论的人们都微微地笑了。

”哎!她们都还是学生呢,怎么就有恋人了呢?“一位老者叹了口气说。

”可是,你别忘了七七年复考时,不仅有高中毕业生啊,还有知青啊,她们有可能是知青呢。“这回又是那位中年人说的话。

华蓉越听越有点受不了了,就说:”张丽,你看好了吗?看好了咱们就敢紧走吧。你看别人都在议论咱们假呢,咱们假马上都快成异类了。“张丽笑了下说:”好,我这就看好了,咱们马上就走吧。“随即,她们假就走了。

她们都走出去很远了,那些人却还在议论。

张丽边走边说:”你啊,就当他们没说不就行了?“华英笑了下说:”你没听见他们在说什么吗?你让我如何淡定?“随即,她们就快步向学校走去。

火车站挤满了急于离开首都的人们。

居民们在排长队抢购食品储备日用品。

新华社汇集各国对我自卫反击态度(至2月22日):1、遣责我国,支持越南,要我国撤军停火的:苏联、古巴、捷克、保加利亚、东德、匈牙利、波兰、蒙古、阿富汗、埃塞俄比亚、莫桑比克、阿尔及尼亚、安哥拉和柬埔寨政权。2、对我表示遗憾,要我撤军的:老挝、印度。3、反对中国、越南在越南、柬埔寨的:加拿大、瑞典,并要求我军撤军的还有新西兰4、要求中国从越南撤军、越南从柬埔寨撤军的有:美国、日本、东盟五国、澳大利亚、罗马尼亚、南斯拉夫、意大利、荷兰、挪威、芬兰、伊拉克。5、对我国和越南都深表遗憾、希望越南和柬埔寨都能支配自己命运的有:欧盟共同体的其他国家。6、呼吁谈判解决问题的:埃及、马里、利比亚、马达加斯加、孟加拉、搴浦利斯和北盟其他国家。7、公开声明不表态的:葡萄牙。8、支持中国的:民主柬埔寨。

再说前线战况,石云彪受伤,只能等伤愈才能归队,他是在打谅山的战斗中负伤的。当日,敌人发起数次攻击后,他本意等敌人打的近了再扔手榴弹,可是身边的同志加战友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还有两位牺牲了。石云彪见此情景,只好对坐镇的营长说:”营长,现下我们应当集中兵力打歼灭战,敌人数量已经不多了。“说完,他率先冲出战壕与敌人拼杀,后来他就受伤了,随后被战友送下了战场。他不知道谅山前线的战况,也还记挂着那些同生共死的战友们。

这天,李梅又抽空来看他了说:”你的伤已经好多了。“她做为有经验的年轻医生特别知道那些负伤官兵们的想法,所以要先知道前方的战况才好。石云彪见李梅开口说挂了,也说:”梅姐姐,有没有谅山前线的战况阿?“

”只听说谅山前线是打的最激烈的地方,中国部队在投入8个师的兵力之后,在3日占领谅山。“李梅高兴地说。石云彪却笑了下说:”谢谢梅姐姐,告诉我这些事情。“李梅笑笑说:”不用谢,我们做医生的可是知道这些对于伤员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呢,可是有助于伤员的恢复呢。“石云彪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笑。李梅见他这种表情,。就走出了病房。

石云彪正想给自己所在连队写封信,问问谅山前线的状况和前方的战友如何了。随即,他就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营长及众位战友同鉴:

你们好!连日激战我已知晓,但是我不知道你们的情况怎么样。我知道连日苦战,一定伤亡惨重。我在这里很着急,原本想等伤养的差不多了就偷偷归队,怎奈我的主治医生中有一位是我未来的嫂子。我只好等待医生批准,早日奔赴前线与战友们并肩作战。

愿战友们平安!

你们的战友石云彪

3月5日中午

营长和战友们都已经是伤痕累累了,当他们接到石云彪的信时,看到上面的内容之后,男儿那伤心的泪水都快流出来了。营长在想,这十几天来不知道有多少战友牺牲,那些从驻地开拔来的部队也许也是伤亡惨重吧。这场战争虽是局部战争,但它也体现出了战争残酷的本质属性。

营长敢紧写了一封回信,他本想将实情相告,但他一想他正在病中怎么能将实情相告呢?这样不利于他的伤口愈合阿。

营长经过慎重的考虑之后写好了一封书信让跟石云彪关系最好的兄弟孙玉峰送去。石云彪见孙玉峰推开病房进来,高兴地说:”玉峰,你还拿信来干什么啊,你直接说不就行了吗?“孙玉峰平静地说:”云彪,这信是营长给你写的,不是我写的。“石云彪叹了口气,说:”哎,营长也真是的我知道的,营长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

”玉峰,弟兄们都还好吗?我知道谅山之战特别残酷。你不要骗我,快说实情吧。“石云彪着急地看着这个与自己同甘共苦的好友说。

”云彪,你别着急嘛!你先看信吧,等你看完了信我再跟你说吧。“孙玉峰说完,石云彪拿起先前被自己放在桌子上的那封信仔细地看。石云彪突然说:”玉峰,前线的情况是真实的吗?“孙玉峰笑了下说:”当然属实阿,谎报军情可是老蒋的部队常做的事呢。“石云彪笑了下说:”那就是说营里有没有我都能打胜仗阿,那我就安心了。“孙玉峰一听这话,心里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下来了。

”昨日攻下所有阵地,军委下达撤军令。“孙玉峰实话实说。

”为什么要撤军阿?“石云彪不解地问。

”营长说,这是上级的命令,我们都要按命令执行,营长怎么会知道我们为什么撤军阿?连长,你知道这是为什么阿?可以给我们讲讲吗?“孙玉峰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有点渴望地望着这位有学识的战友。

”玉峰,只能是分析不能是判断哦。我分析是这样的:我们的国家严格遵守不侵略别国的策略,但也不能丢失本国的任何一寸国土,所以国家下达统战动员令。可现在失地已收复,敌军已败退,我们不能给别国以任何把柄,所以总部决定撤军,只留下边防部队在这里防守。哎!只可惜我也不知道后方医院要撤到哪里呢。“石云彪有点哀伤地说。

”不用担心,这总医院是昆明军区的总医院,要撤也就是撤回昆明,也不会让你撤到后方的。放心吧!“孙玉峰平静地说。

”对了,你们应该不会撤吧?咱们可也算是边防部队呢。石云彪突然说出了这么句

”可是我们是正规的陆军师呢,是隶属大军区的,不是隶属省军区的阿啊。咱们只不过是轮战而已咱们还是要回自己的驻地呢。“孙玉峰十分平静地说。

”哎!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啊?看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本来我可是代表营里来看你的呢。“孙玉峰突然这样说。

”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有李医生在关照,伤好的很快。“石云彪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孙玉峰一听说:”你小子,可真有艳福!连长能让军医亲自照顾,她不会是喜欢上你了吧?“石云彪一听这话,急了:”玉峰,你再说这种话我可跟你没完。她是我哥哥的女朋友,是我未来的嫂子,你可别胡说啊。“

”呦,原来是这样啊!那是我不了解情况,对不起了!“孙玉峰敢紧道歉。

”你啊,在部队里就喜欢逗笑话,现在这张嘴可还是这样厉害呢,可真把我弄得哭笑不得。“石云彪只是淡淡地笑。

”营长只派我来,原因就在这里啊。要是派别人来不会说怎么办呢,那可对我们这位同志的伤口愈合不利啊。“孙玉峰依旧开着玩笑,以致于石云彪拿他没办法。

他们正说着话,李梅拿着封信来了笑笑对孙玉峰说:”同志,你是从部队上开看他的吧?“随即,她又转头对石云彪说:”二弟,这是你大哥从哈军工寄来的信,我没有拆过,他已知道你在后方医院养伤的事,你快拆开看看吧。我还有信,先走了。“石云彪接过信说:”李医生,谢谢你,还麻烦你亲自送来。“李梅笑笑说:”没事的。“就走了。孙玉峰等李梅走了以后,低声地说:”云彪,你大哥考上哈军工了?“石云彪说:”是啊,他为了兄弟情义,73年去当兵,77年高考恢复,他和那位兄弟同时复习,他们都考上了哈军工。只可惜,我哥是那种典型的盼望战争的人才,可他却错过了这场战争,也许今生都不可能让他再遇上战争了吧。“孙玉峰眼中有异样的光产生,他说:”我们是最好的战友和同学,可我们从来都没有好好谈过,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我现在觉得他是我们的榜样,你哥对战争有他自己的想法,我们虽是高中同学,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哥,不过我想他应该是个博学的人才,在有些方面他是有超前意识的。“

”是的,他是很博学,上小学高年级的时候他就开始偷着看书。他觉得要想成为像我父亲那样的知识分子型的职业军人,就要多读书,在各方面都好才行,所以他带着我们跟军部宣传队的叔叔学琴,跟警卫连的叔叔学棋,到作战参谋那里去学军事,而且他还读了许多兵书,这些都是他所做的准备。“石云超依旧平静地说。

”真乃奇才啊!云超,你可以告诉我,你大哥做为军人对战争的看法吗?“孙玉峰听的有点入迷,接着问他。

”做为军人,他认为战争是我们军人应当经受的考验。如果他从军后没有经历过战争战争,那将是他的悲哀。虽然有人说过和平是军人胸前最大的勋章,但是他不希望一生中只能经历和平的年代。他虽然知道战争只能让百姓痛苦,但那却更能显示出军人的价值。虽然战争是残酷的,但是如果战争结束了,战士还存在,这也将是艮古不变的悲剧。如果他能上一恢战场,也不枉穿一回军装。“石云彪说着说着,心里的那份豪情也被激发出来了。

”真是句句是真理,只可惜他没有赶上这场战争,也许这是我们此生的最后一次战争。照你哥的说法,我们都是幸福的。“孙玉峰的眼中有一丝欣赏,开玩笑说。

”你啊,怎么什么话都能从你嘴里说出来啊?“石云彪无奈地笑了下说。

”哎,我跟你可是最好的战友呢,什么都能说的,更别提是开玩笑了。我们可还是从一个战壕里出来的呢。“孙玉峰也笑笑说。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请教你,你认为政治决定军事的观点是否正确?“孙玉峰盯着他问。

”哎,你这问题问的可真有水平。政治决定军事,才能使战争负有意义,从而决定这场战争是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如果没有政治做指甲,整个世界将会坠入万劫不复之中,这种局面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因此,政治决定军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和真理。“

”哎!我们的大军事家又在谈古论今了,要不我去拿个本子来记下才是啊。“孙玉峰又开玩笑地说。

”你啊!上学的时候你这张嘴就这样,现在还是这个样子啊。哈哈哈!“石云彪也在开着玩笑说,只不过伸手打了他一拳而已。随后,他们俩就互开玩笑了。他们俩的谈话被其他伤员听去,都觉得这个人是真正的军人,是真正可以领兵打仗的人才。

可是此时李梅却已在门外听了有一会儿了,她越听越觉得这人有很高的学识,况且他哥也是多才多艺,也许是受到过他哥的点拨呢。

”云彪,我们都等你归队的好消息呢,咱们连里没有你可不行啊。我们都盼望你早点归队给我们多做指导呢,我先走了啊。“孙玉峰说完,站起来就走了。

新华社广西、云南边防前线3月5日电:中国广西、云南边防部队被迫对越南侵略者进行自卫还击战斗。16天来,我边防部队在同登、谅山地区,高平、七溪地区,老街、柑樯地区,给于侵略者以歼灭性的打击。

中国重申,我们不要越南的一寸土地,也绝不允许侵犯我国领土。我们警告越南当局,在中国边防部队撤出之后,不得再对中国边缘进行任何武器挑衅和入侵活动。我国政府郑重声明如果发生上述情况,我方保留自卫还击的权力。中国政府再次建议,中越双方迅速进行谈判。

共同社北京电(记者边见)据此间官方人士说,人民解放军在16天中已使越军七个师丧失作战能力。由此,我们认为,越南方面当局已丧失了在边缘附近进行有组织的军事挑衅的战斗力。据这位当局人士说,中国军队认为丧失了战斗力的越南部队,是人民军的精锐第3师、以及345师、346师,大约二万七千人。这位人士说,越南的装备比我们估计的要坏,士气也不那么高,十四、五岁的小孩子和老人都被迫参战了。

另据中国当局高级官员说,同越南16天的战斗中,中国军队歼敌一万数千人,俘敌一千数百人。

1979年3月中旬中国军队撤军之后,各部队便般师回营。越军并没有严守边界,而是颁布了全国动员令,要求男性18岁到45岁,女性从18岁到35岁的所有公民条件具备者,都要参加民兵、游击队、民兵自卫队的队伍。越军则大摇大摆地占领了边界线上的骑线点,在上边驻兵、修工事,在我境内侵扰挑衅,制造事端如故。直到‘忍无可忍’,1981年我军攻下法卡山、扣林山。三年之后,再次‘忍无可忍’,中国派重兵攻下老山、者阴山、八里河东山,于是迎来了老山战区五年来的胶囊战。这些,都是后话。

当大家得知了双方撤军的消息之后,有人欢喜有人愁。华蓉当时还在上课,当下课后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她就飞快地跑去北大医学院的女生宿舍去找张丽。当华蓉见到张丽时,快速地说:”张丽,你有没有听到撤军的消息啊?“张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说:”是哪支部队撤下来了?“华蓉平静地说:”不是单独的部队,是全军撤回。这次战役,我们胜利了。“

”什么?你说战役胜利了?“张丽惊讶地问。

”是啊!明天晚上,咱们到我家庆祝一下如何?“华蓉提出建议。

”这恐怕不行明天我还有事呢。“张丽想起要给他寄信,推辞到。

”张丽,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可是他们是驻徐州的空军基地,他们要回去还得几年呢。你就是寄了他也不一定能收到,再说你这样总给他寄信也是会让他分心的。你看我,以前我们俩离的这么近,两个月我才寄去一封信,他都说我有点把他忘了。我们为了他们的工作,为了她们的前途,就必须这样做。“华蓉说的十分真诚,也十分无奈。

张丽假装生气地说怕:”你这疯丫头,都在说什么呢?让罗娜听见也就算了,让别人听见不好。“华蓉反问道:”我们为了爱情而付出、而等待,又有什么错?“张丽叹了口气说:”可是这违反学校的规定呢。哎,真拿你没办法!好了,明天见。“

此时,哈军工校园内还在上课。下课后,石云清收到了二弟云彪的信,又听到了学校里的广播。虽然小提琴在乐器中排为第二,可是用它来拉钢琴曲对于普通业界人士来说那却是困难百倍的。而这种乐器之间相互转化的能力只有像他的老师那样高水平的业界人士才能做到的,而他的老师却把这种技能都传授给了弟子们。他又拉起了那首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和那首《青年进行曲》,那激昂的音乐传了很远,很多学生都在远处驻足齡听,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位小提琴演奏者曾经获得过北京市里比赛的一等奖。他们只能听琴声,却听不懂石云清的心,这里只有张华能听懂石云清的心声。他们相处已有十五年之久,他明白云清每一次拉琴都是心情不好的标志。

张华刚出食堂就听见琴声了,所以就循些琴声赶过来。张华拍了下他的肩膀,石云清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自己的老同学来了。张华仍和以前一样,等云清拉完琴后才开口道:”云清,你今天又怎么的,心情居然不好到这个地步?“石云清强装镇定说:”怎么办,难道你没有听过广播吗?“张华疑惑地看着他问:”我听到了,今天开始撤军。这是好消息,我们胜利了啊。“石云清脸色又不好了说:”对于百姓来说这是个好消息。可是对于我们军人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啊。“

”云清,我知道你的想法。这对于我们军人来说,确实不是一个好消息呢。我也知道这也意味着我们赶不上这场战争了,也许以后都将不会再有战争了,所以你才来这里拉琴,以消心中之苦闷的。只可惜,如果和平到来之际,又有多少代军人将赶不上这场战争。看现今局势也许我们也会赶上战争的,也许要打五年也不可知。云清,别想这么多了,咱们回去吧。“张华十分平静地说,石云清没说什么只是背着琴跟他回到宿舍。

十几天后,石云彪也伤愈归队。

在那个时代,不同职业的人对战争的看法有所不同,也会有不同的理解因而,社会上才会有这样迥异的两种人,一类是他们的妻子和亲人,他们只希望那些在前线战场上的军人们能够凯旋而归、能够平安无事;另一类人则是在前线战斗的战士,他们却觉得战争结束的太早了,还没有显示出他们的价值和那种豪情万丈的凤采,他们希望可以为保卫国土而奉献。这样的不同的看法,只是因为他们心里装下的东西不同罢了。这些,也许将会是百姓与军人的区别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