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坎坷的人生旅途

第十三章 第一次越战(上)

坎坷的人生旅途 碧海丹阳 5289 2016-12-05 14:14:01

  战争,对于人类而言是痛苦的,可对于军人而言这或许是幸事。这不是军人的悲哀,这是军人的职责对他们的要求。他们为了国家、民族的安危,就必须要勇敢地走上战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国家的安全,保证人民过上幸福的生活。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很有哲理性。它不仅适用于人际交往中,也适用于各种情况下。以前总认为战争的挑起者都是中国的敌人,永远不会是中国的朋友,可是政局风云变幻,那三个中国曾经最好的‘朋友’都进攻过中国。最初是印度,然后是苏联,最后是越南。越南是中国援助最彻底的国家,是中国派军事顾问帮助他们取得了民族解放战争的胜利,可他们为了领土问题却反过来侵略中国。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那天,中国开始了行动。两条属于国家官方的新闻公之于众。新华社奉中国政府之命令发布声明,遣责越南当局侵犯中国领土,宣布中国边防部队奉命还击。

预料中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上下班的市民显出兴奋的紧张。

在中国除了作战指挥机关,外国人比中国人忙,加急电报,长途电话、传真电报,争分夺秒。处在中国首都的外国记者如鱼得水,四下穿梭。他们面对一本正经、守口如瓶的中国官员们,想方设法的撬嘴巴,有熟人的急忙拜访。晚七时,他们已忙不迭地返回到电视屏幕前,等待新闻联播的最新发布。

中国邮政业务收入大增。

可纽约的联合国大楼,瓦尔德海姆破例于中午赶回联合国大楼。这位联合国秘书长的工作计划被打乱了。上午听到中越边境战争的爆发,信息确凿无疑,详情不明,别人心里没数可以,可他秘书长必须马上进入情况。

下午,中国常驻联合国大使陈楚分别约见瓦尔德海姆和安理会本任主席阿卜杜拉。比莎姆面交新华社奉中国政府之命发布的声明。

越南驻联合国代表何文楼紧急约见瓦尔德海姆时,电文还在翻译中。何文楼坚持要在办公室会见秘书长,以便尽快处理何文楼期望的事情。下午5时45分,何文楼收到越外长阮维帧致瓦尔德海姆的信。信件称:”秘书长先生,我荣幸地向你通告,1979年2月17日,好几个中国步兵师、坦克师、炮兵师在空军的掩护下,对越中边界整个全线发起了进攻。它们已经占领了一些越中边界哨所和许多村庄,这些村庄在高平省的长定、禄平、河广县,黄连山省的孟姜、巴沙县,莱州省的风土县以及广宁省的平辽县。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中国军队袭击了老街省府,并占领了位于越南领土境内十公里的东登和孟姜这两个人口聚集的城市。“其后是例行对中国军队的遣责和要求秘书长如何如何。

秘书长案头还摆着一份文件,那是许多国要求遣责越南侵柬行动的罪行,要求越南迅速撤出柬埔寨的议案。世界上战乱频繁,处理这种案件,瓦尔德海姆深谙程序,但对于越南这种两面出击的方式,确实让瓦尔德海姆伤脑筋。

中国对越作战,苏联不可能毫无反应,世界與论非常关注这一点。

美国国☆务☆院一位专家说:”中国集结的军队,超过了它只是为显示一下力量所需要的实力,中国攻越很可能凿成河内在莫斯科的保护人的报复。莫斯科在中国边境上驻有44个师,虽然中国有几百枚核☆弹☆头和导弹,但它的武装部队虽然数量庞大但武装太差,以致无法阻止俄国人入侵。

《纽约时报》刊出来德尔顿文章《苏在中国边境线上可以有多种选择》,苏向中国进攻最有吸引力的路线是:西北部的准葛尔盆地,但也是最不好的进攻路线,没什么工业目标和政治目标。而满州始终是一个吸引苏联入侵的地方,苏联在西伯利亚东部有44个精锐师,满州如同德国的鲁尔一样是如此有价值的进攻目标。有重要的钢铁厂、飞机厂,还有大庆油田。如果进入这一地区,由于当年歼灭日本关东军,俄国人将在熟悉的地形上作战。

据权威人士预料苏联的态度无非有三种:(一)、恶骂(二)、恐吓(三)、局布入侵。中共中央的方针是:根据世态的发展,将充分竭露驳斥,坚决顶住,绝不示弱,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基本原则,从最坏的可能设想,做好充分的准备。

据此,东北、西北、华北的”三北“边防部队进入特级战斗状态,以防不测。

据一般估计,中苏边境苏军完成战争准备需要14天甚至更长的时间。何况苏越新定友好互助条约,中苏条约虽临近期限却终未废止。

中国决心不变。

前线指挥如期下达攻击命令。

石云清和张华自参军后又考入了哈军工,如今他们已在那里学习了两个年头,当日他们听到中越开战都异常兴奋。当日张华并不知道这件事,不知其中的原因,他见石云清特别高兴,就好奇地问:”云清,你今天怎么如此高兴阿?是不是李梅给你寄信来了阿?“石云清拍了下他的肩膀,笑笑说:”你小子,你整天就关心这些事,也不关心下国事。你阿,真没救了。“

”什么?前方难不成要打仗了?和谁打阿?“张华一头雾水地看着自己的好友说。

”你猜!“石云清故意卖了个关子。

”不会是和越南打吧。“张华想了下说。

”猜对了!你说这事能不高兴吗?打仗,是军人最希望的事情,也是军人最不希望的事情。可是我们却不能参战,只能高兴高兴而已。“石云清无奈地叹了口气说。

”原来是这样啊!云清,战争并不是一会半会就能结束的,也许我们可以赶上这场战争呢。“张华虽然这样说,但他心里也在想者怎么样才能上战场。做为军人,只有能上了战场才赶。有的军人一辈子都赶不上一场战争,他们既然赶上战争就要努力上战场才好。

张华不知过了多久,又问石云清:”云清,你说战况如何?我们能打赢这场战争吗?对方可有那么多国家支持呢。“石云清笑笑说:”那些啊,都是皮毛!即使它们两大国都支持越南,我们也一定能打赢。就越南那种装备,那种战斗精神,哪能和我们比?“他们同宿的两位室友听了也都挺高兴的,觉得这仗能打出中国军人的威风。因为中国有实力啊,还有他们这群年轻的小伙子们啊!

正在大家边吃饭边谈论战争之时,通讯员就来发信了。当日石云清也收到了一封来自前线的信,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拆,因为他突然想起二弟和李梅都在前线,到了这个时候他却害怕看到亲人的坏消息。张华看完自己手中的信后见石云清手里还捧着那封信,并且还在出神,就用手在他眼前晃了下说:”云清,你又在发呆呢?呀,居然是前线来的信,你为什么不拆啊?“石云清回神以后淡淡地叹了口气说:”我不敢!二弟和李梅都在前线,我害怕看到他们的坏消息。“张华默默地拿一走他手上的信,飞快地撕开信封,快速地扫了一眼里面的内容之后,说:”云清,你自己看吧,不是坏消息。“

当石云清拿过那封信时,看到上面的内容却愣了愣神。因为战事紧张之时,她怎么可能有时间写信?以前她是和平年代里的护士长尚有时间写信,可是他现在是战场上的医生她怎么可能有时间写信呢?她那样的性格,肯定是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就会申请上战场的。

”怎么了?云清,你是激动的傻了还是被吓傻了啊?“张华笑笑说。

可是张华没有想到,石云清看完信的内容之后又陷入了愣神中。张华记得他看到的信上的内容是这样的:

云清:

你好!我知道你不来信的原因,你知道我是战地医生,会有很多事要忙,所以你才不来打扰我,可是思念之苦总在闲暇之时涌上心头。我总希望能够在战场上再见一面,也好让我战死沙场也不遗憾。因为我们虽是战地救护队的医生,可是也有可能遭受敌人小股部队的突然袭击,也有牺牲的可能。如若我牺牲在战场,你不要悲伤。因为我是军人,在战场上只有百姓与军人的区别,没有男女之区别。

我们都是军人,如若上了战场,你也会拼尽全力去战斗的。其实人都有情,有情无情都是一瞬间的事情。你不要说我无情,因为有情所以无情。

我们前方的战况还好,仗越打越顺利,希望我们凯旋归来之日便是我们相会之时。

永远爱着你的人

1979,2,20

当时张华也看到了这封信的内容,他心说人家前面都是决心书,你这却收到离别书。这哪里是信,分明就是遗书嘛。他们都知道李梅很重视情谊,李梅和他们也是兄弟相称,他又想起了那年火车站他们为李梅送别时的情景,送别时的话,还记得那段插队的艰苦的日子对无他们两位相爱的人来说是多大的困难。

可此时,石云清也在神游太虚地想起那件事情。当他回过神之后,只叹了一口气说:”李梅,你不会牺牲的,只要你心里还记得我们,你就会尽力保护自己,不让你的亲人们伤心的。男军人只要有心灵的支撑就能活下去,女军人则更有可能。只要你还记得车站上的事,记得我们曾经说过的话,一定不会出事的。无论何年何月,何种情况下,我们兄弟几人都要长相守长相守!只要有了这种想法才会致胜,我要给她回信。“张华无奈地笑了下说:”好吧,就算要回信也要等先吃完饭吧。“张华说完又把手放在石云清的肩膀上拍了下说:”殊途同归长相守,长相守!“石云清只是笑笑,并没有说什么,可张华却明白他的心意。

当石云清收拾好了餐具之后,就找出信纸,拧开那支珍贵的紫色自来水笔准备写信。可他转念一想,却只在信纸上写下两行工整的小楷。

梅:

你好!你要保重身体,记得我们九年前一别的情景和那句话,凯旋之日便是重逢之时。

永远等着你的人

79年2月27日

他把信封好,送到传达室的通讯员那。当石云清回到宿舍之后,他那只经常握枪的手又扶摸上了那支已经陪伴了他五年的小提琴,之前的那支陪伴了他八年的小提琴已经被他物归原主了。可当他看到那支小提琴的时候,眼中依旧有晶莹的泪水在闪动,他又想起了那场九年前的送别,同时也想起了那场不忍看让兄弟们伤心离别之情的”偷溜“行动。虽然这些年和兄弟们有着书信来往,但仍未谋面他不知道兄弟们都已出息成什么样子了,那贤淑端庄的母亲怎么样了,他虽然在从军之后回过几次家,但加在一起却只有一个月。他很想念家啊,想念那些久别的兄弟们。他也想起了那些折去的青春岁月。虽然他如今只有二十七岁,但已经历了许多人世间的苦难。

当下午的上课铃响起之前十分钟时,张华拿起课本和石云清走出了宿舍。张华走在他身边只低声地说:”人生的路途遥远而漫长。“石云清却只是叹了口气:”哎!我知道!我们是军人,他们只需要理智、信念和战斗。可是,我有时候却是缺乏理智的呢。“张华却平淡地说:”只要经过锻炼,有坚定的意志,理智就会出现的。可世上人无完人啊,你已经算是相当完美了,没必要自责。“石云清也笑了下说:”好兄弟,有你在,我就知足了。“随后,石云清和张华就快速地向教室走去。

晚间,石云清依旧在看书。张华怕他看《莎士比亚戏剧文集》越看越难受,就飞快地把那本书从他手中抽走了。石云清只是愣了一下就明白了张华的用意,平淡地笑说:”张华,好兄弟,我没事的。要不等再过几天,你把书再还给我也行。“张华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云清,你真是神仙,真精明啊!你怎么猜出来是我的,还能猜出来我的用意?“

”呃,因为咱们俩是同甘共苦的兄弟嘛,你对我是真正的好,我怎么能不知道呢?你是怕我伤心过度,看那本书越看越伤心,才把那本书拿走的。“石云清不慌不忙地说。

”你啊,要真成了将军,你的部队肯定会是常胜之师的。“张华笑笑说。石云清也淡淡地笑说:”你啊,也太夸张了吧。“随后,他们俩就各做各的事了。

再说南方战事紧张,昆明军区又派出精锐参加轮战。石云清的二弟石云彪在前线打了几天仗后,飞速地成长起来了。他自七三年参军,一年后就去南政学习了,后来成为优秀的副连职军官,由于在战斗中连长牺牲,所以由他暂代连长之职。可他却在指挥战斗中一点也不比原来的连长差,身先士卒,就负伤了。

当日战斗结束后,战士们就把石云彪抬到了军区总医院野战救护队救治。那天正好是李梅值班,她敢紧做了紧急处理,协助主治医生做手术。这时,一位通信兵跑过来说:”李梅,有你的信。“李梅接过信之后立刻放入口袋中,又转身投入到救护伤员的工作中去了。

主治医生是位主任医师,胡医生对身边的护士说:”快去取AB型血浆,快点!“李梅却阻止护士,说:”别去!胡医生,他的伤很重,你一定要救他。可是血库已经没有这种血浆了,连日苦战,用量太大了。“

”那怎么办?“胡医生十分为难。

”抽我的,我是AB型的,快!“李梅说完卷起袖子,让医生把针管扎上。当鲜红的血液注入到他身体里时,石云彪却感到了伤口的疼痛。当他醒来之后,就看到一位青年女医生脸上挂着苍白的笑容,但已相隔九年,李梅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李梅只是平心静气地说:”云彪,你醒了。“石云彪看着她美丽如花却苍白的笑脸,看着她眼中的柔情说:”同志,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面?“

”请问,你哥哥还好吗?自上次在京一别,我们已有三年没见过面了。“李梅笑笑说。

”呀,梅姐姐,是你啊!你都是医生了,我哥哥还在读书呢,好久都没有回家了。“石云彪惊喜地看着李梅说。

”云彪,你可要听胡医生的,不要不安心休养,知道吗?好多受伤的干部都有偷溜的这种习惯的。“李梅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此后每天,李梅都会抽空来看望他的。

后来,李梅回到帐篷后便迫不及待地撕开信,信上虽只有两行小字,却让她心潮澎湃。她总能想起九年前的一别,那日的事情现如今还历历在目她的眼泪掉落在南方的泥土中,她轻声地自语道:”云清殊途同归长相守,长相守!云清,等战争结束之后,等你完成学业,我们就结婚,我一定会回去的。“

李梅还是那么美丽,可是她的脸色是那样的苍白。可是,她的眼神里却带有淡淡的哀伤之意很多人都明白做为军人、做为战士的痛苦,却很少有人明白一位女性的痛苦。虽然很多人都喊着”战场上没有男女之分,只有百姓和军人之分“,可是男女还是有区别的,女军人所承受的痛苦是要超过男军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