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坎坷的人生旅途

第十二章 无定河生活(四)

坎坷的人生旅途 碧海丹阳 4559 2016-11-01 20:34:52

  人生的道路遥远而漫长,但关键的只有几步。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路会有多漫长,也不知道自己那关键的几步能不能走好。每一个人在关键的时刻,都会由于各个方面的因素而产生一种选择的矛盾。然而,这些矛盾不仅会给他们带来困难,也会给他们带来转机。

他们自己的命运并不仅仅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同时也是掌握在这个社会手中。

他们三人来了县城,招兵的干部是一位典型的古希腊战神一样的军人,让每一个人都觉得他很威武、很优秀。当体检的医生给他们仨检查完身体以后,惊讶于他们的体格,一切都很正常,而且还有几样甚至是超常。体检的医生去报告了那位干部,那位战神般的干部开始说话了,他的声音异常洪亮。高祥一见就知道是练武之人,那位干部说:“我听体检的医生汇报过你们的情况,你们从小有可能都在体育队练过吧?”高祥却平静地笑着说:“是的,我们练过十年武,但不是在体育队。可是这几年,不经常练了。营长,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那干部也发现了问题,疑惑地看着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是营长呢?我又没说过。”高祥平静地说:“你是没说,是我观察的,一杠三星难道不是上尉营长吗?”

“小伙子,你这都是从哪里知道的?从哪里看出来的啊?”那位干部有点惊异地看着他说。

“跟我爸爸和其他叔叔学的。”高祥依旧平静地笑说。

“你爸爸也是军人?”那位干部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似的说。

“他只是普通军官而已。”高祥依旧平静地说,可谭跃却送给高祥一个白眼。

“那你这么好的家庭出身,当初为什么不去参军呢?”那位干部更加奇怪地看着他说。

“因为兄弟义气啊!因为我们兄弟中有一位兄弟的父亲也是军官,却在接受审查,他不能参军,所以我们就陪他一起来到这个山村。我们兄弟当中还有一位在那里陪着他。”高祥平静地看着那位干部说。

“部队里的现役军官中只有将军才会接受审查,你们不会是将军的后代吧。”那位干部特别惊异地看着他们说。

高祥却无奈地笑了下说:“营长,你多想了,我们不是的。”谭跃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也只是奇怪,并没有说一句话。

“如果是这样,那就很好了。我希望你们成为优秀的飞行员,我是战斗机中队的,希望你们可以成为真正的飞鹰。”那位干部严肃地说。

“是,坚决不负中队长的期望。”高祥坚定地说。

“好,我会看着你们成为优秀的飞行员的。不过,你们可不要恨我,我是有名的训练魔鬼。”那位干部笑笑说。

“中队长,也不一定吧,我们应该能受得住你得的训练强度吧。”高祥淡淡地笑说。

“明天,你们和我一起走。”中队长开始下命令了。

那天晚上,高祥对李正说:“我很了解齐叔叔,他是我父亲的老部下,他是在攻打徐州的时候被留在那里的,但是他不认识我。我们虽同在武术队,但我知道你的身体素质,你还是多多准备吧。”李正笑说:“高祥,你是在担心我吗?我的身体素质再不好也能承受得住吧,顶多也就是长跑一万米时有点吃力。”

那晚,石云清也是一夜没合眼,李梅已经被推荐去上军医大学了,而他却在这里待了两年也没有一点从军的眉目。他不想耽误李梅,可自从两年前的那件事情以后,他不敢再提那样的事,也不想再提那样的事,那对双方也都是一种折磨。第二天傍晚,他又拉起了《命运交响曲》那首被他改过之后的小提琴曲。

林志恒本想陪着他,也许这样石云清的心里会好受点,可是那位能改变他命运的严师道友却勒令他把今天要看的书给看完。当他看完书,走出窑洞之后,就看到一个孤独的人影背对着窑洞口坐在那里看着南方的天空,他就明白那个孤独的人在想什么了。当林志恒出现在那个人影背后之时,那个人却开口了。石云清只说:“志恒,你今天的功课看完了?”林志恒只是平静地说:“看完了。只是两个懂爱的人住在一起,两个人的心理都会出问题的。因而,你还是让张华回来住吧。原来是因为我们这里只能住四个人,现在这里只住了两个人,。这里能通你心意的就我们两人,我们可以在你心里难受的时候为你做任何事,请相信我们。”

“也好!其实我宁愿他孤独,也不愿意让他来我这。我不忍他看到我伤心,那样他的心里会更不安的。再过一年,我看看情况再做安排。”石云清依旧没有转身,只是淡淡地说。

“好吧,那就等再过一年再说吧。张丽的事我让华蓉以后多照顾。云清,你做为队长,可是既优秀又称职,真是公平公正啊!”林志恒感叹地说。石云清却苦笑了下说:“称职不敢当,公平还行吧。”

“那咱们回去休息吧,时间好受些,就行。”不早了。”林志恒依旧平静地说。

“不好!咱们一人拉一次《命运交响曲》好吗?我们都会拉的,而且命运都差不多的。”石云清幽幽地开口,他的心里很难受,所以才会想拉这首曲子的。

“好吧,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慨叹命运瞬变,我就培你拉这首曲子。只要你心里好受些,就行。”林志恒十分平定地看着他说。他们俩就用那支琴先后拉了那首曲子。

当这两首相同的曲子拉完之后,女生窑洞又开始沸腾了。罗娜有点生气地说:“这两个小子,这么三更半夜地拉琴,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那你得去问他啊。”华蓉有点幸灾乐祸地笑着说。

“那你去批斗啊?你敢去批斗未来的少壮派军官吗?”华蓉插了一句,让罗娜气得够呛。

“他们心里难受,他们都是借琴来抒发自己内心的苦闷。所有的苦闷都在他们心里藏着,你不让他们拉琴,是想让他们憋出病来啊?”华蓉有点生气地数落罗娜。

“我以前是喜欢过他,他什么都好当然讨女孩子欢心。可是自从知道他有相爱的姑娘,他就不在我心里了,他能不能憋出病,与我有什么关系?他这样文武双全类型的知识分子,就是心里包藏的东西太多,他什么事情都为别人考虑,自己的一切都不考虑,这样他以后还会有什么大作为?”罗娜也有点生气地说。

“人家那是家庭环境中培养出来的性格,优秀的人才会有的刚柔兼备的性格,这样的人是少有的。这样的人才只有更优秀的姑娘才能理解他的心,才能助他一臂之力。”华蓉十分坚定地说。

“华蓉,你怎么这样了解这类型的人啊?”罗娜有点疑惑地看着他说。

“我了解他身边的朋友,更了解他们的琴声,所以我能够很清楚地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华蓉十分平静地说。

“每个人心里都会有很难的事,你说他们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拉琴,能有什么困难的事呢?我们能不能帮到他呢?”罗娜依旧好奇地问。

“我们恐怕都无能为力,因为他们兄弟的理想都是希望可以从军,只是因为其中一位的父亲在审查,所以才没有去从军,来到这个山村里插队。他的初恋女友在云南当兵,他很爱那姑娘,云清怕耽误了那姑娘本想忍痛割爱。可那姑娘太聪明了,知道了他的想法以后给他寄来了一封信,他一边觉得理想实现无望,一边觉得不能丢下兄弟情谊,一边又不想耽误那姑娘,所以我们是没有办法帮他的。”华蓉十分平静地说。

“那这真的没有解决的办法呢,只能他自己扛着。只求他自己能扛着,能扛起这一切才有办法。”罗娜十分平静而又十分坚定地说。

“放心吧,像他这样的一定能突破重重困难的,除非是他不想做的事情。只要他想做,一切都能成功的。”华蓉也十分坚定地说。

随即,她们就都睡下了,并不知道琴声响了很久。

他们就这样过了一年平静的日子,他们又等来了初冬这个给他们带来希望的季节。这天天空放晴,两只喜鹊在树上齐鸣。石云清并不信迷信,也没有特别注意。

可当日中午,喜讯便传来了。邮递员找到石云清说,有北京来的信。石云清接过信见到信封上那工整有力的字,便知是师父的笔迹。他快速拆开信一看,惊讶地合不住嘴,轻轻地念出了声:“在军长等人的帮助下,张华的父亲查无实据被释,官复原职!”

石云清看完那几行字以后,激动的心查,潮难以平定,喃喃地说:“爸,儿子一定会努力工作,报效祖国的。你最明白我的心,也最明白我的状况所以才努力帮我的是不是?无论何年何月,我都会记得你为我们做的一切。”

石云清怀揣着那封信,激动地对林志恒说:“志恒,你快把张华给我找来,我这里有好消息。”林志恒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立刻去把张华找来。当张华和林志恒风风火火地跑过来后,张华奇怪地问:“云清,你找我来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不会是你那位爱人来信了吧?哈哈哈!”石云清却有点不乐意了说:“你小子,今日你怎么这么多话啊?居然还开起了我的玩笑。”张华也正色道:“好了,云清,你快說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吗?真急死我了!”石云清却说:“我师父来信了,我们今年就可以去参军了。”

林志恒的眼神里有哀伤、无奈,却依旧平静地说:“那你们就去吧,我留下来处理队里的事情。”

“志恒,你就那么愿意留在队里啊?”石云清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那我不留下来,我能去哪儿?我父母都还在受批斗呢。照我这样的成分,是没机会去参军的。”林志恒长长的睫毛落下来,却还是掩不住眼中的悲伤。

“志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在我们高中里也是学习尖子现在是怎么了?我刚才说的是,我们都可以去参落了。哎!我爸那里可是给我们许了个后门,只有两个名额的特例哦。你去那里可要争取好好干,争取实现自己的理想。只不过我们俩要去云南边防部队而已。过几天你就回京去看望你的父母吧,然后你拿着我的这封介绍信直接去我父亲所在的军部就好,信封上会有地址的。我们还要过几天,才会走的。”石云清平静地说,眼里却有闪亮的东

“云清,我想过几天再走可以吗?”林志恒渴望地看着石云清说。

正当石云清在考虑的时候,一张火车票却掉了出来。当他看到是什么东西时,高兴地说:“呀,师父居然还拿到了火车票,那你明天就走吧。明天,我们俩会亲自送你去车站。我可告诉你,这么大的事情你可不要给我节外生枝。这些珍贵的书籍,只存在于部队里的图书馆和我家里,你没有看完的可以去那里借,看同为知识分子,应当知不懂的你可以直接去问我的师父(那位作战处处长)。我再给你写一封信,你可以随时去找他们。我们只要回北京,就一定会有相见的时候。”

“云清,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们是我真正的朋友,是你改变了我的命运,是你给了我信心。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记得你们的情谊。”林志恒深情地看着他们俩说。

“志恒,你我是生死兄弟,又同为知识分子,应当知道理想对一个人的重要性。我知道实现理想很重要,所以我不能看着我身边的人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我能帮的我一定会帮的。”石云清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

“今晚啊,我会给你二人一人一件礼物哦!”石云清神秘地笑笑说。

“现在我们把剩下的活干完,其余的事都不可说,明白吗?”石云清近似命令的口气说。

“好,我们现在就干。”张华说完就走了。

当月光洒下来的时候,他们点上了油灯,石云清摆好了东西之后,又拉起了那首肖邦的《夜曲》,之后他们又拉了几首曲子,他们很快乐,石云清也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快乐。可此时的林志恒心里却有一丝淡淡的伤感,因为他明天就要离开这片改变他命运的土地,也即将离开自己的生死兄弟。石云清把自己改好的小提琴乐谱都给了林志恒,也把那本《战争论》给了张华。

石云清好似能看出一切,只是说:“好兄弟,别伤心了!你去的可是我的故乡,我们总会有相逢之日的。志恒,你可千万不要舍大取小哦。”林志恒也笑说:“云清兄,我会牢记你的教导的。”第二天,林志恒坐上了南下的火车。几天后,张华和石云清也去了云南边防部队。

这是他们那个时代特殊的青春年华!无论何年何月,他们都会记得自己为这个大时代背景下的国家所付出的一切。这是他们的年华,是他们值得记住和怀念的青春。这样特殊的青春,是数以万计的知青都难以忘怀的。

三年后,大部分北京、上海的知青都回去了。她们三个姑娘都参加了复考后的第一次高考。罗娜和张丽都考上了北大医学院,华蓉考上了北师大历史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