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坎坷的人生旅途

第十一章 无定河生活(三)

坎坷的人生旅途 碧海丹阳 9080 2016-10-22 21:36:55

  日月如梭、戎马倥偬,人的一生就在这时光飞逝中度过。可是,有些人的日子不是那样过来的,他们在年轻的时候要勇敢地去奋斗,他们要为了让自己的生命更加灿烂而奋斗终生。那是他们未来的基石,也是他们未来生活的动力所在。

那是一九七二年的冬天,他们在这里已经待了两年。此时的陕西无定河边已经是寒冷的冬天了,当那些学生的梦想破灭时,县里却突然送来了那所谓的‘碳火’。那个消息,足足让那些插队的学生高兴了很久。

当石云清从镇里回来之后,高兴地对林志恒说:”志恒,先让大家停下来一会儿,我来宣布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林志恒当时心里就在想:”到底是什么事这么重要,还要停下劳动来宣布?石云清见大家都围了过来,清清嗓子说:”同志们,今天我去镇里开会,公社书记跟我们说,县里下来一批征兵指标,每个知青点有三个名额,大家都可以报名。大家只要通过公社里的政审和带兵的军官的审批,还有体检,就可以了。大家的报名表,我都会交上去的,请大家相信我。“

当石云清宣布完之后,大家又散开劳动了。林志恒边干活边低声地说:”云清,你说像我这样的,是不是永远都没有参军的可能了?“

”那你的出身,有什么问题吗?“石云清说完这句就后悔了,正想有所挽回。可此刻却听到林志恒低低地回答:”云清,你知道的,我的出身特别不好。父亲是北大教授,母亲是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专业的教授,父母都受批斗。云清,你曾经说过会尽力帮助我的,你说这样的出身是不是很难?如果真的很难,你就不要费力帮我了,好吗?“

石云清见他们这组的任务快干一半了,停下手中的活,严肃地说:”志恒,你放心,我说过尽力帮你就一定会帮的。不过,我们先谈谈行吗?“林志恒也低声地说:”当然行啊!有些事情我也该向你汇报下了,我知道有些问题,你是有能力解决的。我们相处了两年,我早已相信你那强大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了。“随即,他们就坐在了一起。

”志恒,我们都是好兄弟,你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那我问你,你想参军是为了你的理想,还是想寻条出路?你知道我们的家世,也知道我们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所以我要问清楚。“石云清严肃认真地说。

”我知道的,云清,这是我从小的理想,只叹生不逢时。“林志恒无奈地叹了口气说。

”好,我知道了,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战争来临,你会怎么做呢?“石云清平静地问道。

”我的理想就是能够参军,上前线,建功立业。“林志恒优点神往地看着远方说。

”好,我们干完活后回窑洞休息,我有些专攻指挥类的兵书给你看,你要按我的要求写出自己的心得,我会检查并且会用实战战例来考你,你要能具备举一反三的能力,对那些理论切忌死记硬背。你若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来问我,我会像教我亲兄弟一样向你传道授业解惑的。我希望一年之后,你的水平能达到我的知识的百分之八十,就已足够了,当然这是最低的要求,你也可以根据自身的水平有相应的提高。今年,先让那些能去的同志们去。你也知道我是因为什么才来到这里的,因而如果他的父亲解脱了之后,我父亲部队里招兵,我会推荐你去的;如果他父亲没有解脱的话,我父亲部队里招兵的话,我们就一起去。“石云清极其平静地说。

”能再等一年吗?“石云清无奈地笑了下说。

”我当然能!云清,你是特别重义气的人,我能来到这里遇上你们兄弟几人,是我的幸事!“林志恒真诚地看着他说。

”不过,这些书你可要收好。“石云情笑了下说。林志恒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好的,我记住你的话了!我会努力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的,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石云清笑了下说:”那就好,我相信你的。“高祥回到窑洞时,见到同宿的两个兄弟在说着什么就咋呼地说:”云清,你们俩在说什么呢?不会又出了什么事吧?“石云清笑了下说:”高祥,你不会以为我在哪里,哪里就会出坏事吧?“

”就算你不做坏事,那坏事也会和你有些关系的。“高祥开玩笑道。

”你啊,就会耍贫嘴,也不知道你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事啊?哎!“石云清假装无奈地说。

”这回啊,是喜事。我们这个知青点总共十一个人,其实真正有机会去试下的只有你们三个人。你,李正,还有谭跃。我们没有机会的,还是不要去凑这个热闹了。“林志恒依旧淡淡地笑说。

”哦,原来你们是在讨论这件事啊?云清,可咱们知青点最有可能去的还是你呢。可是,谁让你总考虑别人啊?“高祥有点不高兴地说。石云清瞪了他一眼说:”高祥,你这张嘴又开始没遮拦了。“高祥眨眨眼说:”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吗?“随后,他们就一起下地干活了。

此时,知青点里的三个姑娘也在干着活,她们边干活边讨论这件事。罗娜清脆的声音在原野上响起:”哎,你们觉得这次招兵,咱们队谁最有资格,谁最有可能去成?“华蓉调皮地说:”女兵他们又不要,这次是空军来征兵,除了他们男的中那些文化、身体素质都好的,还能有谁有资格去呢?“张丽笑笑说:”你们光谈这些事干什么啊?难道你们喜欢上咱们队上的小伙子了?“

”张丽,难道你没有啊?他虽然是知识分子,可是还是没有资格啊!哎!“华蓉十分难过地叹了口气说。

”没事的,说不定他以后也有机会呢!他整天和石云清在一起,他们关系最好了,说不定以后能成大事呢!“罗娜安慰华蓉道。

”那你也敢紧挑一个呗!“张丽看着罗娜美丽的脸庞笑笑说。

”鬼丫头,你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呢。他可是军区参谋长的儿子,只是因为客观原因才到了这里,你可要把握好喔。“罗娜也开着她的玩笑。笑笑,没有再说什么。华蓉又说:”娜姐,你也可以从剩下的两位中挑一位啊。虽然他们都是高干子弟,和云清队长相比会各有所长,但爱是一个情字。再说了,就算他们现在有的不能从军,但有云清队长在他们有朝一日都能从军的。“

罗娜笑笑说:”我才不找军人,万一哪天战争来临了,最先牺牲的就是他们。如此说来,那我到那时候会受不了的。“华蓉有点生气地说:”那是他们的理想,要爱上他们中的一个,就必须要先爱上他们的军装。“张丽笑了下说:”华蓉说的对。“

华蓉边干边说:”那张丽姐,你说咱们队里谁最有资格去报名,被验上呢?“张丽叹了口气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诸葛亮,会夜观天象啊。“罗娜笑笑说:”我来对你说,咱们队最有资格最有可能的就他们四个,但是云清队长会为了弟兄们而放弃的,所以就只有他们弟兄三个,高祥、李正和谭跃。自从他们来到这里,如今已有两年了,再晚几年的话,恐怕就没有部队敢要了。“华蓉又叹气说:”那你刚才说的话,不是明显在安慰我吗?“罗娜无奈地笑说:”我只说一定会有出息,也没有说其它的啊!“

”可是他的理想也是要从军报国,可是现在看来恐怕一辈子都很难实现自己的理想。“华蓉无奈地叹口气说。

”没事的,华蓉。你不要为他担心,有人会帮他,你还担心什么?只要有云清队长在,就会有解决的办法的。“罗娜眼中闪着坚定的光说。

”娜姐,你就挑一个嘛,他们可都是好儿郎呢。“张丽又说了这么一句真心话。可罗娜却真有点生气了说:”你这个鬼丫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呢啊?“张丽脸红到了耳根,就不再说什么了。

正在几个姑娘一边干活一边说说笑笑的时候,高祥却跑过来说:”我来帮你们吧。“华蓉却开玩笑说:”你是来帮她的吧?你们男知青就是干活快,这么快就干完了。“高祥笑了下说:”那里有他们俩在干,云清让我来帮你们的。其实云清是想让志恒过来帮你们的,后来知道我来有事就让我来了。我先帮你们干完活,然后再找张丽有事,有些事是要单独谈,谈清楚。“张丽的脸红到了耳根,另外两个姑娘却偷偷地笑了。高祥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却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继续帮她们干活而已。

当夕阳映红了半边天的时候,那些知青都收工了,高祥和张丽边走边谈着什么。张丽开口说:”高祥,你来这里帮我,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高祥平静地说:”张丽,五天以后我就要去县里体检了。“张丽笑了下说:”你也报名了,那云清队长呢?“高祥苦笑了下说:”他要等张华,要等张华父亲的问题解决了。他知道一次走不完的,就让我们先走。“张丽笑了下说:”哦,原来是这样的啊!“张丽就放宽了心。

”高祥,你若是验上了,还会记得我吗?“张丽眼底有淡淡的悲伤,但语气依旧平静地问。

”什么?我说你在说什么呢?你不要以为我是富家子弟,是军区参谋长的儿子,就觉得我无情无义吧?我这个人虽然不像云清那样足智多谋,不像他那样多才多艺,十分完美。可是我也是军人的后代,我们的身上都流淌着军人的血液。我们无论有多么艰难,无论遇到多么残酷的现实,都绝对不能伤害我们心爱的姑娘,这是我们这群军区大院子弟的原则。除非我们三生有幸遇上了战争,伤残或者牺牲,才可能让她们痛苦,然后开始她们新的生活。“高祥十分坚定并且十分深情地看着张丽说。

”不要再往下说了,好不好?我也会等你的,只是我不希望你伤残、牺牲,你明白吗?你要活下来,活下来才会有希望的,你们读了那么多中外名著,读了那么多兵书,怎么还会有这种想法呢?“张丽哀伤地捂住他的嘴说。

”可是,为国牺牲是军人的职责,真正的军人是不会老死再病床上的。我们虽然是军人家庭出身,但我们知道女军人是怎么想的,也知道普通姑娘是怎么想的。我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理想,你不要说我这是自私,你也是学生,知道如果一个人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是多么痛苦的。”高祥眼神哀伤地看着这位他心爱又让他心疼的姑娘。

张丽笑了一下,坚定地说:”我等着你,等有来招女兵的时候我也会去的,同生死共呼吸。“张丽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笑了下说:”你不要阻挡我,你知道原因的。“张丽灿烂的笑脸缓解了那种哀伤的气氛。

”哎!你就消停会儿吧,等以后高考制度恢复了,你可就是未来的女大学生呢。怎么?你还要改变主意了?怎么,你现在还关注军事啊,有新的思想了,认为战场上只有百姓和军人之分,没有男女之别了?可是就算这是最新的思想,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男兵还是要为女兵挡子弹的,这是一种良知决定的。虽然说男女军人是平等的,但良知却让男性战士必须得那样做,明白了吧?“高祥看着满天的她们都思念自己的爱人,但女军星星一脸严肃地说。

”哎!你们这些军人的后代理论都是一套一套的,真没法说。不仅如此,而且大男子主义的脾气明显严重。“张丽数落着他,可张丽的眼底却有淡淡的哀伤。

”哎?你不知道大男子主义的脾气对军人来说是好事吗?这可以保护你们弱女子啊,尤其是你这样的弱女子啊!“高祥边走边和她开着玩笑,张丽白皙的脸蛋上飞上了两朵红云,让他看了更加怜爱。

高祥笑笑说:”哎!大姑娘,你别伤心啊!我知道天下的姑娘都希望自己心爱的小伙子可以留在自己的身边,但女军人和大部分爱军的姑娘都是不可能的。虽然她们都思念自己的爱人,但女军人和爱军姑娘还是有区别的女军人思念自己的亲人和爱人,但是她们都把那种思念埋在自己心中,痛苦都是自己承受,也许她们可以等到团聚的时候。可是女学生感情细腻,承受不了那种分离的痛苦。如果有一天,你想要离开我,我也不阻拦。因为若是长时间呆在军营里,我也会变的让你不认识了。“高祥的语调也有点伤感,让张砺听了心里发颤。

”不会的,我也会改变自己的啊。“张丽看着他说。

”我也可能会变得很直白、很坦诚,只顾得自己的想法,只知道战斗,这样的我你还会接受吗?战争是残酷的,它可以催化军人的成熟,也可以催化军人的悲剧。如果你遇到了残酷的现实,你会怎么选择呢?“高祥眼中的伤痛被隐去,只剩下那语调中的无奈和平静。

”如果那时我们成亲,你再牺牲的话,我会一直守着你,守着你心中的梦。我们的爱情是圣洁的,我希望你不要亵渎它。“张丽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位语出不祥的英俊男子,生气地说。

”无论我们是否结婚,如果我牺牲了,我都不会让你守着我的,绝对不会的。我知道爱情很圣洁,可我也知道一个姑娘独自生活很辛苦,我也知道如果一个姑娘带着孩子生活会更加辛苦,因而我不愿意让你伤心、痛苦,你不明白吗?“高祥可如果没有机会,我会留下遗言。看着她秀丽的脸庞,痛苦地说。

”你既然知道那种生活很难,你就要给我活着回来。虽然我知道有战争就会有牺牲,但是每个人都是有私心的啊。我不要别人怎样,我只想让你回来。我会等你活着回来,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张丽看着他的眼睛,郑重地说。

”如果我活着回来,我一定会来看你的,你很坚强。我知道我们做做军人的欠女朋友的很多、欠妻子的会更多,但愿今生今世我还梦还清我欠的债。可是如果没有机会,我会留下遗言,让我的父母帮我还这份情债;如果老天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会加倍补偿你的。“高祥见四下无人,拉住她的小手,饱含深情地看着她说。

”高祥,你不用再说了,我们之间没有债,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只有爱。我会等你回来,我会等你凯旋而归的。“张丽有点生气地说。

”别生气好吗?我不该说这些的。“高祥着急地看着他说。

”哎!这小子怎么还不回来,他可是从傍晚时分就走了呢!“石云清无奈地叹口气说。

”云清,不要着急嘛。再过五天他就去体检了,体检若是过了他就不用再回来了,你还不让他们亲近亲近啊?再说我们又不是没有事干,你给梅姐姐写信,我看书,这样不好吗?“林志恒不抬头低声说。

”也是啊,你看我到是把这事儿给忘了。哎!真是老了,最近脑子真不好用了。“石云清无奈地笑说。林志恒也只是低低地笑了下这几天只要一闲下来,他们俩就腻在一起独处。

一晃四天就过去了,第五天晚上,月明星稀,石云清想了点办法到镇上买了点酒,又自己生火做了点饭菜,为他们送行。当林志恒把其他知青都请到了自己的那孔窑洞时,还不见高祥的身影。石云清有点着急地说:”志恒,高祥呢?他怎么还没有来啊?“林志恒有点无奈地说:”我去找他了,可是我见他们俩在一起说笑,我就没惊动他。“

”可是这本来就是给他们仨办的饯行,结果主角却不到场,这是闹哪样阿?怎么?难道还窑我亲自去请啊!“石云清无奈地叹气说。

”云清兄,要不我们再等等吧。云清兄若是做完了事情,可以拉曲子啊,我们都好久没有听到云清兄那悠扬的琴声了呢。“谭跃也说起了玩笑。自从那次弄出的事情后,石云清那样的处理,让他觉得心里异样的温暖。自那之后,他们的关系也有所好转。

”即使行,也得等志恒看完这一节,不然这油灯用的可就没价值了。等志恒看完这节,我就拉《梁祝》,把那对王子公主给引回来。“石云清的话中有严厉也有幽默。其他人都坐在那等着,石云清觉得这个小伙子刻苦能干,一定能堪大用,故尔只能认真细心地培养。石云清把那些宝贝模具也给带来了,那可是他看重的东西呢。可是当他看到林志恒那特别痴迷的眼神时,石云清心里就觉得如果因为自己这一年来的等待和培养而使他成为了一位优秀的人,那么也将是值得的。石云清觉得从林志恒身上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以前的自己也像他一样刻苦努力。

林志恒看完了那一大节,又写完了石云清给他出的题目。石云清就把自己的宝琴拿出来调音,拉起了那首久违的曲子《梁祝》。石云清猜的没错,此时高祥和张丽正在亲热,难舍难分。可是正在这时,石云清却用最难的弦拉起了那首曲子,余音绕梁。

高祥听到这首曲子之后,看到张丽低下了头,叹了口气说:”哎!看来,云清兄是真的等不及了呢,都用曲子来催我们了。他今日给我们送别,可是为什么没有拉《送别》而是啦这首曲子呢?张丽,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记得通信啊。只要你可以相信我,我就可以安心工作了。只要你能记得这一切,只要你还记得我,就不要抛下我好吗?“高祥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伤感地说。

”我知道的,我明白,我会等你。云清兄长该等急了,我们快去吧。“张丽平静地说。随后,他们加快脚步去了石云清所在的窑洞。

可是事情并没有算完,石云清依旧拉着那首曲子,林志恒却也在静静地聆听。他这位出身于音乐之家的青年人用心在听,自从来到这个山村听到那位出身军人家庭的青年拉出这首曲子之时他都有点惊奇。他可以感觉到这位这位青年的琴技是可以和母亲旗鼓相当的,只不知是从何处传承下来的。他只静静地看着石云清那过于娴熟的手法,听着那悠扬的琴曲。

当一曲终了之时,林志恒还沉浸在琴音之中。石云清放下手中的琴,拍了他肩膀一下说:”你在想什么呢?我未来的战友?“林志恒反应过来,假装生气地说:”云清,你那么正经的人,开什么玩笑呢?这可不能乱叫,让别人听到了可就不好了。“石云清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行了,你就别装了啊,什么时候你也来一曲,引引对面的女孩子啊?“

”云清兄,我可严肃地警告你啊,你可不能对着我这么严肃认真的同志,再开玩笑了啊。云清兄,再说了,我的琴技可没你好。“虽然林志恒心里有点不满,但是他眼角眉梢却都在含笑。

”你小子,你就使劲给我装,看我不揍你。你母亲可是音乐学院的小提琴专业的教授,我真不信她以前不培养你?你在幼年的时候就会拉小提琴、手风琴,你以为我不知道?这几年你都没有天天拉琴,是不是手生了啊?“石云清有点无奈地看着他说。

“云清兄,我想知道你的师父到底是谁啊?你的琴技真是太好了,是可以与我的母亲相当,所以我才问的。”林志恒淡淡地笑说。

“你若真想知道,我也可以明言。我只是有空的时候经常去军部宣传队,和崔华队长学的,他也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是你母亲的学生而已啊。”石云清一边平淡地说,一边把珍爱的小提琴递到他手里,笑了下说:“志恒,你也用这支小提琴拉过不少曲子,到今天为止你有没有觉得这支琴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啊?”

“云清,你的琴我怎么会有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啊?你在开玩笑呢?”林志恒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今天这个明显有哪里不一样的好友说。

“你想想呗!”石云清有点神秘地冲他眨眨眼笑说。

“这是我妈妈从国立音乐学院毕业后,她的师父送给她的,这……这怎么会在你这儿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林志恒惊讶地看着云淡风轻的好友。

“这支琴是我的师父送给我的,我的师父曾是你母亲最优秀的学生。我的师父说过,这是他的师父送给他的,这支琴只交给优秀的学琴者,所以会在我这里。”石云清依旧云淡风轻地看着自己的好友说。

“云清,你们都是拉琴的高手,所以好琴要在琴艺高的人手中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林志恒语气平淡,可眼中却有淡淡的伤感。

“那现在,这琴就物归原主吧。”石云清平淡地看着他笑说。

”这是我妈妈送出去的琴,我怎么可能再收回来呢?不过,云清兄今夜可以把琴借我一用吗?我想用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感情来拉琴,希望云清兄不要笑话我。“林志恒看着他的眼睛诚恳地说。

”你说的哪里话呢?我们是兄弟,又是未来的战友,我怎么可能会笑话你呢?“石云清拍着他的肩膀无奈地笑说。

正在此时,在门外偷听已久的高祥和张丽进来了,张丽的脸依旧有点红。可高祥却认真地看着林志恒说:”志恒,你就再拉一曲吧,也算是给我们饯行了。“

此时,张华和李正也来到了这里,张华和李正相处了这么久,也是有很深的感情的。张华和石云清是那种两小无猜的玩伴,石云清拉过的所有的曲子,他都能听懂。当张华听到一首陌生的曲子之时,他就明白是林志恒在拉琴了,张华便催促李正共同去了石云清的窑洞那里。

当他走近窑洞,听到一首清亮的曲子,。可当他见到确是林志恒在拉这种曲子,心里却有点淡淡的惆怅之感。

张华平淡地笑说:”志恒,你的琴技也挺不错的,以前我可很少听过你拉的曲子啊!“林志恒看着他笑说:”我说张华,你也不至于吧,我每周都拉曲子的,你说很少听到是何状况?如若你仔细听的话,是能听到我和云清兄的琴音有所不同的。“

”好了,你们别争了,快点入席吧。刚才那首曲子是肖邦的《夜曲,志恒拉的比我好。“石云清无奈地看了他们两眼说。

”那位可是世界上除了贝多芬、莫扎特之外最优秀的钢琴家啊,只不过是把他的曲子用小提琴拉出来而已。“林志恒眼神中含着神往说。

”这样的曲子还怎么拉啊?这可是禁曲。“张华十分慎重地措辞。石云清无奈地笑了下说:”张华,你忘了他的母亲是音乐学院的教授了啊?以前有这样的乐谱是很正常的是。而且,两年前我可是把带来的乐谱备份之后都给他了呢。“

”张华,有我在这里你不用怕的。你知道吗?后来我父亲来信可让我一定要照顾好你呢,这可是我的任务啊!“石云清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哎,我说你们几位,都别开玩笑了行吗?今日可是给咱们仨饯行呢,瞧你们让云清队长等了你们多久,还不快入席。“谭跃淡淡的语气中却明显有对后来几位的抱怨。随即,大家都落坐入席开动。

当他们酒足饭饱之后,林志恒又拉起了一支曲子。华蓉听到这首曲子之后,惊讶地说:”呀,居然在这里也能听到如此著名的曲子。“罗娜平淡地问了句:”华蓉,这是什么曲子啊?“华蓉却诡秘地笑了下说:”不告诉你,让你急。“罗娜有点生气地说:”看你那神气劲。“华蓉却说:”得了吧,娜姐,你也不至于吧。刚才云清队长已经说过是世界名曲,是肖邦的《夜曲》啊,这可是禁曲呢。“罗娜挑衅地看着她说:”华蓉,那要看是谁拉的啊!要是云清队长拉的话就不会是禁曲了,再说他就是拉禁曲也应该是没事的吧。“

”以前可从来没有听过他拉这样的曲子呢,顶多也就是《梁祝》,或者是贝多芬的曲子啊。“华蓉有点摸不着头脑地说。

”今日已很晚,还有要送别,因而拉名曲送别兄弟加队友是很正常的事情啊。你听,现在他们又换了曲子呢。“华蓉听了一会儿又说到。她们中间只有张丽没有说话,她只是望着天上的明月思绪万千。

”张丽,不要再想了,不要再难受了。如果明年有来招兵的话,你也可以去的啊。“华蓉十分平和地笑说。张丽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听着那些小提琴曲。所幸,他们俩拉的曲子没有一首是伤感的曲子。石云清看着大家都差不多了,就放了高祥和张丽先回去。

高祥和张丽就出去了,边走边谈。高祥无奈地说:”张丽,我知道你的出身不好,可是你不要不自信,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它可以改变一切,甚至可以让一位生命垂危的病人坚持活下去的。我们这点困难,又能算得上什么呢?也许几年以后,这场大革命也会结束的。无论在何年何月、何种情况下,我们都是要在一起的。只要我们心中有爱存在,这就足够了。其他的一切都是无所谓的,请相信我。“

”高祥,你怎么知道我要和你说什么啊?你就急着和我说这些。“祥丽无奈地笑看着高祥说。

”因为我知道了一些事情吧,所以我能体会到你心里在想什么。我爱你,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我不能原谅你的想法。怎么的,我还没走呢,你就打算不和我联系了,你就打算放弃我了?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吗?当然我也体会到了,可是你现在却这样。你给我听好了,无论我们的情路有多么难,我都不想、也不能失去你。你能明白吗?回去吧,天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我告诉你啊,你若是敢再这样做,看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不收拾你。“高祥后面这半句却没有半点生气地表现,只是后半句却都是玩笑的语气呢。

”回去吧,放心吧!再也不会有了,永远不分开。“张丽深情地看着高祥说。

高祥回去以后,石云清就假装生气地说:”你小子,出去这么久,这可是有了女朋友就忘了兄弟啊。看这以后还能成什么大事啊,哎!“石云清那痛心疾首的样子还不是一般的,他们后来就不再说什么了,吹了灯就休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