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坎坷的人生旅途

第四章 艰苦的岁月(下)

坎坷的人生旅途 碧海丹阳 5497 2016-08-29 17:49:34

  石震做为一位军长,他只重视自己的部下这没有错,可他却不知道自己的部队里发生了比缺粮更加严重的事情。

军人是知道纪律的重要性的,也应该能够了解到社会的政治局势。粮食,不仅仅是物质问题,有时也可能使人丧失处理问题的原则以及清醒的头脑。

此时,手枪团里出现的这件事情却特别令石震头疼。

那件事情发生在解决特战分队粮食问题之后一个月的一个星期日,一位山西籍的营长,他也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参加了解放军。当然,他的兄长也是位优秀的地下党员,转战南北,最后牺牲在解放全中国的战斗中。当时他听到了从部队上转来的消息,立志要加入解放军,为兄长报仇。他曾经在和哥哥分别的时候立下誓言:”哥你在前方杀敌立功我在后方读书报国。若你战死沙场,我也会参加战争!我绝不会给你丢人的!“也不知道是老天爷故意戏弄他,还是拯救了他,他就这样参军了。他不是别人,正是手枪团一营长姚刚。

为了应对随时发生的事件,当时的军人还是有配枪的。因而,不像现在的军人‘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当他听到自己年迈的老母亲也是死于这场饥荒的消息后,他悲痛欲绝。他拿起自己经常用来训练的五四手枪,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他当时已经到了十分激动的地步。幸好这时他的警卫员和教导员都看到了这种情况,飞快地跑过来。警卫员立刻把他按倒,夺下了他手中的枪。警卫员难过地说:”姚营长,你怎么能这样啊?平时你可是最理智的,现在怎么如此这般冲动?“

”…………“姚刚无语,一种压抑在心底的痛苦无法发泄的抑郁。

教导员也十分坚定且严肃地说:”警卫员,把营长给我关到禁闭室,让他好好冷静冷静,我马上去找政委。“警卫员只好十分客气地说:”营长,请你暂且委屈一下吧。“姚刚是个才思敏捷的人,他知道段丰这样做并不单是让他反省过错,还有生气他的冲动。他一冲动,会有可能让部队受到很大损失的。段丰的用心十分良苦,他不得不照做。段丰很得体地维护着他的尊严,也十分小心地维护着他的生命安全。

不久,政委便被请来了。段丰去请教政委应当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时,政委十分平静地说:”这当然应当关一阵禁闭,让他那根紧张的神经得到放松,他才不会再做这种过分激动得的事情。不过,我们还是应当去尽量开导他才好。你虽然是营里的政治主官,但是你不知道该怎样劝他才能让他放下痛苦。再说,你要关心的是全营官兵的政治思想工作,所以不能有任何的疏忽。所以,还是我亲自去吧。“

”好吧,政委。“段丰十分镇定地说。

”现在,我想先去禁闭室,先和他谈谈。我曾经和他兄长是战友,是他兄长的部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我也许可以劝得动他的。当时我和他的兄长都同在游击队里工作,他还在县里上学,他是学校里成绩最好的学生。当游击队被编入正规军时,他去送过我们他曾经发过誓言。他曾说过,如若他的兄长战死沙场,他也会去参军的。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我比你更了解他的性格,所以我有更大的胜算。“政委十分平静地说。

此时的姚刚正坐在禁闭室的地上,眼神里充满了茫然。他的心里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那种痛苦是他难以忍受的。他甚至在想,这也许就是战争的惩罚。如果哥哥部不牺牲,那么最后的亲人也不会消失。他这样想着,甚至连有人进来都没有听到。

”姚刚同志,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能不能告诉我啊?“政委十分平静地说。当政委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之时,他才发现政委就站在他面前。他敢紧站起来说:”政委,你怎么来了?政委,我不能把我想的告诉你。“谁知政委却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你还认识我吗?还记得我是谁吗?“姚刚讶异地看着自家政委,奇怪地问:”政委,你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呢?“政委十分平静地说:”你别问为什么,你只管回答就是了。“

”政委,请让我称呼你一声兄长我已经好久不用这个称呼了,“姚刚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政委的眼睛亮了下怔怔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姚刚。姚刚却又接着说:”政委,当时我还在家乡读书的时候,县城的地方武装经常在我家住的那个村庄出没。那时,我知道你为了向我兄长请教,经常跑我们家,并且来我们家找些书看。自从那次我送你和我哥还有你们的部队走时,我以为我们会天各一方了。当我第一次在部队上见到你时,我还不敢认呢。因为你也知道的,第二野战军没有进北京的。我一直只把你当做我的政委没敢把你当做我的兄长。现在,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

”嗯,姚刚,我不仅是你的政委,也是你的兄长,这是改变不了的。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现在我只是做为你的兄长而不是做为你的政委来和你谈话,请你放松。我相信我们的这次谈话会很轻松的。“政委十分平静而又和蔼地说。不

”兄长,我明白的!“姚刚也十分平静地说。

”兄长,哥哥牺牲了,母亲也去世了,我好伤心。“姚刚一相隐忍的情绪都流露了出来。他不是那个战场上坚强勇敢的战士而是一个普通脆弱的年轻人。政委看着他这个样子,一下子又想起了记忆中的那个十二年前的爱哭的男学生。政委看到扑倒在自己怀里哭的肝肠寸断的姚刚,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

”可是,姚刚,这种情况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家里的事情,是全中国的事情。虽然这样说,但是安徽、山东、河南南三省的灾情尤为严重。山西是一个产粮很少的地方,自然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的。姚刚,你知道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吗?“政委说着说着,突然问了一句。

”不知道,我们是很难看清楚其中的原因的。“姚刚平静地说。

”姚刚,我知道你的学问比我们游击队里出来的同志要高,可你也要经常看报,了解大政方针和政策啊。以前有一位德国的大军事家写过一本书叫《战争论》。他在那本书中阐明了政治意图是目的战争是手段,没有目的的手段是不可想象的。战争是一种政治工具,工具本身是不能活动的,要靠手来操纵,而操纵这个工具的手就是政治。军事服从于政治,不能相反。军事艺术在它的最领域内就成了政治,当然不是写外交文书的政治,而是打仗的政治。战争是双方精神力量和物质力量的较量,物质的原因和结果不过是刀柄,精神的原因和结果,才是最重的金属,才是真正锋利的刀刃。因而,你做为一名军事指挥员,不能只注重军事,而不注重政治。无论是做为一名合格的军事指挥员,还是政治工作者,都应当拥有这两种素质才好!“政委看着他似懂非懂的眼神,顿了一下。

”兄长,我知道了,可是这与我现在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兄长,你肯定知道我在想什么,因为政治工作者都有很敏锐的洞察力的。“姚刚看着这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兄长,十分平静地说。

”马上就会有联系的!对于农村来说,它的经济制度是正确的,可在这个正确的农村经济发展过程中一切正确的做法并没有被完全执行。还有,你还记得五九年年初那些苏联专家撤走的事情吧?我相信你会知道这件事的。“政委依旧看着他的眼睛,有些心情激动地说。

”是的,兄长,我知道这件事情。这是由于,苏联单方撕毁互助条约导致的。“姚刚十分平静地说。

”是的这是个重要原因。因为苏联单方撕毁条约,所以苏联要求中国偿还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援助中国武器的军费。这两种原因使得中国肩上的担子更重,所遇到的困难因而也更多。因而,受难的群众会更多了。我们都同在一个省份,我的亲人中也只有一个妹妹活下来。这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灾难,我们要有勇气去面对这场灾难。还有,你是一位革命军人,你在那么艰苦的战斗中都能挺过来现在为什么不能再坚强一些呢?我知道你心里有两道伤,而我心里也有一道伤。我们都同样承受着痛苦的重压,但是我们都要面对困难。有人认为死亡是可以消除一切痛苦和罪过的,但是大部分人应当在决定死亡之前要考虑一下自己的死亡是否有价值如果没有价值,那还不如去面对那些痛苦呢。姚刚,我现在可以郑重地告诉你,如果你自杀了,你就不是一位合格的革命军人同时也会给军队给国家带来很大麻烦的。姚刚,你好好考虑下刚才我说的话吧。“政委依旧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说。

”兄长,我的做法确实不妥当。我当时悲痛欲绝,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些,也没想过我那一枪之后的后果竟是如此的严重。是的,如果母亲是病死或者是别的死因,我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姚刚十分真诚地说。

”心灵的痛,也许只有用时间才能磨平。也许这些心灵的伤痛,有时根本无法消磨的,只能靠自己的毅力才能抚平的。你可要好好想想!让你在这里再呆上几天,不是我的意思,而是你的教导员的意思。因为他怕时间短了你的大脑转不过来弯又会出现别的难办的事情。若是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再出现了,他可没办法解决,他必须得保证你的安全。“政委语气缓慢地说。

”兄长,我明白他的意思,我们搭档也已有三年,他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好的搭档了。今天若不是他和我的警卫员及时的举措,我现在恐怕已经上了奈何桥了。兄长,我上学时就知道的一句话,现在我终于明白它的真正含义了。“姚刚有点感慨地说。

”什么话?说来听听。“政委十分好奇地看着他说。

”冲动是魔鬼,我现在终于理解了。“姚刚十分平静地说。

”哦,这句话可是有着深刻的哲理啊!它在很多地方都是有它的作用的,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外交上都不能冲动,一旦冲动将会给你带来不可预料的后果的。“政委十分郑重地看着姚刚说。

”我知道,兄长,你比我的亲生哥哥对我的帮助还大呢。你帮助我度过我人生中的低谷,让我学会了调节心态的方法,而不是片面地去钻某一个问题的牛角尖,要用联系的眼光去看待社会上的各种问题。人类只有拓宽看待问题的视野,才能对社会问题有更理性的认识,以致于最后能够化悲痛为力量。“姚刚十分真诚地看着政委说。

”你看,这知识分子的理解能力可真是不一样呢。“政委有点开玩笑地说。

”兄长,你在刚才谈话中提到的那本《战争论》能不能借给我看看。兄长,你也是知道的,我自从上了中学之后那么多年一直只研究《孙子兵法》的,我可从来没看过德国军事家的著作呢。我希望,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我可以去问你的。“姚刚十分真诚地请求道。

”姚刚,当然可以。不过,我的理论功底不是十分好,你也知道我是在部队里的政治训练班学习的,所以才有这些知识。如果是我也不懂的地方,我一定会给你找一个‘军事专家’来解释解释。“政委依旧十分平静地说,可这种平静中却有几分诡秘。

”兄长,你怎么还认识‘军事专家’啊?“姚刚十分奇怪地看着政委说。

”我跟你说的‘军事专家’啊,可就是我们的团长他可是抗日战争最后一年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的呢。那时他是学校中最年轻的学员,有许多知识我都是向他请联的。“政委十分平静地说。

”哦,那可多谢政委和团长指点迷津了。“姚刚十分平静地说。

”切,你小子又来和我打官腔呢。哎!马上还有一个会要开呢,我得先走了。“政委有点着急地说。

”政委,你下回来的时候记得把那本书带来好吗?“姚刚平静地说。政委有点无奈地说:”哎呀,记得了,你好徐走了。“随即,政委就风一般地飘出了禁闭室。他的心里没有任何的私心杂念了,姚刚的心思又恢复到了纯洁不过,此时他的身上还多了一种东西,那就是政委的话给他带来的心灵上的撞击,使他又有了一种老成持重的稳劲。

姚刚依旧在想着政委的话,他又想起了文天祥在那首诗中人生哲理一般的两句适。这样的离开人世,对母亲来说也许我是一种解脱吧。兄长的牺牲,对母亲的打击很大。他还记得去参军时,母亲坚决不许他去。可他为了兑现自己的诺言,为了不让哥哥死不暝目,他只好在毕业典礼前两天偷偷参加了解放军,那个时候部队即将开拔。在他走了以后,母亲看到那封信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呢?也许很悲伤,也许很难过,可母亲后来寄来的那封信却令他感到安慰。他至今还记得母亲那封来信的内容:

刚儿:

娘听到你哥牺牲的消息,是不想让你参与战争的。你知道你父亲是死在日本鬼子的刺刀下,你哥是牺牲在***的枪下,我不希望你也牺牲。可谁知,你也学你哥一样去参军。你已经成为军人,就要为信仰而奋斗。我希望,战争可以早日结束。“

这是一位私塾先生的妻子所写的寄托自己深切希望的语句。当他毎次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就总是想起母亲那张慈祥的笑脸。那张他再也看不到的慈祥的笑脸,却只能留在自己的记忆深处。

五天后,段丰来到了禁闭室,严肃地说:”营长,你自由了,可是你的心灵没有自由呢?“姚刚深沉地看了眼段丰,沉声说:”段丰,我要感谢你呢!我爱军队,我还没有实现我全部的人生价值呢。我们有时候要学会承受痛苦,有时也要学会平定那种激动的情绪,这是我听过政委的话之后感悟出来的。我承认了,我的做法太激动了。“

”呀,看来我把你送到禁闭室的这个决定不是错误的啊!“段丰开玩笑地说。

”可是段丰,如果不是你给我请来的‘救星’,也许我的心结永远都无法解开呢。“姚刚无奈地笑说。

”哎!你怎么知道是我去搬的”救兵“啊?也许是别人去的也说不定呢“段丰十分好奇地看了眼自己的好友问。

”我又不是神仙会算当然是我猜的。政委来的时候就说他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所以我猜啊,肯定是你去请的。“姚刚十分精明地分析哲。

”哎!你可真是聪明啊,确实是我去请的救兵。你又不是不知道政治工作者都是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所以我要先把你制住,然后再去找救兵来说服你,以期达到我预想的目的。否则的话,将会出现更严重的问题。我做为一名政工干部,一定要把握好毎一件事的关键所在“段丰十分平静地说。

姚刚无奈地叹口气说:”段丰,你是这么多搭档中最优秀的一位,最善于解决这些棘手的问题的“段丰无奈地笑说:”多谢夸奖!希望我们以后可以更加精诚合作。“此后,他们在一起工作更是配合默契,成为一对特别能干的少壮派军官。

精明强干的搭档,一般都能促进对方的成功。正是由于搭档的正确决定,才使他没有进入埃土,依旧健在,依旧可以为自己的祖国、自己深爱的军队而奉献自己的青春、生命。虽然他那最美好的青少年时代和青年时代都奉献给了祖国的解放事业,但他那充沛的精力、知识、智慧以及经验都还没有奉献给军队。现在,他得以将自己的才华奉献出来了。他要感谢段丰,感谢这位阅历丰富的年轻搭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