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坎坷的人生旅途

第五章 家庭生活

坎坷的人生旅途 碧海丹阳 3876 2016-08-29 20:41:43

  一位真正的军人,一位真正的战士本来就应当将自己全部的精力、才智奉献给自己的国家。他们都会将自己的青春、鲜血、乃至生命奉献出来,他们为了自己的理想并不吝啬自己的生命。

一位真正的父亲,应当是能够担当起所有责任的。他做为一位军人、一位战士可以算是合格的、甚至是优秀的,但是做为一位父亲,他却是不称职的。这是大多数人的认识,可这并不是我的认识。很少有人像我这样有强大的包容心,我们这样的人是最理解军人的人,是军营生活的崇拜者。我一直认为军人是神圣的职业他们的双肩所担负起的责任很重,他们只要顾得为自己的理想、事业而奋斗就行了,没必要去为家庭的重担所困扰。如若是这种双重压力的话,他们的双肩再宽阔也许都承受不住的吧。

郑倩也是这样认为的,因而她只是勤恳地工作。她很辛苦,也很坚强,无论是生活上的重压还是工作上的重压,她都用瘦子弱的肩膀承担起来。她从不怨自己的丈夫,这不仅因为她是淑女、善解人意,还因为她对石震的爱,她们的婚姻是建立在爱情之上的。

石云清虽是兄长,但他依旧想让但父亲回家。虽然他有着母亲沉静的性格,有着和父亲有三分差别的英俊的国字脸,却使郑倩一看到他就会想起石震。毎当郑倩在做饭或者在写信的时候,石云清总是问:”妈,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自从我记事之后,他回来的次数还没有二十次呢。“

”云清别闹,这些事情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了。你的爸爸是一位指挥员,如果战争来临,他要指挥九千人的部队去作战,他要忙的事情很多,所以很少回家。云清你长大了,你也会选择和他同样的人生路的。“郑倩十分感慨地说。

军人是为国家奉献的职业,军人的妻子也将为此成为奉献者。因为军人在前方奉献青春、生命,而女性则会为自己爱的那位军人奉献一切。郑倩是幸福的,她找到了一位有责任感的军人。可她也是在默默地奉献着,她认为奉献也是一种快乐。

那时是一九六一年的五月份,虽然那时的国民经济有点点的好转,但还算是困难时期。那时的学生也是也是有口粮标准的,可是做母亲的能怎么办呢?郑倩有忍受痛苦的经验,也有很强的忍耐力。她为了不让孩子来忍受这种痛苦,只能自己来忍受这种痛苦。可是,她本来就瘦弱的身体比以前更弱了。

那天,她们医院又入住了一位从野战部队送来的伤员。这位战士是在训练中负伤的,当他的连长和战友们把他送来的时候,郑倩正在值班。郑倩招呼几位护士抬着担架说:”快,送手术室。“他的连长和战友也跟着担架来到手术室门前,就被郑倩拦下了。郑倩进了手术室后说:”快,先止血!“随即,护士将止血钳火速递到郑倩手里。郑倩给战士止完血之后又下了另外一道命令:”快点输血!天,怎么又是那种罕见的熊猫血型啊?“护士平静地说:”知道了。“随即,护士就走了。赵冬梅见那护士两手空空,就已经明白了什么,可此时的郑倩也明白了。赵冬梅懊恼地说了句:”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没血呢,真是的。“当赵冬梅看到郑倩又要挽自己的袖子时,生气地说:”倩姐,你的身体也不是铁打的呢,你怎么又要做那种事啊?“郑倩无奈地笑了下说:”冬梅,现在情况紧急,你别拦着我。“赵冬梅无奈地叹着气看着郑倩将自己的血输进了战士的血管中。赵冬梅看着郑倩给战士输了600CC血液,帮着她做完了手术,见到她要倒下去时敢紧把她扶到椅子上,着急地说:”倩姐姐你等等我,我马上去给你拿两芝葡萄糖来。“

”别!冬梅,别去好吗?现在国家经济紧张,别把这些物资浪费在我身上,都留给伤病员用不好吗?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别担心我,去安置病人吧。“郑倩坐在手术室的椅子上轻轻地叹息说?赵冬梅没有办法,只好照她说的去做了。

当赵冬梅把伤员推到病房里之后,那位战友的连长问:”护士,她他的情况怎么样?“赵冬梅微笑地说:”同志,虽然手术并不是很顺利,但已成。不过要休养一阵,你们可以去病房看看他。“那战士的连长感激地说:”谢谢你们救了他,让他又活过来了。“

”这里是医院,不救他还能害他啊?“赵冬梅有点假装生气地说。赵冬梅在说这话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十三年前的那次手术后,,郑倩也是说过这句话的。

一个星期后的周日,郑倩在出家门前百般叮嘱道:”云清,你可要好好在家写作业,一定不要和弟弟们闹矛盾,妈妈中午回来给你们做饭啊。“可是当云清写完作业后,就悄悄跑去图书馆借了几本书,又快速跑回来。二弟石云彪当时已有六岁,他见石云清把书藏了起来,奇怪地问:”大哥你去哪里了啊?这些书是怎么回事啊?“石云清平静地说:”云彪,我去图书馆借几本书来,不过可千万不能让咱妈知道。“石云清知道自己的妈妈是平静沉稳的、很少生气的,可若是妈妈发起火

来却是暴风骤雨啊!

三弟石云华也在写着作业,他知道自家大哥在做什么。他边写作业边说:”大哥你的书要看到什么时候,才能在家里公开啊?“石云清飞快地考虑了下,平静地说:”也许最起码要到十五岁,初中毕业的时候吧。不过你们的嘴巴可要给我严实点,是在不影响可不要祸起萧墙啊。“石云华坚定地说:”哥,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保守这个秘密的!“石云清平静地说:”不过等你们长大了,你们也可以看的。不过有一个原则,是在不影响成熟的条件下才可以看,明白了吗?“石云华依旧不抬头说:”是的,哥哥!“石云清依旧平静地说:”你们俩有没有什么作业上的问题?如果有的话,你们可以直接问,我会回答你们的。“石云华依旧平静地说:”我明白,可是现在还没有。“后来,他们就都不说话了,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郑倩由于要给伤员做手术,耽搁了回家的时间。此时,石云华已经写完了作业缠着石云清说:”大哥,大哥,你给我讲故事嘛,不过要是你抚琴也是可以的哦。“石云清无奈地笑说:”云华,别闹了。我这本书还没有看完呢,怎么给你讲啊?“石云华又说:”大哥,大哥,我想去李剑叔叔哪里和李平玩,可以吗?“石云清平静地笑说:”云华,凡事都要有耐性,妈妈也许快回来了。“于是,他们就都在家里等着郑倩的到来。

当郑倩匆忙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石云清带着两个弟弟在下棋,最小的弟弟在客厅里玩着。郑倩进了屋放下手里的东西,着急地说:”孩子们,今天我临时有手术,回来晚了。别急,妈妈这就去给你们做饭。随即,郑倩系上了围裙就进了厨房。石云清交代了两个弟弟一声也进了厨房。石云清边帮忙边问:”妈,爸爸来信了吗?“郑倩边做着手里的事边说:”还没有呢!他军务繁忙,也许就这两天吧。“不久,简单的饭菜端上了桌,郑倩也细细地品尝起来。她尝怕孩子们看出来她有弦晕的症状,才迫不得已这样做的。

两天后,郑倩收到了那封由军部警卫连长吴永亲自送来的信,当然还有两包从军部司务长那里想办法弄来的红糖。当时,郑倩正在办公室里看病人的检查报告会。吴永就按军长的吩咐来到了外科科室,他推开办公室的门说:”郑医生……“郑倩抬起头问:”你哪里不舒服了?“吴永红了下检,无奈地笑说:”郑医生,我不是来看病的。“郑倩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说:”那你是来干什么的啊?你别说是军长让你来的。“吴永叹了口气说:”郑医生真聪明!我确实是军长授命而来,军长让我把这些东西交给你。这里有一封信还有两包糖,请郑医生收下,我回去好向军长复命“

可谁知郑倩却坚定地说:”吴永同志,这封信我收下了,这些糖你还是拿回去吧。国家现正在困难之时还是把这些东西留给需要它的人吧。我们可以熬过这段艰难时期的,让他不要为了私事而犯错误我不能同意他这样做的。“

”郑医生,你就别推辞了好吗?他不会犯错误的。这不是他一个人做出的决定,而是军部党委集体做出的决定。军部首长们都知道总医院有位美丽贤淑的外科医生,知道你给伤员献了很多血,才下命令让我代表军部来慰问你的。“吴永又恢复了那学生时期的好口才,笑着说。

”哎呀这我们可承受不起。我们本来就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我们的职责。我们的责任,是和你们在战场上的责任一样重的。这件事情,是不足以挂齿的。再说了,医院本来就是救人的地方,又不是害人的地方,这点小事没必要这样宣传的。“郑倩也依旧平静地看着吴永笑着说。

”郑大夫,你就不要再推辞了好不好?这是军部的命令,也是我们全体官兵的心意。如果你不收下,我会挨骂的。别说是军长,就算是政委也会教训我的。“吴永近乎哀求地说。

郑倩思考了良久,才平静地说:”好,那我先收下了。你们的盛情难以推辞,替我谢谢首长们。吴永同志,还有一件事请你转告石军长,让他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过分地熬夜。还有无论多么艰苦,都不要让他惦记家里的事情,让他放心地去奋斗。“吴永也十分平静地说:”郑医生,我一定会转告他的,我先回去了。“郑倩看着他说:”好的,路上注意安全。“随即,吴永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的郑倩把那封信放在了白大褂即的军装口袋里,把那些糖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她来不及看看自己的心爱的丈夫的来信,又接着看那份检验报告。她看着一位病人五天后的第一份检验报告,思考着什么地方还有问题,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让战友付出重大的代价。

当郑倩处理完正事之后,就去找总护士长赵冬梅了。郑倩问:”冬梅,这件事你有没有跟别人说啊?“赵冬梅无奈地笑了下说:”我没有直接说啊,我只是让我对象张振华分队长想办法弄点糖而已啊!有什么问题吗?“郑倩叹了口气说:”怪不得今天军部派人送来了呢!你这个丫头,以后可不能再这样做了。“赵冬梅点头说:”好吧,倩姐姐,以后我再也不这样做了。不过,倩姐姐,你要好好调养自己的身体。“郑倩用手指点了下她的额头说:”我知道了,我会的。“随即,她就走了。

一年后,这段困难的时期终于熬过去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恢复了正常的美好的生活。毎一位政治工作者、军事工作者、劳动者都可以正常地工作,为社会主义的事业而奋斗。学生也可以正常地学习,为社会主义的未来发展做出重大的贡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