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坎坷的人生旅途

第六章 美好的理想

坎坷的人生旅途 碧海丹阳 8635 2016-09-06 18:13:51

  学校,是孩子接受教育的地方,它不仅是传授知识的地方,同时也是教育学生理解做人的道理的地方。人的精神品质的优劣,远比知识的渊博重要的多。因此,为了社会的幸福,为了国家的强大,毎一代青少年都要二者兼修才好。

青春是美好的,也是珍贵的。毎个人的青春都有不同的经历,以此来展现他们不同的才华、能力和理想。对于他来说,青春是短暂的,生命也是短暂的。可在他短暂的生命中却有众多灿烂的光环。

一九六七年的夏天,石云清已经有十五岁了,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北京市比较有名的一所高中。他已经度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开始了自己的理想之路。俗话说的好”生在兵家,长大当兵“。因而,他也不能例外。他的父母都是光荣的解放军,因而他从小也有能成为一名光荣的合格的解放军指挥员的理想。可他并没有想到,这个理想的实现之路竟是如此的艰难崎岖。

在父亲的影响下,在已有的家庭条件中,使得石云清能够有机会博览群书,尤其是那些古今中外的著名军事书籍。有次周末,郑倩难得有一天假,她就带着四个孩子去看电影。由于她是知识分子,所以她在平时也培养孩子们的文学素养和文艺创新能力。她也是在不久前,才知道石云清经常去图书馆借书的事情。那是在元旦前夕,当时石云清正在家里看着《牛虻》,这是一部描写苏联人民在卫国战争时期同敌人战斗的故事。当郑倩从外面回来看到石云清正坐在院子里看书之时,就好奇地问:”云清你正在看什么书呢啊?“石云清看瞒不住了就说:”妈,是苏联小说《牛虻》。我费了好大劲才从图书馆里借到的。“郑倩平静且温柔地说:”孩子,你可要记住啊,你看这些名著我们没意见。不过你要记住一件事,你要保证你的学习成绩。如果遇到问题要先自己考虑,实在不行再来找我,我一定会给你的问题做出解答的。还有,现在是多事之秋,你的思想不要在别人面前说,要保护好自己和朋友。“石云清听了自家母亲的话依旧平静地说:”妈,我知道了,我会保护好我在乎的一切。妈,我的成绩这几年保持的不是挺好吗?“

”云清,你都看了四年的课外书了啊?“郑倩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这个异常有主见的儿子说。

”不过若不是这次正巧被你碰上,我还是不会让你知道的。因为我不知道你知道了这件事会有什么反应,所以才不敢告诉你的。“石云清那双澄澈的大眼睛看着郑倩说。

从那个时候起,郑倩就开始注意培养孩子们的文学素养,注意他的写作能力的培养,可是他是一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优秀的学生,因而他对于文章的写法也有很高的造诣。她不明白自己的这个孩子怎么会如此优秀,无论是数理化方面,还是文学方面、军事方面的知识都如此丰富。做为一位母亲,她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也是优秀的,但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正统的思想。

过了不久,郑倩又发现了一个秘密。她发现自己那个聪慧秀敏的儿子,居然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时睡着了。郑倩看到这种情况之后等到电影放完之后,平静地说:”云清,快醒醒,电影都已经放完了,咱们回家吧。“郑倩并不知道,为什么石云清居然要抛弃文学的大海和怀抱。她做为一个母亲,没有对他进行仔细观察,因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云清,你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郑倩看着这个令她骄傲的儿子,着急地问。

”妈妈,没有的事啊,我今天很高兴。只是我在想其它的事情,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石云清平静地说。

”云清,那你心里在想什么事情呢?“郑倩依旧平静地问,但她的眼里却闪出好奇。

石云清眼神沉静,但掩饰不住其中的落寞说:”我有两个问题想请教妈妈,第一个问题是妈妈可知道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郑倩平静地笑说:”云清,你也在想爸爸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爸爸现在已经在家里了。“石云清依旧保持着沉静说:”那第二个问题是,妈妈希望我高中毕业以后是去插队呢,还是去参军呢?“

”啊,这应当看情况而定呗。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考上名牌大学的。虽然我和你父亲都是军人,但我们都是知识分子型的军人。因而,我也是希望你可以去考大学的。可是,现在中国的局势,你是没有机会去考大学了。这件事情,还是要征求你父亲的意见。不过,他一定会让你去参军的。因为那句俗话”生在兵家,长大当兵“。何况,你还是家里发展比较全面的孩子,他一定会让你们都去军队为社会的建设、为军队的发展而做出贡献的。“郑倩有点失落地看着石云清平静地说。她一想到家里的孩子们中不可能出一位大学生,她就觉得好失落。

”妈妈,我知道了,我可能要让妈妈伤心失望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去考军校。如果没机会的话,我希望可以去参军,这是我的理想。可是妈妈,你知道我有三个最好的朋友,你,可他的眼底却透出伤感。

应该知道张华家里的情况,所以我们几个有可能去插队了。妈妈,请原谅我的决定。“石云清坚定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说

其实并非全都是石云清说的那样,他只是不想让郑倩担心。他把作业都放在昨晚做完了,今天早上才会如此疲倦。当他回到了家之后,就一头扎进了书房里。郑倩见状就不满地敲门说:”云清,你怎么一回来就进书房啊?你爸爸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呢。“石云清隔着门说:”妈,我马上去请爸爸。“石云清在屋里摆好了沙盘和棋盘,就出来请自己的父亲了。

石云清来到石震面前还没有开口呢,石震却率先开口道:”云清,你做为兄长,可一定要尽到做兄长的义务啊。前几年你可是经常跑军部宣传队,跟他们学口琴、笛子、小提琴,现在你怎么很少去了呢?“

石云清笑笑说:”爸,不是的,我只是最近和做战处的参谋在学沙盘,所以去的就少了。不过我周日都是会去宣传队的,希望爸爸不要怪罪我。“

”我一定不会怪罪的!你们一定会认为我不是个称职的父亲,我不十分关心家庭,也不十分关心你们的成长,而且还有长年的不归家。“石震有点歉意地说。

”爸,请你到书房里来吧。我们在那里谈比较好,而且我还有些问题要请教你。“石云清用恳求的眼神看着石震说。随即,他们就一起进了书房。

”爸,我很理解你!虽然我小时候也很希望你可以时常回家,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理想的确立,我很理解。你对我们关心不多,那是因为妈妈全管完了。妈妈不止一次地告诉我们:‘你们的父亲是带兵的将军,是英雄。他不关心你们,是因为他太关心战士了,太关心军队的发展了,他是在为自己的事业而奋斗。’因而,妈妈要求我们努力学习,去选择一个为人民服务的职业,永远为社会、为人民的利益而奋斗。“石云清依旧平静地笑着说。

石震没有说话,但他的心里已有一股赞许之情。石震也想:郑倩真是一位好妻子,一位好母亲,不仅对孩子们有知识文化上的教导,而且还有思想上的教导。石云清平静地笑说:”爸,我知道你无论是下棋还是沙盘都是高手,所以我想向你请教请教。“石震坐下以后笑了下说:”云清,你现在可是多才多艺了。“石云清有点不好意思地笑说:”爸,你可别揶揄我了。这象棋是我去军部警卫营营部学的,他也是学生出身呢。不过,你放心,我的成绩是不会受到影响的。“石震平静地笑说:”我已经有好久没有摸过象棋了,恐怕有点手生了。“石云清依旧平静地笑说:”爸,我可是知道你是打过游击的,你可别麻痹我,让我输的一败涂地啊。“石震却笑而不答。

于是,父子俩就开始博弈,他们杀的可是难解难分。后来石云清连输几棋之后,叹了口气说:”爸,你的棋艺可真是太好了,只可惜我没有机会向你请教。我知道你很忙,我的学习也很忙,最近又跟了一位宣传队的年轻干部专修小提琴,时间也有些不够用了,就很少再去那位叔叔那里向他讨教了。不过一旦有时间的话,我还是会向他请教的。爸,请你指点下我的沙盘。“

”怎么,你现在也开始跟着作战参谋学沙盘了啊?难不成你准备参军啊?“石震惊讶了一下,看着自己这个最喜爱的儿子,奇怪地问。

”爸,你不用担心我的未来。毎个人的未来都要以国家的利益为重、民族的利益为重,而不是以个人的利益为重的。还有,人家不也有一句话叫”生在兵家,长大当兵“嘛?我也不例外,我也要去当兵的。当然我并不是因为一句话的事,而是因为我也爱军营,也爱国家、爱人民,所以我才会选择这个既光荣又神圣的职业。它不仅拥有光宋,而且拥有它所应当有的责任,为了它所富予的责任,我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的。爸,你同意我的选择吗?“石震依旧平静地说:”云清,可是部队并不像你所想象的那样,你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你做好思想准备了吗?“

”爸,坦然地说,我现在正在做着准备。做为一名优秀的战士,就要懂得服从命令、懂得团结协作的意义,不能逞个人英雄主义,这是打仗的大忌。还有就是,沙盘和那些兵书。我现在还在培养自己的才艺,这可以使自己在部队里交更多朋友,甚至可以加深与朋友的友情的。有些东西,是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培养的,并且初见成效。我现在还有两样才艺没有学精,一样是沙盘,一样是小提琴。不过,我相信自己在这三年里是可以学有所成的。以后,我也会把这些才艺传给弟弟们。“石云清十分平静,又十分自信地说。

”好吧,那我来教你。不过学这种东西要靠学生的悟性,而并非教官的好坏。毎个星期日,你都可以去作战处长那里去再学习的,你也认识他,不过闲遐的时候你也了以去请教他的。他是一位年轻的干部有文化,你们交谈起来也很融洽的。只是小提琴这种乐器要想达到一定的水平,需要自己苦练。其实,云清,我并不是只想让你考大学的,而是想让你上完大学后再去参军的。我认为你应当学习到更多的知识以后,再去参军建设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这将更能体现出你的价值。可是,现在的局势不允许这样做。“石震依旧十分平和而又稳重地说完这一席话。

”爸,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的,当然我也会成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员的。我相信自己的能力,也相信战士们对我的信任,父亲,我愿意把我的青春、鲜血、乃至生命都奉献出来。因为我认为为国家奉献,是我的幸运,也是我的愿望。父亲,请你相信我的毅力。“石云清依旧十分坚定地说。

”我明白的!你决定的事情,是很少有人能改变的。对于你的选择,我们做父母的有权给你提出建议,没有权力来规划你的人生。毎个人的人生都要靠自己来把握的。人生的道路,对于有些人来说是漫长而又崎岖的,因为他没有把握好关键时刻以及关键问题如何解决的选择,它在历史中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这是因为他们事业的顺利或者是人生的成功。“石震深随的眼睛闪着精光沉重地说。

”爸,你的这些观点,妈妈也是经常说的。不过,生命不是以时间的长短来计算的,是根据人的生命的意义来计算的。如果生命所富有的意义是长久的,那么这个人的生命就是长久的;如果人的一生碌碌无为、没有生命的价值,那么生命再长也是没有意义的。爸,我会舍弃性命去做前一种人的。如果我在战场上牺牲之时,希望你不要悲伤就好了。即使我牺牲了,爸妈还有三个儿子呢,他们现在还小,也许等他们长大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或者战争还没有开始呢。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我可以牺牲个人的生命的。爸,请你相信我的意志。“石云清十分平静且又特别坚定地说。

”这可应了世上那句老话‘子承父业’啊,你也和我一样只知道战役的战略战术啊!我去打仗十余年,但仍未丟掉知识分子的性格啊,这点你可别学我。做为军人,就要有军人的气质,就要有那种大气和坚毅的性格!“石震有点语重心长地说。

”爸,我会的。可如果能将两者很好地结合在一起,这样不是更好吗?这样,才可以事倍功半的。“石云清的眼眸中含有晶莹的光说。此时石云清的二弟和三弟都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十分安静地在那里偷听他们的谈话。听着听着,他们就都不高兴了。老二石云彪说:”三弟,咱爸可真有点偏心呢!“石云华低声地说:”那你说,这是怎么个偏心法儿啊?“石云彪说:”以前的事儿咱就不说了,就现在,爸爸和大哥单独谈话,而且还不让我们听。你说,这不是偏心是什么?“石云华思量了下,只是淡淡地说:”二哥,也不能这么说啊!大哥已经是大小伙子了,他有一些做人做事的问题要向爸爸请教,所以要单独谈嘛!“

石云清听见屋外的响动,依旧平静地说:”爸,我们去客厅里谈吧,以免他们心里难受啊。“石震听了也说:”好啊,我也好久没和他们一起谈笑了呢。和你在一起谈话,只能给你讲大道理。我虽然只有四十多岁,但终日事情很多,也已有些心力交瘁,还很少有休息日呢!我这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你又把我请进书房高谈阔论一番。现在啊,你可得让我好好歇会儿了。“郑倩经过了书房听到了这话,无奈地笑说:”哎!孩子们找你谈话,确定人生的目标,你总不能拒绝吧?“

谁知此时,石云清却笑了下说:”爸,你若想歇会儿的话,那我就给你拉首曲子吧。虽然我没有专业人员拉的好,但也是可以过的去的,还请父亲见谅。“石震笑笑说:”我已有好久不闻丝竹声了,定不会怪你。还有你不用管别人是怎么想的,你只管拉你的琴就好了。“此时,石云清就拉起了那首刚学的曲子,一曲之中石震感受到了心灵的洗礼和震撼。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子特别优秀,无论是将来做为一名军人,还是将来做为一名音乐家,都将是同样优秀的。他闭上了双眼,享受着这天賴之音,这来自高山之巅的音乐。一曲终了之时,他重新睁开双眼,这双眼里却藏着无限的温柔与爱。

”爸爸,你觉得怎么样?还请评论。“石云清依旧平静地笑说。

”哎呀!你小子,你是不是想看你爸的笑话啊?“石震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石云清很聪明,可他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石震这句话的意思,就眼神异样地看着石震说:”爸,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啊?我怎么能是看你的笑话呢?我可是从来不看别人笑话的,更何况是你的呢?“

”那你明知道我不甚懂小提琴,还让我评论,你这不是看我的笑话,这又是什么?“石震依旧平静地说,却没并不为十分生气的表情。这是因为石震的性格幽默开朗,并不会为一点小事而真的动怒。

”爸,你这打游击和打埋伏的水平可真是高呢,怪不得当年可是有名的抗日英雄啊。“石云清无奈地叹口气说。石震看着这个聪明过头的儿子,他就想逗逗,这样才有快乐的氛围。

石震依旧维持着平静说:”你继续往下说啊,怎么没头没脑说出这样一句话来?“石云清只是调皮地眨了眨眼,笑笑说:”爸,你还不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吗?妈妈以前可早就说过你在医院里经常吹笛子的,所以我知道你对音乐方面的知识应当有所了解,所以我才那样说的。“

”哎!原来有内线情报啊!“石震开玩笑地说。

”你个死人,你在说什么呢啊?难道和孩子说这些不正常吗?“郑倩在一边不乐意了,生气地说。不过并不是真正的生气,像她那样都可以把自己的鲜血奉献出来的女子,又怎么会这样轻易地生气呢?

”爸,快说说呗!“石云清用恳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父亲,平静而又固执地说。

”好吧,那我就说说吧!音乐婉转流畅,清幽静谧,把我带到了如诗如画的仙境,给我一美的享受。“石震依旧平静地笑说。郑倩看着自己的爱人在家里是如此快乐,也不觉喜上眉梢。

”哎,你爸可是高手呢!以后啊,你可要多打点包围战和反阻击战,否则他可是轻易不显露他的才华啊!“郑倩十分含蓄地说。

”倩,你这可真不厚道,做医生久了都让你变的心狠手辣了是吧?你对我有怨言也不能这样教孩子吧,小心孩子被你惯坏了。万一毎次我回来,云清都和我打‘包围战’或者是‘反阻击’,‘你让’我情何以堪啊“石震调皮地看着郑倩的眼睛含蓄地笑了下说。

”那有什么关系啊?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啊?“郑倩装糊涂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调皮地笑说。

”你很想让我回家吧?那万一我承受不住云清的持久火力,那我回来的次数就会更少的。“石震眼底有笑意,但依旧严肃地说。不过,他自己知道自己根本是做不到的。且不说他的心灵深处埋藏着对郑倩深深的爱,他的血管里还流淌着自己爱人的鲜血。她给了他重生的机会,也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他怎么能忍心这样无情地对待自己美丽贤淑的妻子呢?

”你就说吧,你这张嘴可真不饶人。你要是愿意的话,那就永远都别回来得了永远待在你的军部,把你给累死。“郑倩面不改色地说。

石云清并没有让自己卷进这场‘争斗’中去,他只是抱着琴静静地坐在那里听爸妈斗嘴,其他两个弟弟也在那里听着。不久,石云清就听出了问题说:”爸,妈,你们谈,我先回屋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爸妈也很苦,妈妈不仅养育了他们,而且不能经常见到爸爸,所以他只能退居二线给爸妈留出足够的空间了。

石震笑说:”云清,你看你们的妈妈对我竟是如此的苛刻,也没有平时的文静贤淑了。“郑倩却说:”在你面前我没必要那样。“石云清笑笑,还是走了,他的两个弟弟也走了。石震一把把她搂到怀里说:”哎!倩,瞧怀刚才那样厉害,一点都不让我。“郑倩看着他笑说:”我为什么要让着你啊?你以为你是将军就跟我这样说话啊?那你是不是忘记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啊?“石震依旧镇定地说:”我当然记得,所以我只是说说而已啊,你还当真啊?“郑倩说:”我当然能听懂你说的什么意思啊,所以我才那样说啊!“

”哎,回家的感觉可真好!我知道以前我都忙于军务难以回家,但是我也很想家的。“石震感慨地说。郑倩依旧平静地说:”震,现在其实挺好的。你不用自责,其实我能理解的,我们都在为共和国的事业而奋斗,都在为国家和军队奉献,这也没什么的。要不,当初我为什么会选择你呢?“石震眼底有笑意,平静地说:”哎,你真的很优秀,教育出来的孩子也是同样的优势。尤其是大儿子,真是特别的优势。“

”我哪有时间培养他,他的事情从不和我说的,只是闷头做。不过,毎逢大的事情他都能把握好尺度,我在想他是不是遗传了你的基因呢。“石震听完郑倩的话后微微地笑了。郑倩无奈地说:”你这人可真是的,这么爱笑,真不知道你平时是怎么带兵呢!“石震叹口气说:”可这是在家里,自然会和在部队上不同的。倩,你可是国立医科大学的高材生,你应该更知道遗传学的规律才是,怎么还这样说呢?达尔文之前曾有一位生物学家认为,除了知识以外,都是可以遗传的,你怎么反到忘了?“

”呃,你怎么也知道这样的理论啊?“郑倩有点惊讶地看着石震说。

”倩,怎么了?我知道这样的理论,让你觉得不可思议吗?这可是在达尔文的进化论之前,最重要的理论呢!“石震依旧平静地笑说。

随即,石震又含情脉脉地看着郑倩说:”那这个问题就不用再提了,行吗?我们的感情那样好,就没必要再讨论这个问题了。我们都知道四个孩子都挺优势,尤其是长子,以后可以深造他,把他培养成一名优秀的中国军队未来的指挥员。“

”是的呢!好了,我要进厨房了,你先在客厅里坐一会儿吧。“郑倩平静且温柔地说。

”要不,我也去帮帮你成吗?“石震那黑亮的大眼睛里闪着显见的笑意说。

”你若是愿意的话也可以啊!咱们俩好久都没有一起下厨房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啊?“郑倩依旧十分平静地笑说,弄得石震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于是,石震和郑倩就都一起进厨房了。石云清在自己的房里听的一清二楚,就只是一边看着关于军事的书籍一边偷笑。

中午时分,郑倩喊他们准备吃饭之时,石云清放下手中的那本书,飞快地跑过来问:”妈,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郑倩瞪了他一眼,把饭菜

端上桌,坐定之后说:”孩子们,今天可让你们的爸爸好好展示展示了。他好久才回来一次,就该让他露两手嘛!“郑倩的眼神十分古怪,也十分明亮。石云清看了以后笑笑说:”妈,今天是我爸做的饭吧,这可是稀奇的事情呢。“

郑倩看到石震落座之后,平静地说:”孩子们,快来尝尝你们爸爸的手艺。“石云清夹了一口菜后说:”哎,我爸的手艺可真好,我爸这手艺是从哪学来的啊?“石震笑笑说:”哎,我们小时候可都会呢。“石云清却低声地说:”爸,我是不是也要跟你学这手艺啊?“石震依旧平静地说:”你可以学,也可以不学。你若是长年在军营或者是你的爱人对你很好,你就可以不学。否则的话,你就必须得学。“

”哎!孩子才多大,你就开始对孩子说这些啊?再说了,孩子又不是不会只是没你做的好罢了。“郑倩有些不乐意地说。石云清两个弟弟也说:”就是!“

石震摸了下鼻子说:”好吧,原来如此。“郑倩只是平淡地说:”好了,不说了,快吃饭吧,要不再等会儿饭菜都该凉了。“他们就都吃饭,不再说话。

饭后郑倩开始收拾桌子,石震帮着。石云清坐在沙发上,右手托腮看着忙碌的父母,思考着什么别的问题。这个时候,李剑的女儿李梅也和他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她不仅长相漂亮,而且成绩很好,很容易吸引男生的眼球,可能让这位大小姐神魂颠倒的人真的是还没出现呢。那次,学校里组织公演,石云清的一首小提琴把她给迷住了。可是石云清绝得她们只是同学关系,并没有到那种别人所说的恋爱关系。

石云清再想爸爸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端倪,还有就是其他人的误解,但同时又在想李梅是很优秀,很出众,要是能发展成恋人的话那该多好啊!石云清也和他的父亲一样是大智大勇,喜欢挑战的人。

当石震干完活坐在沙发上以后,发现石云清正在想着什么,平静地说:”云清,你又在想什么呢?“石云清回过神来,只是淡淡地笑说:”爸,恕我不能直言,反正以后你就会知道的。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去做那些有违原则的事情。“石震只是平静地说:”只要你认为它是对的,不违背你的做人原则就好。“石云清依旧镇定地说:”爸,放心吧!我们的家庭氛围决定了我的性格,我的理想,以及我的做人原则。“

这时,三个孩子都缠着石震给他们讲故事。石震就给他们深入浅出地讲了几个有关战场上的故事,使得孩子们的幼小心灵里注入一股暖流,一股精神的力量。这股力量,注定了他们以后的人生取向和价值观。

石震回家的时间很快过去,第二天早上他走的时候,孩子们仍旧依依不舍,那是他们久不归家的父亲啊!他们的血管中流淌着石震的鲜血,而且他们还有着共同的理想。石震只觉得无论是事业还是家庭都是很重要的,可是他只能选择一个方面,他的双肩一边担着责任和义务,一边担着光荣与自豪。这些都快要把他压倒了,他只能把家庭的重担压在他自己深爱的妻子的肩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