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坎坷的人生旅途

坎坷的人生旅途

碧海丹阳

  • 军事

    类型
  • 2016-08-29上架
  • 77620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奇缘(上)

坎坷的人生旅途 碧海丹阳 3433 2016-08-29 17:49:34

  战争,是永远存在的社会形态。在这个社会中有两种形式,战争与和平。以前有人说过:“军人胸前最大的勋章是和平,可军人也是战争的参与者。”军队是一个国家的栋梁,如果一个国家、民族没有一支先进的军队,那么这个国家、民族将会受到别的国家、民族的侵略。海湾战争,就是一个十分明显的例子。

海湾战争是发生在一九九一年一月十七日二时三十分的。在那个夜晚,在那个大多数人都已经进入梦境的时候,死神的黑幕却慢慢地无声无息地降落在伊拉克这个领土面积狭小、军队综合战斗力弱、原料相对丰富的国家。人们时刻都在面临着战争的考验,时刻都在面临着发达国家的侵害。在这场战争中,一支十分先进的现代化军队和一支只具有七八十年代老旧武器装备的军队的对决,这种一边倒的局势实在是太显而易见了。

然而,力量对比相差很大的战争除了海湾战争之外,还有中印战争、中越战争这两场战争。虽然这两场战争也是力量对比相差十分大的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但它并不像海湾战争那样是发达国家发动的,而是印度、越南侵犯中国的领土、杀害中国边民所挑起的。

他,一位年轻的共青团员,一位优秀的知识分子。他不仅有着渊博的学识,而且有着独到的军事理论见解。他有着英俊的脸庞,有着优秀的品格可他却没有遇到良好的时机。他不是别人,正是石云清,他出生在北京军区大院。他的父亲是一九三八年参加的新四军,他也在八一学校上学。

石云清的父亲石震是知识分子型的职业军人,他们家中有兄弟四人,老大石云清,老二石云彪,老三石云华,老四石云泽。四兄弟的关系从来都很好,都是很少吵架的。如果弟弟当中有谁犯了错误,石云清都是以教育为主。若是兄弟们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的,他都会帮助他们的。石震每每想起这些总是平静地笑说:“倩倩,你看咱们的孩子多团结啊,咱们的孩子中将来老大一定是最有出息的。”郑倩却抿着嘴笑说:“咱们的孩子个个都会有出息的。”石震听到这以后,就不再说什么了。他清楚地记得,那大概是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份,他率领一个师参加三大战役中的淮海战役。在一次阻击战中,他负伤了,后来被战友送到后方的一所战地医院救治。一位年轻的医生给他做了手术,把他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当他醒来之后就看到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医生,她就是郑倩。当时的她只有二十三岁,是前一年剛从国立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生。当郑倩看到他英俊潇洒,并且在后来知道他在参加革命前还是学生时,她就对石震动了芳心。

当时,一颗炮弹在石震身边爆炸,一块弹片飞进了他的腹部,他就倒下去了。在他身边的一团长李剑和师参谋长程浩、通讯员、警卫员一起把石震送进了后方医院。程浩快速地说:”政委,你来指挥战斗。“随即,他们四人护住石震飞快地向后方医院走去。

当郑倩看到这位伤员的伤这么重时,十分严肃且近乎严厉地说:”快,准备手术!“于是,护士们就都开始忙碌起来。郑倩用止血钳给他止血之后,高声说:”血压!“一个护士利索地回答道:”40!“

接着,她又下达了另外一道命令:“快!准备输血,是胃部中弹,血型是那种罕见的AB—RH阴性血。”随即一位护士慌张地走了,不久那位护士又快步走回来。那位护士的表情十分沮丧,使得郑倩看了就觉得心里有种不安。郑倩压低声音说:”血库RH阴性血。”有这种血了吗?“护士也低声地说:”是的,要不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解决相的办法吧。“郑倩低声地说:”好的,我去问问吧。

当郑倩那美丽的身那种罕见的影展现在大家面前时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流,他们的心都在颤动。程浩假装平静地说:“郑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啊?”郑倩十分在严肃地说:“情况不好,是胃部中弹,不过我相信他的身体,也相信自己的医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流血过多:需要输血。现在血库缺这种血,他的血型是那种罕见的AB—RH阴性血。”

程浩有点焦急地说:”那种血型哪里有?如果没有就抽我的。“

郑倩十分平静地说:”那你是什么血型?“

“万能献血者,O型。”程浩地说。 ,

”我也回是O型,郑大夫。“李剑也急忙说。

郑倩十分生气,且近乎严厉地说:”你们是想让你们的师长死吗?现在在这里是为了救他,快不是为了害他。”郑倩生他们都气地说完,转身进了诊室对护士说:“快,准备输血。“说完她就卷起了自己的袖子。不久,那殷红的带有鲜活生命力的血液注入了他的血管。后来,他的手术很成功。

当他从昏迷中醒来之后,看到一位美丽的姑娘在照顾他。石震就问:”战斗胜利了吗?我这是在哪里?“郑倩再一次走出诊室,平静地说:”同志,他已经醒过来了,请回到战场上去吧。“于是,程浩把他的警卫员留下来之后,他们都回到了战场上继续战斗。

当他们都回到战场上之后,政委一边还击一边快速地问:”师长被救过来了吗?“”剛剛被救过来,我们就回到战场上来了。“程浩也一边还击一边快速地说。这时战斗更加激烈了,政委带领大家坚守阵地,最后终于取得了战斗的胜利。当战斗胜利之时,他们利用休整的时间,去医院看望了石震。

“战斗胜利了,师里伤亡大吗?“石震平静地问他们。

”师里伤亡大,一团的伤亡更大,但是我们还是守住了阵地。“程浩平静地看着他说。

”好,那你们都回去吧。仗剛打完,有许多事需要你们去处理的。我这里有护士照顾我呢,还有警卫员呢,你们都别担心,回去为革命是业而工作吧。我会争取早日恢复健康,重回战场和你们并肩作战的。“他们又说了一会儿话,程浩他们就都走了。

郑倩每次来查,房都对护士长赵冬梅叮嘱道:”冬梅,这位伤员你可要好好照顾不能出半点差错。“赵冬梅便诡秘地笑说:”倩姐,我知道其中的原因,我会的。“郑倩的脸上立刻飞上了两朵红云,笑说:”你这个鬼丫头。“随即,她就走了。

赵冬梅也是知识分子,虽然她没有读过大学。她在参加革命前,也是女子高中的学生。几天之后,当郑倩来查房的时侯,她总是等赵冬梅走出病房之后总是问上一句:“他的情况怎么样,啊?”赵冬梅眨了下美丽的大眼睛说:”倩姐,他的伤逐渐转好现在正开始看书呢。哎!也不看给他做手术的是谁,那可是我们医院的第一大才女呢,那好的当然快了!“郑倩也笑了下,用手指敲了下她的额头说:”就你贫嘴!再过几天,就可以扶他出去走走了。“

石震看到这位女大夫走来,总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因为当他醒过来的时候,正是看到这张美丽且又十分惨白的脸。当他听到这位女大夫说:”手术非常成功,他醒过来了“的时候,他推断这位女大夫也许就是给他做手术的医生。他不知道也更不会想到,这位美丽的女大夫曾经将鲜活的血液注入了他的血管之中。

十天后,程浩从部队上寄来了一封信。当她看到信封上俊秀的字迹时她的心里有一种震撼的感觉。那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当时,郑倩经过考虑,就将信送到了他所在的病房。当她看到病房里没有人时,就把他床上的被单换了并完全洗干净了。可此时赵冬梅正扶着石震在院子里边晒太阳边谈话,他们从古代的英雄将领一直谈到现在的战争局势。当赵冬梅听得入了迷之后,喃喃地说:”怪不得,她那样喜欢你,而且还那样深沉,那么不愿意打扰你,这也许是爱情最深沉的表现吧。“

当他们谈的尽兴之后,就一起回到了病房。赵冬梅十分惊讶地说:”呀!这都是谁干的啊,这些东西都已经洗过换过了,她的速度可真快啊!“石震看着她问:”你口中的她是指谁啊?“赵冬梅轻声说:”我,我不知道啊!“石震定定地看了赵冬梅好一会儿语气严厉地说:”你肯定知道,快说!“赵冬梅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说:”好吧,我说。她是我们医院最年轻的医生郑倩,也是我们医院的第一才女。当时没有这种罕见的血型,把你送来的几位同志也没有这种血型。危急关头,是她给你输的血,也是她给你做的手术。当她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她就已经动了芳心。她所有的工作,都是在默默地做着。即便是在很忙的时候,她也会抽中午的时间在病房外看你一眼,然后才走的。“

此时,郑倩正在给一位重伤员做手术。她做完手术之后,就立刻来到石震的病房,十分平静地说:”石震同志,这是程浩同志从前线寄来的信,请你收好。“可石震接过来信之后并没有看,而是看着郑倩,平静地笑说:”我要感谢郑大夫,是你把我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让我以后可以回到战场上继续战斗,以此来实现自己的价值。“郑倩依旧十分平静地说:”这里是医院,不救你还能害你啊?好好休养,争取早日重回战场才好!“当郑倩要走之时,石震喊住了她:”郑大夫—“郑倩看到他的嘴唇颤动着,就说:”石震同志,你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石震好像下的多大决心似的,说:”郑大夫,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单独谈谈吗?“郑倩依旧平静地说:”当然可以的,中午的时侯,我会来的,我先走了。“随即,郑倩就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