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坎坷的人生旅途

第三章 艰苦的岁月(上)

坎坷的人生旅途 碧海丹阳 7610 2016-08-29 17:49:34

  青少年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是有决定性意义的。正因为他们的存在,中国的未央才会变的更美好、更有创造性。如果没有了一代代青少年,社会将不能发展、文化将不能传承、思想将不能传播,这将是一个国家、民族的悲哀与痛苦,也许将会是这个世界灭亡的时刻。

战争也同样是残酷的,它是以牺牲这一个个年轻的生命为代价的。人人都希望和平的,它能够建构起社会的美好,才能给人美好的希望。可这些都要依靠战争的胜利,可只有战争胜利才能让战争结束。可是战争结束了,战争结束后的人民依然要过艰苦的日子。

时光飞逝,一晃七年就过去了,石云清已经八岁了。他爱上了读书,他从课本中学到了许多知识,懂得了那些抗争者、正义者的精神,他回去以后就经常找那些书籍看经常去图书馆看书。有一段时间,他都回家很晚,做母亲的郑倩当然发现了这个问题。不仅这些,她还发现电费用得挺多。她想了很久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好去问云清:”云清,你告诉妈妈,这段时间你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晚啊,是不是学校里有什么安排或者是你参加了什么组织啊,或者是帮助别人?我只是问问,如果你是对的,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石云清的身上已经有了那种不属于他们夫妻二人的气质了。石云清依旧平静地说:”妈,如果你觉得我回来晚了,我以后会改正的我会尽量回来早些帮你做些家务的。可是,妈,这件事我不能告诉你的,如果你知道了,一定会阻止我的。“

”那也不见得啊!你知道,我一向都是关心你们的成长的我们教育孩子的方式都是民主型的,所以你不用担心,只要放心地告诉我“郑倩盯着他的眼睛说,想从石云清的眼神中看出什么来,可终究是徒劳。

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儿子十分倔强,无论她怎么说她的儿子都不肯告诉她自己去做了什么事。郑倩抚额,无奈地说:”好吧,既然你坚决不告诉我,我也不问了不过只要你做什么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社会就可以了。“

石云清也平静地说:”妈妈,你和爸爸的教诲我会永远记在心上的,我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随即,他们就都沉默了,石云清依旧在做着功课,郑倩则一直在织着手里的毛衣。

此时,石云清的三个弟弟都在托儿所上课了,可是那场最大的灾难中最艰苦的一年却来到了。这场灾难,与战争带给人民中除了四位老人以外的灾难差不多,但它并不是战争,而是饥荒。我深刻地记得中国家庭成员的那句古训”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他们家虽是六口之家,虽然城里的工作者:居民、学生、军人都是有定量供给的粮食,但还是有点艰难。好在双方的家庭成员中除了四位老人以外,其余的不是军人,就是政府工作人员,负担还不是很重。为此,他们都把

老人接到了北京。

一旦到了最艰难的时刻,人的意志都必须是最坚定的,解决困难的方法也是可以想得出来的。石震前几年在自己管辖的军里,组织了一支特战分队,这支部队是由军里武功比较好的官兵组成的。虽然现在的武术训练队,不再像以前那样练拼刺和武术功底了,而是训练他们执行特殊任务的能力。可是他们的训练强度很大,十分消耗体力,粮食又奇缺,无法保证身体所需的热能。特战队长张振华跑来找军长说:”报告军长,同志们的粮食问题难以解决,都在向我提出能否减少训练,否则都会被累垮的,我也会累垮的。这些根本性的问题我是没法解决的,所以才来找军长的。“

石震听了心里十分难受,说:”我知道!这是全国性的粮食不足问题,这又不光是咱们一个军、一支部队的问题。这种根本性的问题,是很难解决的。你们是我们军里的尖刀,可絕对不能垮了。不过在适当的时侯,还是可以减少一些训练强度的。这个问题,我会想办法解决的。就算军部里没有粮食吃,也不能让你们吃不上的。“张振华笑着说:”军长,那可不行,你们都是指挥员,是要掌握大政方针的。我们也不是不底可以和别的部队一样坚持,只是我们特战分队的训练强度比常规部队要大的多。“石震也无奈地说:”我知道啊,你先回去吧,想到办法了我会打电话通知你的。“张振华笑了下说:”是,军长!“随即,他就转身走了。

当石震风风火火地赶回家以后,就见郑倩已经回到家了。郑倩见他回来的早,十分好奇地问:”震,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啊?是不是想家了啊?“石震保持着那份平静说:”是啊,倩,我好想你在身边的感觉。可是今天,还有件比较重要的事。“郑倩奇怪地看着他说:”快说啊,到底是什么事啊?“

”倩,咱们家的储蓄还有多少啊?“石震焦急地问。

”震,你到底要干什么啊。“郑倩有点急了说。石震低声地说:”倩,我想用这些钱去买黑市上的粮食。我的部队中特战分队训练量特大我也没办法,只能先解决一阵子问题了。“郑倩吓了一跳说:”你疯了?“石震压低声音说:”你小声点儿别吓着孩子。哎!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我部队里的干部战士都在向我叫苦,虽然我教育干部战士要有吃苦耐劳的精神,可是现在已经苦到极点了。普遍部队可以坚持,非作战部队也可以坚持,可是特战分队却不能再坚持了他们的军事主官都跑到我这里来叫苦,说有的战士在训练时都累晕过去了。他亲自来向我请求,问是否可以减少训练科目。我想来想去,还是应该解决量粮食的问题。可是,这种政策性的问题并不是我们这个层面能够解决的。我曾经告诉过他,即使我们军部吃不上粮食,也不能让特战分?队粮食不足。“

郑倩平静地说:”钱有很多,都在抽屉里,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哎!能撑一段算一段吧。人人不都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车到山前必有路“嘛!“石震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地回答我。“郑倩严肃地说。

”你问吧,我向来都是实话实说的。“石震依旧不失平静地说。

”震,你们的特战分队官兵会种地吗?“郑倩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他们大部分都会种地的。“石震十分平静地说。突然,他笑了笑说:”倩,你真聪明,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要他们自食其力,并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不过,这粮食还是供给一段吧。“他从抽屉里整理出一部分钱财,他边整理边说:”倩,你可要保重身体,不要垮了,家里可就全靠你了。这是我参军以来,经历的最困难的时代,但我相信中国会很快解决这个问题的,希望你们保重。“

”震,你也要保重。“郑倩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说。不久,他就走了。

当他回到军部之后,对军部警卫连长吴永说:”小吴,明日,你拿着这些钱去?猩下蛐┝甘郴乩础!拔庥老帕艘惶?担骸笔壮ぃ?闶窃诤臀铱?嫘β穑可霞恫皇遣蝗萌魏稳巳?市上买粮食吗?你不知道吗?“石震温和地说:”小吴,你的原则性很强,这很好。可是,有些事情也要灵活些嘛。我的部队尤其是特战分队,已经出现战士饿晕的现象了。我做为军长一定要保证每一位战士的生命安全。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老百姓把自己的孩子送到部队来,是为了保卫国家的,我不能容忍非战斗性的减员。小吴,明天按我说的去做吧。如果出了什么问题,由我一个人来承担责任。“

”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吴永坚定地说。

第二日早上,石震平静地说:”小吴,你换身便服再出门我让他们跟你一起去把粮食运回来吧。“随即,石震就开始给张振华打电话。此时的张振华正在值班室里喝着水,听着喜鹊在枝头上喳喳地叫着,他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如此硬撑。

通讯员从外面挖了点野菜来,见张振华还是抱着茶缸子,说:”分队长,你怎么还在喝水啊?我知道你把粮食都让给战士们了,可是你这样光喝水是不行的,你自己身体会垮的。“张振华十分平静地说:”我的身体很强壮,我从小就练武,有很好的身体基础,所以是不容易垮掉的。还有,我是军事主官,我一定要关心战士们的健康。“

通讯员急了,说:”分队长,那你的保障呢?“这时,电话响了。通讯员拿起电话说:”喂,你是哪位?要找哪位?“石震平静地说:”我是石震,要找你们分队长。“通讯员说:”好。“这时,通讯员把电话递给张振华说:”是军长找你。“张振华点了点头,接过了电话。

张振华十分平静地过:”军长,你有什么指示吗?“

”我没什么指示!我只是想让你带上你部队里最优秀的官兵尽快来军部,我有事找你。“石震十分平静地说。

”是,我马上去。“张振华十分平静地说。随即,张振华就放下电话,出门去挑优秀队员和他一起去军部了。

不久,张振华来到军部,十分平静地说:”军长,你有什么任务,要交给我们,就直接下命令呗。“

”振华,我这次让你并不是有什么任务。振华,你们跟警卫连长吴永上一趟街,就知道是做什么了。不过你要带上你挑的热人一起去,放便运送东西。“石震十分平静地说。

”军长,你这是要干什么啊,还要让我带上弟兄们?“张振华十分奇怪地看着他说。

”振华,只要你们去了以后,你就知道是干什么事了。“石震依旧十分平静地说。随即,石震又说了句:”让同志们都换上便装,再去。“张振华十分平静地说:”是,保证完成任务。“随即,张振华就和弟兄们换上便装,跟

着吴永走了。

吴永和张振华走在前面,其他的官兵走在后面,吴永在前面边又走边走边找着什么。张振华见他这副模样,好奇地问:”小吴,军长让我跟你来,到底是什么任务啊?“吴永故意诡秘地笑着说:”张分队长,首长自然没有告诉你,我可不能私自泄密哦。“张振华无奈地说:”那你把我们拉到这儿,在大街上闲逛,到底是要干什么呢啊?“

吴永知道,这位武功高强的分队长是从战场上摔打出来的。虽然,这位军部警卫连长也是参加过抗美援朝后期战斗的学生,但他在智勇双全而且又不善于将感谢情表现在脸上的指挥员面前,吴永还是不能将军长所有的计划告诉他。因为吴永已经告诉石震,这次行动是要犯错误的,因为这是原则问题。现在全国都是在贫穷的时侯,哪有那么多东卖啊。可是军长的命令,他又不能不执行。

当吴永他们找到一处卖粮的地方,说:“分队长,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张振华把吴永拉到一边去,低声地说:“吴永,这批粮食是谁买的,要送到哪里去啊?”吴永十分平静且笑着低声说:“张分队长,这批粮食是军部要买的,送到你们特战分队去啊。”张振华依旧十分平静且坚定地说:“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军长的意思啊?”吴永依旧平静且低声地说:“这啊,当然是军长的意思啊。如果不是军长的意思,我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权力和能力去办那样的事呢?”张振华笑了下说:”你们先谈下价呗,买完了我们送回去。“吴永想了下说:”好的,等着呗。“随即吴永就走了。

当吴永把这些事情办完之后,张振华低声且严肃地说:”弟兄们,先把这些粮食运到军部,然后我再去和军长磨嘴皮子。“当张振华下达完命令之后,那些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就开始严格执行他的命令。

当他们回到军部之后,吴永十分无奈地说:”军长,我没有能够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张分队长执意要把这些粮食运到这里来,然后和你磨嘴皮子,请你批评。“石震依旧十分平静地笑着说:”哦,真的是这你样吗?我已经预料到了,像他那样原则性很强又懂得战略战术的指挥官,他肯定会这样做的,我没有必要批评你的。好了,我们之间的事情随时都可以谈的。你先去安排他们休息会,让张振华进来。“吴永十分平静地说:”是,军长!“随即吴同永就出去了。

”张分队长,军长请你进去。这些同志先在这里休息,可以吗?“吴永十分平静地说。

”好,我知道了。“张振华十分平静地说。

”报告!“”进来!“

”军长,我知道你的心情,也我们的期待。在这些年的战斗中,我们特战侦察分队无论是在解放战争中还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我们都是认真地执行你交给的一切任务,可是你现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们愿意和其他同志一起经历这场规模巨大的灾难。我们都同样是军人,难道别人可以忍受的灾情,我们特战分队不可以忍受吗?我们都同样是经历过风雨的啊。相比之下,我们不是更应当具有坚定的意志吗?“

石震平静地笑说:”哟,我可真没发现,什么时侯你的口才变的这么好呢?我可以明确而且义正辞严地告诉你,我不是不相信你们的勇气和毅力,而是不希望你们付出更大的代价。你们是我们军里的尖刀,是这支部队中最优秀的部队。我还要让你们继续训练,还要你们以后有更大的作用呢。如果连军里的尖刀部队都保不住的话,那我就不配当这个军长了这些粮食你必须得给我运回部队去,这是命令。振华,你不要辜负我的心意,执行吧!“石震的这种威严和绝决不是第一次表现出来,这是一名优秀的指挥官应当具备的素质,不过有时这种气质也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

”军长,怎么说,你也得给军部的机关人员留下来两袋吧。“张振华恳求地看着自己的军长说。

”不行!都运走,我们军部机关人员的训练好多了。再说我们也可以种地,可以自食其力嘛。“石震十分平静而又坚定地说。

”好吧,军长,你也要保重。“张振华十分平静地说。随后,他带着‘谈判’以失败而告终的结果,离开了军部。

当张振华从军部走出的时侯,语调极其平静地说:”同志们,大家把粮食运回去,我的‘谈判’已经失败了。我们没法违抗首长的命令,只有进行艰苦卓绝的训练,以此来更好地保卫我们的祖国。出发吧!“于是,所有的弟兄都背上粮食向团部进发。(特战分队相当于团建制)。可谁也没有想到,团长的身体会出现一些不正常的现象。随即,张振华就被肩上的粮食压倒在地。

一连长林志超看到这种情况后立刻放下自己肩上的粮食,将压在队长身上的粮食袋子移开,双手摇晃着他的身体,低声地呼唤:”队长,队长,你醒醒啊,醒醒!你这是怎么了啊?“当他看到队长还没有醒来,就说:”同志们,你们先在这里看着粮食,两位弟兄跟着我把队长送到军部医院。“随即,林志超就背起队长和另外两个兄弟飞快地向军部医院走去。

当林志超他们仨都在着急的时侯,医生却不紧不慢地给张振华检查身体。张振华的身体素质一向都很好,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林志超十分焦急地问:”医生,我们队长到底是怎么了?是得了什么病啊?“医生十分平静地说:”是严重的水肿,不过我还没有给他检查肾呢,等检查完了以后,才能开药呢“林志超点点头说:”我知道了,医生,谢谢你。“不久,医生检查完出来说:”你去给他办理住院手续吧!他虽不是肾出了问题,但也要住院治疗,以便调节他的胃。他这是现在经常出现的由于粮食不足而发量喝水造成的水肿,这种水肿虽然对身体的损害很小,但是也有影响的。为了他的身体健康,必须要住院。“林志超十分平静地说:”谢谢医生,我也是学生,我懂得科学,我也相信科学。“随即,林志超去办好了住院手续。

两小时后,张振华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十分奇怪地问:”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在哪里啊?“林志超十分平静地说:”队长,你剛才晕倒了,我把你送到了军部医院。“张振华十分平静地问:”那粮食有人看着吗?“林志超也十分平静地回答说:”就我们三个送你来的,其余的同志都在那里看着呢。医生说了你的病不重,但是必须得住院。队长,我先回去了,马上我会让你的警卫员来医院照顾你。“张振华十分平静地说:”这里有护士照顾,你就别让他来了。你回去告诉政委,我不在的时候,由他暫时代管队里的工作。你也知道的,咱们的政委是全能政委。“林志超也十分平静地说:”是,队长!我记住了。“随即,林志超就招呼另两位弟兄走出了病房。林志超所在的那个连是在淮海战役之后扩编的连,是队里的命根子。

林志超出了病房,快步走到那群弟兄面前。一营长首先焦急地问:”志超,队长怎么样?他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啊?“林志超的眼神黯淡下来,他依旧没有回答营长的问话。

”志超,你别不说话啊!你快点说啊,队长到底怎么了啊,到底可严重啊?“营长那平日里坚定镇静的声调变得如此焦虑不安。

”营长,你别着急。大夫告诉我,队长是由于长期喝水导致的严重水肿。医生让他一定住院,我就给他办了手续,一直等到队长醒了,我们才回来的。医生还说这个时候干部出现这种水肿的情况是很多的,因而大家都不用担心。“林志超依旧保持着和他性格相同的沉稳,平静地说。

”那就好!弟兄们,现在咱们把粮食运回队部去。队长的身体已经是如此虚弱了,居然还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真是有很大的耐力和很强的意志力啊。现在,所有同志听我口令,出发!“一营长十分平静地说。

”可千万不要再有同志晕倒了!“林志超在心里默默地说。一路上再没有同志晕倒,他很庆幸,他可不希望再有同志出现队长的那种状况了。

当他们到达队部之后,林志超说:”营长咱们把粮食放到队部的仓库里之后,你们先回营里,我还有些事要向政委汇报。所以,我晚些回营里。“”好,我知道了!“营长又恢复了往日的那种平静

”报告!“”进来!“

政委郝辉见他们运来了粮食,十分惊讶地问:”志超,这是从哪里来的?这都是给我们特战分队的吗?队长不是和你们一起出去的吗?他怎么没有回来啊?“林志超边整理着粮袋边说:”政委,你这一连问了我好几个问题,我都不知道先回答你哪个好了。“

当林志超看到政委有点无语望天的表情时,才终于正经八百地说:”政委,现在我可以回答你的这些问题了。这些粮食,是军长为了解决我们的困难,让吴永同志和咱们队长一起去买来的。队长不想这样的就去找军长磨嘴皮子,最后还是以失败而告终。队长背着粮食走的还没有二十米,他就晕倒了。我和另外两位同志把他送到了医院,等他醒了我们才回来。“

”那医生有没有说,队长是什么病,严重不严重啊?“郝辉十分焦急地说。

”嗯!队长的病不严重,只是由于粮食不足而引起的水肿,这段时间这种情况很多的。“林志超十分平静地说。

”哎!都怪我没有照顾好队长!他毎天喝水,都把自己的那份粮食匀给战士们。开始还有些饼干可以充饥,后来就什么都没有了。“郝辉有点内疚地说。

”对了,政委,还有一件事队长让我转告你,他说住院的这几天由你代管咱们特战分队。“林志超有点俏皮地笑了下说,他也只有在和政委交流的时候,才会露出那适合他年轻人的笑容。

”志超,我知道了,谢谢你来转告我这些。“郝辉十分平静地笑说。林志超也笑了下说:”那好,政委,我先走了。“随即,林志超就走了。又过了几天,吴永又来了一趟特战分队。

”报告!“”进来!“

”哟,吴连长,你这军部警卫连长来我这里,是不是有什么新的任务啊?“郝辉站起来,幽默地笑了下说。

”哎,你们张分队长呢?我可是来找老战友对杀的,并没有什么别的任务。“吴永十分平静地说。郝辉十分疑惑地问:”对杀?难道你也练过武?“吴永依旧镇定地说:”我可是学生,怎么可能会武功呢?我知道他的象棋很精,所以特意在休息日的时候来向他请教。“郝辉十分平静地笑说:”哦,原来是这样啊!不巧,他不在队部。要不咱们俩来一场对杀呗,你觉得如何?“吴永依旧保持着笑容说:”哎!我听说了,政委也是高手,当然可以啊!我是不管胜败的,只为了请教。“

当他们下完了两盘棋之后,吴永起身告辞时说:”郝政委,我要告辞了。既然张分队长不在,这些礼物就由郝政委代收吧。只不过,这些礼物并不是我送的,也不是专门给老战友的。这些是军长送给全队官兵的,请郝政委不要客气,代为收下吧“

”好,我代表全队官兵收下这丰厚的礼物。军长给我们送来了这战胜困难的方法,连同这战胜困难的信心也一起送来了“郝辉十分感动地说

”那我先走了,不打扰你工作了。不过,有空的话我还会来找你对杀的。“随即,吴永就走了,郝辉把他送到分队大门口。郝辉让后勤人员保管好那些种子,等到该种的季节才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