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坎坷的人生旅途

第二章 奇缘(下)

坎坷的人生旅途 碧海丹阳 2964 2016-08-29 17:49:34

  中午时分,郑倩十分疲惫地换下了医生服。赵冬梅看着郑倩说:“倩姐姐,你的脸色这么不好要不要休息啊?”郑倩十分平静地笑说:“你这个鬼丫头,是不是把所有的话都跟他说了?我不是不让你打扰他吗?”赵冬梅笑笑说:“倩姐姐梅和你的看法不同。你希望默默地去爱一位同志,而我认为爱情是应当让对方知道的,否则你会觉得十分遗憾的我们是最亲热的姐妹我知道你在初中毕业那年就有这样的遗憾。可是这次,无论如何我不能再让你有这样的遗憾了。你们可要好好谈啊!”赵冬梅说完,也不管她快步地走了。

赵冬梅走了以后,郑倩愣了一下,随后也快速地打了两份饭走向石震的病房。当他们俩吃完饭之后,郑倩就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石震觉得这样不行,只好开口说:“郑大夫真是年轻有为,这么年轻就是主刀的医生了。”郑倩也十分平静地笑说:“首长过奖了,我只是一个毕业一年的学生,没有什么经验的。只是因为我的兄长是骑兵团长,是早期的革命者,受他的影响,所以在毕业后才参加了革命,做为革命者解除痛苦的工作。”石震笑了笑说:”哦,原来是这样啊!我也是在学校参加的新四军。当我醒来看到你的第一眼时,我还以为你是我那位老同学的妹妹呢。我知道她后来参加了解放军,不知道转战到哪里了,也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你和她长的太像了,所以我会误会的。你是一位优秀的革命者,也是一位优秀的医生,我想和你交个朋友,可以吗?“郑倩也十分平静地笑说:”首长,当然可以我求之不得呢。你是老同志,希望你可以给我更多帮助。“

石震微笑着说:”你真是一个爽快又谦虚的好姑娘呀,真的很少有。“郑倩也笑笑说:“这没什么的,也许是受家庭的影响吧。我知道首长对有些事情会坚定地去做,对有些事情却表现的委婉含蓄,这是为什么呢?”

石震依旧平静地笑着说:“因为,事物本身所存在的特征和环境不同。如果是在战斗中,上级下达的命令是要坚决执行的,因而,对自己的部署要坚持周到的原则。我们每一个战友,都是我们的兄,都是用生命创造出来的友谊。我在同志交流之间,是善于辞令的。可是和异☆性☆朋☆友交往,我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呢。我不知道怎么样和姑娘们说,才能让她们接受我的言辞,所以我不能像对待自己的战友下命令那样对待一个姑娘,所以我必须说的含蓄,不过你这个聪明的姑娘还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郑倩十分好奇地问:“那你对自己的部下战友,都是很直接,很严格吗?”石震依旧平静地笑说:“只是严格,不是严厉否则我不成军阀了?我只是要求他们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罢了。”

郑倩有点惊讶地说:“你们怎么都这样说啊?我的哥哥也是这样对我说的。”石震依旧平静地说:“因为我们都同为革命军人,敢问他是共青团员还是共☆产☆党☆员?”郑倩依旧平静地笑说:”他是光荣的共☆产☆党☆员,是在卢沟桥事变后加入的中国共☆产☆党。“石震依旧平静地说:“好,以后有机会了我一定要和他谈谈。”郑倩微笑说:“我想他一定会很乐意的。”石震依旧笑说:“嗯,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见面的。对了,护士长说过你以前有过一次遗憾是什么意思啊?”郑倩叹了口气说:“哎,那次是我的遗憾!那是我在县里上初二的时侯,喜欢过一个比我大四岁的男生。他也是受到我哥的影响才去参加革命的,他们是同班同学,也是好朋友。他去的次数多了,我就喜欢上他了。可是我当时觉得在学校里读书是不应该谈恋爱的,所以我就放弃了。我委婉地向他表达了我的意思,可他却没有任何表示。后来他参加了革命,去了延安上学,后来听我哥说他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虽然人人都说爱情是最美好的,可他却是我生命中的遗憾。”石震笑笑说:“原来是这样啊!我可是十分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啊!”

随即,他背诵出一段诗:

请让我叫你相信,

我只盼一件事情——

给你献上我的心灵,

和这心灵中蕴藏的全部感情!

郑倩听到这段诗后又想起了他。她知道面前的这位首长是她的病人,不会是她心中心心念念的那个他的,老天不会让她重来一次爱的。会这首诗的人很多的,不只她心中的那一个人的。她惊讶地看着石震说:“首长,你到底是谁?这是——?”

“这首诗呢,十年前我送给了一个小姑娘。可不幸的是,后来那小姑娘愣愣地看着我,后来居然还不理我,让我找了好久才找到我那初恋的小姑娘,哈哈哈!”石震说完这些,看着一脸迷茫的小姑娘,无奈地笑了。

”不——不是吧!石震,你确定不是重名重姓的?“郑倩惊讶地看着他。

”放心啦,如假包换。我可是你哥介绍我去参加的革命啊,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我的小姑娘。哎!我还以为你能看出是我呢。没办法,我只能这样了。当时,你可是把我的心给伤透了。哈,看来我的小姑当初并不是不喜欢我,只是苦于学业啊!“石震有点得意地笑说。郑倩看着他的表情有点生气地说:”这几年不见,你怎么变的这么贫啊!原来我说的话,你都能听明白呢!“

”当然了,我的小姑娘说的话我一定要听明白啊,要不然我那个老同学该笑我这个全班第二名笨了。“石震笑笑说。

”不许说我哥坏话,小心我写信告诉他。哼!“郑倩假装生气地说。

”哎呀,我的小姑娘什么时侯这么护短了,连我都不能说你哥的怀话了啊!“石震依旧淡淡地笑着说。

”震哥哥,那你剛才背的那首诗是什么诗啊?“郑倩好奇地问

”这么多年,你就没有查过?也对啊,我们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只和手术刀和药材打招呼,是不会注意这些文学知识的。这可是卡尔·马克思赠给燕妮的诗哎,你可是听了两遍呢。“石震依旧在耍着嘴皮子。

郑倩十分平静地说:”震哥哥,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来了,只是故意地等着我啊?“正当石震要回答的时侯,献冬梅进来低声地对郑倩说:”倩姐姐,主任让你去,有伤员需要做手术。主任一个人忙不过来,必须得有人帮助。那位伤员伤的很重,请你快点去。“郑倩也低声地说:”好,我知道了。告诉主任,我马上到。“献冬梅也低声地说:”好,我这就去说。“郑倩依旧十分平静地对石震说:”对不起,震哥哥,我现在还有病号,主任让我去一趟。如果以后有时间,我会常来看你的。“石震笑笑说:”好的,你快去吧。这没什么的等你下回来的时候再找你好好算算这些年的账。“郑倩也不和他贫嘴,快步 参 地往外走一脸吃了苦瓜的苦相落在了石震的眼中。

以后她常来看石震,他们经常在一起闹腾。后来赵冬梅才知道石震就是她那美丽的倩姐姐的情哥哥,心里也替她高兴。后来他伤愈归队,两年后她们就结婚了。他们的战友都来参加,婚礼很热闹但也很简朴。他们结婚以后,又投入到抗美援朝的战斗中,为保卫祖国的领土而战。

一九五二年春,他们有了第一个儿子,就是石云清。他后来进入了学校,学习成绩很优秀。后来,郑倩还是在后方部队总医院的医生,由于她有较高的知识素质,所以一直都是她来关心石云清的学习和身体。每当期中考试时郑倩总是不平静地问上一句:》”云清,你的考试成绩怎么样啊?“石云清却总是平静地说:”都很好,只是语文是个四分,其他的都是五分。“她总是满意地说:”还不错呢,不过要注意保持。“石云清总是淡淡地笑笑。在石云清上小学的时侯,他的家里又有了一个弟弟。郑倩虽然操持家务和工作但她对两个儿子都很严格。她把小儿子送进了政府办决定的。的托儿所那里大部分是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和军人的孩子。好在他们都能够茁壮成长。他们能成为国家的栋梁,能为更好地建设社会主义社会而奋斗终生。

他们在少年时代就显示出了自己的志向和理想,但不一定真正能够显示出自己的才华,而有些人是韬光养晦的,这都是因为他们本身的性格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