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38、 看谁先把傻乔抢到手

逆行商海 闻绎 3070 2017-04-14 10:49:23

  沈格富就笑了,“你快成中学生了。”

  他们就这样边说边走,轻松自在,心情愉快。

  沈格富看见前面的公共厕所,就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方便一下。今晚忙的,连厕所也忘了上。”他这么说着,就进了厕所。

  柳卓兰快乐地笑着,在外面转来转去,就仿佛在跳狐步舞一般。

  就在这时,温庆西突然从黑暗中跳出来,像狼一样猛扑到她身上。

  温庆西的情绪,恶劣到什么地步,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家里凡是能摔的东西,都被他摔碎了!但无法平复他的心情。他知道,能帮他平复心情的,只有柳卓兰!他盯着柳卓兰不是一天了,却下不了手,因为沈格富就在旁边。现在,他终于发现柳卓兰是独自一人了,就发了疯地冲上去,对她拳打脚踢,同时恶毒地咒骂着。

  柳卓兰突然受到惊吓,惨叫着,数次被他打倒在地,又被他拖起来殴打。

  沈格富闻声从厕所里冲出来,立刻扑过去和温庆西扭打在一起。以前柳卓兰受温庆西虐待,他无能为力,没办法伸手。现在,这个混蛋还要殴打柳卓兰,他就再也忍不住了,一定要发泄一下积累多年的愤怒。

  他们在地上翻滚,互相痛击,并且高声咒骂着。

  柳卓兰终于从地上爬起来。她看着在地上翻来滚去的温庆XC在心里几年的痛苦都如海浪一般涌上来。她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就扑到温庆西身上,狠狠地咬住他的耳朵,用力撕扯,用力撕扯!温庆西惨叫着,却甩不开她的嘴。直到警察赶来了,好一番劝,她才松开嘴!她满嘴都是血!

  他们都被带到派出所。当沈格富和柳卓兰说清情况,离开派出所的时候,温庆西却被留了下来,就此被拘留。

  问题在于,这个沈格富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经男人。警察第一次询问,他就把廖清山给招出来了,说他做的所有事,都是受廖清山指使。

  廖清山特地请了律师,费了好大周折,才算把自己摆脱出来。但他心里的仇恨,却像潮水一样,一波接一波地涨了上来。他开始恨的是温庆西,这条狗,现在开始咬主人了!之后,他把所有恨都转移到项雨轩身上了!他觉得,一切灾难,都是因为项雨轩不肯和他签换股协议引起的!

  现在,他每天想的就是,如何寻找机会,报复项雨轩!几个月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他想借机夺回失去的一切!

  在这段时间里发生的第四件事,有点可笑。栗光英忽然对乔一福动起心思来了,并且要给他买衣服。这件小事一发生,却引发了一些重要的连锁反应。

  栗光英对乔一福动心思,其实并不是真的动了心思。那么一个傻缺,矬得像钉,丑得像怪!我一个天生丽质的美艳姑娘,怎么会看得上他呢!怎么想怎么看,都是看不上,根本不可能的事!

  但是吧,如果这个傻缺被袁姐给拿下了,给戗行戗走了,那肯定是我吃亏了!倒好像这个傻缺看不上我,倒能看上袁姐似的!我不如袁姐漂亮吗?当然不是的!那么,我就得找个什么机会,把这个傻缺敲打一下,让他和袁姐拉开距离!

  这就是栗光英此时的想法,就是一点小醋心在作怪罢了。

  美女要想在一个傻男人身上找机会,真是一点力也不用费的,随手就能拈来。

  这一天,栗光英在和乔一福商量公司近期的工作时,就找到了机会。只见她耸起尖尖的小鼻子,似乎在嗅什么味道。她就这样,一直嗅到乔一福的身边。

  她喝道:“傻缺,你多久没洗澡了!身上都有味了!”

  乔一福一脸的迷惑,说:“昨……昨天夜里才……才洗的,怎么会有味呢?”

  栗光英接口就说:“你这身衣服是什么时候洗的,至少有半年没洗了吧!”

  乔一福坐在那里,还在心里琢磨,我的衣服什么时候洗的呢?我再懒也不会半年才洗呀。

  栗光英却不等他再说,一把就将他薅了起来,说:“走!赶快去买一身新衣服去!你身上这么大的臭味,简直就是丢我的人!妈呀,我这样的美人,怎么会在一个臭味冲天的家伙手下工作!好像我有多低端似的!走!跟我走!”

  就这样,栗光英轻而易举地将乔一福“逮”到商场里去了。

  在商场里,给乔一福选择合适的服装,就让栗光英有了一点幻想。要是把这个傻缺捯饬捯饬,打扮打扮,说不定给她的观感会好一些,至少不会丑到现在这种地步!于是,她就精心给乔一福选择了一身相当上档次的服装,并且左拉拉,右扯扯,收拾得整整齐齐的。

  但是,等她收拾好了,后退几步再打量这个傻缺时,妈呀!傻缺就是傻缺!你就是给他一身龙袍穿,他也还是个傻缺!简直就拿他毫无办法!她原本还有一些和袁姐叫叫板,争争宠之类的念头,此时也早已飞到爪哇国去了。

  可这个时候,傻缺乔一福可就美得不行了。妈呀,开天辟地,英子给我买新衣服了!这说明了什么呀!这证明了什么呀!那还用说吗!英子就是对我乔一福有意思呀!妈妈呀,我都要幸福死了!我都要快乐死了!乔一福的满心欢喜,都一毫不少地表现在他的尊容上,笑得眼睛都没了。

  栗光英是什么人?也是个贼精!她一看见乔一福满脸春光无限、桃花绽放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了。傻缺!你还真以为我是你女朋友呀!

  她伸出一支纤细手指,照着他的脑门就是一戳,喝斥道:“傻缺,我警告你,不过是因为你身上有味了,才给你买的衣服!不许胡思乱想!更不许有什么非分想法!你给我小心一点!还有呀!公司里的女人,一个个的都是妖精!你给我正经一点,没事少跟她们凑在一起!告诉你!我不同意!”

  乔一福这个时候,只有点头的份了,很受教育的模样。但他心里却想,妈呀,英子好在意我呢,就怕我和别的女人来往。哎呀,我怎么有这么好的运气呀,英子居然能看上我!我无论如何都要让英子高兴,一定和别的美女少说话。

  栗光英给乔一福买衣服这件事,袁诺芳第二天就知道了。

  她在心里想,哟,这是怎么回事呀?先下手为强,跟我抢人呀!那好呀,咱们就争一争,看谁能先把傻乔抢到手!至少我收拾过的帅哥就比你多!

  袁诺芳是个办事干脆利落的人,当天下午就约了傻乔一起出去吃个便饭。

  她开始还想着,也许这个傻乔可能不太敢,甚至会推脱,一起吃个便饭的意思太明显了。他要是推脱,我就好好损他一顿!

  不料,傻乔却说:“好,好,我……我好想和姐一起吃个饭呢。”

  这下子,倒让袁诺芳有些疑惑了,难道傻乔开始打我的主意了?反而想对老娘下手?好呀!傻乔!你但凡敢跟老娘犯一点坏,老娘当场就把你拿下!这次绝不放过你!到时候,哼哼,就看英子是个什么表情吧!

  所以,这天晚上,袁诺芳请乔一福吃饭的时候,就分外的殷勤。一会儿给他倒酒,一会儿给他搛菜,那架式,仿佛就是要把他灌醉了好下手的意思。

  她笑吟吟地说:“傻乔呀,你这身衣服好漂亮嘛,真精神。是英子给你买的?”袁诺芳不慌不忙,开始给傻乔设下圈套,不怕你傻乔不上钩!

  乔一福笑得眼睛都没了,说:“是,是,开……开天辟地,头一回。”

  “姐也给你买过呀,你没忘记吧?”她笑眯眯地说。

  “没有,没有,绝……绝对忘不了。姐最大方了,我……我知道。”

  “对了,姐知道你喜欢英子,怎么样,你和英子能成吗?”她继续实施计划。

  “哎呀哎呀,这个……这个有点难。我这个模样,狗都嫌,提不起来。”

  “既然你知道难,就换一个嘛,还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呀。”

  “我……我这样子,困难,实……实在是太困难了,没办法。”

  “别灰心嘛,姐就觉得你挺好的,这有什么难的,要敢冲敢上嘛!”

  “这个……这个,我可不敢,太……太那个了。”乔一福一脸的苦恼,这样说。

  这下子,袁诺芳可就来了精神了,神色又妖娆又妩媚地说:“比方说吧,现在就有这么一个姑娘,各方面都挺好的,差不多就是姐这样的,你要不要呀?敢不敢拉拉她的手,说你喜欢她?你说呀!敢不敢?”

  袁诺芳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柔和美妙的笑容,眼睛里更是风采迷人,就像一朵招引蝴蝶蜜蜂的盛开鲜花一般,就等着傻乔上钩了。

  不过呢,话又说回来了,她心里还是有点烦躁。老娘这样的大美人,居然要用这种手段招引傻乔,简直是太岂有此理了!现在,她的目标很简单,傻乔要是敢犯上作乱,对她动动手脚,老娘今天就一鼓作气把他拿下来!妈的,丑不丑的先放一边,拿下以后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