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35、 我怎么知道这些是真是假!

逆行商海 闻绎 3074 2017-04-13 10:45:41

  到了夜很深的时候,偌大的办公室里已经没人说话了,每个人都埋头在自己的工作里。房间里只能听见剪刀的咯吱声,整理纸张的哗啦声,订书机的咔嚓声,张主任盖公证章的砰砰声,再有,就是王五他们快速敲击键盘的哒哒声。

  所有人都疲乏困倦,只是机械地从事手里的工作。

  一个年轻人,拿起剪刀去剪信封,却没有剪下去。他的双眼已经合上了,手也垂下来。接着,他一头栽倒在地上,又慌忙坐起来,眨着眼睛看着周围。

  他身边的人都嘻嘻哈哈地笑起来,倒让困倦的人稍稍清醒了一点。

  金艳妮伸着她蛇一样腰肢,妖娆地说:“哎呀,我都要睏死了,谁给说个笑话吧?栗姐姐,我要是把手指头剪下来,算不算工伤呀?”

  栗光英就歪着嘴说:“哎呀,谁见过四个指头的美女呀!天下还不大乱了!”

  这时,楚国林就站了起来,看一眼许莹湘说:“这样吧,我给你们唱个歌吧。要是好听,就给鼓鼓掌。咱们也都清醒一点,别真的剪掉手指头。”

  许莹湘翻起大眼睛看着他。其他人也期待地看着他,连声说:“唱,唱!”

  这个楚国林就拉开了架式,那么柔情蜜意地唱起那首著名的SX小调。

  “山沟沟山洼洼金针针菜,”

  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这是唱给许莹湘听的情歌,就一起喝彩:“好呀!”

  “单为眊眊你,妹妹呀,磨烂我一对对鞋。”

  会议室里的王五冲到门口,大叫一声:“妈呀!妈呀!”

  “黑黝黝的头发白凌凌的牙,毛呼噜噜的眼眼,妹妹呀,你叫哥哥咋?”

  这时,大家兴致都被提了起来,齐声唱道:“爱你呀!爱你呀!”

  “那个辣椒椒开花花,结那个果果红艳艳呀,哥哥心里头有你,妹妹呀,你可有咱?”那真是柔情蜜意,无法言说了。

  所有人都左右摇摆着,齐声唱道:“有你呀,有你呀,娶了咱,回家吧——”

  他们唱完了齐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的,好不快乐。

  那个许莹湘一张大红脸,那里还敢抬头,只是笑个不住。

  终于,窗外的天空渐渐亮了起来。终于,所有的委托函都整理了出来。那些委托函摞在墙边,竟然有半人高,共计六大摞!看着这些委托函,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这天早上,从光福公司门口出发,前往庆亚信息参加股东大会的,是浩浩荡荡的一个车队,蔚为壮观。

  为首的,是已经被内定为庆亚信息新任董事长的罗兰。和她同乘一辆车的,还有被内定为庆亚信息总经理的沈格富,和董事会秘书柳卓兰。惠小春开车。

  后面一辆,是光福投资董事长乔一福的车,今天是第一天使用,由沙子哥开车。同在这辆车上的,还有公证处张主任和他的助手。

  再后面是栗光英的车,坐在她车上的是王五他们三个操盘手。放在行李厢里的是五大箱委托函。

  然后是袁诺芳的车。坐在她车上的是姜丽萍和葛涛。他们都已经辞了职,什么事也没有,自然要跟着去看热闹。

  最后是楚国林的跑车,坐在他车上的,只能是许莹湘。他们兴奋异常,特别想去见识见识这个场面。他那辆跑车惊天动地地轰鸣着,却不敢超过前面的车。

  车队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到了庆亚信息的办公楼前。

  一个年轻人,神色紧张地等在门口。看见一群人从车上下来,慌忙凑过去询问,果然是光福投资来参加股东大会的人,就引着他们往楼里走。

  当他们这群人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温庆西脸色冷峻,双臂抱在胸前,站在走廊中间,显然正在等着他们。

  罗兰领着众人,径直走到他面前,冷静而镇定地说:“温总,咱们又见面了。”

  这个时候,正是温庆西心情最复杂的时候。就是这个刚刚二十岁的小丫头,参加董事会的时候,永远是那么沉默,从不多说一句话,仿佛什么都不懂!但她按兵不动,今天终于有了结果!她竟然带着一大群人,要来接管他创办的庆亚信息!这种情况想一想都叫他痛苦不堪!

  最最叫他受不了的,是他看见站在罗兰身后的沈格富和柳卓兰!他看见沈格富是恨!恨不得他死!他看见柳卓兰,就有一种想冲上去,把她摔倒在地,拳打脚踢的欲望!

  现在,他盯着罗兰,竭力克制愤怒的情绪,说:“罗总,你是来参加股东大会的吧?请往里走,会场在里面的大会议室里。

  罗兰不动声色地说:“温总,想必你也知道,我们又征集了一部分股东的委托函,请你现在过目。我们要以新的持股数量参加股东大会。”

  这是最叫温庆西愤怒的事了!但他没有办法,他不能让光福投资这帮人抓住他的把柄!他指着旁边的门说:“这是小会议室,我们正在开会。你请进吧。”

  会议室的门一打开,里面果然正在开会,一些公司高管坐在桌边。他们看见光福投资的人,就按照温庆西的手势,纷纷走到长桌的另一边。

  罗兰这边的人进来,很快占据了长桌的这一边。

  罗兰向王五等人招招手。王五等人立刻打开行李箱,拿出一摞摞的委托书放在长桌上,摆放得整整齐齐。

  温庆西恶狠狠地说:“这些,就是你们征集来的持股证明?”

  罗兰声音不高,却目光凌厉地盯着他说:“是的,温总。最近这几天,我们广发广告,征集股东对我们的支持。到今天早上为止,我们一共征集到三千七百五十五名股东的支持,他们共持有股票二千六百九十万股,约占庆亚信息百分之二点二。他们委托我们光福公司代表他们行使股权。温总,现在我们是第一大股东!这些就是股东们寄来的委托函,请温总过目。”

  温庆西快要疯了,表情慌乱而惊恐。堆满半张会议桌的委托函,像山一样压迫着他。他胡乱地翻着面前的这些委托函,只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罗……罗总,你说这里有多少?”

  “温总,我刚才说过了,这里有百分之二点二。”

  “百分之二点二?我怎么知道这些是真是假!”

  “我们经过仔细核对,绝对没有错!”

  “不对!你们就是欺骗!前两天你们还没有收到多少股票呢!现在就有了二千六百多万了!谁信你们!我就不信!”

  “温总,请你面对现实!不要以为你不承认,就可以躲过去!”

  “我就是不相信这里有那么多!这些都是假的!”温庆西疯狂地喊叫起来。

  这时,乔一福不引人注意地走到前面,同时也把张主任推到前面。他那么谦恭地笑着说:“温总,我……我来介绍,这位是大安公证处的张主任。”

  张主任仿佛被提醒了,立刻上前说:“温总,我是大安公证处的公证员。你面前的这些委托函,都经过我仔细核对。每一件委托函上都盖了公证章。我们大安公证处对这些委托函的真实性负责。请你也以负责任的态度对待这些委托函!”

  温庆西慌乱地看着张主任,不敢再硬说这些委托函不真实。

  他立刻又找到新理由,大声说:“你们说这些委托函有百分之二点二,我怎么知道!我要审核!我也有权审核!我要一件一件审核!”

  罗兰冷峻地盯着他,严厉说:“温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股东大会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开始。这里一共有三千七百五十五份委托函,你要审核到什么时候!”

  温庆西叫道:“我不审核,怎么知道这些委托函有多少!是真还是假!”

  张主任再次走上前,严肃地说:“温总,我再说一遍,我是BJ大安公证处的公证员,我对所有委托书的真实性负责。你对这些委托函有怀疑,这是合理的。但是,你如果要借审核的机会,拖延股东大会的召开,你就要负法律责任!我建议,先将这些委托函全部封存在这里,股东大会之后,你再逐一审核。如果其中有一件委托函出现差错,我们大安公证处负全责!”

  温庆西来来回回地看着他们,再也找不到其他理由了。只好说:“好!好!全部封存!等开完股东大会,我再来审核!只要有一件错误,就是全错!”

  这场风波,总算结束了。张主任立刻用封条将全部委托函封存在会议桌上。双方确认后,温庆西领头出了会议室。

  他走得很快,带着几位公司高管,抢先进了股东大会的会场。他一进去,就示意身后的人先占据主席台的所有座位。不等光福投资的人进去,就高声宣布会议开始。袁诺芳、栗光英这些人,站在门口,虽然很愤怒,却一时也没有办法。

  温庆西一开口就宣布了三项发展策略,第一,公司将每年投资一个亿,用于新产品的科研。第二,将要扩建新的厂区,用于新产品的生产。第三,公司将引进国外的最新技术和资金,要让庆亚信息的产品走上世界!等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