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33、 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逆行商海 闻绎 3011 2017-04-12 10:41:54

  楚国林惊愕地看着这个人,他突然意识到,那人倒的不是水,而是汽油!一定是汽油!他急忙刹车!他的车后,立刻响起一片喇叭声。他现在什么也不顾了,他一边看着后面,一边倒车。后面的汽车都鸣着喇叭,向两边闪开。

  前面面包车里的人,突然把一条点燃的破布扔到车外,地上的汽油顿时燃烧起来,就如同火龙一般,向楚国林的厢式货车漫延过来。

  楚国林拚命向后倒车。他后面的汽车一边鸣着喇叭,一边向两边挤,甚至出现了刮蹭。而那条火龙一般燃烧的火焰,正快速向他们这边燃烧过来,正在追赶他的车。他明白,他绝对跑不过火焰。他看见旁边有一点空儿,一打方向盘就挤了过去!厢式货车明显碰到了那辆车,但他已经顾不上了!他刚刚躲开,那火焰就轰的一声从他的汽车旁边燃烧过去了。

  大街上这一道火焰,猛烈地燃烧,让两边的汽车惊恐万状。他们后面的一辆车可就惨了,没躲开,正开到这股火龙之上,汽车立刻燃烧起来了。车里的人刚刚跳下车,那辆车就爆燃起来!

  整个交通一片混乱。许多汽车挤到一起了,甚至撞在一起。所幸,楚国林前面并没有出现交通混乱。他开车贴着路边,飞快的行驶着。现在,他们可不敢跟在面包车之类的能从后面开门的车。他选了一辆疾驶的小跑车,紧跟在它后面。

  许莹湘则前后左右地看着,生怕再遇上恐怖分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发现一辆车里伸出一只手,向他们摇晃着。她注意一看,原来是栗光英在向她招手。接着,她又看见后面罗兰的车,她也从车里向她招手。很快,这两辆车都贴在他们的旁边,一同向前疾驶。

  她急忙掏出手机给栗光英打电话,说:“栗总呀,刚才我们差点被烧死!”

  栗光英尖声说:“有什么话,咱们回去再说!现在好好开车!我在你们前面,阿兰在你们后面!跟着我走!”

  果然,她们的两辆车很快分开,一辆在前,一辆在后,把厢式货车夹在中间,向前疾驶。过了没一会儿,许家城也开着车追上来了,向他们挥着手。跟在他后面的是一辆中巴。妈呀!车上坐了一大群穿着黑色制服的保安!

  许莹湘快乐地笑了起来,一会儿往前看,一会儿往后看,这是整整一个车队呀!她再也不用害怕了!

  快到公司的时候,许家城给妹妹打电话,叫她慢一点。

  只见那辆中巴疾驶上前,先在公司外面的街边停下。一大群保安下了车,很快就封锁了街道。楚国林的厢式货车刚一停下,这群保安就涌了过来,把厢式货车团团围在中间,如临大敌一般。

  栗光英跑到厢式货车旁边,拉开车门问:“喂,你们怎么样?”

  许莹湘脸色苍白的说:“栗总,有人要抢我们的信件!他们抢了好几次呢!”

  栗光英瞪着黑黑的眼睛,叫道:“肯定是廖清山跟我们搞鬼!他们一定是急疯了!我已经报了警!警察肯定会找他们算账!”

  接下来,光福公司的所有人,包括袁诺芳和姜丽萍这些股东,还有其他职员,都涌了出来。邮包很重,他们两三个人抬一个邮包就往楼里走。那一群保安立刻变换队形,走在他们两侧,阻止行人通过。几个被拦住的行人赞叹:“妈呀,这得多少现金呀!来了这么多警察!”

  十几名保安护送着这支小小的搬运队伍,一直护送到公司里。

  接下来,王五他们一阵忙乱,把大办公室里的桌子都推到一边,空出中间的地面。巨大的邮包也被他们解开,无数信件被倒在地上,竟然堆成了一座小山。大家围在这座小山旁边惊叹不已,他们一把一把地抓起那些信,互相说:“这得多少委托函呀!应该够了吗!”“肯定够了,绝对够了!”其他人这么回应道。

  栗光英叫王五搬出一个纸盒子,里面有十几把剪刀和十几个订书机。

  她说:“安静,都安静!办公室和财务部的人,在这里负责拆信,整理委托函,装订起来,然后送到张主任那里审核盖章。王五,你们交易室的三个人,在会议室,负责录入数据。大家都知道,今天是咱们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要开股东大会了!所有人都要认真,绝对不允许出差错!王五,尤其是你们三个人!现在,咱们都干起来吧!”

  所有人都围着那一堆信件席地而坐,一人一把剪刀,一个订书机,开始拆信、整理委托函,然后装订。

  装订好的委托函被送到张主任和他的助手面前。他们仔细核对委托函,然后在一份一份委托书上盖上公证章。

  被审核过的委托函被送进会议室里,王五他们三个人正飞快地敲击键盘,录入数据。最后,录完数据的委托函被送进栗光英的办公室,整齐地放在墙根下。他们估计,所有委托函可能会有很多,甚至要占一面墙!

  承担这项搬运工作的,就是乔一福。他满脸都是傻笑,一会儿盯着张主任盖公证章,一会儿看着王五他们录入数据,忙得屁颠屁颠的。

  这个上午,楚国林经历了动作电影的全部惊险桥段,生死搏斗,驾车飞奔,火焰逃命,简直是九死一生!现在安全了,人却兴奋起来,怎么也坐不住。他一边整理委托函,一边向身边的人讲起他和莹湘的惊险历程。只见他手舞足蹈,绘声绘色。讲到许莹湘的旋风脚、霹雳拳,干脆站起来,一招一式地模仿起来,让听故事的人一阵一阵地惊叫着,仿佛也亲历了一遍。

  几个女生,把早已脸色一片粉红的许莹湘推来推去,咯咯地笑着。

  此时,袁诺芳、罗兰和栗光英坐在一角,一边整理委托函,一边瞄着跑来跑去的乔一福,低声悄悄议论。

  袁诺芳横眉立目地说:“廖清山简直是疯了!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干起了抢劫勾当!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栗光英也低声说:“我在路上看见了,撞了好几辆车呢!还有几辆车被火烧了!光是赔钱就是不小一笔!好家伙,黑社会那一套,全对咱们使上了!”

  罗兰却不考虑这些事。对她来说,廖清山搞的那些抢劫桥段都是小菜,不算什么。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终于坚持下来了,没有和雪丽做交易。此时想起来,还真的有一点后怕,就好像她曾经站在深渊的边缘一样。

  她小声说:“咱们这位乔律师,真是的,他怎么就能想出这个办法来!号召散户们支持咱们!看看,竟然收到了这么多委托函!”

  她这么一说,袁诺芳和栗光英都笑了起来。那天,她们可是陪了乔一福一个晚上呀!直到早上,他一脸痴呆地指着电视。她们当时就明白,他傻成这个样子,一定是灵光乍现,有什么高招了!

  袁诺芳怪模怪样地笑着,说:“咱们这位乔总,简直就是个神人!人家神人,都神在眼睛里,动不动就是一副眼睛乱转的贼精模样。他可倒好,越是傻的时候,呆的时候,就越有鬼主意!而且,还是别人想不到的主意!”

  栗光英却撇着嘴说:“得了吧,他走的是邪运,神鬼上身。只要他敢开牙,大神小鬼的全在他身后出主意,回回都是这样。你要是信吧,实在是太怪异。你要是不信吧,他还回回都实现了。他就是个怪人!”

  她们悄悄地把乔一福的种种神鬼奇迹一一细数,又是惊异又是赞叹。

  袁诺芳得意地说:“我也算是巨眼英豪了,咱们第一次开会,我就说他是光福的董事长。瞧瞧,我居然挑了一个神鬼奇才!我得有多厉害!”

  栗光英却歪着嘴回敬道:“哪里呀,你那是吃屎吃出个金豆子,放屁崩出个牛宝来!我可是第一个认识他的,当初凤姐要找律师,我就推荐了他!他当时可就是个谁也看不上眼的小律师!”

  这两个人,一边唇枪舌剑地斗嘴,一边你捅我一下,我掐你一下在暗中使坏。

  罗兰人小鬼大,看着她们两个人直乐,说:“你们也用不着这样。我也看出来了,你们两个人都挺在意乔律师的。要是谁肯做乔律师的女朋友,那就更好了。”

  袁诺芳就说:“那当然是英子了。你看她盯的那叫一个紧,别人和乔律师多说一句话她都不乐意。英子,你干脆就开诚布公吧,别吊着了。”

  栗光英说:“拉倒吧,也不知道是谁,说了好几次了,就想做一福的女朋友,又捋胳膊又挽袖子的,最后通牒都发出来了!现在怎么怂了?”

  袁诺芳说:“还是你合适,小巧玲珑,小鸟依人,正和乔律师般配。”

  栗光英说:“你更合适,人高马大,财大气粗,天生的管家婆,最合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