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29、 她一辈子都翻不过身来

逆行商海 闻绎 3032 2017-04-10 10:07:21

  廖清山仔细地思考这些情况,说:“征集,估计他们能征集到一些,但真要征集两千万股以上,恐怕还真是一件难办的事,对不对?”

  温庆西咬牙切齿地说:“很难!非常难!我看,他们不可能征集到!”

  廖清山脸色严峻,低头看报。他再抬头时,眼睛里闪着凶光,“庆西,你要好好动动脑筋!我不管他们能征集到多少!你要想办法,一定要想办法,采取必要的措施,绝不能让他们征集到那么多!你明白吗!”

  温庆西小心地看着他眼睛,眼睛里也闪出凶光来,用力点点头。

  光福投资向所有庆亚信息的股东们发出征集信函,同时,在网络里也放上征集委托函的文件,任何人都可以下载打印。同时,阿哥带着王五他们三个人,又开始在网上散布消息,说光福投资曾经收购过一家叫星信公司的亏损股,并且进行了资产重组。现在,这个星信公司的股票连续上涨四十三天,创造了股市奇迹!预计资产重组完成后,重新开盘时,还将上涨百分之四十四点六!股票上涨数十倍,实在是太惊人!现在光福投资又要收购庆亚信息,可能又会出现股市奇迹!等等。并且建议散户朋友现在就要持有庆亚信息股票。最重要的一点是:要立刻把这些股票委托给光福投资!然后就等着发财吧!等等!

  把所有这些工作完成之后,光福投资的股东们,就开始焦虑的等待!

  廖清山看到征集委托函的报纸,是他们开始征集的第一天。

  这一天,张三摇着几张报纸冲进公司里,大声叫道,“看呀,看呀,咱们的公告出来了!快看呀!咱们的公告!”

  所有人都围上来,各抢了一份报纸低头看着,并且互相议论着。

  这时,袁诺芳带着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进来,介绍给乔一福和栗光英。

  她说:“这位是大安公证处的张主任和公证员小李。这是我们公司的乔总和栗总。”她看着那些报纸问:“咱们的公告是不是出来了?”

  栗光英说:“是的,半个版面,可花了咱们不少钱呢。”

  袁诺芳向她耸了一下鼻子,说:“从今天起,老张和小李就坐在咱们这里,每一份委托书收到了,都要交给两位公证员公证。另外,英子,你每天都要安排人在门口等着,等邮递员给咱们送信。我警告你,每一封信都不能丢!”

  栗光英虽然很想对袁诺芳反唇相讥,但她说的事太重大了,立刻回头说:“张三,你的任务,就是每天去门口看着,看看邮递员来了没有。”

  张三听她这么一说,立刻出了公司大门,等在电梯外面。

  没多久,他果然看见邮递员背着邮包走出电梯,向这边走过来。他知道今天不会有信,但还是问:“师傅,有我们的信吗?”

  那位中年邮递员说:“你是光福公司的吧,今天没有你们的信。”

  张三歪着嘴笑着说:“真没有呀?”

  邮递员说:“真没有。你放心,我不会丢了信。我要丢一封信,就要下岗了。”

  还是这一天,早早到了办公室的雪丽,也在报纸看见了光福投资征集委托函的公告。她把公告内容仔细看了一遍,不由痛苦得直摇头。光福公司竟然想出这么个诡异办法,征集散户们支持!他们简直太有想像力了!那个小律师乔一福,简直就是个怪物!怪得让人恐怖!

  这时,黛西敲门进了她的办公室,手里也拿着这张报纸。她在雪丽对面坐下来,看着雪丽的眼神尤如死刑犯上了刑场。

  她问:“丽萨尔,你看了今天的报纸?光福投资的公告?”

  “是,看见了。”雪丽不动声色地盯着她,忽然意识到,黛西似乎看到了机会。

  “你认为,光福投资这一招,能成功吗?”她果然这么问。

  “至少有七成成功的机会。”雪丽认真地说。

  “不会吧。他们至少要征集几千个股东,才能超过廖清山!”

  “我说过了,他们至少有七成的把握。这件事里,没我们的机会!”雪丽说得很果断,她不想让黛西还有什么幻想。

  “我不这么看!”黛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闪着锐光,“我认为他们可能失败!征集那么多股东的支持绝不是容易的事!你应该提前做好准备,和廖清山谈判!如果光福投资失败,就把那个百分之二点四拿过来!”

  今天早上,黛西看到这个公告的时候,就感觉到这是一个机会。不管是她,还是丽萨尔,目前的处境都极其糟糕。如果给总公司高层留下坏印象,她一辈子都翻不过身来!她相信,丽萨尔从她的利益考虑,也会抓住这个机会!

  但是,雪丽却冷冰冰地盯着她说:“那不可能!廖清山是不是傻瓜先不管,光福投资的征集公告,就很有可能成功!”

  “为什么!为什么!你说出道理来!”黛西此时已经急了,瞪着她问。

  “黛西,你只看到小股东持股少,又是一支亏损股,没人太在意它,就认为征集很难,是不对的!你别忘了,他们成功收购过ST星信。结果,ST星信连续上涨四十三天,这就是效应!是最吸引人的!那些小股东看什么?不是看光福投资说什么,而是看结果!ST星信就是结果!再小的股东,如果手里的股票能翻十倍,甚至数十倍,他们就一定会支持光福投资!”

  “你坚持这么认为!”

  “是,我坚持这么认为!千万别小看那个小律师!他就是个怪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怪胎!他最后采取的措施都是那么怪异,却都成功了!廖清山也不是他的对手!廖清山这一次只求自保,他没有任何进攻的念头!这就是标志!”

  黛西非常非常愤怒,却没有任何办法。如果由她出面去找廖清山,她感觉,效果不会很好。她甚至都想不出该怎么和廖清山谈判!丽萨尔不出手,她的处境就不可能好转!这是一目了然的!

  她恼怒地说:“看不出来,你很支持光福投资呀!”

  雪丽也很生气,目光尖锐地盯着她,“黛西,你最好不要再用这种腔调跟我说话!显得你层次太低!实话告诉你,我很清楚目前的局面,我们已经输了!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顺便告诉你,我已经给詹姆斯写了报告,要求回去述职。我在报告的最后,建议由你接替我的职务。黛西,我走了之后,你怎么干都行!”

  “丽萨尔,没想到你会认输!”黛西几乎疯狂地这么喊叫。

  “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什么认不认的!”雪丽说这句话的时候,嘴唇颤抖,甚至全身颤抖。在她这一生中,从没遭遇过如此惨重的失败!

  黛西却把桌子一拍,猛地站起来,大声说:“我可不认输!我们走着瞧吧!”她抓起那张报纸,疯了似的冲出办公室。

  雪丽明白,黛西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总公司写报告,把所有罪责都推到她身上。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她此时心灰意冷,也不在乎了。

  这一天的夜里,栗光英独自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也在看着这张报纸。

  现在,所有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在激动中惴惴不安地期待。

  下午,姜丽萍拿着这张报纸冲进她的办公室,说:“英子,看看,咱们的公告登出来了,怎么样?妈呀,你是不知道,我费了天大的劲儿呀!这才赶出来!”

  栗光英歪着她红红的小嘴唇,脸上露出一点讥讽的意思,笑着说:“姜姐,你算是立了头一功,要我给你发个立功证书吗?”

  不过,姜丽萍此时可没有和她调侃斗嘴的意思,而是无限忧虑地说:“英子,公告是登出来了,就是不知道结果怎么样呀!”

  她这么一说,栗光英想斗斗嘴皮子的念头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现在,她独自坐着,看着这份报纸,心里忧虑的,就是这么一件事了。

  这时,乔一福背着他的大提包,摇摇晃晃地走进来,在对面坐下来,双手托着下巴,脸上露出傻傻的微笑看着她。

  栗光英扫了他一眼就看明白了,这个傻缺,现在居然还有心思玫瑰花儿开呢!好像公告的结果,公司的前景,都和他没关系了,他做什么大春梦呢!

  她唬着一张脸,把报纸往他跟前一推,说:“喂,傻缺,这个会怎么样?”

  这个傻缺,居然笑眯眯的,把他的小眼睛都笑没了,双手托着他那张歪瓜脸,还左一摇,右一摇的,说:“英子,不要想太多。咱……咱们只能等了。”

  “能等来什么结果?你说!”

  “英子呀,咱……咱们是光福呀,又有光彩,又……又有福气,一定没问题。”

  栗光英听出来了,他说的就是好听话,是来安慰她的,让她高兴的。丑八怪,他就那么一点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她这么一想的时候,忍不住就想起了袁诺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