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27、 今后就是我给您开车了

逆行商海 闻绎 3019 2017-04-09 09:55:00

  栗光英可被她给气疯了,尖叫一声就扑了过去,伸手就要撕她的嘴。葛涛一看这个架式,急忙挤到中间,把她们分开,来回劝着。王五他们也过来劝架。两个女人就尖叫着大吵起来,互不相让。办公室里顿时一片混乱。

  这时,袁诺芳突然一声尖叫,“都不许吵了!”她猛地冲过去,一手抓着一个,用力摇晃,那模样,仿佛她也疯了似的。

  姜丽萍和栗光英还想争吵。她又是把她们一阵乱摇,眼睛却看着电视前的乔一福。姜丽萍和栗光英似乎也意识到什么,也回头去看乔一福。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回头去看乔一福。

  只见乔一福站在电视前,那么痴呆地看着她们,似乎正被她们的争吵所吸引。但他的一个手指,却指着电视,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袁诺芳等的就是这个!她相信她一定是等到了!她高声问:“你看到什么了!”

  乔一福仍然那么痴呆地看着她们,只是说了一句:“快看新闻!”

  袁诺芳冲过去,抓起遥控器就点了回放,然后查找乔一福刚刚看的节目。查找回放是世界上最慢最让人着急的事!要他妈的一步一步地调,还有数不清的广告!电视台里都是一帮吃货!

  乔一福刚才看的节目终于被调了出来,是本地新闻。

  一个和葛涛一样愚蠢的电视主持人正在报告新闻。他说:“昨天夜里,本地暴雨,许多街道被雨水淹没。BJ机场也因为这场暴雨取消了五百多个航班。不巧的是,从机场到市区的轻轨又出了故障,结果造成有八万多人被困在机场。出租车和大巴都很少。乘客们面对这种情况都很无奈。就在这个时候,家住望京的一位年轻人,在微博里发出试探性的询问。他问:有没有人愿意用自己的私家车,免费把困在机场的兄弟姐妹送回家?就是这个询问,在网络里引起许多好心人的关注。据本台不完全统计,昨天夜里,大约有一百多辆私家车开到机场,免费把五百多名旅客送回了家。虽然五百名旅客与八万名被滞留的旅客相比是个很小的数字,但这种温暖,这种关爱让人深受感动……”

  节目就是这么一个节目,和她们当前遇到的麻烦没有一点关系。所有人都扭回头,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似乎正在等他作出解释。

  乔一福也扭回头,用一种怪异的痴呆的目光看着每一个人。

  袁诺芳意识到,答案就在这个节目里。但她没看出来。她相信,其他人也没看出来。就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又小心翼翼地问:“乔律师,你要说什么?”

  乔一福指着大屏幕,眨着他的小眼睛,说:“一个询问,试……试探性的询问,用微信,就有那么多好心人注意到了,他们还……还去机场接人,一百多辆私家车呀。”他沉重地喘了一口气,又说:“我……我们,如果发一个公告呢?在报纸上,在网络里,说明我们的情况,还……还有我们的目的,请……请广大散户朋友支持我们。袁姐,英子,那些散户,会……会不会支持我们?你们说呢?”

  袁诺芳不由张大了嘴。她很快就想明白,这是一个别出心裁的主意,号召所有庆亚信息的散户们,把他们手里的股权委托给他们!她兴奋地大叫!“会!会!一定会!他们一定会支持我们!”

  乔一福又说:“星信公司就……就是一个例子!连……连续上涨,是吧?我……我们不会让散户们吃亏!是吧?”

  袁诺芳的双眼已经闪出光来了。她根本猜不出这个办法会不会成功,但这就是一要救命的稻草,她们必须抓住!非抓住不可!成不成她们都要闯一下!

  她大声说:“我明白了!就是这个办法!发公告,号召散户们把股权委托给我们!有星信公司做例子!他们一定会支持我们!”

  栗光英叫道:“快给阿兰打电话!快呀!”

  袁诺芳急忙掏出手机,急促地说:“我给阿兰打电话!她最好还在家里!”

  罗兰接到袁姐的电话之前,一直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雨仍在下着,天亮以后又刮起了风。风裹着雨在天空中肆虐,街边的树和楼顶的广告牌在风雨中颤抖。

  她感觉,她的心情和外面的天气一样冰冷纷乱。

  虽然说,阿哥建议,反正总是要后悔,就和朋友们一起后悔。那就意味着,她再也收不回海洲了!就是这一点,让她耿耿于怀!问题还在于,她的资金,所有股东的资金,也全部损失了呀!她们什么也得不到!如果她收回海洲呢!她至少可以得到海洲!全部区别就在这里!

  她看着手机里的时间,时间已经是八点半,乔律师和袁姐,都没给她打电话。他们怎么可能打呢,他们根本不可能有办法!那么,她要给雪丽打电话吗?现在,她犹豫着的,就是这件事了。

  这时,她就感觉到手机一震,接着就开始响了起来。她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掉在地上。她定住眼睛一看,竟然是袁姐来的电话!乔律师有办法了吗!

  她急忙接通电话,“喂,袁姐,怎么样!”她焦虑地问。

  袁姐在电话里向她喊:“阿兰,赶快回来!现在就回来!乔律师有办法了!”

  她惊恐地问:“什么办法?”

  袁姐说:“电话里一下子说不清!你赶快回来吧!回来就知道了!”

  罗兰全身都颤抖起来了,手足无措地给沙子哥发短信,“速来接我!”然后就开始慌张地穿衣服,收拾东西。她在心里疯狂地想:我能收回海洲吗!我能收回海洲吗!只要能让我收回!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愿意!

  阿哥端着早餐出现在门口,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她匆忙说:“阿哥,我要走了!袁姐来电话,说乔律师有办法了。我要回去!”

  她背起包,抓起风衣,冲到阿哥面前,搂着他的脖子和他亲吻。她忽然愣了一下,有点惊讶地说:“阿哥,你做了早餐?”

  阿哥古怪地向她笑了一下,“阿兰,你来了,我就不是一个人了。我必须改变,好,永远照顾你。”

  阿兰用她美丽的大眼睛向他微笑,说:“阿哥,晚上等着我。”

  她匆匆跑出门,冲下楼梯,一直来到外面的大雨里。她知道沙子哥不会马上到,但她宁愿在大雨里等候。

  足足过了十五分钟,她的汽车才在门前停下。

  从车上跳下来的,竟然是惠小春。她蹦跳着跑到汽车另一边,替她打开车门,说:“罗总,上车吧。今后就是我给您开车了。”

  罗兰有些吃惊地问:“为什么?沙子哥呢?”

  惠小春说:“您先上车吧,到路上我再给您解释。”

  车一开起来,罗兰才发现,这个惠小春开车,竟然也是风驰电掣,拐弯、并线、超车,都是干脆利落的。她说:“你开车好快!”

  惠小春说:“我接到袁姐的电话,要我赶快送您去公司。”

  罗兰说:“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惠小春回头看她一眼,一边开着车,一边说:“罗总,我不知您是不是理解。其实,沙子哥对您并没有什么非分的想法,一点都没有。但是,他就是很难过,非常难过。他的心,他的情感,全都在您身上。您理解吗?”

  罗兰望着车外,点头说:“我理解。这几年,没有沙子哥,我活不到今天。”

  惠小春继续说:“昨天夜里,我看到您和沙子哥,您和阿哥的情感。所以,我向栗姐姐提了一个建议,让我给您开车。让沙子哥给乔总开车。乔总的车,这两天也快到了。罗总,您看,这样是不是好一点?”

  罗兰明白了。几乎可以说,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她心里很惦念沙子哥,希望他今后也过得好。她点点头,就没有再说话。

  当罗兰匆匆进入公司的时候,只见所有人都聚在一起,乱七八糟的议论着,仿佛发生了什么大事。她们一看见罗兰,都欢呼着说,阿兰来了!阿兰来了!

  袁诺芳看见她,立刻说:“好了,好了,都去会议室!我们开会!”

  那些美女股东们,都叽叽嘎嘎地议论着,一起涌进会议室里。

  袁诺芳最后推着乔一福进了会议室,直接把他按在上首的位子里。她就站在他身边,那么得意,又那么快乐地看着大家。

  她说:“大家都坐下,先听我说!刚才,咱们乔总又神了一把,制订出新的行动计划!我们要向所有散户发出公告,告诉他们,我们就是要把那些亏损企业改造成盈利企业!我们在星信公司就是这么做的!结果怎么样,星信股票连续四十三天涨停,创造了中国股市的奇迹!”

  这个时候,罗兰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她太着急了。

  她扯了袁诺芳一下,悄声说:“袁姐,你能不能直接说?”

闻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