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25、 你能照顾好她吗!

逆行商海 闻绎 3118 2017-04-07 11:13:26

  “哎呀,你真决定做他的女朋友了?”她歪着嘴巴说。

  “我说了,你管不着!”本小姐还没打定主意呢!让我跟你说,门儿都没有!

  “我说英子,你要想做他的女朋友呢,现在就承认。你现在要是不承认呢,别人可就要做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她怀着一丝恶意,摇头晃脑地说。

  “我的袁姐,你说的别人,不会就是你吧?”英子一手叉腰,冷笑着说。

  袁诺芳等的就是这一句。她感觉,拿下傻乔这种为难事,她要不找个敌人来逼一下,还是拿不定主意。这个栗光英就是最好的敌人!只要这个敌人再激她一下,她立马就冲出去,一手揪住傻乔那头乱发,一手托住他的傻下巴,照他嘴上就亲一下,或者亲他个若干下!妈的,生米这就做成熟饭了!下一步该干什么,都是老娘得心应手的事,还怕治不住这个傻小子!真是的!

  所以,她就挺起丰满胸脯,扬起圆润下巴,傲然说:“对了,就是我!你承认不承认吧!现在就说!不承认就退到一边去!”

  栗光英耸着她尖尖的小鼻子,瞪起她黑黑的大眼睛,盯着她,却没说话。

  袁诺芳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了,心里把勇气鼓了又鼓,慷慨就义一般地说:“很好!你没有承认!那你就不是他的女朋友!我就要做一做他的女朋友!我现在就去找他!先挽住他的胳膊,然后在他耳边说一句话,就说我喜欢他!他肯定会乐疯的!”她盯着栗光英,起身就要冲过去。她想,老娘豁出去了!

  不料,栗光英却在这最后一刻抓住了她,青面獠牙地说:“你敢!”

  袁诺芳却立刻停下步,恶声说:“我有什么不敢的!你放手,我现在就去!”实在说起来,她心里还缺一把火,需要栗光英再推动一下!

  “我不许!”栗光英低声叫道。

  “你不许我就不去了!我找个男朋友还要你同意吗!你给我放手!”

  栗光英抓是抓着袁诺芳呢,却也并没有用力抓。袁诺芳喝令栗光英松手,却也没用力去挣脱。她们其实都等着对方推动自己呢。并且都拚命地绷着脸,装出穷凶极恶的样子来。一个说,你松手!一个说,不行!

  她们忽然觉得一阵异常,同时回头看,只见乔一福正一脸痴呆傻笨的模样看着她们呢。就是回头看这么一眼,两个企图争夺男朋友的美女,原本万丈气焰,瞬间就灭了一半!妈呀!这位准夫婿,实在是矬得像钉,丑得像怪呀!

  乔一福仍然一脸傻模样地问:“你……你们怎么了?”

  这下子,她们脸上的穷凶极恶、青面獠牙再也绷不住,忍不住都笑了起来,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竟然勾肩搭背地笑成了一团。

  栗光英得了大胜似的,一脸的狡黠,低声说:“袁姐,你自己都拿不定主意,还想借我的力呀!门儿都没有!有本事你过去呀,我不拦着你。”

  袁诺芳的勇气早已耗尽了,哪里还鼓得起来。就歪着嘴说:“我知道了,你是心里喜欢,眼睛不喜欢,看人表里不一!以貎取人!”

  栗光英嘻嘻地笑着说:“袁姐,你不是的呀?你不也是这样!还说我呢!”

  在外屋,乔一福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仍在苦苦地寻找对策。

  也是这个时候,在阿哥家里,罗兰已经平静下来。

  她和阿哥坐在沙发上,拉着他的手,斜倚在他身上,眼睛望着窗外的大雨,轻声说:“我猜,乔律师这个时候,一定在想办法呢。”

  阿哥说:“他能想出办法吗?”

  罗兰忧愁地说:“就是不知道呀。我问过他,他总是摇头。我也想不出办法。”

  这时,罗兰忽然不说话了。她的身体渐渐向前佝偻,并且发出沉重的喘息声。阿哥抱住她,问她怎么了。她说不出话来,身体像虾一样弯下去,脸色也全变了。她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她咬紧牙关,但仍然发出低沉的呻吟声。

  阿哥吓坏了,抱住她,想把她抱到沙发上,叫道:“阿兰,阿兰!”

  罗兰紧闭双眼,艰难说:“阿哥,叫沙子哥来,快给他打电话!”

  阿哥看出来了,阿兰正在忍受剧烈的疼痛。他急忙掏出手机打电话。

  此时,沙子哥和惠小春仍然站在蓬檐下,看着外面的暴雨。

  惠小春不时看着沙子哥。她看出他有很重的心事,但她拿不准该不该问。她打开手里的塑料袋,送到他面前。

  沙子哥看看塑料袋里刚出笼的包子,摇摇头。

  惠小春固执地举着,“吃!不管你有什么事,吃一个总是好的!吃!”

  沙子哥终于拿起一个包子,食不知味地吃着。

  惠小春也拿出一个包子,慢慢地吃着,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的电话响了,他拿出来接听。他嗯了几声,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什么,什么?我知道了,我就来!”他手里的包子一下子塞进嘴里,就往汽车那边走。

  惠小春紧跟在他身后,连声问:“怎么了,怎么了?”

  沙子哥说:“阿兰犯病了,我要去看看她!”

  惠小春说:“我也跟你去吧,也许能帮上忙。”

  他们都上了车。汽车很快冲进暴雨里。

  沙子哥和惠小春赶到阿哥家的时候,罗兰仍然蜷缩在地板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而痛苦。她只能勉强向他作了一个手势。

  沙子哥什么也没说,甩掉外衣,就在罗兰身边蹲下。他用一个膝盖顶在罗兰背上,双手从她腋下抓住她双肩,然后缓缓地持续向上用力扳。罗兰咬牙不出声,汗水正从她额头上渗出来。阿哥和惠小春蹲在旁边,都惊愕地看着。

  接着,沙子哥开始用力按摩罗兰的后背。他那么用力,罗兰的小身体在他的手下痛苦地颤抖着。他一边按摩,一边抬头盯着阿哥,好像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这个按摩,是每天早上都要做的,日复一日呀,阿哥他行吗?他低头看着罗兰那张苍白的脸,不能不想到,这一切,今后只能由阿哥来做了。

  沙子哥慢慢住了手,仍然盯着阿哥。他有些不情愿地站起来,说:“阿哥,你来按摩。以后这就是你的事了!”

  阿哥跪在阿兰身边,开始按照沙子哥的样子替罗兰按摩。但他的动作很笨拙。

  沙子哥忍着怒气,说:“再用力!按摩她脊椎的两侧!用力!”

  他突然抓住阿哥的肩,用力把他摔在地上,骑在他的背上,用力按摩他的后背。他一边按摩一边说:“是这样!是这样!要这样用力!阿兰不是多愁善感的小姑娘,她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她什么痛苦都能忍受!你要这样用力!持续不断地用力!阿哥呀,你要记着,阿兰每天早上都会晨僵,你必须用力给她揉开,她才能挺直身体。有的时候,她夜里也会僵硬,就像今天一样,你也要给她揉开!阿哥,这不是三天两天的事,是永远如此!永远如此!你能做到吗!”

  阿哥趴在地上,歪着头,沙子哥的脸就在他眼前。他能看见沙子哥那张痛苦得有些扭曲的脸,还有他那双难以放心的眼睛。

  他倔强地说:“沙子哥,我发誓我能做到!天天如此!永远如此!”

  沙子哥慢慢把他拉起来,直视着他的眼睛,沉重地说:“阿哥,你不给她揉开,她一天都会僵硬和疼痛!你能体会那种僵硬和疼痛吗!你能照顾好她吗!”

  阿哥瘦削的脸上露出刚毅的神色,“沙子哥,我发誓我能做到!”

  沙子哥站起来,指着阿兰说:“那好,你来吧!继续按摩,至少十分钟!”

  阿哥用力给罗兰按摩。他明白,今后这就是他的责任了!他说:“阿兰,你忍着,如果我揉得不好,你就说话。我一定给你揉好!”

  罗兰趴在地板上,单薄的小身体就像铺在地上的衣服。她咬牙坚持着,却一声不响。她柔弱的大眼睛,一直看着沙子哥。

  沙子哥转身去了卫生间,打开热水。蒸汽立刻弥漫开来。

  他走回来说:“阿哥,你现在抱着她,去卫生间,用热水冲她的后背,让她的脊椎和肌肉完全松开。每天如此,你能做到吗!”

  阿哥抱起罗兰,一双眼睛有点恶狠狠地瞪着沙子哥,低沉地说:“我能做到!”他抱着罗兰进了卫生间。

  惠小春悄声说:“阿哥,还是我来吧,我是女的,好一点。”

  阿哥吼了一声,“不用!”

  阿哥家里没有浴盆,只有安在墙壁上的淋浴。他把罗兰抱在怀里,让热水冲刷她的后背。水很热,他的手臂很快就发红了。

  罗兰从阿哥肩上向沙子哥伸出手,轻声说:“沙子哥。”

  沙子哥很想去拉她的手,但他没过去,只是用那么深沉的目光看着她。他的嘴唇抖了起来,眼睛里也有了泪水。他勉强说:“阿哥,我把阿兰交给你了。今后,就是你照顾她。她的一切,从早到晚,吃饭睡觉,你都要照料到。你要是爱她,就不会觉得辛苦,反而觉得,这个责任就是一种幸福。阿哥,拜托你照顾好她。你要有什么不知道的,就给我打电话。阿兰,我走了,我把你交给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