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22、 希望你做出正确决定

逆行商海 闻绎 3036 2017-04-05 10:07:07

  罗兰脸上的震惊是藏不住的。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雪丽,却说不出话来。此时,她心里早已倒海翻江了。乔律师忧虑的对,廖清山绝不会袖手旁观!他一定会反扑!一定会和光福拚命的!他最近如此安静,原来重点在这里!

  “雪姐姐,你是说,廖清山已经签过字了?”

  “是的。他们今天上午十点钟,已经办完过户手续了。”

  这下子,罗兰才明白,雪丽为什么要安排在中午十一点时见面,她是在等待他们办完过户!那么,她今天和自己面谈,就不是警告,而是另有目的。但她的目的是什么呢?她竟然想不出来。她很想给袁姐和乔律师打一个电话,但考虑片刻,她还是决定再等一等。

  雪丽的表情平静而镇静,似乎看不出什么倾向性。她盯了罗兰几秒钟后,又说:“罗兰女士,我得到可靠消息,廖清山准备明天发出公告,说他又取得百分之一点七的股份。那么,从后天开始,还有七天,庆亚信息就要召开股东大会。在这七天里,你们还能做什么呢?请你注意看一下电脑里,在这个姓李的之后,再也没有其他大散户了。七天之内,你们就是在股市上抢购,也来不及了!”

  此时,罗兰脸色苍白,说不出话来,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她对股市太了解了,雪丽说的情况,都是必然的!甚至可以说,毫无办法!

  雪丽的声音仍然是那么平静,仿佛在说一件很平淡的事:“罗兰女士,七天后,召开股东大会时,你也许会成为董事。但是,你们的光福投资,肯定控制不了庆亚信息。罗兰女士,再进一步说,光福投资想控制庆亚信息的目的达不到,那么,你的目的呢?你想收回并且控制海洲数据的目的,也将随之付诸东流!”

  罗兰一动不动,仿佛已经冻僵。雪丽说的,正是她心中的要害!她感觉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已经绷紧,仿佛随时都会跳起来,扑到雪丽的身上,向她疯狂喊叫!她没动,因为她知道,那样做,毫无用处!

  咖啡桌边的两个女人,一个年届中年,沉着而稳重。另一个年轻稚嫩,似乎还不成熟。不过,她们是同样的聪明智慧,同样的冷静镇定。但在她们的内心里,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一个已经掌控局面,另一个则拚命抵抗。

  罗兰的睿智,在于她能够在极短的时间里,迅速思考对策。但思考结束之后,却什么对策也没有。她如果没有钢铁意志的话,此时早已崩溃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和雪丽长时间地对视着。

  雪丽心里,其实非常佩服这个年轻的小姑娘。她的智慧早已成熟,她有至死不渝的人生目标,她面临绝境时仍能沉着镇静。她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呢,遇到挫折,只会流泪哭泣。她真的很佩服她。

  她静静地看着罗兰,几分钟之后,她俯身向前,轻声说:“罗兰女士,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对你对我都有利的交易。可以吗?”

  罗兰的声音更低,甚至有些嘶哑,“你说。我听着。”

  雪丽沉了一口气,对她来说,现在才是关键呢。她说:“罗兰女士,你有博远电子百分之二点四的股份。我有廖清山抵押给我的,海洲数据百分之八的股份。你愿意和我交换吗?我知道,你有海洲数据百分之七点九的股份,加上这个百分之八,你就是第一大股东。罗兰女士,你如果同意,你立刻就可以收回并且控制海洲数据。我知道,这是你父亲创办的企业。至于那个庆亚信息,不过是个亏损股,它还有意义吗?就把它扔给廖清山好了。罗兰女士,你同意吗?”

  一股强风暴,在罗兰心里狂飚。收回父亲创办的公司,机会就在眼前,顷刻之间就能实现!但是,那个百分之二点四,不是她一个人的,是光福投资全体股东的!她做得了这种事吗?她能这么做吗?她完全不知道。

  此时,她声音极低地说:“雪姐姐,我要考虑!”

  雪丽用力一点头说:“这是应该的。但是,我想说清楚,最迟只能到明天上午九点钟之前。我想你也明白,一旦廖清山发出公告,咱们的交易就没有意义了。光福投资控制不了庆亚信息,将会严重亏损!最后,你不得不卖掉那个百分之二点四,用来还债!到那时,你,还有光福,就什么也没有了!罗兰女士,请你记住,明天上午九点之前,给我回答。”

  罗兰没有说话,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雪丽轻轻起身,注意地看着她,最后说:“罗兰女士,希望你做出正确决定。”

  雪丽走了,只剩下罗兰僵坐在桌边,一动不动。她脑中一片空白,无法思考,无法选择,更无法决定。她就这样坐了许久,才十分艰难地站起来。

  罗兰走出海岛咖啡,站在门口,惊恐甚至慌乱地看着周围。周围大雨滂沱,雨声喧哗,仿佛全是她的绝境!她不知该如何往前走!

  沙子哥打着雨伞向她跑过去,扶着她上了车。

  在不远处,雪丽坐在自己的汽车里,静静地看着她,最后看着她的汽车远去。她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也无法预测。在她的人生当中,第一次感到如此忐忑。

  罗兰直接回到公司。她知道所有人都在等着她。

  这期间,乔一福、袁诺芳和栗光英一直坐在公司会议室里,等待着。罗兰迟迟没有来电话,让他们感到不安。

  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脸色苍白的罗兰出现在门口。她衣服半湿,头发被雨水沾在脸上。她严厉地盯着每个人。她这个样子,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袁诺芳跳起来扶着她,替她脱掉湿衣服,让她披上自己的外套。

  她关切地问:“阿兰,怎么样?”

  罗兰直接走到桌边,立刻打开电脑查看。接着,她把电脑转向大家,咬着牙说:“你们看,这是庆亚信息前十大股票持有人!这个第三人,持有庆亚信息百分之一点七!他持有百分之一点七!雪丽告诉我,廖清山今天上午,已经收购了这个百分之一点七!他超过我们了!”她的声音严厉而尖锐。

  桌边的人都震惊地看着她,这个结果大出她们的预料!

  罗兰的眼睛里,闪着惊恐甚至绝望的目光,继续说:“明天上午,廖清山将要发出公告,表示他增加了百分之一点七!从明天起,我们就只有七天了!这七天里我们能干什么呢?我们什么也干不了呀!如果我们控制不了庆亚信息,我们就彻底失败了!是不是!你们说,是不是!”

  “阿兰,雪丽她要干什么?”袁诺芳惊讶不安地看着她。

  “她要和我做交易!”罗兰的声音有些嘶哑。

  “做交易?怎么做?和雪丽?”栗光英更加惊慌地问。

  罗兰的脸色更加苍白,看着面前的每一个人,说:“廖清山把海洲数据的百分之八抵押给她了!她要用这个,交换我手里的百分之二点四!博远的二点四!”

  袁诺芳大叫一声:“你答应她了?”

  罗兰痛苦地向她摇头,说:“还没有。我回来,就是想问一下,你们有没有办法!我们还能不能控制庆亚信息!如果没办法,我就要和她做交易了!拿到她手里的百分之八,我就是海洲数据的第一大股东了!”

  会议室里一阵沉默,所有的情况都大出他们的预料,甚至没有转圜的余地!

  袁诺芳很快想明白其中的利害,努力用柔和的声音对她说:“阿兰,你一定知道,雪丽就是想控制博远电子。现在,我们看得更明白了,她的目标就是博远电子!梅美云的百分之六已经抵押给她了,她又收购了阎震强的百分之一点五。她要是再拿到你手里的百分之二点四,这个比例就相当大了!她完全可以进入董事会,甚至有很大的发言权!这种情况,项总那里我们怎么交待?”

  罗兰大声说:“袁姐,不要再提项总了!我们现在连光福都保不住了!控制不了庆亚信息,我们的资金就全赔在里面了!甚至成了廖清山的垫脚石!与其这样,我还不如和雪丽做交易,至少我可以把海洲收回来!”

  栗光英一拍桌子站起来,尖声大叫:“阿兰,你不能那么做!你收回了海洲,我们怎么办!我们投入的那么多钱怎么办!都打水漂吗!我绝不同意!”

  眼泪终于从罗兰脸上流下来,她哭泣着说:“栗姐姐,我知道,那样做,我就会对不起你们大家!我也很犹豫呀!”

  栗光英说:“你既然明白,就更不能那么做了!”

  罗兰无声地哭泣,“可是,不那么做,又能怎么办!你们说!我等了四年的机会,就这样放过去呀!今天放过去,我就永远也收不回海洲了!我爸爸去世前,一直含在嘴里的话,就是希望我收回海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