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21、 再制造一个ST星信

逆行商海 闻绎 3026 2017-04-05 10:06:23

  一直坐在桌边的黛西看着,轻声问:“丽萨尔,你在想什么?”

  雪丽回头走到桌边坐下,盯着她问:“黛西,你想说什么?”

  这个时候,黛西的表情就极其复杂。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丽萨尔,我想你也知道,过去我们的关系,有点异常,希望你理解我说的意思。”

  雪丽用力一点头,“是的,我理解。”

  黛西继续说:“不管将来怎么样,我希望,现在,我们应该保持一致。这个意思,我也希望你理解。”

  雪丽明白了,黛西的意思,是她们现在的处境一样,控制博远的任务失败,已经是不可挽回的了,今后应该共同对付这种不利局面。她想,黛西是不是希望和她共同享有取得那个百分之二点四的的成绩?不过,似乎又不像。

  “黛西,你是指那个百分之二点四吗?”她疑惑地问。

  “是,就是指这个。”黛西目光坚定地看着她。

  “怎么讲?你能解释一下吗?”她冷静地问。

  “丽萨尔,我希望你正确理解我的话。我听了你刚才对廖清山提的条件,就是那个百分之二点四。我赞成你的想法,但是,我对它能否成功,有疑问。”

  雪丽目光严厉地盯着她。事实上,黛西这个说法,其实恰恰戳到她的疑点上。她也对这个百分之二点四能否拿到手里有疑问。但这个疑问在哪里呢?她把所有的情况仔细想了一遍,突然想到一个人,那个说话结巴的小律师!这个小律师处处都截在她的前面,恐怕这次也不例外吧!廖清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想到这里,她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她回头向黛西一指,“你说对了,确实有疑问!黛西,我要祝贺你,你确实成熟了!”

  这么一句评语,让黛西心情好了许多。如果能拿到这个百分之二点四,她和丽萨尔的处境都会好许多!这才是关键。

  她说:“既然你也想到了有疑问,现在,你怎么办?”

  雪丽考虑再三,终于拿起电话,开始拨号。电话通了,她声音柔和地说:“你好,是罗兰女士吗?对不起,我是雪丽。我们没见过面,不过我估计你知道我。”

  这个时候,乔一福、袁诺芳、栗光英和罗兰,正在公司会议室里开紧急会议。罗兰把乔一福跟她说的话向大家一说,所有人都意识到,廖清山肯定会在背后跟她们搞鬼。但是,她们想了又想,还是想不出他们会搞什么鬼。

  她们把公司目前的情况检查了一遍,把庆亚信息股东大会的情况也检查了一遍,都没有发现问题。再说,证管办对袁姐她们的调查也结束了,她们还有什么漏洞呢,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这时,罗兰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个不认识的电话,但还是问:“你是哪位?”接着,她就听到雪丽对她说的话。

  她重复问了一遍:“您是雪丽?是吗?”她神色警惕看着大家。

  袁诺芳等人没想到雪丽会给她打电话,都注意地看着她。

  罗兰按了免提键,然后把手机放在桌面上。

  手机里传来雪丽柔和的说话声:“是我。罗兰女士,我今晚打电话是想问一下,明天你有什么安排吗?不知能否腾出一点时间来。”

  “您有什么事?可以在电话里说吗?”

  “事情很重要,在电话里可能说不清。所以,我想明天找一个时间和你见一面。我想说清楚,是单独见。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和你面谈。”

  “真的?有多重要?”

  “确实很重要。你可以想一想,什么事才是你最重大的事,就是那样的事。”

  “在哪里见?什么时候?”罗兰看着桌边的人,看见她们都在向她点头。

  “明天上午十一点怎么样?我们找一个清静一点的地方好不好?你看,南街的海岛咖啡如何?我们简单吃点小点心,就算午饭了,可以吗?”

  “好,明天上午十一点,南街海岛。我一定会去。是的,说定了。再见。”

  罗兰合上手机,用警觉的目光注视桌边的人。乔一福、袁诺芳和栗光英,也都用惊愕的目光看着她,谁也说不出话来。

  罗兰轻声说:“乔律师,刚才我们都相信,廖清山不会闲着,一定会和我们搞鬼!现在来看,雪丽也不会闲着!她可是幕后主使!所有人都是她在后面操纵的!我感觉,他们一定要耍什么阴谋诡计!并且还是个大阴谋!”

  袁诺芳说:“可是,廖清山他们,还能干什么呢?”

  罗兰摇摇头,“我猜不出来,但决不会是小事!乔律师,你能猜到吗?”

  乔一福也摇摇头,“我……我也想不出来。”

  栗光英说:“既然想不出来,阿兰明天先去见雪丽,看她怎么说,也许我们就能猜出来了。等阿兰回来,我们再一起想办法!”

  袁诺芳说:“现在也只有这么办了,明天见过雪丽之后再说。”

  罗兰想了想又问:“如果,雪丽提出一些特殊问题,我该怎么办?”

  袁诺芳说:“那你就打电话回来,我们在这里商量,然后告诉你。”

  罗兰严肃地说:“好吧,我明天去见她,看看她会说什么。”

  第二天上午,雨下得更大了,几乎就是暴雨。街道上雨水横流,低洼处已成汪洋,竟然有汽车停在水中,显然已经被陷住了。

  匆匆行走的路人吃力地打着伞,也只能护住头,身上早已湿透了。雨水从房顶上倾泄而下,如珠帘一般壮观。街边的树和青草,倒是被雨水冲洗得一片碧绿。

  罗兰坐在汽车里,眼神冰冷地看着外面的大雨。她不知道雪丽会对她说什么,但可以肯定,对她或者对她的光福公司来说,一定是一场灾难!

  沙子哥开着车,缓缓在南街海岛咖啡门外停下,“阿兰,到了。”

  罗兰看了一下表,时间是差十分钟十一点。她不太明白,雪丽为什么选择这么一个不上不下的时间。她下了车,沙子哥打伞送她向海岛咖啡里跑过去。

  她进了咖啡店,向里面张望。雪丽在角落里站起来,向她招手。

  罗兰缓缓向她走过去,在桌边坐下,注视着面带微笑的雪丽。

  她对雪丽早有耳闻,今天却是第一次见面。她立刻就看出来,雪丽是个极其冷静而聪明的女人。她是所有事件背后的主谋,显然是有道理的。想到接下来的谈一谈,让她心里有一点紧张。

  雪丽给她斟了咖啡,并把几个装着小点心的碟子推到她面前,随意地说:“很抱歉,只能请你随便吃一点了。你要愿意尝尝,就尝一块,看上去还不错。”

  她们都没有去动那些小点心,而是端起咖啡慢饮,并且互相注视着。

  雪丽首先说:“说一句实话吧,我特别敬重你们光福投资的人,年轻,有活力,敢想敢做。而且,还取得了特别好的成绩。你们控制星信公司,又注入优质资产,仅此一项,就是天大的成绩。我听说,你虽然年轻,却经营管理有方。星信公司能很快恢复生产,和你的管理有关。”

  罗兰静静地说:“谢谢您夸奖。”

  雪丽继续说:“最近,我听说你们又收购了不少庆亚信息股票,已经成为第一大股东了。谁都看得出来,你们想重蹈覆辙,再制造一个ST星信,是吧?”

  罗兰暗暗地喘了一口气,让自己胸中舒适一点。她轻声说:“我们只是尽我们的能力,也希望发挥一点作用。”

  雪丽慢慢收起笑容,眼睛里藏着沉重,轻声说:“但是,你们所做的努力中,也有巨大的风险,相信你一定清楚。我说的对吗?”

  罗兰虽然年轻,却极其聪明。她听出来了,客套话已经结束,后面说的,将最严重的事。她带着一点微笑说:“对不起,我应该怎么称呼您?”

  雪丽也微笑地看着她,“叫我姐行吗?”

  “好,雪姐姐,我知道您说的对。应该说,我们光福的人都知道,我们所做的事,确实有风险,甚至是巨大风险。只是,这一次,我不知道您说的风险是指什么,请您指教。”

  “好,那么我就直说吧。目前的情况是,温庆西和其他董事,持有的庆亚信息股份,不超过百分之十四。我还听说,光福投资收购了庆亚信息超过百分之十四点三的股份,现在已经是第一大股东了。对吗?”

  “是,您说的没错。”

  “但是,罗兰女士,这还不一定呢!”

  她把放在旁边的笔记本电脑转向罗兰,“这是持有庆亚信息的前十大股东,你注意看那个第三名,一个姓李的人,他持有多少?”

  罗兰注意看着电脑,说:“他持有百分之一点七。”

  “是的,他持有百分之一点七。我想告诉你的是,廖清山已经收购了他的百分之一点七,是昨天签的字。所以,现在廖清山可动用的股份是百分之十五点七,他仍是第一大股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