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20、 廖清山找到一个大散户

逆行商海 闻绎 3012 2017-04-04 09:59:04

  罗兰是个非常聪明睿智的小姑娘。目前光福公司的两步走计划,正进行到一个关键时刻,她藏了四年的愿望即将实现!因此,现在也正是她最机警的时候。

  她立刻就从乔一福的话里听出了危机!或者说,不是听出危机,而是察觉到了危机!危机从来都是潜藏着的,在暗中积蓄能量。谁要是以为眼前无事,就是天下太平,那他一定会被突然出现的危机打懞、打傻,甚至打垮!

  她在心里盘算一下,梅美云已经去世,愿她在天的灵魂安息,不是威胁了。现在能威胁光福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廖清山,还有一个就是雪丽。她想到庆亚信息即将召开的股东大会,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威胁应该来自廖清山!老天!他不仅要丢掉庆来信息,还将丢掉海洲数据!他要是不反扑,不制造事端,他就不是廖清山!

  她不动声色地盯着他,“乔律师,你是不是怀疑廖清山,还会搞什么鬼?”

  这时,乔一福已经满脸都是恐惧了,压低了声音说:“阿兰,廖清山那个人,决不会闲着!他……他一定会跟我们拚命的!现在越是平静,就越……越有麻烦。可是吧,我就是,怎么也……也想不出,他还能干什么!阿兰,我好害怕!”

  乔一福这几句话,正戳到罗兰最担忧的地方,并且极其在理。战场寂静,永远都是最可怕的时刻!她仔细考虑目前的情况,心里越来越忧虑了。

  她轻声说:“还有十天,庆亚信息就要开股东大会了。你怀疑,廖清山可能在股东大会之前干什么?”

  乔一福小心翼翼地说:“阿兰,你想想呀,股东大会一过,他……他们就什么也干不了了!干什么也……也没用了!一定在股东大会之前!”

  “我们的步骤里,有什么弱点吗?”

  “我……我想不出来。都……都挺好的!”

  “他们能干什么呢?在股市里收购股份?”

  “庆亚信息只……只是小涨。再说,所有股票都是小涨。现在收,来不及!”

  “你再想想,他们还能干什么!”罗兰目光尖锐,声音也提高了。

  “我……我实在想不出来,实在想不出来!”乔一福已经非常恐惧了。

  罗兰目光忧虑,但情绪愤怒,盯着他,好一会儿没说话。

  片刻,她掏出手机,给袁诺芳打电话。她说:“袁姐,今晚来开个会吧。乔律师感觉,目前咱们有危险。袁姐,我也是这么感觉的,一定有危险!”

  她这两句意味深长的话,可把袁诺芳吓得不轻。受到调查终于结束的喜悦,顿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的第一个判断是,一定是廖清山要干什么了!

  这天夜里,在林小姐的茶室里,廖清山面带得意微笑,看着对面的杜俊山。

  杜俊山疑惑地看着他,眼睛飞快地转着,终于问:“廖总,你准备干什么?”

  廖清山哈哈地笑着,仍然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似乎还不肯揭开他的宝!

  杜俊山更加疑惑了。今天是廖清山主动邀请他来的,并且说有重要的事要和他商量。但是,他来了之后,他却卖关子,不肯说出他的事。不过,杜俊山也看出来了,他无论想干什么,一定是针对光福投资那帮人的!他的庆亚信息就要被光福控制了!

  他说:“廖总,不管你想干什么,一定有需要我的地方。干吗不说出来呢?让我也有一点心理准备嘛。”

  廖清山说:“杜总,你说对了,我确实需要你的帮助。不过,请你耐心等一等,等庆西来了,情况就清楚了,你也就明白了。”

  杜俊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决定耐下心来,等待他揭开谜底。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试探了一句,“廖总,我猜,你一定是对着光福投资那帮人去的吧?”

  这时,廖清山的脸色完全变了,变得愤怒,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他冷笑一声,恶狠狠地说:“杜总,我判断,光福投资那帮丫头小子们,也是挺精明狡猾的。我最近什么动作也没有,他们一定会猜测,我要怎么对付他们!但是,他们一定猜不出来,我还有这一招!我告诉你,这是致命的一击,我要叫他们毫无还手之力!他们自以为能拿下我的庆亚信息!再他妈的进一步控制我的海洲数据!他们都瞎了眼!这就是个铁核桃,我要叫他们吞不下,吐不出!”

  这时,茶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喘着粗气的温庆西闯进来。只见他眼睛里闪出疯狂的亮光,向廖清山叫道:“廖总,拿下了!百分之一点七!我拿下了!”

  还是这天夜里,在艾姆特尔办事处里,雪丽猛地转回头,惊讶地盯着面前的杜俊山,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杜俊山和廖清山分手,离开林小姐茶室之后,是一路狂驰,赶到这里来的。他迫不及待地要向雪丽报告他得到的情况!这个情况太惊人了!不要说雪丽,就是坐在对面的黛西,也被这个消息惊到了。

  杜俊山大声说:“廖清山找到一个大散户,从他手里收购了百分之一点七的股份!他们刚刚收购到手!”

  雪丽的思维,极其敏捷。她在一瞬间就看到了两种惊人的情况。第一,她绝没有想到,廖清山居然能在绝处逢生,收购到百分之一点七的股份!第二,她瞬间就想到,这也是她的一个机会。她的任务即使无法完成,但也可以获得一个比较好的结果,至少不至于另谋生路了!

  她谨慎地问:“温庆西持有庆亚信息,百分之十四?”

  “没错。光福投资那帮人,收购了百分之十四点三!超过他了!”

  “廖清山今天刚刚收购了百分之一点七?”

  “没错!百分之一点七!”

  “你核对过这个情况吗?”坐在对面的雪丽急迫地问。

  “雪夫人,来之前,我特地上网搜了一下,这是一个唯一的大散户,再也没有大散户了!温庆西仍然是第一大股东。光福投资那伙人,可能要吃大亏了!”

  “杜总,接下来,廖清山会怎么做?”雪丽极其冷静地问。

  “雪夫人,这个我也查过了。按照规定,在股东大会之前变动股权,必须在股东大会召开前七天,发布公告。廖清山就准备在这个最后期限发公告。还有七天呀!光福投资那些人,想做什么也来不及了!”

  “杜总,廖清山找你干什么?”雪丽更加冷静地问。她明白,其中必有原因。

  “他们需要资金!最近,廖清山损失巨大,他的资金不足。他想让我给出一部分资金,至少三千万!雪夫人,你肯支持他吗?”

  “他还没付账?”她问。

  “他们约好了,明天上午十点钟之前支付全款,并且办理股票过户。雪夫人,我可没有这么多资金呀!这件事,只能看你的了。你支持他吗?”

  雪丽并没有急于回答他这句话,而是回头看了黛西一眼。她注意到,黛西不动声色地向她点点头,尽管那很轻微,她还是看出来了。她明白,黛西也为她的处境担忧。其实她和黛西一样,都在为自己的处境担忧。

  但是,问题在于,如何利用这个机会,改变她们的处境呢?这才是关键中的关键。她慢慢转向窗外,静静地思考这个问题。此时,外面下起雨了,似乎雨越来越大了。雨水打在窗户上,发出哗哗的响声。

  办公室里很安静,杜俊山和黛西都静静地看着她,等待她作出决定。

  十分钟后,她慢慢转回头,盯着杜俊山,不动声色地说:“杜总,廖清山是否对你说过,他采取这个行动之后,会得到什么结果?”

  杜俊山脸上露出精明的笑容,这正是廖清山特别叮嘱他的一件事。他说:“廖清山确实说过,如果光福投资控制庆亚信息的行动失败,他们就会严重亏损!甚至把星信公司也拖下水!要真是这样,光福投资就要崩溃了!”

  雪丽微微地笑着,轻声说:“看来,廖清山已经准备好打扫战场了,是吗?”

  杜俊山说:“是的。他要把光福投资彻底打垮!”

  雪丽仍然微微地笑着,说:“我的条件是,星信公司持有的百分之二点四的博远股份,要归我。这就是我的条件。他如果同意,我就支持他!”

  杜俊山小心谨慎地看着她。他现在就有些意外了,雪夫人居然还没放弃控制博远呀!但是,梅美云去世之后,想控制博远已经不可能了。不过,他并不想多说什么。只要不惹恼这位雪夫人,他的利益还是可以保持的。

  他恭敬地说:“行,我这就去跟廖清山说。有什么情况,我再给你打电话。”

  雪丽笑着说:“那好,杜总就辛苦一下吧。今天大雨,路上请慢一点。”

  雪丽送杜俊山出了门,重新回到办公室里,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