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18、 梅美云就是你害死的!

逆行商海 闻绎 3031 2017-04-03 10:22:17

  这时,眼泪从他脸上不断流下,他嘴唇颤抖着,眼睛里有了更多的迷蒙,仿佛许多往事都涌到了他的眼前。

  他忽然提高了声音说:“喂,你身上有钱吗?借给我,我有急用。美云,这是我对你说的第一句话!喂,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空气电容,双联的。我经常这么对你说。唉,美云呀,我让你吃了多少方便面呀,你最不爱吃的就是方便面!我对你喊叫过,我说我们只有方便面!你不吃就饿着!美云,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我都记得呢!所有所有的事,我都记得呢!好吧,好吧,我现在向你承认,都是我的错!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我好久没吃过方便面了,你能陪我一起吃吗!你可一定要撑住了呀!”他说着,就大哭了起来。

  项玉菲也是满脸的泪水。她伸出一只手,放在父亲的手上,说:“爸。”

  项雨轩就拉住她的手,把她和梅美云的手都握在手里。他说:“玉菲,是我对不起你妈妈!美云,你知道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后悔呀!我悔到了极点!你说我那是何必呢,就是为了一个姑娘,就是那么一次。你说我何必动那个邪念,只为了一个姑娘。美云,那是我一辈子最后悔的事呀!”

  这时,他们父女都注意到,一滴眼泪从梅美云脸上流下。她的眉毛也在颤动。

  项雨轩急忙俯身上前,凑近她的耳边说:“美云,你流泪了,不知你能不能听见我的话。希望你能听见。我后悔了,我好后悔,是我错了,是我不该动那个邪念。请你原谅我,请你原谅我,求你了,你把今天扛过去!咱们重新开始,好吗?我都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你把今天扛过去呀!”

  谁都没想到,梅美云竟然微微睁开了眼,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项玉菲惊喜叫道:“爸,你看,妈睁眼了,妈睁眼了!”

  项雨轩在她耳边说:“美云,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这时,梅美云艰难地伸出手,拉下面罩,嘴唇微微歙动着。

  项雨轩轻声问:“美云,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梅美云非常微弱地说:“雨轩,收回……收回……收回博远。”

  项雨轩问:“博远怎么了?”

  就在这时,旁边的监控仪器“嘀嘀”响着,发出报警声。

  医生和护士们冲进来,开始抢救,并请他们都出去。

  但是,医生和护士们付出再多的努力,也没有把梅美云抢救过来。她解脱了。

  几天之后,梅美云的丧事也办理结束了。她化成一幅遗像,挂在她家客厅里的墙上。项雨轩和项玉菲就站在这幅遗像前,默默地看着她。她呢,面带优雅而淡然的微笑,目光里含着敏锐和机智,那么平静地注视着他们父女俩。

  项雨轩看着前妻的遗像时,心里喟然叹息。他没想到,他和梅美云的争斗,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结束的。也正是在这几天里,他才从袁诺芳的嘴里知道,是艾姆特尔驻京办事处的高级主管雪丽,在暗中推动梅美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那个雪丽,就是想控制博远!他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博远,害怕它被前妻夺去。没想到,想夺取博远的,竟然是艾姆特尔!竟然是雪丽!

  他还为女儿担忧。这几天,女儿一直独自呆着,哀伤而平静。她刚刚遭受失恋的打击,现在又要遭受失去母亲的打击。

  他轻声对女儿说:“玉菲,还是回家去住吧。这里就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项玉菲哀伤而平静地摇摇头,无声地拒绝了他。

  项雨轩想了想,又说:“要不,我让许莹湘来陪你吧。她一直是你的好朋友。”

  项玉菲终于开口说:“不用了。我就是想一个人住几天,清静一下。”

  项雨轩听出了希望,立刻说:“你住几天就回去?行吗?”

  项玉菲点点头说:“行。爸,还有一件事,昨天,建设来告诉我,说妈妈把她的股权抵押给雪丽了!你能收回来吗?”

  项雨轩一想起那个可恶的女人,心里就恨得不得了。他低沉地说:“我知道。你妈妈去世前说的话,就是这个意思。你妈妈,就是被这个女人害死的!我一定要收回你妈妈的股份!无论多大的代价都要收回!”

  梅美云的去世,给雪丽造成了重大打击。控制博远电子的任务完全失败,这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她明白,她前途难料。她最感痛心的,还是梅美云的去世。一个那么精明强干的知性女人,就这样离去了,实在让她难以承受。她明白,梅美云的去世,她有脱不掉的责任!也许,她确实把她逼得太狠了!

  昨天,项雨轩带着一张支票来找她,要求收回梅美云的百分之六。她没有理由拒绝,只得原物奉还。她一看见他的眼睛就知道,他恨死她了!

  她小心翼翼地送走项雨轩之后,回到办公室里的时候,黛西正在办公室里等着她。她们一开始都没说话,只是互相盯视着,眼神里都有仇恨。

  雪丽想到,就是这个黄毛丫头,打小报告居然打到詹姆斯那里去了!詹姆斯的电话,让她加紧了对梅美云的逼迫!没错,她确实想完成控制博远的任务!但是,也许她本可以采取更温和一点的方式!但转念再想,也感觉这是不可能的。梅美云是个非常精明的女人,温和的方式可能会被她拒绝!那么,梅美云的死,究竟是谁的责任呢!

  她瞪着黛西,忍不住脱口而出,“黛西,梅美云就是你害死的!让我们一事无成!完不成任务!”

  黛西立刻回击道:“丽萨尔,你这是推卸责任!你所做的一切,执行的都是詹姆斯的要求,和我无关!”

  “就是你给詹姆斯打的小报告!他不了解这里的情况,才提出那样的要求!”

  “我没打什么小报告!我只是汇报工作!所有的措施都是你采取的!你不要想往我身上推!我只是你的助手!”

  “你什么时候才能承担起责任!”

  “我有什么责任!总公司一定会给我一个说法!也会给你一个说法!”

  雪丽怒不可遏,用力一拍桌子,瞪着她。但到了最后,她什么也没说。任务失败,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更何况是对这个黛西!她现在要考虑的是,今后何去何从了,甚至可能要另谋职业了!雪丽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是一肚子火!

  这些日子,光福投资的股东们也都心情沉闷,为梅美云的去世而难过。她曾经是她们的敌人。但是,到了最后她们才知道,梅美云也是受害者。害死她的,就是那个雪丽!她们有时坐在会议室里,就会议论这件事。

  罗兰说:“梅美云其实挺能干的。她的博云公司,她只用很少的资金就创办起来了。她一直想超过博远,就是怎么也超不过去。”

  金艳妮说:“我就是觉得她挺可惜的。项玉菲已经把股份委托给她了,她肯定要跟项总叫板的!结果,却得了脑溢血,真是挺可惜的。”

  袁诺芳说:“我们就别替梅美云难过了。其实,她这样走了是最好的。那个陈一峰已经承认了,ST星信失火就是他放的。梅美云要是不去世,也挺麻烦的。”

  栗光英说:“不管怎么样吧,我们算是少了一个对手。”

  她这个说法,大家倒是都赞成的。

  在光福公司里,另一个难过的,就是许莹湘了。她难过的不是梅美云,而是项玉菲,她总有对不起她的感觉。现在,玉菲又失去了母亲,就更让她难过了。

  她经常给玉菲打电话,但她一打电话就会掉眼泪。倒是项玉菲更看得开一些,劝她不要为她难过。两个姑娘本来在一起时,就有说不完的话,现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

  到了这时,项玉菲就平静地说:“姐,你不必说了。没别的事,我就挂了。”

  许莹湘打电话的时候,也是楚国林最难过也最难受的时候。他只能站在旁边,非常尴尬地看着她。他现在连给玉菲打个电话,问候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段时间里,最难过的就是袁诺芳、姜丽萍和葛涛他们三个人。证管办对他们三个人的调查连续进行。人家调查得极有章法,开头几句话看似随意,却悄悄给他们挖下一个小坑。然后话题一转,就等着他们掉进坑里。好在他们三个人都有准备。有些问题是逃不过的,比如有偿新闻,那就干脆承认,反正也不是死罪。但关键问题,有没有内外勾结,就坚决不承认!

  连续受到调查,弄得他们神经紧张,见了面也没什么话可说。不过,凡事都是这样,再难的事,总有结束的一天。

  这一天,谭森就把袁诺芳叫到他的办公室,脸色阴沉却带着一丝微笑,模样狡黠地看着对面的袁诺芳。他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调查结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