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16、 您赶快和楚总签协议吧!

逆行商海 闻绎 3044 2017-04-02 10:19:50

  罗兰此时脸色冷峻,单薄的身体笔直地站在桌边。她提高了声音说:“乔律师,你首先要考虑光福的利益!大家的利益!其中就包括我的利益!乔律师,我爸爸临死前含在嘴里的话,就是让我收回海洲!我必须实现这个目的!我等了四年,才等到这个机会!我绝不能放弃!”她眼睛里涌出了泪水,情绪也更加激动。

  袁诺芳痛惜地搂住她的肩,轻声说:“阿兰,你冷静一点,我们再想想办法。”

  罗兰哭了起来,“姐呀,还有什么办法呀!咱们必须闯到底呀!”

  大家都不说话了。栗光英拿来毛巾给她擦脸,然后无奈地看着大家。

  袁诺芳把眼前的情况想了又想,就发觉,这些情况竟然互相交织在一起,拆解不开了。动了这边,必然影响那一边。顾了那一边,这边的情况就坏了!

  她扳着手指说:“你们看啊,如果我们坚持拿下庆亚信息,项总撤资不撤资另说,首先项总的博远就丢了。项总和楚总的投资也告吹。老天呀!楚总投到光福的资金,也会撤呀!我们更拿不出来了!收购鲁腾股份的资金虽然没付,但协议咱们已经签了!阎震强是拿着这个协议去堵银行的!他跟咱们要钱怎么办?咱们不能说把钱用了吧?老天,三方面一要钱,咱们的光福可不够赔的呀!”

  她这么一说,大家都不说话了,情况比她们想得要严重得多!

  栗光英没办法,就拿了一张纸,又把项总和梅美云的股份算了一遍,最后拍着桌子说:“他妈的,项总就差百分之零点一呀!简直是太缺德了!你们说,咱们到底怎么办!不能就这样拖着吧!”

  罗兰首先开口说:“一句话,现在是关键时刻,我坚决不同意项总撤资!收购庆亚信息的事,必须进行到底!其他的,我都不管!”

  袁诺芳摊开双手说:“刚才不是说了吗,就算项总不撤资,楚总和阎震强的资金怎么办!咱们就要吃官司了!”

  大家都不说话了。情况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怎么办都不行!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前功尽弃!所有的投资都要打水漂!

  会议室里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互相看着,大眼睛瞪着小眼睛,但一点办法也没有,眼前就是绝路!

  袁诺芳万般无奈,又使出她的老伎俩,看着乔一福说:“乔律师,你说吧,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现在全都听你的!”

  这样,大家都回头看着他。可是,乔一福到了这个时候,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呀!他抓着头皮,皱着脸,那模样已经苦恼到家了。他不住地摇着头,什么也说不出来。大家看着他,都绝望了。

  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许莹湘出现在门口。她笑着说:“栗姐,已经很晚了,你们还不回家吗?我们要先走了。”

  楚国林出现在她的身后,灿烂地笑着,向会议室里的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乔一福突然疯了似的跳出来,伸出一只手,那么用力地向门口那边指着。他一下一下跳着,叫道:“你……!你……!你……!”

  袁诺芳和栗光英都看见他的脸色全变了,变成紫红色,眼睛瞪得圆圆的,闪着歇斯底里的光,就是一副要疯了的样子。她们一边一个扶着他,不住地问,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栗光英感觉他似乎还在发抖,索性就抱住他,不住抚摸他那一头乱发,还说,好了,好了,你怎么了?袁诺芳完全没想到,这个小英子居然先下了手。她要想也抱一下,非把他们两个全抱住不可!这让她非常恼火。

  站在门口的许莹湘和楚国林也惊讶地看着他,不知出了什么事。

  终于,乔一福渐渐平静下来,指着门口说:“楚……楚国林,你……你过来。”

  楚国林急忙走过来,小心地问:“乔律师,你怎么了?”

  乔一福问:“你……你爸爸,还……还在BJ楚国林说:“在呀。你找他吗?”

  乔一福的眼睛如受惊了一般睁得很大,盯着他,终于说:“好,好,我知道了。”

  会议室里的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知他是发什么疯。只有袁诺芳意识到,傻乔犯傻,一定是有什么高招了!她相信他一定有!

  她向楚国林和许莹湘挥挥手,小声说:“没事了,你们回家吧,走吧。”

  楚国林莫名其妙地看着乔一福,出了会议室,和许莹湘一起走了。

  此时,乔一福仍然抓着他的满头乱发,在原地转圈,嘴里似乎在嘟囔着什么。

  栗光英不放心,要上前扶他,却被袁诺芳一把抓住,示意她,也示意大家谁也不要出声。她心里想,小丫头,你都占一回便宜了,还想占呀!

  这时,乔一福就如木桩似的站住不动,他的脑袋左一歪,右一歪,看着屋里的每个人,小眼睛飞快地眨着。之后,他就掏出手机,很快拨通电话,大声说:“项……项总,我乔一福。您……您没休息吧?”

  项雨轩此时哪里有心思休息呀!他都快急疯了,正在卧室里一圈一圈地转着。他突然接到乔一福的电话,立刻说:“乔律师,你现在给我打电话,应该是有主意了吧!你如果没有,就挂了电话!其他的,我什么也不想听!”

  乔一福向前伸着脖子,哄孩子似的小声说:“项总,项总,我……我就说一句话,请……请您考虑。”

  项雨轩意识到,这个傻律师可能真有什么邪门招数了,就大声说:“你说吧!我听着呢!”

  这时,乔一福就做贼似的压低了声音,很神秘地说:“项总,您……您和楚总的联合投资,有……有一个,定向增发的****容吧?百分之三,是吧?”

  项雨轩只觉得全身一震,大声说:“是的!你的意思是……”

  乔一福匆匆忙忙地说:“您……您定向增发百分之三给楚总,所有的股权,都……都要重新计算,是不是?您请……请一个精算师来,算一算股份,您……您一定能超过梅美云!项总,您……您赶快和楚总签协议吧!赶快签!”

  项雨轩在电话里大吼一声,“乔律师,你说到点子上了!这件事我会立刻办!乔律师,我真要谢谢你了!再见!”他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此刻,在光福公司的会议室里,已经是另外一种情况了,所有人脸上都露出笑容。小罗兰更是一声尖叫扑过去,猛地搂住乔一福的脖子,就大声地哭泣起来。袁诺芳和栗光英则一边笑着,一边抓着他的胳膊使劲地摇着,几乎把他摇散了。

  袁诺芳忍不住想:老天呀!天大的难题,让他一句话就给解了!他妈的,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偏偏就没人想起来!老娘也成傻逼了!

  不过,冷静地说起来,乔一福这个邪门招数并没有发挥作用,因为就是这天夜里,梅美云意外出事了,让所有情况都发生了变化。

  梅美云给项雨轩打完电话之后,心情真是畅快到了极点。此时,乔一福还没有想出那个邪门招数来。所以,梅美云现在思考控制博远的情况,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那么,她接下来干什么呢?办任何事都是有顺序的,现在也一样。她现在第一件事,就是给廖清山打电话,落实赎回股份的资金。

  果然,廖清山一听说她女儿已经把股份委托给她了,就非常痛快地答应提供资金。他说:“梅总,你需要多少,我就提供多少!”当然,提供资金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梅美云答应,明天上午去南方控股总部,和廖清山签订协议。她说:“廖总,我以前说过的话,全都是算数的!”

  这个电话打完,梅美云明白,下一个电话,就要打给雪丽了。打给雪丽的电话,才是一个关键!她非常明白这一点。

  电话很快就通了,梅美云克制着心里的激动,尽可能平静地说:“雪丽,我告诉你,我女儿,已经把她的股权委托给我了!”

  这个时候,雪丽已经躺在床上,正在看英文的《每日电讯》。梅美云这个电话,让她立刻坐了起来。她说:“梅总,祝贺你,你终于要达到你的目标了。”

  梅美云再次激动起来了,说:“确实很难,遇到了无数挫折和困难!但我终于做到了!”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动感情了。商场就是战场,是不允许动感情的!她必须保持冷静!她平静地说:“刚才,我已经跟项雨轩通过电话了,我要求他尽快召开董事会,确认我在董事会里的地位。他很意外,非常意外!”

  雪丽平静地说:“我能想像到,他听到这个消息后,是个什么表情。”

  此时,梅美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说出下面的话:“雪丽,我不想和你绕圈子,直来直去更符合我的性格。我今晚要说的,就是我的股权问题。我现在请求你,把我的百分之六还给我。我要用这个股份,上董事会!”

闻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