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15、 咱们董事会上再见吧

逆行商海 闻绎 3037 2017-04-02 10:19:07

  梅美云是全身颤抖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那么沉重地在床边坐下。她再次看着手里的委托书,和下面女儿的签名,怎么也克制不住渐渐激动起来的情绪。

  她猛地仰起脸时,已是满脸泪水。天!我好难呀!一路挫折,终于有了今天!

  此时,在她心里浮现的,那些已经逝去的,却如刀疤一样印在心里的情景,都一幕一幕地出现在她眼前。天!我终于有了今天!

  她曾经坐在电脑前,惊心动魄地看着股市里暴跌的ST星信,还有下面长长的成交量!她曾经被暴怒的廖清山用皮带抽打。她为了那一线生机,咬紧牙关忍受着。那是什么样的屈辱和痛苦,比死亡更加可怕!她为了筹集资金,不得不把手里的百分之六抵押给雪丽!那个狡诈的女人竟然带着那么优雅的微笑,注视着她!最可怕的是,星信公司股东大会失败,她就如坠入深渊一般,摔倒在地板上。她自己都不知道,那一天是怎么活过来的!噢,对了,是廖清山来,拉了她一把!

  所有那一切,都如狂风暴雨一般,肆虐过了,摧残过了,终于都过去了。

  梅美云到了这个时候,才终于克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她擦干了眼泪,目光坚定地看着窗外。她要考虑下一步怎么办!

  她想清楚了,第一个电话打给项雨轩。她声音柔和地说:“雨轩,休息了吗?听出我是谁了吗?是不是早已把我的声音忘记了!”她的声音在坚强中透出严厉。

  这个时候,项雨轩正穿着睡衣在卧室里来回走着。这是他每天晚上的习惯。当他看清是梅美云来的电话时,真的是非常惊讶。他说:“美云,是你呀!”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声音,还算有点良心。我挺高兴的。”她快乐地笑了起来。她相信,她的快乐,她的笑声,足以吓坏项雨轩的!

  “哎呀,都快五年了,你还是第一次给我打电话。”他正如梅美云猜想的,早已从她这个电话里,察觉到某种威胁。他说:“你应该有什么重要的事吧?否则,你不会这个时候来电话。”他怀着一丝侥幸,希望梅美云否认他这句话。

  “是的,我确实有重要的事!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你想听吗!”

  “你说。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听。”到了这个时候,项雨轩已经非常紧张了!

  “我要求尽快安排一次董事会,我要参加。”她冷静而高傲地说。

  “为什么?难道你……”他立刻就明白了,梅美云拿到了委托!

  “你猜对了,菲菲已经把她的股权委托给我了,刚刚签的字。”

  项雨轩深深地喘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他防备梅美云防了五年呀!给女儿请护卫,小心翼翼地和女儿保持关系。但终于没有防住,让她得逞了!她终于迷惑女儿得逞,拿到了关键的百分之三!

  “美云,”他沉了一口气,说:“菲菲把股权委托给你,你就是第一大股东了?你就可以掌握博远电子了?”

  “怎么不是!”梅美云极其冷静地说。

  “你不要忘了,星信公司手里,还持有百分之二点四呢!到了董事会上,罗兰一定会支持我!你控制不了博远!”他渐渐提高了声音。

  “雨轩,你太自负了!”她就仿佛一个要杀人的杀手一样,极其冷静而残酷地说:“看来你是算过账了,你的八,加上二点四,就是十点四!我的六,加上菲菲的三,只有百分之九,对吗!你就是这么算的吧!我再问你,鲁腾公司手里,曾经有过博远百分之一点五,现在这个一点五在谁手里?你知道吗?”

  项雨轩大吃一惊,他这才想起来,阎震强确实有百分之一点五!不过是百分之一点五,他从来没有特别当一回事。但今天就不同了!

  他惊恐地问:“难道,那个一点五在你手里!你已经拿到了吗!”这时,他的额头已经开始出汗了。

  梅美云心情愉快,干脆地说:“不!它不在我手里!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到了董事会上,持有这个一点五的人,一定会支持我!雨轩,我们在董事会上见吧!另外,我顺便告诉你,我已经答应菲菲,让你留在董事会里。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雨轩,再见!咱们董事会上再见吧。”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此时,项雨轩放下电话,沉重地坐下来,难掩他的惊慌和绝望。他不得不考虑,现在应该怎么办!但是,梅美云刚好比他多百分之零点一呀!还能怎么办!

  他突然想到了乔一福。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这个小律师乔一福给他策划的!他看着傻,但他的思路和想法,就是和别人不一样!现在这种情况,只有找他想办法了!

  他急忙给乔一福打电话,大声说:“乔律师,梅美云刚刚给我来电话,玉菲已经把她的股权委托给梅美云了!梅美云要求尽快召开董事会!你说,我怎么办!”

  这个时候,乔一福和他的核心成员们,还聚在公司会议室里,为他们眼前的情况而焦虑。要求庆亚信息召开股东大会的议案,已经交给温庆西了。理论上,这件事已经没问题了。但他们都知道,廖清山和温庆西绝不会老老实实把庆亚信息交给他们的!更何况,后面还牵连着海洲数据呢!廖清山还会干什么,他们琢磨了一晚上,也想不出来。

  再一件事,就是项玉菲委托股权的事。栗光英说:“也许那丫头就这么拖下去了呢!”袁诺芳和罗兰都对她的说法摇头。现在,项雨轩一个电话,就说明,此事已经成真了!他们再次处于危机之中了!

  乔一福万分惊恐地说:“她……她要开董事会?”

  项雨轩高声说:“是!她就是要控制博远!这就是她的目的!”

  乔一福无奈地说:“这……这个事,到底还是发……发生了,哎呀……”

  项雨轩忽然疑惑起来了,“你们早就知道会出这个事?”

  “是,是,我们一直担心,项玉菲会……会把股权委托给她妈妈。”

  “等一下,乔律师,你知道还有一个百分之一点五?”

  “是,项总,我……我知道。我们一直想……想避免……”

  “你为什么不对我说!你为什么要对我隐瞒!”项雨轩在电话里怒吼起来了。

  “我……我们怕你担心,就……就……”他胆颤心惊地说不下去了。

  “你是怕我撤资吧!乔律师,你对我隐瞒,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吧!是不是!”

  “项总,对……对不起。”乔一福望着身边的核心成员们,绝望到了极点。

  “不要说对不起!我不爱听!现在,就到了关键时刻,所有计划都是你制定的,你就要给我拿出主意来!告诉你,如果你拿不出主意来,我只能撤资!”

  “项总,我……我们商量一下,再……再给您回电话。”乔一福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用这个办法搪塞一下了。

  “告诉你,你必须在今晚给我回电话!否则,我明天就撤资!”项雨轩大声吼叫,之后,就用力挂了电话。

  乔一福慢慢合上手机,苦歪歪地看着大家,好像希望她们能拿出主意来似的。他耷拉着嘴角说:“我……我们商量一下吧,现在……怎么办?”

  会议室里一直就很安静。刚才项雨轩来电话的时候,又是大喊大叫的,他说的话,她们都听见了。没听清的地方,猜也可以猜出来。

  罗兰冷静地盯着他,“乔律师,项总是不是威胁说,他要撤资?”

  乔一福无奈地向她点头,“阿兰,如果梅美云控……控制了博远,项……项总可怎么办呀?他……他……”

  但罗兰却截住他的话,更干脆地说:“他要撤资就撤资!对我们没影响!”

  袁诺芳惊讶地问:“阿兰,你怎么说没影响?”

  罗兰脸色严峻,站起来说:“袁姐,栗姐姐,你们看啊,我们已经向庆亚信息提出了议案,按照规定,庆亚信息明天就应该发出公告。只要我们通过股东大会,就像在星信公司那样,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项总即使撤资,也没关系!”

  袁诺芳看一眼乔一福,心里反复转着这个问题,似乎还有什么她没想到。

  这时,栗光英先说话了。她说:“阿兰,项总要是嘴上说说,倒也没什么。万一他非要撤资呢?咱们可没有资金给他!咱们一部分资金买了ST星信,现在停牌了,根本动不了!其他都买了庆亚信息,我们连楚总的资金都使用了!我们其实已经没资金了!还欠着债呢!他如果非撤不可,咱们可就麻烦了!”

  乔一福万分苦恼地看着她们,嘟囔着说:“可是,项总的博远,就……就保不住了!接下来,楚总和项总的投资也就吹了。我……我是项总的律师,也是楚总的律师,我……我必须为项总和楚总的利益考……考虑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