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13、 我绝不能放过他们!

逆行商海 闻绎 3054 2017-04-01 10:35:33

  廖清山听完他的报告,震惊地看着他,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杜俊山恰好也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此时也惊愕地看着他们,说不出话来。

  温庆西失魂落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不停地说:“廖总,廖总呀!我被他们气蒙了!也气疯了!就朝他们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廖清山严厉地瞪着他,问道:“庆西,你审核过那些股份了?”

  温庆西不住地拍着大腿,“是,是,我都审核过了!他们确实持有庆亚信息百分之十四点三的股份!他们说,他们要求召开股东大会,讨论他们的议案!他们要选举罗兰为董事长!”

  廖清山恨得咬牙切齿,“罗兰!罗兰!没想到,她现在终于翻了上来!”

  温庆西叫道:“廖总呀,地震了!天塌了!他们贪心不足蛇吞象!他们的目标是海洲!庆亚信息持有海洲数据百分之九的股份!他们要控制海洲!”

  这句话,就像一把刀一样,一下子就刺入廖清山的心里,并且把他的五脏六腑都给搅碎了!他瞪起双眼,用力把茶杯摔在地上,疯了似的大叫:“混蛋!这帮混蛋!他们竟然要打我海洲数据的主意!混蛋!他们居然敢在老子头上动手!我捏扁了他们!我要把他们拧成粉末!”他愤怒到了极点,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

  坐在旁边的杜俊山还没听明白,就拉住温庆西问:“温总,我不明白,光福投资那帮人,只是要拿下庆亚信息呀,怎么就控制海洲数据了?”

  温庆西快哭出来了,不住捶打膝盖,胡乱地说:“你不知道!你哪里知道呀!庆亚信息手里,持有海洲数据百分之九呀!你哪里知道,是法人股!不在我名下!那个,那个罗兰,她手里有百分之七点九!海洲数据的!她一拿下庆亚信息,就成为海洲的第一大股东呀!庆亚信息是我的企业!我创办的!现在归了罗兰!那个海洲数据也最终要归罗兰了!你看清楚没有!他们胆大包天呀!他们蛇吞象呀!一口吃掉两个上市公司呀!他们就是一群混蛋!一群野心家!”

  杜俊山还在思考这些细节,仿佛自言自语,又仿佛在问温庆西:“温总,庆亚信息,你有多少?股权?”

  温庆西悲哀地说:“我有百分之十四呀!那帮混蛋,是百分之十四点三!他妈的刚刚超过我!他们居然秘密收购了这么多股票!”

  杜俊山渐渐听明白了,“温总,你持有的海洲数据,是法人股?不在你名下?你也带不走?是吗?”

  温庆西痛苦地说:“是呀,是呀,就是呀!”

  杜俊山又问:“那,廖总持有多少?海洲的股份?”

  这时,温庆西就翻起眼睛,凶狠地瞪着他,尖声说:“杜总,我的杜总!你怎么忘记了!廖总持有百分之十二!海洲股份!也是法人股!他妈的不是抵押给你了吗!那是百分之十呀!抵押给你了!你他妈的长着什么脑袋,这个都忘了!那些混蛋,他们不仅拿下庆亚信息,还同时拿下了海洲数据!”

  杜俊山惊得眼睛睁得大大的。他自己就是个野心家,没想到,光福投资那帮丫头小子们,比他的野心还要大!他忍不住自语道:“老天!他们到底有多大胃口呀!有多大胆子呀!”此时,他倒对光福投资那帮丫头小子们敬佩起来了。

  温庆西又冲到廖清山面前,向他叫道:“廖总,罗兰就是来报仇的!她处心积虑,就是要夺回海洲数据!我们当初就应该杀了她!杀了她就全干净了!”

  这个时候,廖清山倒冷静下来了。他是个极其理智的人,摔个茶杯子,不过是为了表达一下心情,发泄一下情绪,这些都算不了什么!现在,灾难已经出现,伤口痛彻骨髓!只是一味地哀叫,毫无用处!他们现在要考虑的,就是怎么办!

  他脸色阴沉地说:“我不能放过他们!他们可真敢下嘴!一口吃掉我两个上市公司!我绝不能放过他们!我一定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甚至摧毁他们!”

  温庆西逐渐收起他那一脸的哭相,看着他坚定的样子,心里似乎也有了希望。他说:“廖总,他们持有庆亚信息百分之十四点三呀!是第一大股东!咱们还能怎么办!你说,咱们还能怎么办!你有办法吗?”

  廖清山想了一下,问道:“他们要求,什么时候召开股东大会?”

  温庆西说:“他们说了,要求在一个月内召开!”

  廖清山不由冷笑一声,“不是还有一个月吗!一个月里可以做许多事!我有足够的时间考虑,怎么对付他们!不对,应该是怎么捏碎他们!”

  杜俊山立刻来了精神,小声问:“那,廖总,现在呢?怎么办?”

  廖清山眯起眼睛,开始在心里思考他的办法。他低沉地说:“你不要着急,我要一步一步来!一个一个地收拾他们!现在的重点,就是梅美云尽快控制博远!然后我再回头收拾那帮小子丫头们!”

  他拿出手机,再次思考一下他要说的话,就拨通了梅美云的电话。

  电话一通,他就哈哈地笑着说:“梅总,还没休息吧?我呢,绝没有要催你的意思。我就是夜里睡不着,给你打个电话,聊几句而已。没问题吧?”

  这个时候,梅美云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里,起草委托书呢。女儿已经答应把股权委托给她,当时只说再考虑一两天。但是,现在已经过去快一个星期了,女儿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她心里急得上火,却绝不敢催促女儿。

  今天晚上,她实在忍不住了。她觉得,最好先把委托书起草好,以免女儿同意时现写。所以,她现在坐在电脑前,正在起草这份至关重要的委托书!

  廖清山此时此刻来电话,他不用开口,她就明白他的意思!老狐狸,你也沉不住气了吧!你可能比我还要急吧!

  不过,她开口说话时却非常温和。她轻声说:“廖总,你的电话一响,我就明白你的意思了。廖总,你不用开口,实话告诉你,我比你还着急呢!”

  廖清山点头说:“是呀,是呀,咱们都是明白人,不用开口就明白别人的心事。我绝没有催促的意思。不过呢,我还是希望能早一点。”

  他心里明白,光福投资那帮丫头小子们,已经开始对他下手了,一口要吃掉他两个上市公司,他能不着急吗!

  梅美云想了一下,就问:“廖总,咱们上次提到的资金,有问题吗?”

  廖清山立刻说:“这件事我已经考虑好了,绝对没问题!只要你拿到委托书,我立刻就提供给你!保证没问题!”

  梅美云笑着说:“你这么说,我太高兴了。所以,廖总,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正在起草委托书呢。你明白了吗?我准备今晚主动一些,和女儿好好谈一下。你就安心等我的电话吧,一旦有了结果,我立刻给你打电话!”

  她挂断电话后,继续敲击键盘,起草这份至关重要的委托书。

  在另一边,廖清山挂断梅美云的电话后,就一直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仔细地思考着。片刻,他转回头,一动不动地盯着杜俊山。

  杜俊山谨慎地看着他,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

  廖清山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低声问:“杜总,你曾经提到过一个人,一个叫陈一峰的人。你掌握这个人的行踪吗?”

  杜俊山把眼睛转了又转,就谨慎地说:“廖总,您的意思是什么?”

  “我要控制这个人!所以,我必须掌握他的行踪!”

  “我明白了,廖总其实就是担心梅美云,是不是?你担心她不跟你合作!”

  “你说对了!我必须防备这一点!你能提供这个人吗?”

  杜俊山感觉,今晚发生的事太多,他最好仔细考虑一下,或者请示一下雪夫人为最好。此事关系到他的切身利益,他必须小心一些!所以,他耍了一个滑头。

  “廖总,这个事,今晚我必须去查问一下才行。你等我消息吧,我一旦问清楚了,立刻就给你打电话。”

  “你今晚就给我打电话吗?”廖清山精明地盯着他,猜测他的意图。

  “你放心,我今晚肯定给你打电话,告诉你他的行踪!”

  杜俊山离开了廖清山,立即驱车到了艾姆特尔办事处,向雪丽汇报今晚的情况。他汇报的只有两点:一,梅美云正在起草委托书,她准备今晚和女儿摊牌。他说:“我判断,以梅美云的精明,她今晚很可能会拿到委托书!”

  雪丽很认可这一点,请他继续往下说。

  杜俊山汇报的第二点,就是廖清山打算控制陈一峰!这个控制的意思,就是找到并且抓住陈一峰的意思!

  就这么一件小事,顿时让雪丽警觉起来。按照她的计划,梅美云拿到女儿的委托书之后,应该寻求和她联手!因为梅美云的百分之六,是抵押在她这里的!梅美云要实现控制博远的目标,只能和她联手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