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05、 只能遍体鳞伤地回来!

逆行商海 闻绎 3035 2017-03-28 10:31:39

  罗兰走过来,随意地拉起她的手,说:“许姐,我特地在这里等你,就是有几句话想和你说。说完之后,我顺路送你去百花园。”

  许莹湘跟着她走到树后,轻声问:“阿兰,你想说什么?”

  罗兰静静地看着她,然后说:“许姐,我其实是想请你帮一个忙。你一定知道,我们光福公司目前正面临一个不大不小的危机。如果玉菲把她手里的股权委托给她母亲,我们就比较麻烦了。玉菲会不会把她的股权委托给她母亲,又取决于你跟楚国林的关系。她如果知道楚国林在追求你,就可能很生气。她有可能一赌气,就把股权委托给她母亲了。许姐,我说的这个意思,你能理解吗?”

  许莹湘是个聪明姑娘,她当然能理解阿兰的意思。

  她立刻说:“我明白你的意思。跟你说吧,你不要担心,我和楚国林的事肯定成不了!昨天夜里,他就缠着我,说什么让我考验他五十年七十年什么的。我骂了他,叫他走开。我说,我不能做对不起玉菲的事!我说,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是真的,我真这么说了。阿兰,我跟他说了,我就是一个打工妹,什么都没有!我和他永远也走不到一起。”

  罗兰静静地看着她,眼神冷静而深沉。

  许莹湘继续说:“我知道一点公司的情况,我理解你的意思。真的,我特别理解。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和玉菲说。我会告诉她,我和楚国林什么事也没有,我们连朋友都算不上,我特别不愿意见到他!我知道我的处境,我和他相差十万八千里!根本不可能的!阿兰,我一定会好好和玉菲说的。”

  罗兰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挽着她的胳膊说:“那就好。我就是这么一件事,请你帮我们一下。走吧,我送你去百花园吧。我也好想抽个时间去百花园呢,听说那里的菊花都开了,特别漂亮。”

  她挽着许莹湘的胳膊,轻松说话,和她一起往汽车那边走过去的时候,心里已经倒海翻江似的波动起来。许莹湘并不像她说的那样,可以和楚国林了断。她一眼就看出来了,许莹湘早已爱上了楚国林,并且爱到最深处。两个人如果爱到这个份上,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他们拆散的!但是,她把这个感觉深藏不露,因为再多说什么,都没用了!她就这样,藏起心里的忧虑,和许莹湘一起上了车。汽车很快就开走了。

  这个时候的项玉菲,正和母亲一起吃早饭。梅美云也慢慢地吃着。她偶尔抬起眼睛,看一眼女儿。女儿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梅美云不经意地问:“菲菲,你中午回来吃饭吗?”

  项玉菲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和许姐要是聊得开心,就多聊一会儿。您就别等我了,我真的没准。也许,我们还会去什么地方逛一逛呢。”

  梅美云点头说:“也好,去逛一逛,聊聊天,散散心,挺好的。”

  但她心里却很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女儿还是年轻,还对那个楚国林存着一点幻想。所以,女儿今天去,只能是遍体鳞伤地回来!她早已看见这个结果!她再次感觉自己身为母亲,却如此无耻!如此无耻!但是,上天呀,我早已遍体鳞伤了呀!我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上天呀!就饶过我这一次吧!

  这时,外面传来有人敲门的声音。梅美云起身时,就感觉到身体的沉重,身上仿佛压了一座大山似的。门开了,进来的是柯建设。

  她说:“建设,快进来,没吃饭吧?来吧,一起吃一点吧。”她拉着他在桌边坐下,给他倒了一杯牛奶,又说:“你来的正好,上午菲菲要出门,你送她一下吧。”

  玉菲立刻说:“妈,不用!我自己打车去就行了!”

  梅美云轻声说:“他就是把你送到地方就行了。你和许姑娘是聊天还是逛街,都随你们。建设也就是顺便的事。”

  柯建设看着梅美云的脸色,只好多问一句:“玉菲要去哪儿?”

  梅美云说:“她和许莹湘约好了,在百花园见面,说说话,聊聊天什么的。你把她送到那儿就行了。今天我还要和你商量一下公司里的事。”

  柯建设点着头说:“行,没问题,没问题。”

  吃过早饭,梅美云送女儿出门,看着她上了柯建设的车。她微笑向女儿挥手,看着汽车驶去。当她回头向家里走去的时候,心里却像着了火似,焦躁、恐惧、不安、痛苦和愤怒,一起都涌了上来。女儿这一去,那个可能的后果,已经像刀一样插进她的胸口里了,让她痛不可忍!

  此时,上班高峰已过,街上已不算太拥挤了。罗兰的车,柯建设的车,正沿着不同道路,向百花园驶过去。其实,还有一些人,也正向百花园赶去。

  头一个,就是楚国林。莹湘今天将要和玉菲见面,她们见面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他希望他们好好谈一谈,不要出什么意外。最好最好的结果,就是玉菲表示,她已经和楚国林结束了。那样,莹湘面前,就再也没什么阻碍了。

  他开着他的跑车,轰鸣着从大街驶过,也开向百花园。

  意外的是,他竟然看见杜俊山的车。他一下子就明白,杜俊山也是去百花园的!也许,他还会在莹湘和玉菲之间捣乱吧!这是他绝不允许的!

  他拚命地按着喇叭,终于引起杜俊山的注意。他用力向杜俊山挥拳头,向后做手势,像要吃了他似的瞪着他!杜俊山有点尴尬地向他笑了笑,就放慢了车速。

  另一个赶往百花园的,就是葛涛。他重操旧业,带着摄像机,继续充当旁观者的角色。他明白,这两个姑娘见面聊天,却意义重大。

  最后一个去了百花园的人,也不让人意外,就是黛西。

  她昨天晚上才从丽萨尔嘴里知道,那两个姑娘要见面。让她不由自主撇起嘴角的是,这个中国女人耍了一个如此微小的小花招,却有可能产生惊人的效果!

  她夜里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想了又想,才想明白,一个失恋的女人,一个对情人绝望的女人,是有可能做出最不理智的事!她从任何角度去考虑,都相信,那个叫项玉菲的姑娘,一定会做出最不理智的事!

  所以,她今天一定要去现场看一看!看看这件事发生的全过程。她再次想到丽萨尔耍的这个小花招。此时此刻,她不得不相信,这个中国女人玩起阴谋诡计来,绝对是一个顶尖高手!美国人在这个中国女人面前,哼哼,不过是个小玩闹!

  这个时候,罗兰的汽车终于在百花园门口停下来。

  她回头看着许莹湘,轻声说:“许姐,百花园到了,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许莹湘临下车的时候,仍然拉着她的手说:“阿兰,你放心,我一定和玉菲说清楚,我和楚国林什么关系也没有,我们不可能走到一起!”

  罗兰看着她,只是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许莹湘向她挥挥手,就下车向公园里走去了。

  罗兰不动声色地看着她的背影,拿出自己的手机,给乔律师拨了一个电话。

  她说:“乔律师,我把许姐送到百花园了,她进去了。我要告诉你,许姐深爱楚国林,爱得特别深!她不会按照我的叮嘱去说,她不会那么说。乔律师,今天的结果一定很坏,你赶快想办法吧!”

  她听到,乔律师在电话里那么痛苦地长叹一声,却没有说话。她就明白,精明的乔律师,已经想到这个结果了,最坏的结果!

  其实,至少在此时此刻,这个小花园叫百花园,并不准确。现在已是初冬季节了,其它的花早就谢了,花园里只有各种各样的菊花,应该叫菊花园才更合适。

  此时,百花园里虽然树木参天,但大多数树叶已经飘落,只有松柏依然常青。许莹湘走在这里,就已感觉初冬的肃杀之气。唯一让人慰藉的,就是那些盛开的菊花了,那真是五颜六色,争奇斗艳,令人赞叹不已。

  许莹湘观赏着那些盛开的菊花,慢慢向里面走着。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她看见项玉菲正面带微笑,从另一边向她走过来。她们互相挥了挥手。

  她们很快就走到一起,手拉着手,互相微笑注视。她们终归是好朋友,一个多月没见,让她们都从对方的眼睛看到了思念。她们挽着胳膊,在公园里散步。

  这个时候,楚国林、杜俊山和柯建设,还有那个金发碧眼的黛西,正从不同方向远远地看着她们,也猜测着她们说些什么。

  她们远离那些观赏菊花的游人,逐渐向僻静的角落里走去。她们走到树丛后面,在一张长椅上坐下来,互相注视着。

  许莹湘首先开口问:“玉菲,你以后,还去上课吗?”

  项玉菲笑着向她摇摇头,平静地说:“没心情了,再也不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