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04、 我的任务和你没关系

逆行商海 闻绎 3035 2017-03-27 10:27:49

  这时,乔一福就眨着他的小眼睛,回头看着罗兰,仿佛求援似的。

  罗兰也闪着她黑亮的大眼睛,在乔一福脸上睃巡。她忽然意识到,乔律师几次盯着许莹湘给项玉菲打电话,是有目的的。这个目的就是为明天的见面准备的。她不由张大了嘴,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她隐约明白,乔律师耍的这个花招里,把她也给算计进去了!老天!这个一脸傻样子的乔律师,得有多精明呀!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冷笑一声,说:“厉害了我的哥!你太厉害了!”她向袁诺芳和栗光英扫了一眼,微笑地说:“我大约猜到乔律师的意思了。乔律师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他早就算计好了!是不是,乔律师!”

  袁诺芳急忙问:“阿兰,你快说,他要怎么着?”

  罗兰冷静地说:“乔律师想让我去劝许莹湘,是不是?如果许莹湘对项玉菲说,她和楚国林没有任何关系,甚至不爱楚国林,项玉菲心里,一定好受一些!也许不会把她的股权委托给她妈妈,你的目的就是这个吧?”

  栗光英说:“可是,你们看不出来吗?许莹湘很喜欢楚国林呀!”

  罗兰说:“所以,乔律师才让我去劝许莹湘!好吧,我可以去劝她,把我们的情况都告诉她,请她忍一下。是不是这样?乔律师?”

  乔一福只好傻笑着说:“这就……就是个小花招,不知,行不行。”

  这时,桌子的核心成员互相看着,谁也说不出话来了。结果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是,她们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

  光福投资的核心成员们还在争吵的时候,带着一肚子气的许家城,已经到了雪丽家里,并且把凤姐说过的那些事,都一条一条对她说了。他就想知道,这些事和雪丽有没有关系!

  雪丽从窗前转回身,严厉地看着许家城。她的心情很复杂,也很纠结。她刚刚回到国内的时候,对她可能涉及的方方面面都做过仔细的调查研究,包括她的对手们。那时,她很有信心,相信自己一定能完成控制博远电子的任务!

  但是,让她意外的是,在她面前竟然横空冒出一个乔一福!一个相貌丑陋、说话结巴,甚至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律师!这个小律师居然让她处处碰壁,步步受阻。鲁腾阎震强持有的那个百分之一点五,如果不是她的动作足够快,几乎也要被那个小律师截走了!

  现在,她真正到手的只有这个百分之一点五。至于梅美云那个百分之六,只是抵押在她手里。她相信,梅美云也无力从她手里赎回去了!那么,明天项玉菲和许莹湘见面,将至关重要!如果项玉菲一怒之下,把她的百分之三委托给梅美云,其实就等于委托给她了!她就可以控制博远电子了!

  但是,仍然是那个小律师,他不仅了解了所有情况,甚至知道,她就是所有情况的幕后主谋!今后,那个小律师将是她面对面的对手了!

  不过,所有这一切,她都不能对许家城说。许家城只是她人生经历的一段回忆,是她残存在利益之下的一段难以忘怀的情感。她向俞凤媛道歉,她和许家城拉开距离,都是为了保护这一段难以忘怀的情感。

  雪丽注视着许家城,这段难以忘怀的情感就如海浪一般在她心里翻腾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家城,我回到国内来,有我必须完成的任务。”

  许家城难以相信地瞪着她。她这个回答,几乎等于承认了俞凤媛所说的一切。他不由自主地问:“什么任务?能告诉我吗?”

  雪丽说:“我的任务和你没关系,你不必知道这些!”

  许家城仍然难以相信地看着她,“就是为了对付光福投资那些人?”

  雪丽摇摇头:“我的任务,不是为了对付他们!但是,在经济领域里,竞争总是有的。我和光福投资那些人,可能也有一些竞争吧。”

  许家城明白了,俞凤媛说的那一切,都是真的。他把这些事想了一下,就说:“雪丽,我一直都听你的。你说我应该和俞凤媛重归于好,我就向她道歉,承认我有错的地方。你赞成把宜海电工注入到星信公司里,我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我还是听你的了,我同意了。雪丽,我现在和光福投资那些人是一体的,你明白吗?我们现在是一体的了。明天我就要去长沙,准备星信的股东大会。这种情况,你能不能不要和他们竞争,哪怕,就算是为了我,行吗?”

  这时,雪丽就有点苦恼了。她一直认为,家城的事,和她的工作没有任何关系。但现在来看,还就是有关系了!她想保护家城的利益,但是,她也想完成她的任务呀!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她想了又想,还是说:“家城,我的工作,和你没关系,和宜海借壳上市也没关系。我必须完成我的任务,希望你理解,不要影响我的工作。”

  许家城也把这些事想明白了,就大声说:“雪丽呀,光福投资如果出了问题,宜海借壳上市的事,也会出问题!宜海就会受损失!你说,我会怎么样?是不是也要栽一个大跟头?俞凤媛怀疑我和你里应外合,就是因为这个!”

  此时,雪丽其实已经没办法了,处于十分矛盾的地步。她无力地说:“家城,你尽力做好宜海上市的事。我呢,尽力完成我的任务。我们不要相互干扰,好不好?请你走吧,我答应过媛媛,所以不能留你。”

  许家城说:“你的意思是,我们真的结束了?”

  雪丽目光坚定地看着他,咬着牙说:“是,真的结束了!家城,我回国以后,不应该再遇见你,更不应该和你重燃旧情。这是我的错,请你原谅。”

  许家城心情沉重,用力点着头,说:“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再深的感情,经历过那么多苦难的感情,在经济利益面前,也不堪一击!也不值一提!是吗!这一段时间,是我太多情了,是吗!”

  雪丽扭回头,哀伤地看着窗外,克制着自己的感情,“家城,你不要再说了!早点回去吧,你明天还要去长沙!这件事关系到你的切身利益,你要做好!”

  许家城瞪着她,终于明白,一切真的结束了。他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此时,雪丽对着窗外,望着漆黑的夜空,只觉得热泪盈眶,心情沉重。

  许家城离开雪丽家,开着车,在大街上疾驶。此时,他也是热泪盈眶,不时抹一把眼泪。他从前和雪丽在一起的许多情景,一次一次从他眼前闪过。过去的雪丽,再也不会回来了!

  前面红灯,他停下车,望着黑暗寂静的街道。绿灯亮了,他发动了汽车。他忽然犹豫起来了,他该往哪边走?他不想回家,家里太寂寞了。去俞凤媛家,她还会接受他吗?他的车,孤零零地停在那个路口。他犹豫了很长时间。

  他掏出手机,就拨了俞凤媛的电话。电话通了,他们却一个也不说话。他们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但就是没人说话。

  许家城再怎么着,也明白一个道理,这种情况,只能是他先开口。

  他终于说:“我……能回家吗?”

  俞凤媛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娇滴滴地说:“随便你。”

  许家城收起电话时,不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叹气。

  这一夜,就在这种惶恐不安中,过去了。

  自然,清晨也就如约而至。

  当所有相关的人,早晨起来,洗漱沐浴,整理床铺,选择出门的衣服,甚至开始考虑一天工作的时候,都会有片刻凝神沉思,思考那两个年轻姑娘将会在百花园里见面,最终的结果会怎么样。

  梅美云精心而又不露痕迹地为女儿准备早餐。

  雪丽打开收音机,收听CNN早间的经济新闻。

  廖清山和温庆西通电话,不经意地提起两个姑娘的见面。

  杜俊山已经坐在汽车里,大口吃着鸡腿和汉堡。

  袁诺芳正在整理自己的笔记。她昨晚接到通知,证管办的人今天又要找她谈话,让她不胜其烦,不得不早早做着准备。

  乔一福则呆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脸苦恼地眨着眼睛,想着那两个姑娘。

  栗光英给罗兰打电话,紧张地问:“你出门了吗?”罗兰笑着回答:“栗姐姐,时间还早着呢。”她心里,却思考如何对许莹湘说。

  这一天,许莹湘早早就起来了,她每天如此。她吃完早饭,就帮着保姆收拾餐厅,整理厨房。项家就她这么一个大闲人,她总想干点活,做出她不是白吃饭的样子来。

  八点多钟,她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就背起自己的小包就出了门。

  当她走出小区的时候,惊讶地看见,年轻美丽的罗兰正面带微笑,站在街边等着她呢。她放慢脚步,注意地看着罗兰,猜想她等候自己的目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