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03、 凤姐就是个直肠子

逆行商海 闻绎 3034 2017-03-27 10:26:56

  所以,这天晚上,许家城“照例”秘密潜入到她家里来过夜的时候,就遭到了凤姐的白眼,还被她着实数落了一下。

  当凤姐打开门,看见门外的许家城时,就没好气地说:“你来干什么?”

  许家城开始并没在意,随口说:“我明天要去长沙,所以今晚来……”

  凤姐不等他说完,就一手叉着腰,抢白说:“你不是后天才去吗?”

  许家城还没有反应过来,解释说:“其他人是后天去。我提前一天去,问一下情况,检查一下股东大会的准备情况,别出什么意外才好。”

  凤姐就提高声音说:“你明天都要去长沙了,今天还来干什么!”

  许家城终于察觉到了异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说:“咦,你今天是怎么了?是在专卖店里买了假货,还是吃面条扎了嗓子,这么大火气。我以前来你还好好的,让抱让亲的,还有个夫妻样子。今天这是怎么了,谁惹着你了?”

  凤姐就瞪起丹凤眼,板起贵妇面,伸出一根玉指几乎戳到他的鼻尖。高声叫道:“你以后不要再来了!你就是个帮凶!专门破坏我的!我不欢迎你来!”

  许家城看着她那娇嗔怒斥的模样,几乎被她气笑了,说:“你到底什么情况,例假不干净?不会呀,都完事好几天了,今天正合适呀?”

  凤姐也被他给气着了,就跺着脚叫道:“你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吃里爬外的家伙!我看见你就有气!我再也不想见你了!”

  许家城眨着眼睛看着她,还是不明白,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以前限制你花钱,上次就已经对你道过歉了。你怀疑我转移财产,我也告诉你了,我根本没这个想法!我和雪丽的事,雪丽向你道过歉,我也向你道过歉了!你还想怎么样!不要没完没了的好不好。”

  “我说的就是你的雪丽!那个可恶的女人!”

  “她又怎么着你了!告诉你,我和她已经结束了!再也没来往过!我够可以的了!光道歉就跟你道歉了好几次,你有完没有!”

  “你什么道歉呀!你就是和雪丽串通好的,想打入我们内部!破坏我们的事!”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呀!我跟她有什么可串通的!打入你什么内部了!”

  “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雪丽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遭到的所有危机,所有麻烦,都是她在背后搞鬼!你一定跟她是一伙的!就想整垮我们光福!”

  “危机?什么危机?你们遇到什么危机?”许家城这才意识,凤姐这顿无名火不是针对他们夫妻的,而是针对光福投资的,这就让他更奇怪了。

  这时,只有一根直肠子的凤姐,就义愤填膺,如竹筒倒豆子似的,把光福投资遇到的种种麻烦,都给数落了出来。她数落的时候,两片娇艳的红嘴唇就撇出无限风情,丰臀细腰更扭出诱人的曲线来。

  她数落道:“你知道她干了多少坏事!背后指使杜俊山拉升海洲股价,撮合廖清山和梅美云和我们作对!给楚国林和项玉菲乱点鸳鸯谱!偷偷收购鲁腾手里的股份!不都是雪丽干的吗!她没和你串通一气?没告诉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鬼都不信!许家城,你怎么肯屈尊向我道歉?不就是想打入我们内部吗!不就是想破坏我们的事吗!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许家城瞪着她,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最近一段时间,他和光福公司的人也有了一些接触,断断续续,三言两语的,也听到一些光福公司的事。要说这些事都是雪丽在背后指使的,他怎么也不会相信。但要说这些事和雪丽一点关系也没有,也是不能肯定的。他感觉,和凤姐这种二竿子贵妇娘娘解释雪丽的为人,解释这些事,未必能解释得清楚。再说,他此时也是一肚子怒火,不想和她多费口舌解释。

  他就说:“你也不用这么嚷嚷!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你等着,我现在就把雪丽叫来,和你当面对质!我就不相信她会这样!”他说着,就摔门走了。

  俞凤媛气哼哼地在屋里转了一圈,感觉自己未必能战胜阴谋诡计的雪丽,就给栗光英打电话,大声说:“英子,你快来!许家城那个狗蛋,要把雪丽叫来,和我对质!你帮我对付她!打败她!”

  栗光英就在电话里问:“凤姐,你说的是什么事呀,跟我说清楚!”

  俞凤媛就叫道:“还有什么事呀!雪丽对我们干了那么多坏事,我们要不要和她算账呀!不把她的气焰打下来,她还会找我们的麻烦!”

  这个时候,光福投资的四个核心成员,乔一福、袁诺芳、栗光英和罗兰,正在公司会议室里召开她们的紧急会议。明天,许莹湘将要和项玉菲见面,这对她们来说,就是一件十分重大的事,她们一定要商量好对策!

  栗光英接到凤姐的电话,一听到许家城要把雪丽叫来对质,就猜到凤姐说话不注意,把她们掌握雪丽的情况,都对许家城嚷嚷出来了。

  袁诺芳虽然不知道凤姐说了什么,但雪丽这两个字,她还是听出来了。现在的事,只要一涉及雪丽就让她紧张。她急忙问:“怎么了?雪丽又怎么着了?”

  栗光英只好说:“凤姐一时口快,把雪丽一直在背后跟我们搞鬼的事,都对许家城说出来了。许家城不相信,找雪丽问去了!”

  袁诺芳不由张大了嘴,吃惊地说:“老天爷,我们现在已经够焦头烂额,提心吊胆了!她怎么把这些事说出来了!那个雪丽要是知道了,更要在背后搞我们的鬼了!哎呀,咱们这位凤姐是怎么搞的!怎么乱说呢!”

  她这么一说,栗光英首先就不高兴了。凤姐是她的死党,是好得不得了的朋友。再说,这位袁姐似乎正在打乔一福的歪主意,早就被她认定为敌人了。

  她就很不高兴地说:“咦,怎么着,你嫌她了!凤姐就是个直肠子,肚子里有什么就说什么!她没有那么多弯弯肠子,当然要说了!”

  袁诺芳就大声向她说:“她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怎么能乱说呢!”

  栗光英黑眼睛瞪得圆圆的,不客气地说:“她怎么就是乱说了!雪丽就是在背后搞我们的鬼!怎么了!不能说呀!”

  袁诺芳指着她说:“你还嫌我们的麻烦少是不是!现在是关键时期,后天就要开股东大会了,这是我们的第一步,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这两个人,都是伶牙俐齿,唇枪舌剑的厉害主儿,吵架是她们最拿手的本事,当时就互相争执起来了,谁也不肯相让。会议室里也没有别人,罗兰和乔一福这两个最不爱劝架的人也不得不起身相劝。

  罗兰说:“袁姐,袁姐,少说几句吧。还是先商量咱们眼前的事吧。”

  那个乔一福也说:“英子,英子,凤姐说……说的都是事实,她……她说的没错。你别生气,先……先坐下吧。”

  这下子,袁诺芳就不高兴了,矛头立刻就转向了他,大声说:“乔律师,你什么意思呀?你看不出这个后果吗!雪丽要是知道这些了,在背后对我们下手,我们怎么办?她甚至可能直接鼓动项玉菲,把股权委托给梅美云,我们怎么办!”

  乔一福一边向栗光英摆手,让她坐下来,又转向袁诺芳,结结巴巴地说:“姐,姐,你……你千万不要着急。咱们商……商量,商量商量。”

  袁诺芳叫道:“怎么商量,能商量出什么办法来!我不着急行吗?阿兰要收回海洲,这是我们第二个大目标!项玉菲真把股权委托给梅美云了,阿兰的目的还能实现吗!我说了好多次了,现在就是关键时期,不能再出什么意外!”

  到了这个时候,乔一福那张脸,已经苦恼得全是皱纹了。他抓着那一头乱得不能再乱的乱发,那么苦歪歪地看着袁诺芳。

  他这副模样,倒让袁诺芳也心疼起来了。傻乔傻到家的傻模样,一向是她坚定信心的标志。到了退无可退的时候,他总能一脸傻模样的说出什么高招来。也许,他现在又有什么主意了。

  她向乔一福挥了一下手,示意他坐下,自己也放缓了口气说:“好了,我们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了,雪丽已经是我们面对面的敌人了!这是一,其次,明天许莹湘就要和项玉菲见面了,一旦说不好……”后面的结果,她不想说下去了,反正大家都知道。她又补充一句,“你说我们怎么办吧!”

  乔一福小声说:“姐,我……我们一直是一关一关往前闯。这次也……也一样。明天上午,许莹湘要……要和项玉菲见面。我们先注意这件事吧。雪丽要……要怎么对付我们,那也是以后的事。”

  袁诺芳直截了当地说:“好吧,你说,明天许莹湘和项玉菲见面,会怎么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