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02、 请让我和你一起往前走

逆行商海 闻绎 3014 2017-03-26 10:03:40

  项玉菲抿了一口咖啡,问道:“你们经历过那么多艰辛,为什么就分开了呢?”

  梅美云叹息一声:“男人有钱就学坏,真是一点都不假。他竟然勾上了别的女人。我忍了他好久,也和他吵了好多次,就这样,和他走到头了。菲菲,这几年,我最担心的也是这件事,他如果再找一个女人,你的利益就要受损了。”

  项玉菲冷静地说:“所以,您一直想控制博远。”

  梅美云似乎还不太愿意承认,但还是点点头,“是呀。再怎么说,博远也有妈的心血呀!但是,妈一直不顺,非常不顺。妈曾经想收购ST星信。ST星信持有博远百分之二点四的股份。如果妈收购成功了,就可以控制博远了。但是,很不成功,被一个叫光福投资的公司捷足先登,收走了。”

  项玉菲点点头,“我知道这个公司,就是莹湘常去的那个公司吧?”

  梅美云点点头,“是的。不过,糟糕的事还在后面。为了收购ST星信,妈付出了巨大代价,甚至借了高利贷。为了筹到足够的资金,妈不得不把手里的百分之六也抵押出去了!菲菲,妈现在,真的是山穷水尽了,也筋疲力尽了!”

  项玉菲静静地看着母亲。她虽然还是那么娴静而沉稳,但她的嘴唇在微微颤抖,她端着咖啡的手,也在微微颤抖。她明白,一向自尊矜持的母亲,要说出这些失败的过程,需要多么坚强的意志。

  她看明白这些,就问了一句至关重要的话。她说:“妈,您为什么一定要控制博远呢?就是为了我吗?”

  梅美云向她笑了一下,说:“为了你,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我刚才就说了,博远也是我付出了许多心血才有了今天的。博远也是我的孩子,让我日夜为它牵挂。可是,法院判决,我却不能参与公司管理!这合理吗!妈和你说过,你回家来住,对我就像一个梦,怕梦醒。怕醒来时,你并不在我的身边。博远也是一个梦,怕入梦,怕魂牵梦萦。菲菲,你能理解妈的心情吗?”

  项玉菲说:“妈,我懂,我理解您的心情。”

  这时,梅美云就轻轻握住女儿的手,表面仍然轻松,但内心却很沉重地说:“菲菲,这一次,妈损失很大,你要是帮妈,妈就能闯过去。你要是不帮妈,妈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她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女儿。

  项玉菲轻声问:“我怎么帮您?”

  梅美云声音很轻地说:“你有百分之三的股权。妈希望,你把这个股权委托给妈。不是给妈,是委托给妈。它还是你的。但妈,就可以控制博远了。”

  项玉菲想了一下,又问了一句关键的话:“那样,爸爸呢,他怎么办?”

  梅美云轻声说:“你爸爸什么也不会少,他仍然有百分之八。而且,他还可以参与公司管理。妈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一定会认真听取他的意见。再过几年,你也可以做董事了,妈也会听你的意见。说到底,我们仍是一家人。菲菲,这就是妈的愿望,你愿意帮妈吗?”

  项玉菲注视母亲许久,终于说:“妈,我愿意帮您。让我考虑一下好吗?”

  梅美云点点头,“这是应该的,毕竟这是大事。希望你过几天,给妈一个答复。”

  这天夜里,项玉菲躺在床上的时候,很长时间没有睡着。她耳边一直响着母亲说过的那些话。母亲说,你要是不帮妈,妈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此刻,在项玉菲的心里,非常非常愿意帮助母亲。说起来,这个理由也非常简单,就是为了楚国林,那个让她忘不掉的人。她想报复父亲,就是父亲和楚家合谋,让她认识了楚国林。现在,却让她处于这么一种低贱的地位!

  这时,楚国林的影子就如飘渺的梦一样,又在她眼前晃动起来。她仿佛又看见楚国林在向她唱SX小调的模样。他俊郎的模样,和他柔美的歌声,那么美好地占据了她高傲的心,也成为她此时此刻难以醒来的梦。

  项玉菲拿起手机,看着许莹湘和楚国林的名字,却非常犹豫。她犹豫的是,她更应该给谁打电话。

  此时此刻,正被项玉菲思念的许莹湘和楚国林,正在灯光璀璨的街道上走着。许莹湘匆匆地走在前面,似乎想摆脱跟在她身后的楚国林。

  她突然回头喝斥道:“你不要跟着我!你跟着我算干什么的!”

  楚国林走到她面前,那样深情地看着她,声音低沉而醇厚地说:“莹湘,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你说,不管你说什么,让我做什么,我一定能做到!我就是希望你能看懂我的心,相信我的真诚。”

  许莹湘看着他那张在夜色里也清晰可辨的脸。她也知道,她其实更想听见他能透入人心的声音。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我不要你跟着我!”

  “莹湘,我就是想送送你,这是我唯一的愿望。请让我和你一起往前走,就仿佛我们是在夜色里跋涉的旅伴,一起往前走,最终成为人生的旅伴。”

  “不行!和你在一起,我就对不起玉菲!你知道不知道!你和我在一起,让我好为难。”夜色清凉,她感觉自己的话正被冷风吹散,一点力气也没有。

  “我和她已经结束了,你和我的事,与她无关。这里只有你和我,让我与你为伴,走完这一段路,好吗?”

  “我不相信你的陪伴,因为没有意义。我什么都没有,没有钱,没有地位,就是一个打工妹。我的工作就是保护玉菲,不让她受伤害!不让她被你欺骗!你和我根本不合适!更不会有结果!你不要再跟着我了!请你走开!”

  “不!不要拒绝我!我曾经也想拒绝这份感情,但是我做不到!”

  “停!停!不要再说了!”她听见手机在自己的提包里响,伸手止住他。她掏出手机,一看号码就知道,是玉菲来的电话。

  她接通电话,急忙说:“玉菲,玉菲。”

  玉菲的声音,就像飘渺的风,在遥远地夜空里流动。她说:“你在干吗?”

  许莹湘轻声回答:“我正在街上,要回家去。你呢,好吗?还没休息?”

  “睡不着,就想起给你打个电话。真的,咱们好久没见了。”

  “我天天都在想你,也不知你现在怎么样了。咱们还像从前那样,出来走走吧,一起说说话。哪怕就是什么也不说,坐在一起喝杯茶也好呀。”

  “让你说着了,我也有这个想法。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天天都有空。你呢?应该也有空吧?你出来吧,我去找你。”

  “好。我特别想和你在一起坐坐,说说话。明天上午行吗?”

  “行,在哪儿?你说。”

  “在百花园好吗?我听说,菊花都开了,很好看。”

  “行,我明天在百花园等你,不见不散。玉菲,我想你呢。”

  “我也是。咱们明天见吧。姐,早点休息吧,我也要睡了。”

  许莹湘慢慢合上手机,站在街边,望着远处闪烁的霓虹灯和偶尔疾驶而过的汽车。她一动不动,就仿佛入定了一般。楚国林仍然站在她身边,有些不安地看着她。他们两个人其实是一个想法,玉菲这个电话,可能不简单。

  她终于拿起手机,给乔一福打了一个电话。她说:“乔律师,刚才玉菲给我来了一个电话,约我明天上午在百花园见面。她说,就是想一起坐坐,聊聊天什么的。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

  乔一福接到这个电话,不由松了一口气。这几天,他不时请许姑娘给玉菲姑娘打电话,聊聊闲天,就是想得到这么一个机会。谢天谢地,玉菲姑娘终于提出要和许姑娘见面了。他觉得,项玉菲有可能把股权委托给她母亲的危机,似乎稍稍化解了一些。

  所以,他向许姑娘道了谢之后,立刻就给罗兰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他们两个人商量了好一会儿才算商量定了。

  最后,罗兰也说:“乔律师,我现在放心一些了。你的阴谋诡计好像得逞了。”

  他们都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可是,天下的事总是这样的,你在这一边稍稍安定一些了,没想到,那一边却又出了麻烦。今天晚上这个麻烦,是出在凤姐家里。

  凤姐这个性格大条的富贵娘娘,这几天在公司里视察似的闲转,偶尔和王五他们耍贫嘴说说笑话,或者到会计室里给许莹湘一些高雅指点。这样转了几天,竟然从英子嘴里得知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她的光福公司从成立到现在,所遇到的所有麻烦,都是那个叫雪丽的女人给制造的。妈呀,雪丽这个恶毒女人,搅和她男人不说,还要搅和她的光福公司,她简直就是个“恐怖分子”!

  凤姐的这份愤怒,就再自然不过地牵怒到许家城的头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