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400、 我只想请求她的原谅

逆行商海 闻绎 3042 2017-03-25 11:12:12

  她其实一直用眼角瞟着他,他偶尔不在身边,也会四面寻找。她好喜欢听他说话。他的声音让她心里痒痒的,好舒服。但是,她也明白,她和他之间,距离实在太大了,他也不可能成为她生命中的那个人。他们迟早是要分手的。

  所以,她一边忙着手里的事,一边说:“你别总缠着我了。我们的事成不了。”

  楚国林就低下头,目光深沉地看着她眼睛,嗓音柔柔地说:“莹湘,不要拒绝我。我看得懂你眼睛里的光彩,我看得懂你内心的纯真。我还知道你渴望爱情,希望有一个你信任的人守在你身边。我要对你说,那就是我。因为我看得越来越清楚,你就是我全部的爱!莹湘,你为什么要为难自己呢?”

  许莹湘艰难地坚守着自己的阵地,克制着自己几乎要沸腾的情感。她需要给自己一个理由。她说:“你不用说了。我不是为难自己。我要是和你怎么样,首先就对不住玉菲。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做对不起朋友的事!”

  “莹湘,请听我说,爱不能施舍。我愿意把我这颗赤诚的心放在你手里,但你不能用来施舍,你施舍不出去!因为我的情,我的爱,只能为你所有!玉菲什么都有,她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她还会缺爱情吗?”

  “你也什么都有!你怎么能这样说她!你也什么都不缺!两个人相爱,最要紧的是没有牵挂。我和你,就有牵挂,还会有许多担忧。”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非常明白。我愿意一一向你表白。莹湘,我和她有一点不一样。她的爱情里有精明,有算计。莹湘,我没有。我想要的是一份最纯洁最真诚的爱,就是你的爱。我想奉献出最纯洁最真诚的爱,只为你的心。我说这些,你可能不相信。你说你有许多担忧,我也明白。但是,我觉得那都没关系。你可以考验我,考验我五十年,六十年,七十年,直至我们满头白发。莹湘,你可以直到那一天,再对我说,我爱你。我说的这些,都是真心话。”

  这些话,对许莹湘来说,就如山中溪水一般,潺潺流动。也如月下琴声,呜咽如诉。她在自己设下的禁地里挣扎,就像包在那洁白的丝,缠成的茧里。

  她声音颤抖,勉强说:“这些话,你去对玉菲说!你也有算计!就是你算计了玉菲!是不是!你现在要最纯洁最真诚的爱,当初,你给过玉菲吗!你知道,她那天夜里有多难过,她是哭着回来的!”

  楚国林怔怔地看着,好一会儿才说:“莹湘,你说的对,我有错,我不该那么对待玉菲。我要对玉菲说,当时是我欺骗了她,我要向她道歉,请求她的原谅。她如果原谅我了,你会接受我吗?”

  许莹湘:“你不要再多说了,我就是个普通人,只想过普通的生活。我和你没关系,我们永远也走不到一起!你不要再缠着我了!玉菲也不会原谅你!”

  楚国林一动不动地站着,那么委曲地看着她。他说:“我要给玉菲打电话,我要向她道歉!”他说着就掏出手机。

  许莹湘一把抓住他的手,“你不要找她!你知道乔律师他们有多担心玉菲吗!你不要给他们添乱!”

  楚国林立刻:“我跟乔律师说,我必须给玉菲打电话!”他说着,就出去了。

  这个时候,在光福公司的会议室里,正是一片忙乱的时候。

  会议桌上堆放了许多文件资料。栗光英带着王五他们都在桌边整理文件。

  乔一福、罗兰、许家城和沈格富站在一起商量即将召开的股东大会。在这个大会上,他们将要宣布他们的资产重组方案。其次,就是关于资产重组方案的申报,那要有更多的资料要准备。

  他们的心情很好,脸上都带着微笑,听沈格富介绍他的准备情况。

  这时,楚国林走过来。他站在门口,向里面的乔一福招手。

  乔一福急忙出了会议室,注意地看着他。

  他说:“乔律师,我要跟你说句话。”他拉着乔一福走到大办公室的角落里。

  他表情很严肃,站在乔一福面前不得不驼背低头,才能看见他的脸。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说:“乔律师,我想和玉菲见个面。过去,我对不起她,伤害了她的感情,我要请求她的原谅。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把过去和玉菲的那一段结束掉,然后和莹湘重新开始。乔律师,这就是我现在的想法。”

  乔一福的小眼睛飞快地眨着,结巴着说:“国林,你……你一定知道,我们现在……有……有一些特殊情况。玉菲姑娘她……她……”

  楚国林急忙点头说:“我知道,所以才和你说一声。我不会说别的,不想影响你们的事。我只想请求她的原谅。乔律师,为了莹湘,我一定要去见她。”

  这下子,乔一福就有些犹豫起来了。他更希望许莹湘给项玉菲打电话。但现在是楚国林要给她打电话,这事就有些复杂了。他回头看见会议室里的罗兰正他这边张望,忍不住向她咧了一下嘴。罗兰察觉到了,就慢慢走过来。

  她来回看着乔一福和楚国林,疑惑地问:“乔律师,你们在说什么呢?”

  乔一福胡乱地做着手势,说:“国林就……就是想和玉菲姑娘见个面,向……向她道歉。他……他为了许姑娘,想……想重新开始。是吧,国林。”

  楚国林坚定地说:“是,我就是想当面向玉菲当面道歉,请求她原谅,结束和她的那一段,然后重新和莹湘开始。我就是想先告诉你们一声。”

  罗兰聪明而警觉,她看一眼乔一福,就看出他也在为此担忧。她隐约感觉到,楚国林和项玉菲见面,就是一种危险。但是,她和乔律师都不可能阻拦他呀。

  她轻声说:“乔律师,我觉得,这应该是好事吧。国林哥哥是一片真心,也许,玉菲是个明白人,让过去的事都过去,对他们两人都挺好的。你说呢?”她这么说着,同时谨慎地注意乔一福的表情。

  乔一福张口结舌地看着她,连声说:“是啊,是啊。可是国林,你……你觉得,玉菲姑娘会见你吗?她……她对你挺生气的呀。”

  楚国林却倔强地说:“我一定要去见她,把我心里的话都跟她说清楚。乔律师,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结束和玉菲的事,和莹湘重新开始。现在,我去给玉菲打电话。你放心,我不会多说别的事。”他出了房间,走到窗前去打电话。

  乔一福和罗兰都忧虑地看着他的背影。

  罗兰低声说:“乔律师,你要做好最坏打算。楚国林给玉菲打电话,可能不会有好结果,甚至出现最坏的情况!”

  乔一福喃喃地说:“是,我知道。阿兰,这次可能真的要……要有麻烦了。”

  此时,项玉菲正无聊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她什么也没看进去。

  梅美云端一盘新买的芭蕉过来,剥了一个递给她,并且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她心里一直转着杜俊山曾经说到过的那个建议。那个建议很无耻,但现在来看,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廖清山一直在电话里催促她。有时,雪丽也会来电话,询问她的近况如何。她明白,那也是在催促她。这些日子,她的神经都快绷断了,她希望无论结果如何,她都要尝试一下。

  她轻声说:“玉菲,在想什么呢?我听说,最近一段时间,许莹湘一直在光福公司里呆着,和那些人混得很熟。她就好像在那里上班一样。”

  项玉菲慢慢吃着芭蕉,无所谓地说:“我想得到,她在家里没事干,只能去乔律师那里。我一直以为,她挺喜欢乔律师。”

  她淡淡地说:“那个乔律师可能不会喜欢她吧。那里全是大美女,一个比一个漂亮。乔律师哪里会注意到她呀。我倒是听说楚国林天天去那里,追着许莹湘不放。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这时,项玉菲的声音就低了很多,说:“我也想到了,肯定就是那样的。”

  她虽然聪明而冷静,但此时的心里仍然翻起涛天的浪。真的是往事不可追呀!楚国林凑在她耳边低语时,吹拂到脸上的是那么温柔的气息。他拉着她的手走在寂静的街道上时,传递到她心里的是他沉稳的敦厚。他的声音真好听,他唱的SX小曲几乎将她融化。他好帅,帅到让她念念不忘。

  但此时,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就仿佛飘到天边的歌声。她本应该冷静面对这一切,但她就是做不到。她总感觉有一条看不见的线,牵在她的心上。

  梅美云继续说:“菲菲,你是个聪明人,一定能想明白这些事。国林那孩子,除了长得帅一点,其实也没什么。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今后还会遇到无数奇迹。甚至,你会庆幸和他结束了。菲菲,妈是过来人,明白这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