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399、 它说不定就能挣大钱

逆行商海 闻绎 3015 2017-03-25 11:10:55

  可是,年轻美丽的栗光英也有足够的精明。她歪着她的红嘴唇,不怕事大似的说:“那你去呀,快去呀。哼哼,袁姐,你不用挤兑我,你也嫌他丑,嫌他矮,你也没打定主意呢!你不就是想用我来给你鼓劲吗?你就省省吧!告诉你,乔一福那颗脑袋,让我打过无数遍了!他的心思,就是想抱抱我,亲亲我!你碰过他吗?他那张傻嘴长在哪一边你都不知道!还是一边凉快去吧!”

  她这么说着,就把脸扭到一边,不再理她了。不过,她心里明白,她还真让袁姐说到关节上了!妈呀,这个傻缺哪怕稍稍顺眼一点,也行呀!真是的!

  站在旁边的袁诺芳就有点气呼呼地瞪着她。她确实想拿栗光英来给自己鼓鼓劲儿,下定决心拿下傻乔!却没有鼓起来,还被英子这个精丫头看透了自己的底细,真让她挺生气的。对那个一脸傻相的乔一福,她也确实矛盾到了极点。

  这时,她们两个都看见,窗边的许莹湘已经打完电话,和一脸傻笑的乔一福一起走过来。许莹湘似乎也没说多少话。

  袁诺芳忍不住好奇,首先就问:“小许,和玉菲说得怎么样?”

  许莹湘却用怪怪的眼神看着她,说:“也没说什么,就是随便聊了聊。乔律师不让我多说,就挂断了。”

  袁诺芳看着一脸傻笑的乔一福,不由疑惑起来了。小许打电话之前,她听见乔一福对她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还守在她身边看着她打电话,怎么随便聊了聊就结束了?项玉菲手里的百分之三,目前可是关键中的关键!就是随便聊聊?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呢?真让她想不明白了!

  自从阎震强签字,同意光福投资收购他手里的百分之五,虽然只是意向性的,后面还有许多手续要办,但他和金艳妮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今天早上,金艳妮一上班,仍然花枝招展,仍是妖娆婀娜,但看着阎震强的眼神里,却藏着异样的兴奋和狡黠。阎震强无声地盯着她,猜想着她会怎么样。实在说起来,自从他签了字,金艳妮可就是总公司的董事了,几乎就是他的上级了,这个关系真让他感觉怪怪的。另外一点,今后要是想炒她的鱿鱼,那是绝不可能的了。他最担心的,就是她今后在他面前拿大!

  金艳妮似乎并没有拿大。她怀里仍然抱着一个文件夹,似乎准备向他请示工作。她也并没有倨傲地直接坐在他的对面,仍像从前一样站在他面前。只是她那个狐狸精一样的小腰,格外妖娆地扭着。不过,她一开口,还是有一点不一样。

  她笑着说:“阎总,你现在终于可以轻松了吧?没人再向你逼债了。”

  阎震强略带不安地盯着她,随意地说:“现在罗兰是董事长了,要有什么麻烦,都是她的事了,我就不操那么多心了。”

  “哎哟,你可不要这么说呀,你还是鲁腾的总经理呢,鲁腾的经营生产还是你负责,你可不能不操心呀。”

  “管理生产经营什么的,那就简单多了。反正没有了麻烦,我就轻松了。”

  “你可不能真放松了,要不然,我就向罗兰打你的小报告。”她咯咯地笑着。

  “哎呀,我说小艳妮,你可不能跟我摆架子,再怎么着我也是总经理。”

  “我的阎总,我跟你开玩笑呢。现在,就属你舒服了,又没什么大责任,还落了一大笔钱,三千万呀!”

  “你就别再提这个事了!三千万!那个百分之一点五,至少值一个多亿!我是没办法了,才卖的!那个雪丽,可真够狠的!”

  “我的阎总,你有那么多钱,借我一点呗。”

  “你干吗?是不是又想骗我?我可不能再上你的当了。”

  “我骗你干吗,真是的。我就是想炒炒股呗。”

  “你看,你看,不是想骗我是什么!我再也不上你的当了!”

  “哎呀,我的好阎总,就借我一点嘛。我挣了钱,就请你吃饭,还不行吗?”

  “你到底想买什么股?说给我听听。”

  这下子,金艳妮可就来了劲儿,压低声音说:“喂,我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可千万要保密。你发个誓,保证不说出去才行!我说的这个股,一定有来头!就是沪市4412!你听说过没有?现在多少人都在暗中注意它呀。袁姐说,博洋证券正在秘密收购呢!它说不定就能挣大钱……”

  金艳妮这么一说,阎震强立刻就想起来,雪丽曾经叫他秘密收购过这个股,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又叫他停止了。袁诺芳可是基金大经理,她的博洋证券开始秘密收购,说不定将来真可以挣大钱呢。

  就这样,他们头挨着头,低声议论这只股票,商量着如何悄悄收购,竟然也说得眉飞色舞,兴致勃勃。不时的,他们你打我一下,我拧你一下,低声笑着,亲密得不得了,快成一个人了。

  自从柳卓兰被沈格富带走之后,她留下的那一摊工作,又让栗光英麻了爪子。我好歹也是总经理呀,不能让我干这一堆琐事吧!她就和乔一福商量,想再招两个人,接手这一堆事。

  可是,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乔一福,却没同意。他傻傻地笑着,建议她仍然让凤姐来干。他说:“现……现成的人,凤姐不是有会计证吗?”

  栗光英骨碌骨碌转着眼睛,审贼似的盯着他,说:“凤姐那是干活的人吗?”

  乔一福却贼眉鼠眼地四面望望,小声说:“到时候,小许会……会来帮她。”

  一听他提到许莹湘,聪明的栗光英就隐约猜想到,这个傻缺耍的花招,可能和那天让许莹湘打电话,是一个大阴谋里的小阴谋。她想了半天,仍然想不出这个阴谋是什么,反正这个傻缺有一肚子的鬼主意,也就不去多想了。

  这样一来,贵妇一般的俞凤媛又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鼻子的,天天到公司里来上班了。她看着桌上那一堆票据和账册,妖艳的红嘴唇都快歪到后脑勺上去了。她伸出纤纤玉指,拈起一张发票扔到一边,又挑起一本账册甩到一边,就如叫花子翻捡一堆破烂似的,把这些东西好一阵乱翻。

  她娇滴滴地说:“哎哟,小光英,你还是叫柳姐姐回来吧。她不在,让我对着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把它们往哪儿扔!你看我是干这个的人吗?”

  栗光英一边瞄着外面的大办公室,一边说:“你这个凤姐,光拿钱不干活呀!”

  “哎哟,还说呢,你开的那点工资,还不够我买一件衣服的,真是的。”

  “那怎么办,现在你叫我到哪里去找人?好好干吧!”她也提高了声音。

  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许莹湘还有跟在她后面的楚国林,就都出现在门口。她笑着说:“栗姐姐,有什么事,我来做吧。”

  俞凤媛可算捞到一根救命稻草,立刻妖娆地说:“哎哟,小莹湘,你可真是活菩萨。快来,快来,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小光英也不长眼睛,决定公司大政方针的时候,她怎么不找我!偏偏让我干这个,她就是故意恶心我!你会弄吗?”

  许莹湘被她逗笑了,就说:“我跟柳姐姐干过几天,知道一点儿。”

  栗光英瞄了一眼后面的楚国林,就说:“这些可都是财务报表,还有发票什么的。你懂财会业务吗?可别给弄乱了。”

  那个楚国林,一看见许莹湘似有犹豫的意思,立刻上前说:“栗总,我懂,我懂。每年放假,我都在公司财务部帮忙。这些东西,我知道怎么弄。我和莹湘一起弄,一定能弄好。栗总你放心吧。”

  俞凤媛眉飞色舞地一拍他的肩,说:“小哥哥,你要懂那就最好了,你们栗总就把这些交给你们了。好了,你们两个就在这里忙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她拉着栗光英就往外走,娇滴滴地说:“小光英,你也走吧,别在这里碍事了。”

  这样一来,会计室里就只剩下许莹湘和楚国林了。许莹湘开始整理那些票据和账册。楚国林就站在旁边,一边看着她笑,一边伸手帮忙。

  许莹湘在项家无所事事,闷得要死,自然每天都到光福公司里来。这里人多热闹,王五他们都有耍贫嘴的本事,逗得她笑个不了。这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她也很乐意伸手帮帮忙,倒也过得很快乐。

  楚国林要追求许莹湘,自然一有空就到公司里来。不过呢,公司里总是有很多人,他想跟许莹湘说一点甜言蜜语的悄悄话,就不太容易。现在到了会计室,这里很清静,只有他和莹湘,机会真是再好不过了。

  所以,他先细心地讲解:“做这些吧,要先分类,再按时间排序,然后记账。”

  许莹湘自然猜得到他的想法,更知道他后面还要说什么。这就让她很矛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