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398、 她看出母亲对她的关注

逆行商海 闻绎 3022 2017-03-24 15:00:04

  这下子,廖清山才算冷静下来。这个情况如此严重,损失更加惨重!他虽然早已对此有过疑虑,却真的没有好办法。

  他努力克制心中的怒气,低沉地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了?赶快说!”

  杜俊山向前倾身,几乎就是在他耳边说:“廖总,我们两个,才是一条线上的!你脱不了身,我也脱不了身!所以,我为你考虑,其实也就是为我自己考虑!希望廖总不要忘记这一点!”

  廖清山严肃地说:“我不会忘记!我们是多少年的关系了!只要我能脱身,我一定不会忘了你!也同样拉你脱身!你快说!”

  杜俊山不动声色地说:“廖总,你知道ST星信为什么会失火吗?”

  廖清山心里不由翻腾起来了。就是因为ST星信失火,才让光福投资那帮丫头小子买够了股票!那把火,简直就是光福那帮小子放的!

  他说:“我确实得到一点消息,说ST星信失火,不排除是人为纵火!”

  杜俊山几乎是咬着牙说:“你说对了!确实是人为纵火!这个纵火的人,就是梅美云的安全主管陈一峰!你想得到吗?”

  廖清山震惊地看着杜俊山。他确实曾有过怀疑,梅美云和这把火有说不清的关系,因为她就想收购ST星信!她指使那个陈一峰放火,就是为了收购ST星信!

  “杜总,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廖清山点着头,心里却考虑,这件事怎么成为核心中的核心?这他妈的算个屁事!

  “你知道这个人在哪儿吗?”杜俊山仍然不动声色地问。

  “他不在梅美云的公司里?”廖清山一时没有深思这个问题。

  “他放了一把火,还敢在公司里呆着吗?”杜俊山加重了语气这么说。

  “他躲起来了!”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是的,他确实躲起来了。但是,我手下的人,还是找到了他的踪迹!廖总,请你想一想,如果梅美云不肯和你合作,而你手里又掌握着这个人,情况会怎么样?”杜俊山意味深长地盯着廖清山。

  廖清山不动声色地盯了杜俊山一眼,就明白了,这个情报,是需要一个交换的。他只需稍微想一想就明白,他必须交换!因为和梅美云换股,是他所有计划的重中之重!接下来,廖清山、温庆西的杜俊山的头就凑到一起,仔细商量他们之间的交换条件。

  此时,在廖清山的心里,梅美云不仅是他的同盟,也是他的潜在对手!

  也是这个时候,正被廖清山在暗中算计的梅美云,坐在自己家的客厅里,端着一杯茶,慢慢地喝着。她不时看一眼正在阳台上修剪花草的女儿。

  她心里非常犹豫。她要说服女儿,把股份委托给她,就必须把她目前的处境告诉女儿。但是,这确实是一步险棋。如果女儿看出她正处于绝境,就有可能离她而去。她一直考虑的是,如何才能说动她的女儿。

  这时,她注意到,女儿正掏出手机接电话。她在给谁打电话呢?或者,是谁在给她打电话?这件事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慢慢走过去,随意地拿起喷壶,给那些花草浇水。她希望听到女儿说些什么。

  项玉菲接到的这个电话,是许莹湘打给她的。但这是乔一福劝说她打的。此时,乔一福正一脸傻笑地站在她身边,有点紧张地看着她。而袁诺芳和栗光英,则站在小办公室的门口,注意地看着他们。

  这是几天前,乔一福在会议上确实的第三件事,就是要了解项玉菲此时此刻的想法,她准备把股份委托给她母亲吗?

  许莹湘站在窗前,小声对着电话说:“玉菲,你最近好吗?”

  项玉菲则倚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景色,很随意地说:“我有什么好不好的,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

  “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一个人在家里,无聊透了。”许莹湘这么说着,也注意着乔律师的表情。

  “我不想回去了,没意思。我现在就挺好的。”她随意地说。

  “那你也不想见我了?咱们好长时间没见了,我挺想你的。”

  项玉菲向身边的母亲看了一眼,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她实在是个聪明透顶的姑娘,她看出母亲对她的关注,也听出许莹湘在电话里耍的小伎俩。

  “姐,你不必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肯定是有人让你给我打电话的。”

  许莹湘对这句话并不吃惊。乔律师请她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就说过,玉菲可能会这么说。乔律师也是够精明的,能猜到玉菲说什么。

  “玉菲,你也别多想,你们家的事,我说不着,也不想多说什么。我就是想,什么时候和你见个面,一起聊聊天,说说话什么的。就是这个事。”

  “你想跟我说话,就给我打电话呗,这还不简单。”项玉菲随口这么说。

  这也是乔律师想到的一句话。乔律师说,这句话可不简单。于是,许莹湘小心地绕过这句话,继续说:“跟你说吧,我想回家去了,回老家,不在这里呆着了。再或者,我去找个别的事干,不在你们家呆着了。在你们家呆着,我都快成神经病了,要多无聊就有多无聊。”

  许莹湘接下来和项玉菲说的话,都是这一类没油盐的片汤话,这也是乔律师教她这么说的。反正,就是随便说就行了。她看见乔律师不住向她点着头。几分钟之后,她按照乔律师的手势,和玉菲说了再见,就挂断了电话。

  这么一个平平淡淡毫无意义的电话,不仅让项玉菲,也让梅美云疑惑起来了,不明白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

  袁诺芳和栗光英站在小办公室的门口,看着正在打电话的许莹湘和乔一福。偶尔的,她们也会互相注视一下,似乎在猜测对方的心思。最近这些日子,这两个人都有意无意地观察对方,猜测对方的心事。为什么会这样?连她们自己也说不清。不过,站在窗前的乔一福,确实成了她们之间的一个问题。

  袁诺芳向乔一福那边看了一会儿,那么随意地问:“喂,你喜欢他吗?”

  栗光英一耳朵就听出她是指谁了。但还是装傻问:“你说谁?”

  袁诺芳就向窗口那边歪歪嘴说:“还有谁!你正看着的呗!”

  栗光英的鬼心眼也是一箩筐,就斜睨着她说:“喜欢怎么着,不喜欢怎么着。”

  被这个小丫头耍嘴皮子,让袁诺芳有点气哼哼的。她没好气地说:“你要是喜欢他呢,就去做他的女朋友,公开的做。该亲嘴亲嘴,该拥抱拥抱!你要是不喜欢呢,也简单,就不要保安似的,总是盯着他看!让别人去做他的女朋友!”

  栗光英那小巧精致的尖下巴就左右摇晃起来了,很不屑地说:“我的袁姐,你说的别人,就是你自己吧!是不是呀!”

  对袁诺芳来说,这简直就是公开挑战了!这还行,她必须回击!她一只手叉在腰里,虎视眈眈地瞪着她,说:“就是我!怎么着吧!不可以呀!你往那边看一看,我就觉得他为人善良,从不使坏心眼!他头脑极其聪明,业务能力更是超一流,就是我最佩服的那种人!就是我最想做他女朋友的那种人!怎么着吧!喂,问你呢,你就说你喜欢不喜欢他吧!说一句干脆的!”

  这对栗光英来说,还就是一个难题。他为人善良,头脑聪明嘛,她当然喜欢了!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但是吧,也真是的,他怎么长成这么一个样子呢!又丑又矬,说话还结巴!他这模样,简直就是专门用来折磨美女的!怎么叫美女爱得起来!她当然不能承认她喜欢乔一福!但是,和袁姐斗嘴可不能输!

  她耍着小聪明说:“袁姐,我喜欢不喜欢他,你管不着!”

  袁诺芳却微微地笑着,那么泰然自若地说:“英子,你也不用硬撑着。我猜吧,你心里确实有点喜欢。但是呢,他又确实不帅,甚至有点丑,是不是?所以,你心里还确实有点矛盾呢,甚至还有点犹豫吧,是不是?”

  栗光英盯着袁诺芳,看着她那副得意的样子,心里很不高兴。忽然,她脑筋一转弯,就猜出她的心思来了。这个袁姐,隔山打牛,其实是自己动了念头!

  她妖妖地笑着,精明的大眼睛里藏着讥笑,狡黠地说:“我的袁姐,你也别说嘴。他为人善良,是不是?他头脑聪明,是不是?业务能力超一流,是不是?那你怎么不去喜欢他呀?你就像个妖精似的对他说,乔律师呀,我好喜欢你!我喜欢得不得了!然后顺势让他抱一抱,亲一亲,多美呀!你怎么不去呀?”

  袁诺芳被她点中心里的麻筋,弄得全身都不自在起来了,就瞪着她说:“我看你小心眼还怪精明的!那我可真去了?”

  她一副做张做势的样子,仿佛真要过去,拿下乔一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