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397、 你女儿就是你的代价!

逆行商海 闻绎 3030 2017-03-24 14:58:01

  道理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廖清山和梅美云都是精明到顶尖的企业家,他们过去没想到,是因为他们从没想到要联手对付雪丽!现在,杜俊山把这个前景一摊在桌子上,尤其是要收回他们命脉这一点,一下子鼓起了他们的勇气。

  梅美云自然明白,现在是必须合作的时候。她想了一下就说:“不用我说,你们也明白,玉菲的股份,我时时刻刻都在争取,比你更着急!但是,我不能对她明说,更不能显出我的急迫。我的女儿,我比你们都了解,如果强求,她必然产生逆反。那样,我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这时,杜俊山就向前伸出头,认真地盯着她,说:“梅总,您女儿已经住进您家里了,您自然对她百般照顾。但是,她为什么还没有把股份委托给您呢?这么关键的一件事,您想明白了吗?”

  梅美云疑惑地盯着他,“为什么?请你明说。”

  杜俊山极有深意地说:“因为她心里还存着一点希望!对那个楚国林存有一点希望!梅总,我把话说得再明确一点吧,那个百分之三,是她重回楚家,并与楚国林和好的筹码!甚至就是她的嫁妆!您没看出来吗?”

  梅美云不由吃了一惊。她曾经细致地观察和分析女儿,她的一笑一颦,一举一动。以她对女儿的了解,女儿早该把股权委托给她了。但是,女儿明明知道她想要那个股权,却就是不吐这个口!她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原因呢!

  她冷静地说:“杜总,你想在我女儿和楚国林的事情上,再做一点文章?”

  杜俊山向她点点头,“是的。我们都处于危机之中,任何办法都要用!”

  梅美云盯着他,“请说!”

  杜俊山阴沉地盯着她,小声说:“梅总,我希望,您想办法创造一个机会,让您女儿再和楚国林见一面。我相信,她一定会去见!但是,楚国林那小子,天天泡在光福投资里,和那个许莹湘厮守在一起。所以,您女儿再美丽,再聪明,楚国林也一定会拒绝她!。您明白这个后果吗?”

  此时,梅美云一动不动,恶狠狠地盯着杜俊山。她突然端起茶杯,用力泼在他脸上,厉声喝道:“杜俊山,你的主意太无耻了!你想伤害我女儿!”

  杜俊山并不擦脸上的茶水,任由茶水流到他的下巴上。他咬牙切齿地说:“梅总,您难道不想拿回博远吗!”

  梅美云尖声说:“想!时时刻刻都想!”

  杜俊山提高了声音,“那就只有这个办法!你想达到目的,就必须付出代价!你女儿就是你的代价!这是两难的选择!但你必须选!”

  梅美云真的怒不可遏。她明白,这么一个看似很轻巧的小花招,将会带给女儿什么样的伤害!她甚至有可能永远失去这个女儿!她无法接受!

  她还想再开口的时候,廖清山轻轻拉住她的手,就好像对待一个美丽姑娘似的,轻抚她的手。但他的眼神却是尖锐的,盯着梅美云。

  他那么温和地说:“梅总,我的看法是,时间可以化解一切。也许,您女儿会对您生气,但您得到博远之后,有充分的时间修复和她的关系。您不要忘了,您掌控博远,就是最好的修复药方,您女儿一定会看清这一点的。现在,我们三个人的命运,全系在您身上了。首要的,您要为您自己的利益考虑!这是第一位的!梅总,请您考虑,是不是这样?”

  梅美云目光尖锐,而内心里却思虑万千。她盯着他们,许久没说话。她明白,她不能不考虑自己的利益,这是第一位的呀!

  她冷静地说:“让我再考虑一下吧。”

  自从察觉到自身的危机之后,光福投资的美女股东们,在傻律师乔一福的指挥下,也在悄悄做着自己的准备。乔一福在公司股东会上,扳着手指说了三件事,是他们眼下必须做的。这头一件事,就楚全富的晋北能源集团向光福投资注资,同时,由光福投资收购阎震强手里百分之五的鲁腾股份。

  这段时间,鲁腾的股价被廖清山和杜俊山打压成地板价,便宜到极点。虽然雪丽达到收购目的之后,不再让廖清山他们继续打压,股价有所回升,但还是很便宜的。能够用很少的资金就控制一家上市公司,大家都是很乐意的。

  这一天,光福投资的大办公室,在栗光英、许莹湘以及三个操盘手的努力下,已经做了重新布置。所有桌椅都被推到一边,布置成会场模样。墙上的大屏幕里打出一行字:“晋北能源集团公司注资光福科创投资公司暨光福科创投资公司收购鲁腾科技公司股份签字仪式”。大屏幕下面放了两张铺着绿桌面的大办公桌,还有两把高背老板椅。桌上桌下摆满了盛开的鲜花。

  今天,所有光福投资的美女股东们都是盛装出席。她们花枝招展地在楚总、项总、马总这些大佬中间穿行,笑语喧哗,喜气洋洋,好不热闹。

  她们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伸出玉手,展开银喉,娇声唤道:“乔律师,你过来,这位老总要问你一句话呢!”然后就软软地挽着他的胳膊,笑吟吟地对那位老总说:“您不信就问乔律师好了,他可是知道的。幸亏我当时……要不然,我们光福可就危险了,哪会有现在呀!”

  还没等乔一福开口,就又被另一位美女给叫走了。他一头乱发,袁姐给买的新西装也是皱皱巴巴的。他红光满面,傻笑着向所有人打着招呼。

  整个大办公室都是喜气洋洋的。许莹湘和惠小春端着斟满葡萄酒的托盘,在客人们中间来回走着。跟在她们身后的,还有一个人,就是楚国林。他也笑容可掬地端着一个托盘,咧开大嘴,快乐地笑着。

  到了上午十点钟的时候,签字仪式终于在主持人葛涛的主持下开始了。

  他安排各位老总站在大屏幕下,光福的美女股东们则光鲜亮丽,笑意盎然地站在两边。开始,是楚全富和乔一福在注资协议上签字,并且握手交换协议。之后是鲁腾的阎震强与乔一福在协议上签字,并同样握手交换协议。金艳妮则在一旁为他们安放协议,指点签字地方。这时,葛涛就化身为摄影师,端着一架大相机,为他们照相留念。所有人一齐喊道:“茄子!”然后是哈哈大笑。

  这之后,惠小春、许莹湘和楚国林再次出现,把一杯杯斟满葡萄酒的高脚杯送到他们面前。。所有人都满面笑容,端起酒杯,互相碰杯致意。

  葛涛的照相机再次频频闪光,就如雷鸣电闪一般。

  第二天,有关光福投资那帮丫头小子,和楚全富、阎震强合作投资的消息,就传到廖清山的耳朵里了。他怒不可遏,用力把茶杯摔在地上,连声咒骂!

  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杜俊山一动不动站在门口,冷眼盯着他。他说:“廖总,看来你已经知道消息了。”他脸上露出一丝讥笑。

  廖清山愤怒地瞪着他,厉声吼叫:“我花了大量资金!大笔资金呀!把鲁腾的股价打下来,却让那些毛头小子、丫头片子们捡了大便宜!”

  他没说出的话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做了这么冤的冤大头!简直就是可耻!

  杜俊山不动声色地走过来,直接在沙发上坐下来,稳稳地说:“廖总,请消消气,坐下来,不要再计较这些小利了。”

  廖清山怒气冲冲地瞪着他,说:“打压鲁腾的资金不算!老子还出资让梅美云低价销售产品,那又是一大笔钱!这怎么是小利!”他真是越想越痛心!

  杜俊山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冷静而严厉,直至廖清山也冷静下来。

  “你想说什么?”廖清山声音哑哑地问。他确实看出杜俊山有重要的话要说。

  “廖总,请不要再后悔这些事了,天下没有后悔药。再后悔也于事无济!请廖总抓住这件事的核心!为我们的下一步做好准备。”

  “就是你前天晚上说的事,梅美云的女儿?”

  “她女儿手里的百分之三,确实是个核心。但这个核心里还有一个核心!不知廖总是不是想到了?”

  “前天晚上你怎么不说?”廖清山疑惑起来,仔细地盯着他。

  “前天晚上梅总在,我不能说。所以,我今天特意来说。”杜俊山眼神阴沉。

  “你什么意思?赶快说,我听着呢!”

  “廖总,我问你,如果梅美云拿到了她女儿的那百分之三,却不跟你合作,不和海洲换股,你怎么办?你以为她看不出你换股的目的吗?”

  杜俊山这句话,就如一把刀子似的,一下子就刺进廖清山的心里。这也是他一直担忧的事,他甚至不敢深想这件事!那个后果,更严重!

  他恶狠狠地吼道:“她敢!老子杀了她!”

  杜俊山轻声说:“你不会那么干!那是最下策!毫无意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