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395、 正好比项总多百分之零点一!

逆行商海 闻绎 3015 2017-03-23 10:41:49

  袁诺芳问:“乔律师想办法了?”

  金艳妮说:“是,乔律师就请楚总来商量,楚总答应帮忙,还要详细了解鲁腾的情况。我就回公司里取资产负债表。结果发现,阎震强都快疯了,他刚刚把一部分股票卖给雪丽了!卖了三千万!”

  袁诺芳疑惑地问:“他卖了什么股票?”

  金艳妮只得说:“是博远电子的股票,百分之一点五。这些股票值一个多亿呢!阎震强却只卖了三千万!他给卖亏了!这个笨蛋呀!后来,我就给乔律师打电话,告诉他这个事。结果,乔律师就……就成这个样子了。”

  袁诺芳就转向俞凤媛,问道:“凤姐,你看到的是什么情况?”

  俞凤媛扭着她的红嘴唇,竭力回想当时的情况,说:“当时吧,乔律师正和楚总商量注资的事,他们两人都挺轻松的。后来,艳妮的电话一来,乔律师就变了。我看他的样子,这件事很严重。他也叫我赶快通知大家,我就通知你们了。”

  桌边的美女股东们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但这件事竟把乔律师给吓成这样,她们都意识到,情况一定非常严重。但她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袁诺芳盯一眼乔一福,又巡视一遍桌边的人,试探着问:“雪丽?许家城的那个那个……”她瞥了一眼俞凤媛,就没有再提这个雪丽,只是问:“你们说,她买了博远的百分之一点五?她想干什么呢?”

  姜丽萍也和她是一个想法,同样看不透,也说:“不就是百分之一点五嘛,也没多少,阿兰那里还有博远的百分之二点四呢。”

  在所有人中,还是罗兰更聪明一些。她把所知道的情况一汇总,就觉得雪丽是乔律师担忧的一个重点。她不动声色地盯着乔一福,轻声说:“乔律师,我们一直怀疑,廖清山、梅美云,还有那个杜俊山,他们身后另有一个主谋。你是不是怀疑,这个人就是雪丽?”

  其实,即使是贼精的乔一福,这个下午也一直处于混乱迷糊之中。他一直想着的就是那个百分之一点五。现在,罗兰一提雪丽,他的思路也清晰起来了。

  他用力抓着他那头乱发,表情说不出的痛苦,终于说:“阿……阿兰说的对。我……我一直以为她是个好人。她向凤姐道歉,一直劝凤姐不……不要离婚,她还主动和许家城保持距离。我一直以为,她……她是个好人。”

  罗兰目光坚定地盯着他,声音很轻,却很严厉地说:“她其实不是!对吗!”

  乔一福的表情更痛苦了,不住点着头说:“是,你说的对,她……她一定是杜俊山背后的主谋!老天爷!我……我们遇到的所有麻烦,所有难关,都……都是她在背后操纵的!我……我好笨,刚刚看出来!”

  罗兰提高了声音,“杜俊山拉升海洲股价,表面上是廖清山指使的,其实是她在背后操纵!廖清山也成了她的帮凶!”

  乔一福小声说:“是。”

  金艳妮叫了起来,“当初,支使阎震强秘密收购沪市4412的,不也是她吗?这是我发现的!我们就是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乔一福再次点头:“这……这个肯定是她。”

  这时,姜丽萍那双大眼睛瞪得圆圆的,惊讶地说:“还有呀,当初廖清山和梅美云联手打压ST星信,差点害死我们!也和她有关系吗?”

  乔一福的小眼睛快速眨动起来,说:“现在来看,一定是她在背后操纵!”

  这时,栗光英提了一个大家都没想到的问题:“等一下,楚总和项总合作投资,是一福从中撺掇的,杜俊山也一直参与的,这个也和雪丽有关系吗?”

  袁诺芳大声说:“英子,不管什么事,只要和杜俊山有关系,就一定和雪丽有关系!这个连想都不用想!”

  栗光英对她可有点不服气,就说:“你说有什么关系?那是楚总和项总合作的项目,那个雪丽,她图什么!说不过去嘛!”

  袁诺芳歪着头,把这件事想了想,也想不明白,就看着乔一福说:“乔律师,你把这件事想清楚没有?”

  这时,乔一福那双小眼睛就瞪得圆圆的,甚至有点惊恐,小声说:“袁姐,我刚刚想明白,雪丽,就……就是想控制博远!她在打……打博远的主意!”

  袁诺芳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把桌子一拍,大声叫道:“乔律师说对了!现在来看,那个雪丽就是想要博远的股份!她想控制博远!你们想想,杜俊山帮廖清山拉升海洲的股价,是雪丽在背后指使的!梅美云和我们争夺ST星信,背后也有雪丽的影子!还有呀,项总的女儿和楚国林谈恋爱,肯定也雪丽在背后操作的!最近这次,廖清山打压鲁腾,梅美云拉走鲁腾的客户,背后都是雪丽暗中操纵的!对不对!她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收购了博远的百分之一点五!她让楚总和项总合作,目标也是博远!对不对!”

  她这么一说,桌边的人都明白过来了。她们没想到,雪丽为了控制博远,是张开了漫天大网,是一步一步算计的!

  罗兰冷静地说说:“袁姐,我们算一下博远的股份吧,看看结果!首先,项总有百分之八,梅美云有百分之六,这个没错吧?”

  袁诺芳说:“没错!所以,项玉菲手里的百分之三就很关键了!她要是把这些股份委托给梅美云,她就有百分之九了!”

  罗兰说:“可是,我的星信公司手里,还有百分之二点四呢!加上项总的百分之八,就有百分之十点四了,超过梅美云的百分之九!”

  这时,栗光英就拍着桌子大叫起来:“不对!刚刚说过的,雪丽从鲁腾阎震强手里,收购了百分之一点五!不就是今天下午成交的吗!加上这个一点五,梅美云就有百分之十点五了!正好比项总多百分之零点一!”

  这一下子,桌边所有的人都算清这笔账了。如果雪丽达到目的,梅美云手里的股权就要比项总多零点一!虽然很少,却至关重要!她们都惊恐地互相看着,谁也说不话来了。会议室里死一般的寂静!

  在这寂静之中,罗兰首先开口说:“乔律师,现在情况很清楚了,雪丽的目标就是控制博远!她撒下大网,耍了无数阴谋诡计!就是这个目的!乔律师,现在最关键的,也是唯一还没有确定的,就是项玉菲手里的百分之三了!她如果把这个百分之三委托给梅美云,博远就要改朝换代了!如果是这样,我们受影响吗?”

  乔一福就咧开了嘴,似乎要哭出来了。他嗫嚅着说:“要是博远变成梅美云的了,我……我们的计划,就全失败了!项总,是……是我们的第一大股东!”

  他的话音刚落,罗兰就是一声惊人的尖叫:“不行!我绝不能允许!”

  桌边的人都吃惊地回头看她。罗兰说话的声音从来都是轻轻的,弱弱的,就是一个未成年少女的声音。她从来没有如此尖声说话。她们都注意到,罗兰的眼睛里溢出了泪水,脸色变得苍白,小小的嘴唇剧烈地颤抖着。

  其实,年轻的小罗兰有钢铁般的意志。这从她患上强直炎却能忍住痛苦就可以看出来。即使现在这种情况下,她也在拚命克制着内心的激动,就仿佛她忍受沙子哥的用力按摩,忍受烫人的热水一样。

  此时,她目光尖锐,脸色严峻,眼睛里汪着泪水,却不肯让它流下来。她说:“我的情况你们都知道,我等了四年才等到这个机会!就是要为父亲收回海洲!乔律师和各位姐姐给了我这个机会!我绝不能放过!从光福投资成立以来,我们遇到了多少难关!但是,我们一关一关地闯,拚命去闯,才有了今天!栗姐姐,请你告诉我,咱们收购庆亚信息有多少了?”

  栗光英说:“阿兰,肯定超过百分之八了!很快就要到百分之九了!”

  罗兰的小身体,在桌边站得笔直的,虽然单薄,却极其坚定。她大声说:“你们看看!我们就要有百分之九了!距离百分之十四不差多少了!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很快就可以控制庆亚信息了!我的目标,我爸爸一直含在嘴里,没有说出来的目标,就要实现了!现在说我们要失败了,绝对不行!乔律师,我有一个建议,我要去找玉菲,和她说一说这些情况!希望她支持我们!”

  袁诺芳迅速看一眼乔一福。现在,她很能看懂乔一福的面部表情了。她从他的面部表情看出来,阿兰这个建议可能不会有效果。她很快就想明白为什么不会有效果了,梅美云是她的母亲呀!她会不支持母亲,而支持我们吗?绝对不会!

  她回头说:“阿兰,这是咱们的大事,你也要冷静一点,千万不要着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