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393、 鲁腾正处于要命的时候

逆行商海 闻绎 3044 2017-03-22 11:00:00

  金艳妮眨着她的大眼睛,还没看出异常来,竟然问:“哟,怎么回事呀,送快递的没带笔呀?还要你来找?”

  俞凤媛咯咯笑着,说:“一看就是个新手,真是的。”她一眼看见柜子上的车钥匙,一把抓在手里,又拿了一支笔,又开门出去。

  一到了门外,她急忙在身后关上门,就咬牙切齿地说:“许家城,你给我捣蛋是不是!想让我现眼呀!”

  许家城也被这个小情节弄得挺兴奋,笑着说:“这就是偷情嘛!偷又没偷成!刚才走的太匆忙,就给忘了。”

  俞凤媛鼓着嘴,用力把钥匙塞给他,说:“给你!赶快走!把墨镜也戴上!别让人给认出来了!”

  看着许家城匆匆走了,俞凤媛这才回到家里,做贼心虚地说:“哎呀,这个送快递的,真是糊涂,还给送错了,少走了一层楼。”

  这个时候,是下午三点钟。这个时间点,是所有各方都最焦虑的时候。

  头一个,金艳妮就很着急。奉承凤姐归奉承凤姐,奉承完了,一坐下来,就神色不安起来。她知道鲁腾正处于要命的时候,今天能不能获得楚总的支持,十分关键。她不住地看着表,希望楚总早一点来。

  这个时候,阎震强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也如磨道里的驴一样,一圈一圈地转着。他可以肯定,雪夫人就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只有她愿意给他三千万。有了这三千万,他虽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至少可以大大地缓一口气!

  但是,那个雪夫人也太狠了!那个一点五,至少值一个亿呀!要是在平时,甚至可以要到一亿五!但雪夫人只愿意给三千万!她下手也太狠了!

  但是,反过来讲,这就是一个大利小利的问题。那个一点五虽然卖亏了,但他至少有机会保住鲁腾。如果不卖,鲁腾将会破产!那个一点五最后能卖出多少钱来,就很难说了!最关键的一点是,它卖出再多的钱,也得先还账!他丢了鲁腾,却什么好处也得不到!这是他想的最多的一点!

  也是这个时候,在艾姆特尔办事处,雪丽的办公室里,她独自一人站在窗前,茫然无睹地看着外面的街景。此时此刻,她焦虑不安等待的,就是阎震强的电话。

  她仔细算过账,那个百分之一点五,虽然少,却至关重要!她相信,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一点,更没有算清这一点!这就好比下棋,要走了好多步之后,才能看出这一招的厉害!

  但是,阎震强最后会不会把这一点五卖给她呢。此时此刻,她有点拿不准了。虽然她也算过账,阎震强已经穷途末路,这是他唯一的一条路!但普天下,从来不缺傻子和疯子!这世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都要饿死了,也不走那条能让他活下去的路!不是因为性格,而是因为愚蠢!按她对阎震强的了解,他不至于这么愚蠢!所以,她现在只能等!

  这个时候,坐在凤姐家里的乔一福,同样焦虑地看着表,期待楚总早点来。

  乔一福的焦虑,至少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明的,不管怎么说,金艳妮是光福公司的股东之一。她有了困难,他无论如何都要帮的。还有一个原因是暗的。光福投资已经踏上正轨,此时此刻,光福投资的声誉极其重要。而那个阎震强,一旦破了产,他会在外面说些什么,就不好说了。他要是添油加醋,对光福的声誉可能很坏,他不得不注意这一点。

  他看看表,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就说:“我……我最好去外面等楚总。”

  凤姐就说:“乔律师,不要着急嘛。楚总要来,迟早总要来的。”

  乔一福自知不够聪明,把这件事想了又想,说:“我……我还是出去看看吧。”

  这个时候,楚国林开着他的跑车,在大街上打雷似的轰鸣疾驶。他父亲楚全富坐在他身边,不时提醒他慢一点。

  楚国林一给他父亲打电话,就知道杜俊山就在父亲的身边。他不得不耍一点小诡计,说要给莹湘买个小礼物,请父亲给他做个参谋。楚全富就说,介么个事,内自个瞅瞅还不中,找俄做甚哩。楚国林就一连串地叫:“大!大!大!”一声比一声高。楚全富这才意识,儿子的话里有甚个情况。

  现在,楚全富坐在他的跑车里,还在思谋儿子刚刚对他说的情况。他思谋着说:“儿,那个乔律师的意思,是怀疑杜总?咋哩嘛?”

  楚国林在跑车的轰鸣中大声说:“我不知道!反正,他就是这么说的!他说,今天的事,一定不能让杜叔知道!大,乔律师不信任杜叔哩!”

  这么一种情况,就让楚全富疑虑起来了。他在企业界里,经历了太多的阴谋诡计,更上过无数次当。用一句话来概括,让你上当的人,一定是你最信任的人!

  他低声自语道:“介个,啥子意思嘛。”他还是想不明白。

  大约在下午三点半左右,楚国林的跑车终于开进凤姐家的小区里。他很快就看见乔一福站在树丛后,神秘地向他们招手,示意他们开车到一个角落里。楚国林停好了车,和父亲楚全富下了车。

  乔一福弯着腰跑过来,小声说:“楚总,跟……跟我来,跟我来。”说着,就东张西望地引着他们向俞凤媛家走过去。

  凤姐一开了门,乔一福就匆忙推着楚全富父子进去,急忙回身关上了门。

  楚全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介是甚个情况,咋这么神秘哩?”

  乔一福也嘻嘻地笑着,做贼似的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下。

  这时,就显出凤姐的交际能力了。她立刻笑靥如花的走过来,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妩媚地说:“楚总,千万不要着急。您既然到了我这里,就先喝我一杯咖啡,尝一尝,然后再和乔律师谈你们的阴谋诡计,好不好呀?”

  她这几句话,立刻就把楚全富给说笑了起来,索性放松身体,向后一仰,接过她递上来的咖啡,上下欣赏起她这个大美人来了。

  楚国林也受宠若惊地接过咖啡,连连向凤姐道谢,差点把咖啡杯子掉在地上。

  乔一福陪着楚总喝了几口咖啡,看着他眼睛里的疑惑,就低声说:“楚总,是……是这样,我们发现,您那位杜总,其实和……和廖清山有一些关系,还是很深的关系。我……我和您商谈鲁腾的事,必须避开他。”

  楚全富怪异地看着他,“内咋个知道地?俄和他,认识都有好些年哩嘛。”

  乔一福一只手遮着半张嘴,特务接头似的说:“楚总,您……您可能还不知道,当初,拉升海洲股价的,就……就是杜总的独山投资。最近这一次,鲁腾的股价被……被人打压,也是杜总干的。我们发现,这两次,他……他都是替廖清山干的!他和廖清山,有很深的关系呀!”

  “内怀疑介些个?他把俄们现在说的事,也告给廖清山?是这?”

  “就是哩。”

  “那,咋哩嘛?”

  “要坏事的!他们要耍诡计的!”

  “咱的啥事?和项总,还是和阎总?”

  “是和阎总,就……就是为您收购鲁腾的事!”

  “啊呀,那些个日子,内也说个要收购介个鲁腾,咋就莫个动静哩?”

  “楚总,以前和您谈收购鲁腾的事吧,我猜想杜总会……会告诉廖清山。我猜想吧,他……他看我们要收购鲁腾吧,可能会停止打压。那是……是想给鲁腾弄一点周转时间,让鲁腾缓缓。您……您明白吧?”

  楚全富露出微笑,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不住用手指点着他,说道:“俄当时就疑惑哩莫,内乔律师鬼鬼的,不像是真要俄收购介个鲁腾哩嘛,内跟俄耍手段嘛,可是?”

  乔一福也不好意思起来了,结结巴巴说:“对……对不起,楚总,当时请您收购鲁腾,其实就……就是想帮一下鲁腾。那位杜总,果然就把这个事告诉廖清山了。结果呢,廖清山就住了手,让……让鲁腾喘了一口气。”

  楚全富笑得更痛快了,说:“内乔律师介个狡猾一些莫,内利用俄,去骗杜总嘛,可是地?耶,内是去帮助鲁腾的,可是地?”

  乔一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楚总,真……真对不起,让您笑话了。不过呢,今天不……不是耍滑头了,就是想请您出资收购鲁腾。”

  “内看着合适?”一说到真收购,楚全富也就认真起来了。

  “是,股份很低,价格也就很便宜,是……是个好机会。您只出很……很少的资金,就可以控制一家上市公司了。您看呢?”

  “耶,介个俄都知道,机会莫,也中哩。那位阎总,他也有意愿?”

  “有的,有的。他现在遇到一些困难,周转不开了,要……要尽快筹集一笔资金,否则,就要破产了!”

  “乔律师,俄还是以前那个说法,俄还是注资在内公司里,内公司去收购鲁腾?介个方式可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